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41】再度重逢,心思早已不同
    柳妙儿怀抱着孩子,在寒风中愣住,而刑瑾也看着她,一向正气严肃的脸也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大夏汝南王妃柳妙儿被妖孽附身的消息虽然并未泄露出去,可作为刑司的他自然知道这些事。更何况,在那个雪夜中,也是他和南宫宇听从了皇上的吩咐,一路跟上了月如钩和柳妙儿,才及时救了她。

    那一夜雪色如银,他和南宫宇赶到那破院的时候,柳妙儿一声撕喊让两个人气息不稳差点掉下去。他们冲了进去,入目却是一滩血迹,触目惊心的血鲜红的让人战栗。他看见一个女人在血泊中挣扎着起身,看着她咬着牙用尽了全力划破了裤子,然后面色痛苦的重倒在血泊中。

    一声婴儿的啼哭响起,他看见一个新生命在血中挣扎,而那个满身鲜血的女子,却在这时候毫无意识的,本能的笑了。

    他奔了过去,脱掉自己的衣服把孩子擦干净裹在袍子里,然后奋力的把她抱起来,没命的奔出院子直冲柳府而去。到了柳府,皇上已经在那儿,看到怀里浑身是血的人也不由得脸色一变,孩子的哭声嘹亮了整个雪夜。

    他和南宫宇陪着皇上守了很久,大夫说女子没救了,可皇上却偏生不信,找来了御医。最后,人就活了,御医说,如果不是她求生意识太强,如此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活命。

    求生意识!

    这是第一次,他这个看惯了生死的刑司,发现一个人对生命有着如此顽固的执着。

    是为了仇恨吗?

    他以为柳妙儿是因为仇恨,以为她醒来会以泪洗面,甚至会万念俱灰,因为在那么一个特殊的时刻,她的身边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当时他在皇上的吩咐下监视着她和月如钩的一举一动,他看到她在众人的围攻下绝望而无助的模样,看到她扶着肚子,用那单薄的身躯撑起的两个人的重量。在那个时候,众人只是看着她在怀疑和憎恨中挣扎,没有一个人伸手去拉她一把。

    她应该绝望的,众叛亲离的感觉会让人陷入黑暗中不可自拔,可眼前的女子,居然在出了月子后,还能带着孩子高高兴兴的逛街。

    是她不在意,还是痛侧心扉后选择了忘记?

    或者,是这个女子太过坚强,坚强到足以战胜一切的不如意?

    刑瑾只觉得震颤,他甚至有些疑惑,这样一个女子,应该是聪慧灵秀的,可为何会让自己陷入如此境地。

    看着刑瑾越发深邃的目光,柳妙儿倒回过神来,她想起来刑瑾是元晟的属下,所以也不不必担心其他的。只对着他点了点头,道:“妾身见过刑大人,好久不见,刑大人近日可好?”

    其实距离上一次见面,不过那么两个多月的时间,可对于柳妙儿来说仿佛已经过了整整一辈子,她下了地狱又重生归来,心境早就截然不同了。

    只是作为一个大家夫人,柳妙儿还是对着刑瑾恭敬地行了礼。

    “林夫人不必客气,这冬深风凉,夫人有什么事吩咐下人做即可,不比如此劳累亲自出来。”

    刑瑾伸过手来,将柳妙儿扶起来,近身时看到了拿在襁褓中盯着他目不转睛的孩子,不知为何,居然从他的小脸上看到了厌恶的情绪。

    他好歹也算是这孩子的救命恩人,他怎么可以对他露出厌恶的神色?

    更何况,一个刚足月的孩子,怎么会有表情?

    刑瑾不解,再度看去时,那孩子已经闭上眼睛,稚嫩的脸上依旧是一脸不屑,一副眼不见心不烦的架势。

    这孩子,怎么像他的仇人一般!

    “呵呵,多谢刑大人关心。”柳妙儿抿唇一笑,看月璟的模样不由得想整整他,所以进了一步道:“看刑大人似乎对孩子挺感兴趣,不如给你抱抱?”

    如此近距离,柳妙儿岂会看不见刑瑾和月璟之间的情况,她知道月如钩曾经被刑瑾追的四处逃窜。所以月璟恨他情有可原,不过既然重生了,这恨意就应该消除了才对。

    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嘛!

    我?

    刑瑾愣住,他从没有抱孩子的经验,哪儿会弄这些,所以摆了摆手想拒绝,可柳妙儿已经把孩子递了过来,放在了他的怀里。

    刑瑾没了办法,用双臂将月璟箍住,有些手足无措。月璟一听是刑瑾抱他,满心不愿一睁眼憋着小嘴就要哭,可一看刑瑾小心翼翼又十分别扭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哈哈,刑瑾,果然你也是有克星的!在妞的面前,你也不好意思拒绝什么!要是知道你抱着你曾经发了誓要捉到了的仇人,真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哈哈哈·····月璟在心里面哈哈大笑,心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应景的撒泡尿给刑瑾留下点纪念,却见柳妙儿也看着刑瑾的模样笑得开心,他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丝念头,觉的如果把柳妙儿和刑瑾配在一起,似乎也是个不错的想法。

    首先,刑瑾英俊帅气功夫好,虽然比不上元邵但也差的不远了;其次刑瑾这人看似古板严肃,对自己喜欢的人却没有任何办法,如此一来,柳妙儿岂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关键是,他这个人因为太古板,所以对女人向来是发乎情止乎礼的接触,他曾经见过一女子扑向刑瑾,他却避开让那女子摔在地上的情景。所以除了柳妙儿和刑小玉,恐怕还没有女人近过他的身,如此一来,不是和醋坛子柳妙儿十分对口。

    虽然吧,这样他会吃亏点叫刑瑾一声爹,可他要是不愿意叫,谁也没办法是不是?只是困难的是,柳妙儿暂时对爱情心如死灰,而刑瑾也会在乎柳妙儿的身份。毕竟那新皇元晟让柳妙儿待在那林府,似乎不仅仅是为了威胁元邵那么简单。

    唉 ̄想来想去,似乎柳妙儿和刑瑾很相配。只可惜,刑瑾和元邵同朝为官,柳妙儿要嫁给他无疑比登天还难,更何况如今柳妙儿的身份十分特殊。

    月如钩脑子里瞬间转过许多的念头,可分析到后来发现,他要为柳妙儿找个好归宿,实在是任重而道远。虽然他打心底觉的自己照顾柳妙儿就好了,不需要其他男人,可柳妙儿不能只有他一个人疼,她应该被很多很多的人疼爱才对。

    如果他没死,或许,可以幸福呢。可既然重生了,就应该追寻另一种幸福!

    月如钩闭上眼睛想了很多,却突然感觉到肚子被箍的紧紧地,睁眼一看刑瑾那厮为了不让他掉下去掐住了他的腰,而柳妙儿那个没良心的把他交给刑瑾后,自己居然进了成衣店看衣服去了。

    “大人,我们在执行公事,这······”

    一旁一留着小山羊胡子的中年男人看了许久,也犹豫了许久,最后实在是忍不住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刑瑾怀里很不舒服的月璟,有些为难。

    刑瑾也很为难,但他觉的柳妙儿已经很可怜,若是他这样拒绝了抱着个孩子,是不是会让她觉的很孤单?

    左右为难之下,还是月璟比较有眼色,见刑瑾似乎有公事,小嘴一瘪就哭了起来,哭的大声让过路的行人向刑瑾投来奇怪的目光。

    月璟哭了,柳妙儿自然也就出了成衣店,看着那惨兮兮的被刑瑾夹在腋下的月璟,柳妙儿也是一阵好笑,抱过月璟来,对着刑瑾说了声谢谢。

    刑瑾因有公事在身,所以不便久留,带着官差们就要走,却听的那成衣店里传来一个老婆子的惊呼声,然后就见一老婆子冲出来,对着那正准备殷勤接待柳妙儿的掌柜的喊了一声:“掌柜的,小姐,小姐悬梁自尽了,留下一封遗书,说是要追随周家大少爷而去!”

    老婆子慌慌张张的,撞到了好几个衣架子,一习话说出来,那掌柜的顿时脸色大变,二话没说就随着老婆子冲进店铺后的院子里,而刑瑾也是面色一冷,想都没想带着师爷官差们直接冲了进去。

    柳妙儿被晾在那儿,不知道该怎么做,一见人都进去了,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也跟着跑了进去。

    “妞,你做什么,死人有什么好看的!”

    月璟在怀里,不赞同的看着柳妙儿。

    柳妙儿停下来,想想觉的也是,这掌柜的女儿死了,作为刑司的刑瑾进去看看无妨,她跑出去干什么,所以停下脚步就要出去,却听的那院子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痛哭声。

    “我的女儿啊,你怎么死的这么惨!娘早就说过,那周家大少爷已经把你休了,你为何还要去做这殉情的傻事,你走了,让爹和娘怎么活啊!”

    女人的哭声很凄惨,那种失去一个人就失去活下去的念头的感觉突然让柳妙儿找到了一种同病相连的感觉。她是重新活了一次,可这种绝望的感觉她不会忘记。加之那死去之人,是被人休弃的人,柳妙儿没来由的生出同情之情,本想离开的,却瞬时改了主意。

    月璟这一次没有阻止,因为他见柳妙儿的眼神便已经明白了她的想法,她想做什么,只要不危害她的利益,他都不会阻止。

    所以两个人进了院子里,月璟却突然发现,小霜和小雪两个丫鬟没有跟进来。说起来从一开始他就觉的这两个丫鬟十分奇怪,可他如今是个婴孩儿,想查一查也不太可能,就只能慢慢试探。

    “喂,作为一个孩子,不要露出那么深沉的表情!”柳妙儿和月璟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感觉到他的异常低下头来提醒他天真一点,月璟瘪了瘪嘴表示了一下自己的不满,然后睁大了乌溜溜的眼睛,做出婴儿该有的表情来。

    柳妙儿抬脚进屋,只见那被悬吊在横梁上的女子着一身素服,头簪白花面容狰狞,她急忙捂住月璟的眼睛,然后就看见刑瑾让随他来的衙役把死者放下。而一旁一对中年夫妇正抱在一起失声痛哭,那老妇人更是哭的老泪纵横,看着那死者被放下来后,一下子扑过去把死者抱在怀里就差点晕了过去,也幸而那身为掌柜的的丈夫扶住了她。

    “小蝶,扶夫人进屋休息,小姐的事我来处理!”死者的父亲,也就是这李记成衣店的掌柜李掌柜吩咐了一声,那旁边看着那死者不住的抹泪的丫鬟也就过来了,扶着那哭的肝肠寸断的老夫人离开了现场。

    “李掌柜,请节哀!”刑瑾站在一旁,看着死者也是一脸怜惜,毕竟看模样身段儿也是个不错的姑娘家,却不想年纪轻轻就殉情而去。

    大夏的民风向来开放,丈夫死后女子戴孝两年即可再嫁,如今这李家姑娘看起来不过是双十年纪,只可惜红颜薄命。

    李掌柜抹了抹眼睛,对着刑瑾鞠了一躬,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心情并不好受,所以他也没有心情和刑瑾多说话,只是哀声道:“刑大人,今日是小老儿做错了,我家玉凤自小性子强,是个烈性子。虽然周家大少是个纨绔子弟,经常打骂她,可她也从无怨言。因为无所出被休弃,她也是老老实实的活着,今日我拦着大人不让您找玉凤,就是不想让她知道周家大少死了的消息,却不想她还是知道了,还做出了这样的事来!”

    李掌柜说道自己这女儿,也是老泪纵横,刑瑾身边的师爷急忙过来劝慰,让掌柜节哀顺变。李掌柜摆了摆手,面上已是十分悲痛,刑瑾似乎还有话要问,但是抬眼看到柳妙儿,就急忙让她出去,说是带着孩子来这种地方不好。

    柳妙儿也不忍看这样的场面,抱着月璟出了门,却见刚才那送夫人回屋的丫鬟小蝶,正关了门出来,嘴角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如果她没记错,刚才这小丫鬟可是哭的像个泪人儿一样。这会子主人家正在伤心之中,她露出这般个笑容来,似乎也不太正常。

    难道,这丫鬟有问题?

    柳妙儿寻思着,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上前问问。

    “妞,那个丫鬟,怀孕了。”

    月璟小脑袋探过襁褓,一眼就看见了那叫小蝶的丫鬟,然后淡淡的抛出一句让柳妙儿震惊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