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36】花的重生
    名字?

    想到孩子的名字,柳妙儿心头就是一阵黯然。当初她和元邵一起,翻遍了许多的书籍查了很多的名字,每一个就带着最美好的期盼和寓意。只是她和元邵的生活一波三折,原本以为可以放下一切好好的过,却不料意外接踵而至。

    如今,她和元邵的关系已经断了,她和柳府的关系也已经断了,所以她不需要再沿用曾经的名字。如今她被小冷救回来,虽然不知道小冷如此做为了什么,不过现在她了无牵挂,已经没有留在秦城的必要,离开,势在必行。

    只是在离开之前,她需要知道月如钩的尸身在哪儿,需要为那个在最后一刻都不忘让她放心的人报仇。

    在她最孤独最无助的时候,站在她身边的只有月如钩,给她支持的也只有月如钩。他用生命续写了她和宝宝的生命,那么她就不能忘记他,也不能就这样离开。

    太后是吗?

    既然你让宁公公射出了箭,就得能够承受被箭矢反射的本事!

    柳妙儿捏紧了拳头,满眼仇恨,却突然感觉到一道心疼的眼光。柳妙儿顺着目光低下头来,居然在宝宝的眼中看到了心疼。

    “好宝宝,知道心疼娘亲啊!吃饱了没,吃饱了娘亲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

    襁褓中的宝宝咂巴着嘴巴。十天大小的孩子表情居然已经如此生动,柳妙儿惊讶的同时也十分纳闷儿,因为她总觉的宝宝的眼神有意无意的看向自己的胸-部。

    “宝宝,还没吃饱吗?”

    柳妙儿以为他没吃饱正想继续喂,可宝宝却伸出一双粉嫩嫩的小手来挡住了柳妙儿那软软的地方,小脑袋瓜不住的摇着。

    十天大小的孩子,居然能做出摇头的动作!

    柳妙儿惊讶了,合上衣服将宝宝抱在怀里,看着他乌溜溜的眼睛,越发觉的那眼神,那神态,实在是有些熟悉。孩子的模样与元邵很像,虽然稚嫩可也能看出轮廓来,只是那神态和眼神,柳妙儿怎么看怎么都像--月如钩!

    不可能!

    肯定是眼花了!

    柳妙儿摇摇头急忙,看着宝宝不知道他怎么回事,左看右看没看出任何端倪来,只得叹了口气,想着宝宝应该是太聪明了,才会如此。不过既然像月如钩,他就姓月好了,就叫月璟,小名--小钩子,谐音--小狗子。

    如此,柳妙儿单方面的决定了月璟的名字,然后开心的将月璟放在床上,小狗子小狗子的叫了起来。

    她曾听长辈们说过,孩子笑得时候要娶一个俗气的外号才好养活,如今她现在的情况放现代就是一单亲妈妈,所以为了好好地养活孩子,她取了月如钩的最后一个字,谐音就变成了月璟的代号--小狗子。

    这个代号一出,襁褓中的婴儿脸就不自然的皱了起来,瘪着嘴看着柳妙儿,十分不满。

    可柳妙儿哪儿会理会这尚且年幼的孩子,自顾自的和他说起话来:“小狗子,以后你就要和娘亲相依为命了,知道吗?”

    “小狗子,要记得好好吃奶,不能挑食,要长的白白胖胖的。”

    “小狗子,娘亲给你准备的小衣裳都丢在王府了,所以你只能先将就着穿一些不合身的,有时间娘亲再给你做。”

    “小狗子,不管你长大了如何,娘亲都会爱着你,但是你不能贪图富贵去找你亲爹,明白吗?”

    柳妙儿絮絮叨叨,惹得襁褓中的幼儿很不满的想捂住耳朵,无奈襁褓的空间太小,冬天里他的小身体穿的又多,那双小手伸了出来,却没有办法捂住耳朵,倒是被柳妙儿发现了她不老实的举动。

    “小狗子,你真是·····”

    “妞,爷能不能跟你商量一下,爷不想叫小狗子这么恶俗没品位的代号。”

    柳妙儿责备的看了不安分的月璟一眼,想将他的小手放进襁褓里,却突然听见一道稚嫩的声音从襁褓中的孩子的嘴里发出。

    因为是婴孩儿,所以声音速度很慢,嫩的可以掐出水来的同时发音极其不准,可柳妙儿还是十分清楚的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在那一瞬间,柳妙儿呆住了,脑海中噼里啪啦的炸响了无数道惊雷。她愕然垂头,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对着自己正极力扯着嘴角想笑却不成功的孩子,不由得嘴唇颤抖,眼神战栗。

    她的孩子,居然说话了!

    不过十天的孩子,怎么会说话!

    柳妙儿被震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孩子,满目惊愕。

    “妞,怎么,不认识爷了?”

    襁褓中的孩子眨了眨眼睛,原本属于孩童的清澈纯净的眼睛里居然折射出潋滟的光来,那张与元邵相似的脸突然间显出月如钩的神情,发出月如钩的声音来,那风流,那艳光,那不可磨灭的惜花颜色,她曾无比熟悉。

    脑子里一声巨响,柳妙儿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目瞪口呆,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那声音,那神情,一定是月如钩没错!可他,怎么会成为我的孩子!

    柳妙儿震惊非常,颤抖着唇说不出话来。她回忆起那雪夜中的一幕幕场景来,她记得月如钩刚咽气,她的羊水就破了,然后她用力,她使劲,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在月如钩的身体旁边,生下了宝宝。

    难道,是月如钩死去之后,直接投胎变成了她的孩子!然后她把他从下体生下来,然后她当着他的面前宽衣解带,还让他吸奶。

    难怪宝宝看到她那一瞬间眼中闪过奇怪的情绪,难怪她喂他吃奶的时候他的神情那么别扭,难怪这孩子在她未穿衣之前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胸部看,原来她的孩子,居然是月如钩!

    月如钩投胎转世!

    可投胎转世需要这么快吗?

    还有,老天你还能在狗血一点吗!

    更何况,她生他,喂他,那他不是把她里里外外弄的十分清楚!她在他的面前,不是比一丝不挂更让人羞耻!

    事情怎么会这样,她需不需要以头抢地,一头撞死算了!

    谁来给她一块豆腐,她真的想一豆腐拍死自己。

    柳妙儿哭了,她被人抛弃没有哭,她举目无亲没有哭,她孤零零的站在火光下没有哭,她在失去一切的时候没有哭,可这一次她趴在床头嚎啕大哭,哭的撕心裂肺。襁褓中的月如钩好不容易笨拙的抽出手来,粉嫩的小手放在柳妙儿的头上,轻轻地,很不灵活的拍了几下。

    他想安慰她,却让她哭的更加大声。

    “不要理我!”

    柳妙儿现在只想哭,不是因为伤心,也不是因为高兴,只是因为她发现自己被老天爷狠狠地耍了。她在这一年的时间里,经历了太多,你说人倒霉也就算了,到最后还给了她一个灵魂投胎的儿子来,而这儿子,还是她认识并且十分熟悉的人。

    真的好过分!佛祖,就算是齐天大圣孙悟空,也翻不出你的五指山啊,更何况我柳妙儿只是红尘中一粒毫不起眼的尘埃,你何必仗着你那一头大卷毛,仗着你肥胖而动不了的身体,操纵着我这个可怜人供你娱乐呢?

    柳妙儿哭得撕心裂肺,惹得月如钩在在襁褓中不住的叹气,其实想哭的应该是他才对,明明是自己喜欢的女人,却莫名其妙的成了她的儿子,还是亲生的。如今虽然有了肌肤之亲,有了血溶于水的亲情可以更加亲近,可是如果可以选择,他更愿意要一份爱情。

    天知道当他睁眼时得知自己的情况后,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红尘中的事,他俨然参不透了,这十天的时间他已经想了很多,既来之则安之,他都成这样了,总不能自我了断。至少现在这样,他能一直陪在柳妙儿的身边。

    所以月如钩自我安慰着,顺便拍着柳妙儿的头,等柳妙儿哭够了,两个人在商量一下以后怎么办。

    但是柳妙儿却立刻停止了哭泣,猛抬头睁着一双朦胧泪眼怒视着月如钩:“月如钩,刚才为什么不说话!”

    刚才,自然代表是柳妙儿宽衣解带喂奶的时候,既然月如钩醒着,那么就应该阻止自己,可他并未那么做。

    说到这话,月如钩稚嫩的小脸蛋忍不住红了,他嘤咛了一声,用婴孩儿的音调口齿不清的说道:“因为爷确实饿了!”

    是啊,十天被新皇那个冷面杀神抱着灌米汤,他能不饿吗?米汤那东西根本不管饱,他能怎么办,告诉柳妙儿自己是月如钩,然后她发现了不给奶吃,把他活生生的饿死?

    月如钩可不想自己是这种结果。

    当然,他不可避免的,在柳妙儿宽衣解带的那时候,想到了一些有的没的。因为这些有的没的,他没有出声,反而战胜了自己心中的别扭,进行了他和柳妙儿之间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其实,他很想说,那种感觉,很舒服,很柔软。

    不过在柳妙儿面前,他必须做出可怜巴巴的样子来。

    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柳妙儿一时间竟没办法反驳,想想也是,孩子只喝米汤对身体不好,自然会饿,月如钩会饿理所当然,所以她没有理由生气,也没有理由拒绝喂奶,因为这是她儿子,虽然是月如钩转世投胎,那也是她儿子!

    她能让自己的儿子饿着嘛?当然不能!

    可她能再次这样喂奶吗,自然也不能!

    所以她只能冷哼一声,恶狠狠地道:“下次要吃奶提前说一声,我可以挤出来再给你喝!”

    说着,柳妙儿脸红了,天知道她怎么这么倒霉的得对着一有着成熟男人灵魂的婴儿说这些话。

    听到这话,月如钩没来由的一阵失望,瘪了瘪嘴发现柳妙儿脸色瞬间阴沉,急忙眨巴眨巴眼睛,对着柳妙儿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来。

    因为婴儿控制身体的能力并不强,所以月如钩的一切行为做出来就显得别扭,柳妙儿勒令他老实的待着不要毁坏她宝宝这张好看的脸,月如钩委委屈屈的听话,窝在柳妙儿的怀里。许是婴孩儿嗜睡,他很快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孩子睡了,柳妙儿将他放在床上盖好了被子,凝视着那熟悉而稚嫩的睡颜良久,然后笑了笑,这一笑笑的很轻松,并无之前的苦涩和悲愤。

    推开窗户,眼前是一片雪白,雪已经停了,白茫茫的一片,呈现在柳妙儿面前的是一个纯净的世界。柳妙儿的心渐渐地也跟着纯净了起来,空无一物澄澈无比。其实仔细一想月如钩成了自己的孩子,也很好,如此她就可以报答他,如此,她就可以照顾他,和他相依为命。

    至少月如钩没有死去。

    没有什么,比失而复得更让人愉悦!

    柳妙儿闭上眼睛,想闻一闻这雪的香气,却见小霜和小雪提着食盒过来,想必是给她送饭来了。

    先吃饭吧,吃了饭,她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