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35】宝宝降世
    黑暗,无尽的黑暗,柳妙儿的灵魂在混沌中飘摇着,如同无根的浮萍,风向哪儿吹,她就飘向哪儿。她的脑海中没有一丝的记忆,她只是飘荡着,没有思想,没有情绪。

    然而飘荡了许久,她突然被定住了。只见黑幕的远处,一点灯火如豆,暖黄色的火光在这沉寂的黑色中分外清晰,这突如其来的光线让柳妙儿瞬间增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那星星之火以燎原之势燃烧了整个黑暗,将她包裹在一片火光之中。

    “妞,涅槃之后,才会重生!”

    耳边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柳妙儿在一片大火中瞬间清醒,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空了!

    “啊--宝宝!”

    一声尖叫响起,柳妙儿从梦靥中醒来,睁开眼睛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睡在一张大床上,身上盖着一蚕丝锦被,被子上的仙云图案栩栩如生,一只腾空而起的仙鹤似乎正朝着她飞来,然而顺着仙鹤看去,柳妙儿却发现自己的肚子已经瘪了下去。

    宝宝!

    柳妙儿翻身而起,却因为身子太虚一下子跪倒在地,床便的木架子倒下,弄出响声来引来了一阵窸窣的脚步声。

    “吱呀”一声门开了,柳妙儿抬头看过去,却见是一个陌生的小丫鬟。

    “夫人,你没事吧!小霜,快来,夫人醒了!”

    小丫鬟急忙奔过来扶住柳妙儿,这时候门外又进来了一个小丫鬟,两人打扮相似,进了门来就和之前的那丫鬟一起,将柳妙儿扶了起来。

    “不用管我!我的孩子呢,孩子呢?”

    柳妙儿欲哭无泪,她不知道这是哪里,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醒来。她只记得月如钩走了,她努力的想生下宝宝,可再度醒来却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被两个小丫鬟称作夫人。

    老天,你有必要这么作弄我吗?

    柳妙儿面色苍白,在小丫鬟的搀扶下坐在了床上,其中鹅蛋脸杏核眼的丫鬟听她如此问,急忙说道:“夫人放心,小少爷在老爷那儿呢,老爷把夫人抱回来的时候夫人刚生产晕了过去,这晕了足足三天的时间,小少爷一直都是老爷照看着。”

    说话的是后进来的名为小霜的丫鬟,此时正从一旁的茶壶中倒出热水来,让柳妙儿喝上一点。而旁边那圆脸蛋大眼睛的小丫鬟则帮着柳妙儿披上外衣,以防她冻着。

    “小雪,你去告诉老爷,说夫人醒了!然后吩咐厨房送点粥来,夫人十天没吃东西了,定是饿了。”

    两个丫鬟中,很明显小霜比较成熟,她见柳妙儿着急的想要寻人就说了一声,那圆脸蛋大眼睛的丫鬟小雪便应了一声,急忙出了门。

    门扉开合之中,柳妙儿看见了披上一层雪绒的院子,飞舞的白雪洋洋洒洒,星星点点的落下,将房檐青瓦染白,屋子里立着一炭炉,里面“滋滋”的烧着木炭,让这屋子里并不那么的冷。

    可是她,现在只想知道自己是谁,只想知道她的宝宝还在吗?

    她不是什么夫人,她的宝宝也不是什么少爷,她只想回到那日那残破的屋子,看一看月如钩是否还活着,看一看她刚出生的宝宝。如今依旧是冬天,可这里的环境太过陌生,而她的身份也太过于陌生,让她不知所措。

    她还要好好的活着,她还要为月如钩报仇啊!

    那天的那一箭,她看的很清楚,是那宁公公在太后的示意下射出的,那只贯穿了月如钩胸膛的箭,到现在,还清晰的出现在她的视线中,上面勾着月如钩红色的袍子的丝线。

    “夫人,老爷很快就来了,不用着急。”

    丫鬟小霜打来了热水为柳妙儿洗脸,柳妙儿看着她带着关切的脸,勉强的扯着嘴角笑了笑。她的身子很虚,看样子为了生下孩子费了不少的力气,她对着陌生的环境感到恐慌,抬起手腕却感觉到一阵冰凉的触感。

    等等,手环!

    龙山宝藏的钥匙之一!

    柳妙儿偶然撸起袖子,看着左手手腕上的成色不好的玉环,突然间脑子里一阵轰鸣,一种似喜似悲的情绪充斥的心腔,让她整个人一阵战栗。

    玉环的中央有一个凹陷,这一点柳妙儿绝不会记错,所以这玉环肯定是柳府的那个玉环!

    既然玉环还在,那么她一定还是柳妙儿,如此说来,这两个小丫鬟口中的小少爷,应该就是自己的孩子!

    她还活着!作为柳妙儿活着!她的宝宝也还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成了小少爷,可既然活着,其他的她都可以不计较了。

    “我要去找宝宝,我还没见过宝宝!”

    柳妙儿顾不得虚弱挣扎着起身,看准门口就要冲过去,小霜在一旁拧着洗脸的帕子,一时没拦住她,就让她开了门冲了出去。

    迎面一阵寒风袭来,白花花的一片雪色太过耀眼晃的柳妙儿一阵眼花,她脑子一空,浑身乏力一下子对着那雪地栽了下去。只是并未摔个底朝天,因为一双手臂及时扶住了她,然后一把将她夹在腋下,带进了屋子关上了门。

    “我要找我的孩子!”

    柳妙儿挣扎着要推开那人,却被那人一把扔在了床上。柳妙儿倏然起身就要反击,却在见到那人的模样后,顿时愣住了。

    “老爷!”

    小霜问候了一声就躬身退后,只留下柳妙儿和那张冷酷的脸直面相对。这张脸,变了,变的不再像当初一样充满了煞气,而是内敛了许多,只是他的冷酷不变,那双寒星一般的眼睛看着柳妙儿,如同夹带着雪粒子一一朝着她打来。

    老爷,原来他就是小霜和小雪口中的老爷?

    柳妙儿顿时没了气势,只是看着他,嘴里呢喃出两个字:“小冷?”

    是啊,是小冷,为什么会是小冷?可不是小冷,我还能期待是谁?

    “你希望是谁?”

    小冷果然很冷,说出的话也是冷的毫不留情,可她还能希望是谁,她除了自己,还能依靠谁。所以柳妙儿只是垂下眼睑,撤出一抹笑容道:“我希望是我的宝宝。”

    小冷的脸色并未有任何改变,只是向前走了几步,站在了柳妙儿的面前,然后伸过手来。柳妙儿下意识的躲闪,可小冷却丝毫不受影响,将她的衣服穿上,用一根丝带把她凌乱的长发固定在脑后,一切收拾妥当,他这才站到了另一边,从跟在身后的小雪手中,接过了一个襁褓。

    在他抱住那孩子的那一刻,襁褓中传来了哭声,婴儿的啼哭如同一个魔咒,让柳妙儿瞬间站起来就冲过去。这一次小冷没有阻挠,任凭她冲到自己面前,任凭她拨开那只留着一个缝严防孩子冻着的襁褓,轻轻地,抚上那襁褓中哭的小脸红彤彤的婴儿的脸。

    柳妙儿的手很凉,所以她不敢将手放在孩子的脸上,她只是伸出手去轻轻地抱过孩子来,看着襁褓中挥舞着小手哭的惨兮兮的宝宝,好一阵心疼,好一阵温暖。

    宝宝不重,但是抱在柳妙儿的怀里却很沉很沉,因为她身子虚弱,因为她感受到了宝宝的存在。

    这是,她的孩子啊!

    “宝宝?”柳妙儿眼眶红了,却还是笑了,苍白的脸上带着欣慰的笑意,竟莫名的生出一种别样的美来。小冷别过眼去,襁褓中的孩子见到她的笑容,很快就停止了哭泣,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她,细柔的睫毛上沾着泪水,眨巴眨巴的,居然有一种让柳妙儿十分熟悉的神采!

    那不是元邵凤眼清冷的感觉,而是月如钩风流桃花眼的气息,柳妙儿震惊的看着襁褓中的孩子,却见他刚歇停没多会儿,再度哭了起来。

    “哦,不哭不哭,乖啊,乖!”

    孩子哭了,柳妙儿就没那么多的心思去想刚才那奇怪的感觉,抱着孩子不住的哄着,却听的一旁的小冷冷冷道:“他饿了!这几天吃的都是米汤!”

    说完,小冷还不太自在的瞟了一眼柳妙儿的胸部,柳妙儿看着孩子可怜巴巴的模样,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有哺ru孩子的义务。

    饿着谁也不能饿着孩子,柳妙儿将孩子放在床上就要宽衣解带,却意识到小冷在场,回过头来看着他。小冷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后,依旧保持了冷寒如冰的面容,淡淡的瞧了她一眼,吩咐小霜和小雪随自己出门就离开了。

    “这几**权且和孩子好生相处,不过也要记着,我不会平白无故的救你们,也不会白养着你们。”

    冷冷一声,小冷依旧是小冷,只是突然间多了几分霸气。作为新皇,这倒是一个好的开始,可柳妙儿不知道这样的好的开始,对自己是有利还是有弊。

    门被关上,柳妙儿看着宝宝这才觉的自己的胸部涨的厉害,虽然她十几天没吃东西,但是在生宝宝之前她的日子过的不错,好吃好喝的,所以身子骨底子不错,还不至于没有奶水。她解开衣带,学着曾经见过的哺ru的样子,将孩子抱起,让他吸奶。

    因孩子活着而高兴的柳妙儿,并没有注意到那孩子眼中一闪而过的羞赧和淡淡的兴奋,即便是看到了,也是觉的自己看错了。

    毕竟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怎么会觉的羞赧。

    柳妙儿摇着头觉的自己真的是神情恍惚了,看着孩子扒在自己胸前如饥似渴,柳妙儿只得将孩子抱紧,扒开襁褓看了一眼孩子的性别。

    是个儿子!

    儿子的话,取什么名字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