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46】别扭的年夜
    “老爷!”

    众人恭敬的行礼,皆退到一旁,柳妙儿怀抱着月璟,看着元晟依旧冷着一张寒铁脸进了屋子,忙让人去取热水来。

    虽然元晟算是个不速之客,可他是老大,她是可怜的人质,她可不敢说什么把人赶出去的话。

    小雪领命而去,而元晟也在这时间里来到了柳妙儿的身边,看着那一桌子的菜,他寒星眸子眯了眯,居然对着柳妙儿露出了一个寒凉的笑容来。

    “夫人你辛苦了!为夫终究没有错过你准备的年夜饭。”

    说着,元晟拉着柳妙儿的手,如同那深夜赶回来的丈夫一般,执着柳妙儿这个在深闺里盼夫归来的深闺妇人的手,相依而坐,进行着这一年一度最不能错过的重逢。

    似乎,就有那么一种夫妻的感觉在,仿佛柳妙儿和元晟早已是一堆相濡以沫的老夫老妻,她在府里精心的准备了年夜饭,然后等着外出工作的相公回来,一家人和谐的欢乐地回忆着这一年的点点滴滴,然后展望着下一年的美丽。

    然后丈夫喝酒小酒,向妻子讲诉自己一路行来的见闻,一路走来的坎坷与风雨,妻子坐在一旁,微笑着聆听,心绪随着丈夫的讲诉而浮动,然后看着平安归来的丈夫,热泪盈眶,情难自禁。

    最后,她会说感谢上苍,这一年,我们终究平安的过了。相公,你看我们的孩子,都这般大了。

    然后男人就会说,娘子辛苦你了,等我挣够了钱,我就回来陪着你,我看着我们的孩子长大,如何?

    两人达成一致协议,最终都是情意浓浓满堂温馨,孩子的笑声清脆灵动,大街小巷的鞭炮声不绝于耳,年的热闹让所有人笑逐颜开。

    这就是柳妙儿幻想的大年夜,只可惜,大街小巷的鞭炮声的确是不绝于耳,可热闹是别人的,她有的只是这一顿年夜饭罢了。可元晟一来,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倒叫她无所适从。

    她不是那个等待丈夫归来的小娘子,而元晟,也不是那个风尘仆仆归来的丈夫。

    所以她想不着痕迹的将自己的手从元晟寒凉的手心抽出来,却被元晟反手一握,握的更紧。柳妙儿神色一僵,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用另一只空闲的手轻轻地掐了一把月璟,月璟十分有眼色的哭了起来。

    “哦,不哭不哭啊,乖!”

    柳妙儿收回手就要安慰月璟,元晟一见月璟是真的哭了,也就放开了手,让柳妙儿哄着孩子,而他则吩咐下人们布筷添碗。

    老大来了,下人们的动作就十分麻利,众人皆知元晟是不喜欢拖拖拉拉的人,所以一切行动干脆而迅速,等柳妙儿示意月璟不要再哭了的时候,元晟已经拿起银筷吃起饭来。

    啧啧,还是银筷子,活的还真是小心,不过我倒是有必要去准备一双象牙筷,以免什么时候被毒死了也一无所知。

    柳妙儿暗地里嘀咕,元晟似乎感觉到了她的目光,回头冷冷地扫了她一眼,吓得她急忙拿起筷子吃起饭来。

    碗里突然多了一块鱼肉,柳妙儿抬眼,发现元晟的银筷子正从自己的碗里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离开,她却之不恭敬谢不敏,却还是夹起那鱼肉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可吃着吃着,饭厅里除了她嚼骨头的声音一片寂静,柳妙儿愕然抬头,发现元晟正看着她,眼神冰冷深邃。

    而周围的下人们也是看着她,一脸的不赞同。

    我做错了什么?

    对于元晟,柳妙儿是有愧的,毕竟以他的性子不喜欢与人亲近,当初也曾那般信任她,所以柳妙儿打心底觉的对不起他,可怎么样也不能因为曾经的一个她不得已犯下的错误,而不让她吃饭吧?

    柳妙儿停下了咀嚼的动作,将嘴里包着的东西咽下去,做出一副怯生生的样子看着元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的怀里的月璟只想送她一个爆栗。

    如此模样,真是谁看谁想欺负!没骨气,没志气!一个眼神就吓成这样,怎么不见当初见了我时候的镇定和勇气?

    月璟恨铁不成钢的想着,本想捶足顿胸却发现这是在人前,所以忍住了。而柳妙儿如此的模样让元晟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同情,倒是小霜和小雪不知是不是同情心泛滥了,悄声提醒了一下:“夫人,夹菜。”

    夹菜?

    柳妙儿愣了愣,这才看到元晟的碗里什么都没有,扫了一眼全场发现众人都看着她,没办法颤颤巍巍的深处筷子为元晟夹了她精心烤制的鸡腿,放在了元晟的碗里。

    元晟这才拿起银筷吃了起来,他的眼神撤去,饭厅内的气氛顿时松了下来,柳妙儿深吸了口气急忙扒饭,然后还时不时看一眼元晟。眼见着他要吃完了,柳妙儿便十分伶俐的夹菜斟酒,可谓是服侍周到,没有纰漏。

    但是她自己却没吃几口。

    终于,饭局结束,这顿年夜饭吃的柳妙儿满头大汗,因为月璟饿了,所以柳妙儿就辞了元晟回了屋子,临走时抹了一把额头,可谓是满头大汗。

    “妞,你不欠他什么!”

    当两个人回到屋子里关上门让月璟喝奶的时候,月璟吃饱了喝足了见柳妙儿还时不时的向外张望,就抛出这么一句话来。柳妙儿身形一顿回过头来,见到了月璟不赞同的心疼的眼神,心中明了,却只能无奈的一笑,说道:“人嘛,有时候就喜欢自找麻烦,我告诉过我自己我其实不欠任何人,可我心软啊!月璟啊,你说我是不是太善良了?”

    “妞,你可不善良!只是这小子行为也很奇怪,在这之后应该是宫里皇上妃子共同享受年夜的时候,他怎么就跑出来了?”

    月璟也不想责怪柳妙儿,毕竟人本性里的有些东西是改不掉的,只要不危害他和柳妙儿的利益,其余的他也不需要在意。但是这新皇今日的行为,也太反常了!

    年夜的鞭炮声中,九五之尊踏雪而来,只为吃一顿年夜饭?

    月璟如此一说,柳妙儿也觉的奇怪,可她又没胆子跑去问,所以想了想想不通也就不想了,让月璟吃饱了就快睡,她待会儿要守岁,怎么都要等到新的一年的第一天的到来才睡觉。

    因为在新年第一天到来的时候,她要为她和月璟许下一年平安幸福的愿望。

    月璟与柳妙儿早已心有灵犀,知她想法所以也不拦她,闭上眼睛很快就睡了。柳妙儿看着他睡熟的稚嫩的小脸,轻轻地吻了一下那小额头,为他挡了风盖了被子,这才推开窗户。

    飞雪扑面而来,北风起,洋洋洒洒的雪花顺着北窗飘进了屋子里,天地已经白的发亮,近处的屋檐和那株挺立的榆树也银装素裹,白的纯粹而安静。雪花在低语,在耳边唱着属于冬的歌谣,北风为他们伴奏,呼啸着来来去去。柳妙儿关上窗户披上裘皮大衣推门而出,踏入雪地的那一刻听见了雪花扑向大地的欢呼声,她们从天上飞奔而来,只为投入这坚实的大地的怀抱,柳妙儿闭上眼睛,仿佛听见了大地在对雪花说:“我会将你们,永生的,融入骨血里!”

    这算不算一种誓言呢?

    柳妙儿缓缓睁开眼睛,抚去睫毛上沾着的雪粒子,不知为何就像四处走走。说做就做,她裹上裘皮大衣步出了院子,然后踩着雪地留下深深浅浅的脚印,在府里游荡了一阵子之后,来到了林府的梅园前。

    梅园的梅花开了,因为站在院子外,柳妙儿已经闻到了清香。她提着裙角迈入那一园子绽放的花枝中,站在花下深深地吸了口气。梅园的花开始繁盛,千朵万朵压枝低,柳妙儿伸出手去碰了碰梅枝,雪沫子掉了下来,梅花枝在寒风中摇摆着,香气袭人。

    似乎在什么地方,柳妙儿也曾见到过开的如此繁盛的梅花,然后一支箭就冲破寒风而来,就从那时候开始,她的人生就发生了治的逆转。

    她真的不知道,那时候的小冷见到她和元邵离开,会是什么心情。而她也不知道那时候的元邵见到她与小冷抱在一起,又是什么心情。她只知道以前的事其实也怪不得别人,种恶因得恶果,她自己造下的孽的确需要自己来还。

    原来放下了,就真的再也没了怨言!

    柳妙儿微微一笑,却突然闻到了空气中的酒香,心中一咯噔,不知道是什么人会在这时候来梅园喝酒。

    难道是那个下人忙里偷闲,胸中藏着诗意画意要来这里体验一把暗香浮动雪飞扬的美丽?

    柳妙儿好奇的走过去,却在梅林深处见到了一团火光,因之前她不曾来过这梅林,不知里面有什么,轻手轻脚的过去,却见那梅林深处藏着的,居然是一座陵墓!

    陵墓不大,却修葺的一丝不苟,墓碑上写着林府之墓,却没有署名姓氏人名或者立碑的人。墓前两盏牛头马面的引路灯燃烧着烛火,照亮了那站在墓前正撒酒的人的脸。

    元晟!

    柳妙儿心头一惊,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他,一个转身拔腿就跑,却因为跑的太急踩着雪地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来,引起了元晟的注意。

    背后射来一道冷光,元晟根本还未说话,柳妙儿就认命的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对着站在墓前一身白色素服的元晟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