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42】茶楼巧遇三公子
    “怀孕!”

    柳妙儿低呼一声,看向月璟,月璟却眨巴眨巴眼睛,解释道:“妞,我阅女无数,女人的事情我十分清楚,有身孕的人与无身孕的人走路的姿势和体态都会发生变化,这名叫小蝶的丫鬟,无疑是有了身孕。”

    月璟说的十分肯定,柳妙儿看了看那敛去笑容再度露出悲伤神情的小蝶,也就相信了月璟的话。正如他所说,他阅女无数,加之他会毒术自然也会一些医术,这些东西,多多少少会懂一些。

    可一个丫鬟,看样子依旧挽着少女髻的未婚丫鬟,怎么会有了身孕?而她从那老妇人的房里出来,为什么会露出那么阴险的笑容。更何况,她的小姐被休弃到去世,她似乎一点也不受影响,整个人看起来生动有活力,脸色红润而饱满,抹了淡淡的胭脂,还颇有几分姿色。

    一个未嫁人的丫鬟怀孕,那么那个男人会是谁?

    柳妙儿心头疑惑,见小蝶走过来,急忙上前问道:“请问是小蝶姑娘吧。”

    小蝶愣了愣,不知何时脸上已经挂上了泪珠,看着柳妙儿,哀伤的点了点头。

    这模样,倒装的很像。果然演技派就是演技派。

    “小蝶姑娘,我想请问一下,为何刑大人会来你们成衣店,是不是和那周家大少爷的死有关?”

    柳妙儿问的十分小心,尽可能的不提到这李掌柜女儿的死。但是一听到这话,那小蝶姑娘不用反应就忍不住啜泣了起来:“这位夫人,不瞒你说,周大少爷死了,被人刺死在自家的浴池中。刑大人奉命调查,查到了与周大少爷有过节的人,就查到了我家小姐,所以就过来询问。可小姐生性贞烈,若是知道了大少爷的死讯必定会追随而去,所以老爷拦着刑大人不想让小姐知道这件事。刑大人没有办法本想离开,却不想小姐不知从何处得知了这件事,支开了奴婢,就自尽了。我家小姐虽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却一向知书达理,那周家不由分说将小姐休弃,如今还连带着带走了小姐的命,我家小姐,可真是命苦!”

    说着说着,小蝶掩面而泣,珠泪成行,看模样到像真的伤心。柳妙儿抹了抹眼睛跟着伤感了一下,却假装不经意问道:“唉,真不知道你们家小姐去了,你们家夫人会不会伤心欲绝。李掌柜白发人送黑发人,必是十分伤心。可为何不见你家小姐的兄弟呢?”

    柳妙儿深深地惋惜着,然后说着说着扫视了整个院子一眼,除了一个小厮却不见一个男丁。那小蝶听柳妙儿如此问,顿时抹去眼泪,凑过来轻声道:“其实不瞒夫人你说,我家老爷这么多年就小姐一个孩子,如今小姐也走了。老爷膝下无子,真不知道夫人还会不会拦着老爷纳妾。”

    在小姐去世,合家悲痛的日子,小蝶却说起了老爷纳妾的事,这让看惯了电视剧里斗争的柳妙儿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瞟了一眼小蝶的肚子,然后神情一凛,抱着月璟就朝着那李家夫人的房间而去。

    “唉!夫人,你可不能乱跑!”

    小蝶急忙过来阻止柳妙儿,可柳妙儿已经推开了那房间门。房门开了,一股血腥味儿扑面而来,柳妙儿定睛一看,只见那李家夫人左手握着一把剪刀,正深深地插在心窝处,闭着双眼,满脸悲痛。

    “夫人!”

    小蝶尖叫一声,急忙扑了过去,柳妙儿却拦住了她,看着那老妇人的死状没来由心头一阵发寒,可她却镇定了一下,发现这老妇人死去的时候,面容十分平静。

    安详?就算是自尽,也会很痛才对,怎么会这么安详?

    疼痛的感觉可以凭意志力忍住,但是面部因为疼痛而发生的表情变化却无法忍住,老妇人的模样看起来像是自尽,但是她若是咬着牙不想发出声来不让别人知道,可也没有必要将面部的表情控制的如此安详。

    这件事,有问题!

    柳妙儿转头看向一旁的小蝶,却见她跪在地上哭的肝颤寸断,另外房间的刑瑾和李掌柜听到声音赶了过来,看着老妇人的死状,李掌柜一下子就跪在地上。

    “夫人啊,你怎么这么傻,女儿去了你就要跟着去,你让我以后怎么活啊!”

    李掌柜抱着自家夫人的尸体,哭的十分凄惨,可柳妙儿却退后一步,站到了刑瑾的身边。还未说话,却听得行进一旁的那小胡子师爷摸着胡子悄声道:“大人,有问题。”

    的确有问题,这掌柜的看都不看那夫人,又怎么会知道她已经死了?

    刑瑾点了点头,似乎早就意识到了不对劲,柳妙儿一见着两人凝重的神色,就知道这一贯查案的人思维果然敏捷,这么快就发现了破绽。既然两个人已经意识到了有问题,那就与她柳妙儿没甚关系了,拉着刑瑾悄悄告诉了他小蝶怀孕的事,柳妙儿就离开了这院子。

    走出成衣店的时候,柳妙儿看见了那店里的一套新娘装,上面绣着鸳鸯并蒂莲,鲜艳明媚,可殊不知鸳鸯并不是最钟情的动物,而并蒂莲也只有那么一年的时间,一旦花落茎枯,并蒂莲就不再是并蒂莲。

    不忠诚的爱情,不持久的爱情,又怎么会幸福。

    出了成衣店,柳妙儿就坐上马车离开了,而这李家的事在一天内就被刑瑾解决。那李掌柜因为膝下无子,所以一直想着纳妾,无奈李夫人不准。而那小蝶,因生的有几分姿色,在周家也十分不安份,所以周家就因为她将李玉凤休弃,而回来之后小蝶更不安份,因为向往更好的生活,就和李掌柜暗通款曲,后来怀孕了更是被李掌柜当成宝,却被李玉凤知道了严厉反对,而李夫人更是气的要把小蝶打死,结果小蝶为了保命为了不再做丫鬟,而李掌柜为了那孩子,就和小蝶合谋害死了李玉凤和李夫人。结果,被周家大少爷的事影响,让刑瑾发现了这事并查出了真相,最终让两人认罪伏诛。

    不过这都是之后听刑瑾说来的,话说成衣铺有刑瑾在,柳妙儿根本无需操心,所以就带着月璟到了另一家成衣店,为月璟定制了一些衣物,然后又为自己买了两套男装,心想着自己今后出来就女扮男装,如此既方便,还不容易被人发现。

    虽然东城区距离北城区还是有一段距离,但是柳妙儿不希望自己碰到任何一个熟人,所以必要的伪装不能少,而她也要学习男人抱孩子的方式,以免露陷。

    当然柳妙儿扮男人可不只是如电视里一般穿上一身男装就行了。根据月如钩这个易容高手的建议,柳妙儿裹了胸,化了妆,学了男人的强调姿势,这才让月璟满意的让她出师。而同时,柳妙儿还不忘学着男人抱孩子的方式。

    男人抱孩子其实也可以很舒服,比如说小冷,虽然他面色阴沉如寒铁,可若是撇开那带着微恨之意的眼神不看,他的动作还是比较正规的,至少在月璟心中被小冷抱着还算舒服。可柳妙儿没见过小冷抱他,唯一见过的抱孩子的男人就是刑瑾,学的也是刑瑾的方法。可刑瑾那五大三粗不懂风情不知道孩子稚嫩需要怜惜的男人,抱着他又怎么会舒服。

    如此一来,就苦了月璟了,柳妙儿原本抱着他让他十分舒服,可一旦她穿上男装练习男人抱孩子的方式的时候,就学着刑瑾将他瘦小稚嫩的身躯夹在腋窝下,然后带着他在林府里走来走去,苦的他受不了了只得哭泣抗议。

    刑瑾,本公子再一次被你害了!

    终究,柳妙儿还是心疼月璟,见他不舒服就想了一招,将他用一特质背带将月璟有技巧的绑在背后,如此一来,月璟舒服了,柳妙儿也舒服了。两个人练习了许久,终于在一个黑压压的早晨,眼见着秦城再次下起雪来,柳妙儿就穿着男装带着月璟,出门买年货去了。

    年关将至,再过十天就是年三十,虽然这些日子元晟并未来到林府,但是柳妙儿觉的她来到这大夏第一个新年必须得好好过。加之她在林府窝的时间也太久了,所以叫上小霜和小雪这两个影子,柳妙儿坐上马车去了不远处的东大街。

    年关将至,东大街越加热闹了起来,买年货的人来来去去,脸上带着喜气,笑逐颜开。而那些沿街一望无尽的小摊子的摊主们,也在尽力的吆喝着,什么炒货干果,什么爆竹贴纸,还有什么春联红灯笼,各色东西,应有尽有,看的柳妙儿是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夫人,这里人多,我们还是上一旁的茶楼坐坐吧,府里下人也不少,那些必备年货,就让丫鬟小厮们去做就好了。”

    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柳妙儿和两个丫鬟之恩那个见缝插针,最后小霜见人却是太多了些,也就拉住了柳妙儿,二话不说带着她就朝着这东大街的顺丰茶楼而去。

    柳妙儿本想凑凑热闹,可一见小霜脸色不好,而小雪也有些担心月璟,处处护着,柳妙儿也就不再多说,领着两个丫鬟上了那顺丰茶楼。

    顺丰茶楼也是人声鼎沸,想来许多人眼见着年关了也就清闲了许多,来茶楼酒楼找点乐子清闲一下。柳妙儿因为身着男装,带着孩子和两个漂亮小丫鬟,一进茶楼便引来许多人的目光,可她丝毫不在意,吩咐小二找一个清净宽敞的位置,把月璟接下来,放在腿上,要了些点心和茶水。

    顺丰茶楼茶香氤氲,许多人并不直接要茶水,而是要了小炉子煮茶,可柳妙儿不会煮茶,所以即便是想附庸风雅来煮茶论英雄,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事。

    泉水煮茶,清风问竹,若得二三相聚否,知己同谋。

    如此带有意境的煮茶方式,似乎在这闹市之中煮不出味道来,或许不是这闹市的原因,而是她柳妙儿本身做不到陶潜的那种“心远地自偏”的悠然心境。

    正感叹自己没有文学细胞的时候,却见的一旁的桌子上,坐着三个俊俏的公子,翠黛金玉,毛皮加身,一看便是不凡之辈。其中一个提着煮茶的小壶,倒了四杯茶出来,另外两个公子便疑惑道:“易风,难不成今日除了我们哥儿仨,你还请了别的人?”

    那易风公子听到这话,抬眼看了两人一眼,笑道:“自然还有别人,端阳侯小侯爷南宫宇,你们该听说过吧。”

    易风公子倒完茶,不动声色的放下茶壶,添了水继续煮着。

    “南宫宇?”

    另外两个公子面面相觑,而柳妙儿却在听到南宫宇名字的时候,拉长了耳朵。

    “嗯,这小侯爷虽然不懂诗书,也没什么文采,与我们这些文人不尽相同。可他终究是个侯爷,我们和他结识,也不是什么坏事。更何况,这小侯爷似乎还有什么事想找我们帮忙,所以我才将你们三个叫了过来,说好了一起拿个主意。”

    易风公子说着,并不避讳其他的人,所以柳妙儿听的很清楚。

    看了一眼这三位公子,一个青衫素雅,虽面色僵硬,浓重的书卷气中自带一分霸气,有着久居高位的人俯视他人的习惯;而另一个,玉冠白面,绿带锦袖,一双眼睛微微眯起,自带三分贵气;而最开始说话的那易风公子,剑眉星目,嘴角不说话也带着笑意,看潇洒不羁实则心思玲珑,腰间斜插着一根翡翠笛子,不知道是真的用的还是装饰品。

    柳妙儿暗地里打量几个人,一翻评论下来意识到这三人都不是泛泛之辈,可南宫宇找他们又是做什么?

    正当她心头疑问之时,却听得那易风公子看了一眼楼下,然后轻呼一声:“来了。”

    话音刚落,楼梯的那头就传来南宫宇的笑声:“哈哈,没想到秦城三公子倒是来的准时,看样子,是南宫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