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45】年关前奏
    “看什么看!”

    柳妙儿一见南宫宇这打量自己的模样,心头没来由一阵怒火,瞪圆了水色眸子。

    南宫宇一愣,抹了抹鼻子,讪笑道:“柳儿姐的脾气可真是越来越坏了,不过见柳儿姐生龙活虎的样子,定是没什么大碍了,那我和刑瑾也放心了。”

    说完,南宫宇为了表示自己放下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还深吸了口气,表示自己的放松。看着柳妙儿恨不得一脚将他从马车上踹下去。

    “我是没什么事,但是你有事。今儿三位哥哥可是真的与我们结交了,不管各自有没有心怀鬼胎或者抱着其他的目的,我希望你不要做过分的事。”

    对于南宫宇的厚脸皮柳妙儿早有领教,所以不打算和他贫嘴,倒是想到了秦城三公子变成了秦城五公子,高兴地同时不由得又有点担心起来。

    毕竟结为兄弟,歃血为盟之后就不能背叛誓言,可她柳妙儿从性别来说从一开始就是个谎言,所以她带着负罪感,也不希望南宫宇这奸商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来。

    可南宫宇只是笑了笑,不甚在意道:“柳儿姐得知他们的身份,想必也已经猜到了我是皇上派来的人。其实接近他们无非是一个目的,让他们为皇上效力。新皇想要巩固地位统治,这文人的力量不可或缺,所以才有了今日的事。更何况柳儿姐难道没看出来,这几位公子也有一番抱负,能够成为肱骨之臣报效朝廷,是每个读书人的宗旨,所以,我接近他们也不全是利用,而是互利,想必他们隐约也明白一点。”

    南宫宇说到正事儿,也变得文绉绉的,柳妙儿看着他正襟危坐指点江山一般的模样,不由得觉的好笑。

    “看来你倒是成了新皇的忠心追随者呢!不过我很好奇的是,新皇有什么本事,能够让你和刑瑾投靠他?”

    柳妙儿眼如新月,含着笑意问的很不经意,但是南宫宇的回答却十分郑重。

    “柳儿姐,你不了解新皇,他不是任由别人摆布的人!新皇并没有对我们说任何劝服的话,只是在某一天他亲自来到了端阳府,用他的箭,一箭射穿了端阳府的围墙,仅凭这一点,我们就明白他心中藏有万千沟壑,能够坐拥这大夏的万里河山。柳儿姐你是女人或许不明白,不论多么懦弱地男人,都有雄心壮志。只是有些人适合做领导者,站在绝顶之峰藐视莽莽中原;而有些人,注定了要为那领导者而折服,心甘情愿随着他建立一番功业。抛头颅,洒热血,这些不仅仅是在战场上能做,在朝堂上一样可以,男儿满腔的豪情,又岂能被束缚。良禽择木而栖,而我和刑瑾,也是如此!”

    慷慨激昂的语调,南宫宇就像是马丁·路德金发表《我有一个梦想》一般的满腔热忱,那种带着雄心壮志热血沸腾的向往,让柳妙儿也跟着有些激动了。

    是啊,雄心壮志,她柳妙儿不也有么?那就是凭借自己的努力过上好日子,虽然比不得南宫宇说的那般高远而磅礴,可于她来说就是一个梦想,一个应该为之努力的梦想。

    “我明白了!”

    柳妙儿释然一笑,突然间发现南宫宇这么一说,她心底的阴霾被彻底的清除了,不管未来多险阻,她都要一步步的走下去,不是吗?

    低头看着月璟,发现他也是双眼灼灼发亮,似乎很赞同南宫宇的话。

    “所以柳儿姐,我和刑瑾时这样,卿玉明几个人同样如此,柳儿姐其实不必思量太多。不过柳儿姐,上次你在将军府跟我说的事,或许,我已经考虑好了。”

    南宫宇本以为柳妙儿会嘲笑她,却不想见到柳妙儿也是同样的激情澎湃,南宫宇这才认识到,身边的这女人,真的不简单。

    一个人有没有能力并不能凭借那么一两件事判断,可若是一个人的修养和认识达到了一定的水平,那么她要增强能力,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所以南宫宇看着柳妙儿的样子,突然想起来他一直在思考的柳妙儿当初的提议,如今想来,反正经商靠的就是头脑,他和柳妙儿的脑子都不错,若是合作,定会事半功倍。

    将军府说的事?

    柳妙儿有些怔忪,想了许久终于想起来自己曾经说过什么了,她说她要入股南宫宇的商业,凭自己的金钱投入而得到相应的回报。不过那是之前的事,那时候她有的是钱,可如今,她身无分文,无法和南宫宇合作。

    柳妙儿说出了自己的困境,南宫宇得知此事却笑了起来,朗声道:“既然如此,柳儿姐就先行挣钱吧。有钱了我会实行你的建议,并且,商场上的事,我绝对守口如瓶,即便是刑瑾和皇上,我也不会多说一句。”

    “如此最好!不过我暂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先行立一张字据吧,等我有钱了,我自会找你,到时候你可不要抵赖!”

    如今柳妙儿自身难保,哪儿有时间去想怎么赚钱,不过这种和端阳侯合作的机会柳妙儿可不想放过,所以让南宫宇弄出一个凭证来。

    “行,一言为定!下一次花魁大会,我就把字据带给你,不过柳儿姐,花魁大会你也带着小世子前去?”

    南宫宇这时候十分爽快,说话了就击掌为誓,可一看到柳妙儿怀里的月璟,就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这孩子,是汝南王府的世子,是新皇用来要挟元邵的工具,不能出任何意外,更何况还有一点南宫宇并未说出去,那就是花魁大会那天,或许元邵和赢祈也会前去。毕竟这花魁大会也是一年一度的盛事,也是秦城所有大家闺秀的盛会,所以元邵和赢祈若是被邀请,应该也会前去,届时柳妙儿抱着个孩子太过扎眼,难免不被发现。

    南宫宇有自己的顾虑,但是柳妙儿只当花魁大会是青楼女子比拼才艺,哪儿会知道花魁大会是全城女子的盛会,所以摆了摆手不在意的笑道:“自然要带去,不带去我也不放心。”

    更何况,就月璟前世作为惜花公子的本性来说,看美女的地方不带他去,他不跟她吵翻了天才怪。

    所以柳妙儿不会丢下月璟,这让襁褓中的月璟十分满意的眨了眨眼睛,南宫宇本还想说什么,可林府已经到了。两个人下了马车,南宫宇看着月璟,低声道:“柳儿姐,你带着孩子出去,会不会太危险了?”

    “危险,那么把孩子单独留在这里,不是更危险?孩子不在眼前,我会疯了的。好了,我进去了,不过南宫宇你,什么时候和小玉成亲?”

    柳妙儿不是傻子,不是没想过带月璟出门的安全性,可留下他,她更不放心。毕竟月璟虽然是灵魂转世,可依旧还是个孩子,若是趁她不在有人想做什么,她后悔也来不及了。所以柳妙儿暂时离不开月璟。

    我?

    被柳妙儿一问,南宫宇面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看模样早已有了这心思,柳妙儿走到南宫宇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头:“四哥,一个女人的青春的每一天对她来说都十分重要,你要是觉的自己能给她幸福,就不要再犹豫,若是男人不在意女人,女人的心,很容易变呢!”

    说完,柳妙儿微笑着带着小霜和小雪离开,然后让府里的下人们将年货什么的搬进来,叫来了管家让他看看还差什么让他补上。

    管家领命而去,柳妙儿看了一眼跟在身后默不作声的小霜和小雪,这才意识到这整个林府的人那眼神和形态都不简单,看样子元晟为了看住她,也费了一番功夫。

    “夫人!”

    回到她住的院子,小霜和小雪就跪了下来,她们两个又岂会不知柳妙儿已经看出什么来。

    “你们这是做什么!地上凉,还是起身吧,人嘛,都是要为自己活着的,忠诚是个很重要的品质,所以你们对新皇忠诚无可厚非,我没有理由怪你们。只是不要因为我发现你们的不同寻常而敛了性子就是了。”

    经历这么多,柳妙儿早就想开了,她如今除了月璟已经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更何况是两个萍水相逢的丫鬟,只要她们不要对她太严苛,她是不会有什么怨言的。

    毕竟一个人质嘛!有什么好抱怨的!

    柳妙儿将两个人扶起来,让她们放宽心,小雪满脸惊喜,看模样似乎真的听喜欢柳妙儿不希望她就此不理会她们,而小霜则依旧是一脸寒霜,也不多话就做自己的事去了。只是两个人的心中却都觉的,这汝南王妃,举手投足间似乎带着一股子超脱的意味。

    许是涅槃的凤凰,都是如此!

    天依旧阴沉沉的,一连好几天都是如此。柳妙儿在无聊的日子里等着大年三十的到来,直到三十的早上,她推窗而立,发现正如周易风所料,这阴沉了好几天的天空,在这种时候下起雪来。

    来到异世的第一个新年就要到了,柳妙儿没来由的心中一阵空空落落,然而很快又变的实在了,仿佛她一瞬间丢了很多东西,又得到了很多东西。

    “妞,记得前几天我们进过的林府的那座梅园吗?今晚我们一起看雪看月亮赏梅去,如何?”月璟窝在柳妙儿的怀里,眨巴着眼睛引诱着她。

    “好啊,只是到时候怕冻坏了你!”柳妙儿没好气的看着月璟,他天一擦黑就沉沉的睡去,好意思说赏雪。

    “爷怎么会如此脆弱!真不懂事!”月璟不赞同的看着柳妙儿,却被柳妙儿赏了一个爆栗,示意他注意身份:“你是娘还是我是娘,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月璟吃痛,瘪着嘴就要哭,却被柳妙儿狠狠地瞪了一眼:“哭就不给饭吃!”

    果然食物是最强大的,月璟立刻闭了嘴,柳妙儿挑衅般的看了他一眼,笑的好不得意。

    哼,你就得瑟吧,等我长大了赚钱养你的时候,我也这样对你!

    月璟没好气的想着,想着想着意识到自己越发幼稚了自己就笑了出来,“咯咯”的笑声引来了小雪和小霜的侧目,让柳妙儿也没来由的露出了笑容。

    年三十的年夜晚,柳妙儿打算与林府的人一起度过,虽然吧,这些人基本上都是来监视她的人,其中那么一两个还是曾经在红叶山上遇见的侍卫,可柳妙儿觉的既然是过年,就不能太冷清了,所以让小雪抱着月璟让他吃点美女豆腐,就带着小霜和府里的下人们热火朝天的干起活来。

    最后,林府贴上了春联,挂上了红灯笼,原本死气沉沉的府邸顿时热闹了起来,让那些下人们也高兴了不少。柳妙儿弄完这些事,就兴冲冲的去准备年夜饭,将每一道菜都赋予一个吉祥而幸福的名字,寄予了自己对来年最美好的愿望。

    “这个叫金玉满堂。”

    “这个叫福寿双全。”

    “这个呢,叫做风华绝代。”

    “这个,叫做天下无双。”

    “还与这个,这个······”

    天色渐黑,薄暮已经褪去那层青黑色的面纱,露出也黑漆漆的真容来,飞舞的白雪落如星雨,洋洋洒洒的恣意而美丽,柳妙儿将所有的菜色摆上一大圆桌,一个个个介绍着名字,看着月璟是直流口水,可他却只能吃着柳妙儿的奶水过活。

    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好想吃饭!

    更何况这还是妞做的年夜饭,还是妞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新年!

    月璟悲愤的想着,一双贼溜溜的眼睛盯着桌上的菜,然后据就露着乌黑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小雪,小雪哪儿会明白他的想法,只当是他想柳妙儿抱着,所以带着月璟放到了柳妙儿的怀里,彻底粉碎了月璟想偷吃那么一点点的天真想法。

    “来,大家一起吃啊!年夜饭一个人吃也太没意思了!”

    柳妙儿准备好菜色,就招呼着众人,可周围的下人没有一个愿意动,柳妙儿正准备苦口婆心的劝说时,站在门口的小厮却突然跑进来,说老爷回来了!

    老爷?

    小冷,不,不,元晟不在宫里过节,跑林府来做什么?

    柳妙儿愣了愣,抬眼却见元晟披着一裘皮大衣,身上带着寒气和雪花,在身边的小刘子刘公公的服侍下进了大堂,一眼,便看见了站在桌边的柳妙儿和桌上的美酒佳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