<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47】花魁大会
    元晟没有说话,似乎自从柳妙儿来到林府,他不用说话柳妙儿便能乖乖听话。他放下手中的酒杯慢慢的走了过来,超出柳妙儿大半个头的身高能很好的俯视着柳妙儿有些胆怯的面容。

    “你怕我?”

    元晟说话了,没有用朕,用的是我,可没来由的生出一股距离感。让一股子凉气从柳妙儿的后背升起,然后冻的她一个激灵。

    “不不不,皇上您和蔼可亲,为天下百姓之父亲,既然是父亲,我又怎么会怕您呢!”柳妙儿急忙辩解,嘿嘿一笑,急忙撇清自己的关系。

    这种睁眼说瞎话的表情元晟并不在意,只是一下子抬起柳妙儿的下巴,俯下身来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她,吓着柳妙儿眸子战栗,浑身僵硬不敢乱动。元晟气息吐在柳妙儿的脸上,带着浓重的酒气,凉凉的让柳妙儿真的就想拔腿就跑。

    “柳儿,还是,柳妙儿?”

    元晟并没有有什么其他的动作,只是一双寒星的眼微醺,眯了眯看着柳妙儿的眸子,带着迷茫的醉色。

    柳妙儿不敢说话,生怕自己说错了就被他一掌拍死在这儿,丢进那陵墓里了。倒是元晟静静地打量了柳妙儿一段时间后,自顾自的给了答案。

    “柳妙儿!汝南王妃柳妙儿!呵呵······”

    元晟笑了,抬起头来杨天笑着,突出的喉结在柳妙儿的眼前不停的颤动着,突然他笑够了低下头来,一把捧住了柳妙儿的脸,俯身而下就覆上了她的唇。

    柳妙儿瞪大了眼睛,此时已经不能在无动于衷了,伸出手来胡乱的推动着元晟,却引来他更加强势的牵制,一双铁臂箍着柳妙儿单薄的身体,侵入她的檀口中一寸寸的攻占着她的土地。

    “唔唔······”

    柳妙儿拳打脚踢根本不起作用,只能发出哀鸣,可元晟岂会这么放过她,随手拿过一壶酒来喝下,然后度给柳妙儿。浓烈的酒气呛的柳妙儿不住的咳嗽,小脸皱成了一团,元晟见她痛苦,这才放开了她,在她咳嗽的时候一口咬在她的手臂上,直到尝到了血腥味才放开。

    “啊,小冷你疯了!”

    柳妙儿吃痛捂着肩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元晟。只见漫天飞雪中,元晟的嘴沾着柳妙儿的血,呈现出一片妖红,映衬着身后在白雪中中闪着微光的牛头马面引路灯,更显诡异。

    雪花簌簌的落着,北风停了,天地间静的只剩下柳妙儿和元晟的喘息声,梅花香气中带着淡淡的血腥味儿,让柳妙儿很不舒服。她看了元晟一眼,什么都没说,捂着肩头转身离开,背影决绝,不带一丝留恋。

    “你可曾看过梨园的青书?”

    踏雪而去,背后却传来一道声音,冷冷的带着梅花的寒香,拉住了柳妙儿的步伐,让她身形一顿。

    青书吗?

    她从红叶山回来就一直不顺,哪儿有时间去看戏,更何况,那青书不过是花前月下的誓言,生死契阔的约定罢了,不看也罢!

    所以她摇了摇头,放下了手,抬脚向梅园外走去,脚下的雪被踩着“咯吱”作响,元晟并没有在说话。而柳妙儿决然而去,却不知她心中认为不值一提的青书中,藏着一个故事。更不知元晟将她留在林府的特殊的意义。

    她只是想断绝曾经的一切,却忘了她历经劫难可以脱胎换骨,可别的人不一定能如她这般。

    新年终于还是来了,街巷传来的鞭炮声震耳欲聋,柳妙儿站在墙根下,看着那秦城的远处的烟火的炫目光彩,拭去了肩头的血迹,快速的把月璟叫起来,坐在林府的高亭中,看雪,看烟火,然后她指着秦城外的西子湖说。

    月璟,明天,我们就要去参加花魁大会去!到时候可是白花花的美女啊!

    美女白花花的,有什么好看的!

    月璟没好气的纠正柳妙儿的错误,可柳妙儿却笑了,说在她眼中花魁就是用来赚钱的,而参加花魁的人那不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哼,庸俗!花魁大赛是全城女子的盛会!你果然不是大夏的人!”

    月璟以一个本地人的优势鄙视着柳妙儿的这个外地人,说出来的事着实让柳妙儿惊讶了。在她的意识中,花魁就应该是青楼女子比试的盛会,怎么还能是全城的女子都参加?那么上一次海棠胜出,那就不仅仅是厉害了,而是太厉害了!

    柳妙儿目瞪口呆,而月璟伸出小手拂开脸上的雪花,淡然的抛出另一个惊雷来:“不只是这样,妞,有件事我想我必须告诉你,这花魁盛会是全程的大会,说不定,元邵也会去。”

    元邵也会在!

    那我可不可以不去了?

    “你想不去?难道就舍得你的那几个哥哥?”

    月璟看出了柳妙儿的犹豫,心中微微一叹,知道她终究还是放不开。可这个想法刚冒出头,就被柳妙儿狠狠地敲了一下额头:“别露出那种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我能放不开吗?我只是担心遇上了元邵,我们会被抓回去。你倒还好,你好歹是小世子,好吃好喝的说不定今后还能世袭汝南王,可我不是柳府的小姐,到时候被抓住当做妖孽给烧死了,那就惨了。”

    柳妙儿不无担忧的说着,一想这些心中自然顾虑重重,可她没有去细想心底深处的那种恐惧究竟是因为什么。

    或许,她还是在逃避,因为面对她的身份,其实元邵并没有给出一个接受或者不接受的答案来,她不想和元邵碰面,也是不希望元邵见到了她,说让她把他的王妃还给她。

    那样的话,她或许连最后一丝丝美好的回忆,都不会再有了!

    不过花魁盛会就此放过吗?结交的几位大哥就此别过?那自然是不能的,所以当两个人的除夕之夜在看雪看烟火中过去之后,柳妙儿还是决定了带着月璟去花魁大会。

    反正她的生活基本上没什么盼头,昨夜除了和月璟看了雪之外,柳妙儿选择性的不记得所有的事。早晨起来,雪依旧下着,小霜捧进来一条男人的狐皮围脖,说是老爷吩咐,让夫人和少爷在外面注意安全。

    不用想,元晟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柳妙儿也不拒绝他的好意,换上男装围上那暖和的狐狸围脖就带着小霜和小雪离开,离开前她问了一句两个丫鬟是否会功夫,两个人皆点了点头。

    会功夫就行了,她就算是遇上什么状况,打不赢还不能跑吗?

    坐上马车,柳妙儿怀着激动的心情奔赴花魁大会的前线,月璟昨晚没睡好现在窝在柳妙儿的怀里睡着,他的身上也裹着一层狐狸皮做的小外袍,是元晟派人今早一并送来的。在如此寒冬腊月也丝毫不觉的冷,梦里面还想这自己怎么样才能直接吃奶的事。

    在大夏,有个不成文的规定,男子有男子的节日,立夏的后羿大会,立秋的赛诗会,是为展现男子的武力雄姿和文采飞扬。而女子也有女子的节日,大年初一的这一天,为雪女日,乃是属于大夏女子的节日,与三月三百花节,七夕乞巧节并称为女子三节。在这三天里,女子可以走出深宅大院,三五成群,描妆画眉,环佩绕环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而雪女日虽比不得百花日和乞巧节那么热闹浓重,可就因为秦城一年一度的雪女日花魁大赛,让这个日子变得精彩了起来。而在秦城,只要能够赢的花魁大会花魁的人,女子就可以进宫面圣,向皇上提三个请求,只要合情合理,皇上一般不会拒绝。正因为如此,参加的人就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而一半的人都是抱着“一朝露颜君王前,从此枝头做凤凰”的美好夙愿。

    柳妙儿从小雪和小霜那里得来的就是这些消息,看着两个丫鬟因为今天这特殊的日子也隐约有点兴奋,就不得不期待起来。

    至于那些不愉快的事,她也就放下了。

    雪越下越大,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街道上的积雪堆的很厚,所以车夫也不敢将马车赶的太快。柳妙儿掀开车帘来,只见这秦城的青石大道上来来回回的马车,十分热闹。一些平民家的姑娘们也是裹着厚厚的棉袍,三五成群说说笑笑的,朝着花魁大会的方向而去。

    柳妙儿吐出一口白雾来,打量着来来去去的小美人儿活着女子油壁车,却突然在一辆油壁车里,看到了一双精致魅惑的狐媚眼,以及那眼中的震惊。

    海棠!

    柳妙儿看过去,可那油壁车却加快了速度朝着城外的明子湖而去。柳妙儿探出头去想再看一眼,却什么也看不到。

    海棠不也是元晟的人么?为何她模样会那么惊奇,好像从不知道我会在这里出现一样?

    柳妙儿惊讶了,很想问个明白,不过看着那油壁车的方向定是明子湖无异,所以她也不急着追过去,海棠那女人天生一狐媚胚子的面容,她很容易就认出她来。贸然追上去,或许更是不好。

    所以柳妙儿毫不担心,闭目养神。

    明子湖上寒气朦胧,却因为一些奇怪的原因,明子湖从不结冰,所以即便是寒冬腊月,秦城的人依然能够在明子湖泛舟。明子湖的中间,有一个种满翠竹的小岛因地制宜命名为“明子岛”,一直由官家管理,而这一次的花魁大会,就在这明子岛的翠竹殿举行。

    明子湖的水面,蒸腾起一股子寒气来,一艘小型的画舫慢慢的从岸边出发,驶向明子岛。

    画舫并不起眼,只是船上的小房中,却坐着两个正煮酒驱寒的人,两个人一个锦帽貂裘,绶带佩刀,魁梧而英勇,斜靠在面前的小几上,在酒香中微醺;而另一个,薄唇凤目,面容清冷,一身白狐皮的外袍衬的他冷月般的面容越发的寒凉,苍白也修长的手指将煮酒的小壶提起,为自己斟一小杯酒,送入口中。凤眸微阖,浓郁的桂花酒的香气中,他仿佛看到了窗前的月桂树开了,然后一个女子推开轩窗,伸出白嫩嫩的手毫不客气的抓了一把桂花在手中,然后送到嘴里尝了尝。

    “呸!好苦!这月桂香是香,可不能像秋桂一样做桂花糕,真是暴殄天物!”

    女子粗暴的将手中的残花扔出窗外,一脸惋惜的看着那窗下的月桂,然后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眸子一动回过头来,对着他,露出了一个极尽谄媚的笑来。

    “元邵,我要吃玲珑记的水云膏。”

    “你前日不是刚吃过。”他不可置否的笑着,却伸出手去拭去了她嘴角残留的桂花碎末。

    “哎呀,那时候吃的都被肚子里这小子吃光了,哪儿还有我的份儿!元邵,你明儿下了朝很顺路的,你就去买呗。你要是不去,那我自己去买?”

    说来说去,她就是要出门去,他自然能看出她的想法,不过看了看她的肚子,他还是点了点头,笑道:“你要吃,我明日给你买了就是了。”

    “啊?哦······”

    小脸上是不可避免的失望,对此他只能无奈的笑。笑到最后,他却看见她站在突然间走出了门,回眸一笑,对着他说:“元邵,孩子是我的,我带走了!”

    然后他看见她站在火光摇曳的幻影中,一双灵动的眸子带着惊慌失措的表情,然后她咬着牙,一双眼睛渐渐地黑沉了下来,眼中不再有跳动的火光,有的只是一股子坚定和决绝。然后下雪了,一个红衣男子带着她踏雪而去。他站在光与影的深处,看着一支羽箭射出贯穿了那红衣男子的胸膛,然后他庆幸她没有伤到的同时,却见她看着那红衣男子,满目的惊慌与空洞。

    她从没有露出过那种表情,那种看到了结果后万念俱灰失去一切的表情,他看到红衣男子笑了,在黑夜中对着那个属于他的小女人笑的明媚,然后她就哭了,没有声音,只是眼泪不停的流,流的泪水,全是为了那个红衣男子。

    他飞身上去,红衣男子却突然使出杀招,一团红色的毒雾扑面而来,他却毫不躲避,冲过红雾而去,却发现那男子和他的小女人,早已消失在风雪里。他倒下了,没能追上去,因为他的不躲避,那红雾中的毒素让他在床上躺了七日的时间。

    然后七日后醒来,他封锁了锦园和醉园,然后一个人,住进了天月阁。可前几日,他却听说,有人在秦城见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说她怀里抱着一孩子,正为孩子挑选衣服。因为大夏的女子不会为孩子做衣服的人太少,所以那见到的人十分清楚,可当他去那个店铺询问的时候,掌柜的说孩子不过一个月大小,而他们定制的衣服都拿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掌柜的说,那些尾随而来的两个丫鬟,称她为夫人!

    孩子,出生了!一个月大小。而她,和那个红衣男子在一起吗?

    可是那个人,是否真的是,月如钩?

    手中的酒杯微微的颤抖,略一用劲,酒杯碎裂,温热的桂花酒顿时洒了出来,让他对面的男子倏然一惊。

    “元邵,心若成魔,可就无法挽回了!”对面的男子坐直了身子,看着他脸色铁青的模样,语气严厉,“你来花魁盛会,不就是笃定了会遇上那个人么?”

    元邵并没有说话,只是抬眼,神色早已平静:“会不会,试试便知。赢祈你,为何也会来。”

    他不会承认心中所想,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王,冷月般的人物,可赢祈却笑了笑,没有回答。

    他会来,也不过是因为,他也和元邵一样相信着那个女人不会错过这样凑热闹的机会罢了。举目望去,明子岛在视线中依然是一个小黑点。

    纷纷扰扰的白雪挡住了视线,一如他当初在边关的时候,白雪纷飞,他与雪原中骑马踏雪,恣意妄为。他不在意金钱,不在意美人,他在意的只是边关战事,还有那横刀立马的狭义生活。他一向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