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44】结交三公子
    “三位公子天人之姿,自然不会是俗人,只可惜刚才三位公子的表现,可真是让林某大失所望。试问一个真正的圣人,如何会瞧不起这世上任何一个人。圣人之所以为圣人,不是因为他高高在上俯视众生,而是因为他脚踏实地与众生平等。佛家讲究博爱,道家讲究天人归一,而你们所敬仰的文学泰斗,哪一个曾经如你们这般嫌恶另外的人?自命清高也不过是孤高和寡,谱就高山流水的诗情画意,或许那山中砍柴的樵夫比文人来的更有资格,因为他们生在大山,懂得大山。”

    “三位公子即便觉的与小侯爷没有深交的必要,大可以直接拒绝,而不是句句带刺,夹枪带棒的将一类人打死!你们瞧不起市侩之人,那我倒要问问,没有农人,你们吃什么?没有工匠,你们当真要以天为被地为床?没有那些商人,没有那些在你们看来满身铜臭的人,你们的世界怎么能如此精彩。你们要是真有本事,就不要拿俸禄,不寝不食,我倒要看看,失去了这些东西,你们拿什么来延续你们的清高和自命不凡!”

    柳妙儿冷眼看着这秦城三公子,话说的不急不缓,却咄咄逼人。一连窜的问句问的三个人目瞪口呆,看着那面前的少年小嘴里不断地冒出一句句话来,即便他们自认为不应该被一个看似还未弱冠的少年说服,可几个人都是有着七窍玲珑心的人,柳妙儿的话是否在理,他们心中自然有一杆秤。

    少年一阵长篇大论,看似在为朋友出气,实则字字珠玑,三个人特别是一向自认潇洒的周易风不觉的有些羞愧。

    文人向来都有酸腐气,一向觉的自己和武夫屠夫和商贾之人不一样。可被眼前这林公子一说,他愕然发现,其实他们都是食五谷杂粮之人,不过是读了书,长了见识,比别人多一些吟风弄月的本事罢了。他们也不是完全的清心寡欲,不然,也不会在朝廷做官了,要真的论起来,他们或许还不如某些看似下贱的人来的纯粹。

    一语惊醒梦中人,这看似弱不禁风的少年,到很有本事!

    周易风向来活的比较恣意,当他觉的一个人可以结交,就不会再犹豫,所以一个箭步上去,拉住了柳妙儿的手,笑道:“林公子果然不凡,能够醍醐灌顶,真是让我等清醒了不少。在下周易风,到希望和林公子和小侯爷做个朋友。”

    “好,易风公子果然爽快!其实三位公子都是天神般的人物,我和小侯爷能和几位人士也是缘分。不过,不知卿公子和南公子,能不能赏脸坐下一起喝个茶。”

    柳妙儿微微一笑,学足了月如钩那潋滟的模样,那卿玉明和南席君微微一怔,虽被柳妙儿骂了一通,不过见她的语气尚且平静,并无冒犯之意,加之两个人也不是小肚鸡肠之人,所以点了点头,相依着坐了下来。

    “等等,既然我们遇到了,也算是缘分。小侯爷,刚才是在下失礼了,还望小侯爷海涵才是。”几个人相依着坐下,周易风便以茶代酒向南宫宇赔罪,南宫宇倒不甚在意,反正脸皮向来很厚的他结交几个人的目的达到了,其他的,与他来说不过是过眼云烟了。

    见南宫宇如此大度不像是装出来的,三公子也顿时觉的这南宫宇倒不是那么让人讨厌,虽然他们见过他圆滑奸诈巧舌如簧的奸商样,不过经这林公子一说,倒觉的这南宫宇不掩饰真性情才是性情中人,所以情势在一瞬间扭转,三公子因为柳妙儿的关系,对南宫宇的印象也好了起来。

    如此一来,五个人就围坐在一煮茶的小炉边谈笑风生了起来,卿玉明话不多,依旧是一副文人书生的清高模样,只是神色却缓和许多;南席君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名门贵公子的高雅气息,一看就是不凡之人;而周易风在几个人中间倒显出几分武夫的感觉来,行事风格潇洒不羁,却不会有任何的逾矩之处。

    这三个人,都是厉害的人,且同朝为官,除了卿玉明这个从正品的御史大夫,另外两个人皆是四品官员,官职不高,可在话语间柳妙儿明白了,这三个人都是前途不可限量,那么南宫宇结交三人,难道,是皇上的主意?

    柳妙儿心头顿时跟明镜似的,元晟要崛起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他有海将军护航,有刑瑾和南宫宇,如今还要结交这秦城三大家族的三公子,看样子他掌权的事,势在必行。若是在得到了元邵的帮助,那么这胜负,早已注定了。

    可这大夏的局势,真的就如她见到的那般简单吗?那北宁太子能够有她一个间谍,也能有第二个间谍,北宁来大夏插上一脚,似乎,就让事情复杂了许多。

    更何况,那海生海将军,怎么会是那么容易被掌控的人?

    没来由的柳妙儿有些担心元晟了,可她毕竟没有经历过朝堂斗争,自然不明白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她只能说,在损害自己利益的同时,保住小命离开这个地方,才是最好的方法。

    柳妙儿想着自己的心事,完全没注意南席君在向她敬茶,还是南宫宇在桌下踩了她一脚,她这才回过神来,对着南席君抱歉的一笑。

    “林公子看来心事重重?”

    南席君坐在柳妙儿的对面,一双丹凤眼琥珀眸子看着柳妙儿,高贵而意味深长。

    “唉 ̄还不是因为我怀里的儿子,我妻子在生下孩子的时候就难产而去,如今留下我和儿子。你说我一个大男人也不太会照顾孩子,府里的人劝我续弦,可孩子尚且年幼,我岂敢重新找一个女人来。这后娘狠毒的多于温和的,没办法一个大男人走哪儿带着孩子,实在是不知如何是好啊。”

    柳妙儿摇头晃脑的,看着怀里的月璟,满脸心疼与哀伤,看的月璟忍不住想翻个白眼,也幸好他还知道自己是个婴儿,没做出什么举动来,只是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一派纯真的看着几个公子。

    啧啧,这几个都长不错,看起来也不是薄情寡义之人,若是和妞配上,也挺好!

    月璟如今操心的,也就是柳妙儿的终生大事了,所以一看到那南席君过来,他就露出一个脸自己就觉的无比恶心的孩童般稚嫩的笑容来,“咯咯”的笑声让几个大男人心头顿时一片柔软。

    “林公子年纪轻轻,居然都有了孩子?”

    周易风十分惊奇,毕竟柳妙儿尚且不过十六,容颜稚嫩,因为稚嫩所以几个人到没有怀疑她的性别,可没想到就是这年轻的公子,居然有了孩子。

    周易风好奇的凑过去一看,发现这襁褓中的孩子天真中透着一股子机灵气,一看便十分喜欢,伸出手来就要抱抱,可月璟却不愿意了。

    他可受不了男人抱着他!

    “唉,这小家伙倒有脾气!”

    周易风笑着看着月璟,满脸兴味之色。

    “易风,这孩子怕生,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你就不要吓着他。对了,林公子,既然我们在这里遇到了,也算是缘分。不若因地制宜,以茶代酒结为兄弟如何?届时我们都是孩子孩子的干爹,或许还可以帮着林公子教导一番。”

    看周易风吃瘪,卿玉明和南席君难的的笑了起来,南席君似乎挺喜欢柳妙儿,微微一笑就说出了这一段话来,到让柳妙儿不知如何是好。

    面前的南席君笑的柔和,倒是真心,他这一说卿玉明和周易风也点了点头,倒是一旁的南宫宇,悄悄地扯了扯柳妙儿的袖子。

    “好!相逢即是缘,能结识三位公子这样的兄弟,林某也是求之不得。我们五个人在此结交,以后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何?”

    不理会南宫宇无声的劝解,柳妙儿小手王桌上一拍就决定了。南席君笑容加深,即刻让人送来了新茶,卿玉明看了柳妙儿一眼,也微微一笑,而周易风更是笑的爽朗,一拍柳妙儿和南宫宇的肩头,就称兄道弟起来。

    这男人之间,一旦确定了友谊,就不在那么客套了,几个人喝了茶,认了兄弟,也就说说笑笑的谈古论今起来。柳妙儿因年龄最小,成了五弟,而五个人从大到小的排列一次是卿玉明,南席君,周易风,南宫宇,林惊羽!五兄弟以茶代酒歃血为盟,倒十分畅快。柳妙儿别的本事没有,谈古论今大道理一堆,想来在现代经历了几千年的文化熏陶,有些东西在骨子里积淀,也不至于说不出话来。兴高采烈之余还让月璟认了干爹,直把知道月璟身份的南宫宇惊出了一身冷汗,却只能笑着应承。

    因茶不能喝多,所以几个人相处的不久也就离去了,天空依旧是阴沉沉的,还未下雪。周易风说,秦城的雪需要酝酿,还得过几天等到大年三十的时候才会下。这时候柳妙儿才知道,这周易风还会观星象。

    “四弟,五弟!年关将至,这几日恐怕不得空闲相聚。不如在大年初一的花魁会上,我们再聚如何?”

    周易风看样子就是一直以来提供活动的先驱者,他如此一说,柳妙儿也觉的没什么不行,说了一声不出意外一定到,就带着月璟和小霜小雪回去了,南宫宇与她一起,坐在马车里。而小霜小雪由始至终都是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只是到了现在柳妙儿算是看出来了,她们是认识南宫宇的。

    她就说总觉的身边有什么东西不对劲,原来这两个丫鬟也不是简单的人物,不过想来也是,元晟怎么会放心随随便便找丫鬟来监视自己。

    苦涩一笑,抬头,柳妙儿却见南宫宇正好奇的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