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34】月的陨落
    “放开她!”

    元邵脸色阴沉,手持软剑只冷冷的说出这么一句话。而就在这个空挡中,太后一声令下,王府里居然多出了一排弓箭手来,黑漆漆的肩头对准了月如钩的后背,在漫天的白雪中透出森寒之气。

    “你快走!”

    月如钩没有蛮汉那么强健的身体,没有蛮汉那么勇猛的速度。虽然他轻功很高,可在抱了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之后,他的速度就不会很快。就在刚才她被他抱进怀里的时候,柳妙儿闻到了血腥味,伸手摸了摸,发现月如钩胸前的伤口并未愈合,甚至还流着血。

    够了,够了,柳妙儿觉的月如钩已经做的太多,她不想他在这时候把自己的命都搭上。

    “走?妞,爷可不会在这时候丢下你,你说得对,你不是爷的救赎,你是爷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真心相待的人,若是你死了,爷可就又要恢复原来的模样了。而爷必须告诉你的是,爷如今藏到了甜头,不想恢复曾经的模样!”

    说完,月如钩将柳妙儿抱的更紧,随手扯出一根宽大的布带来,十分迅速的将柳妙儿绑在胸前,防止她因为他的不慎而掉下去。

    “本王说过,放下她!”

    元邵站的不远,立在屋檐上也听到了柳妙儿和月如钩的对话,看着两个人眉目传情的模样,心头大为光火。厉喝一声二话不说持剑袭来,让柳妙儿连再度劝说的话都来不及说出口。

    “妞,不要说话,爷是打不倒的人!”

    元邵的攻势看似柔和却夹带着致命的杀招,他似乎已经怒了,可月如钩也不是泛泛之辈,手臂一抖拔出随身的长剑,迎面而上,丝毫不畏惧元邵的杀招。两人真气相撞,震飞了原本安静的雪花,白雪狂舞,击打在柳妙儿的脸上凉凉的疼。

    剑气潇潇,一红一白两道身影激斗在一起,难分难舍,元邵的剑法柳妙儿也见过一次,招招看似无力却凌厉霸气,并且作为大夏第一王爷的他身手被传的神乎其技,所以柳妙儿担心忧伤在身的月如钩敌不过。

    可担心归担心,柳妙儿在这种时候不敢说一句话分散月如钩的注意力,只得紧紧地贴在月如钩的身上,希望自己不要成为他的负担。

    可是她靠近的动作,却让元邵手上的动作加快了许多。

    打斗继续,但并没有柳妙儿想象的那般你死我活,不知是不是要顾及柳妙儿,两个人都没有使出全力。可月如钩毕竟是受伤的人,如此大幅度的动作很可能撕裂伤口,他穿着红衣虽然看不出胸口的在流血,可柳妙儿闻到了越来越重的血腥味。

    现在没有人受伤,所以这股血腥味儿,只能是因为月如钩的伤口撕裂了。

    心中焦急万分,可在这种时候柳妙儿根本不敢发出声音,声音一出月如钩若是走神,元邵一定会抓住那转瞬即逝的机会将月如钩击败,所以她只能咬着牙,在阵阵剑气中感觉着雪花狂舞打在脸上的痛楚。

    因为都有顾忌,所以两人很难分出胜负,可元邵不急,因为他能感觉到月如钩气息有些不稳,似乎早就受了伤。他只是气愤,气愤柳妙儿靠在月如钩的怀里,一双眼睛只关切而担忧地看着月如钩那张风流的脸。

    今日,他说什么都不会让月如钩带着柳妙儿离开。

    元邵有时间耗下去,但是月如钩没有,而底下看着两个人在无言激斗的太后更没有耐性,弓箭手们早已张弓拉弦,只等着太后一声令下,就开弓射箭。

    白雪飘飘,落在黑漆漆的肩头上越加冰凉。

    “了远大师,你曾经是元邵的老师,你觉的这箭放出去,王爷是否会受伤?”

    若是平心而论,太后早就想放箭,但是她也有所顾虑,元邵如今还未确定立场,若是死了倒也好,若是只是被自己伤了,那么后果就相当的严重。如果元邵与自己为敌,那么这场权力的战争,胜负立刻就见分晓。柳妙儿的身份已经确定了是假的,就算元邵和柳员外自欺欺人的不想承认,假的就是假的,其他的人可以作证。只要这一箭出去,能够伤了那惜花公子和柳妙儿,然后将两个人抓住,那么她就有办法将柳妙儿收归门下。

    其他的不用说,只是她肚子里那个孩子,就是个绝佳的武器。

    太后在心底笑得阴险,只是面上却是一脸沉重。了远大师看了她一眼,清明凌厉的眼神似乎看懂了一切,但是他还是看向了元邵和惜花公子,点头道:“王爷功夫盖世,不会受伤!”

    双手合十,了远大师再道一声“阿弥陀佛”。得到这答案,太后一挥手示意弓箭手们放箭,却不见身后一直没有存在感的小冷脸上一闪而过的冷笑。

    小冷后退一步,叫来了一旁的一个小太监,低声说了什么便让他离开了,因为大家都在看着元邵和月如钩的战斗,并没有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终于,箭矢放出,“嗖嗖嗖”的几声划破空气穿透飞雪而去,柳妙儿自从接触箭矢以来,就对这东西十分敏感,心下一惊看向院子的方向,却见几十只黑漆漆的羽箭划破雪幕而来。

    “快躲开!”

    柳妙儿厉喝一声,月如钩和元邵急忙惊觉,提气收腕挽出剑花,只听得“叮、叮、叮”的几声,箭矢被挡住了,但是剑刚放下,下一波羽箭接踵而至。

    元邵一跃而起,提剑躲避,但是月如钩却没那么幸运,因为伤口撕裂加上抱着柳妙儿,他的速度就没那么迅速。刚才和元邵的打斗消耗了不少的真气,如今眼看着箭矢破空而来,他只能硬着头皮咬牙抵挡,却还是被两支羽箭射穿了手臂,强大的力道将他推得一个踉跄,差点从屋檐上摔下来。

    雪花瞬时乱了,白色的血被溅出的血滴染成了红色,柳妙儿满眼惊惧,月如钩却白着脸对着她粲然一笑:“妞,你放心,射箭才最好,射箭了元邵自顾不暇,我才能带着你离开。”

    说完,月如钩提剑挡住了直冲柳妙儿而来的羽箭,咧嘴一笑脚尖一点跃上了另一边的屋檐,青瓦白墙在他和柳妙儿的眼前蔓延,月如钩带着柳妙儿躲闪着箭矢的同时,还不忘朝着远处奔去。

    可他忘了,这院子会功夫的人不只是元邵一个,青魂青魄还有两个暗卫突然从夜色中冒了出来,挡住了月如钩的去路。

    “不准伤害王妃!”

    青魄一直是关心柳妙儿的,所以见她被月如钩抓住心急如焚,跃身上来就要把柳妙儿夺回来,却听得月如钩嗤笑一声,手臂一扬几枚暗器打出,生生的将青魄几人逼退。然而他还没来得及笑,身后的羽箭就快速的袭来,月如钩躲闪不及,被一枚羽箭射进了后背,脚步一滑从屋檐上落下。

    “王妃!”

    两个人滑下去是众人始料不及的,就在月如钩掉下去的那一瞬间,又一枚羽箭破空而来,“噗”的一声没入了月如钩的后背,贯穿了他的胸膛。

    鲜血溅出,柳妙儿的脸上沾上了温热的血,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从月如钩后背刺穿到前胸的带着红丝袍子的丝线的银色箭头,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月如钩,你快走,你快走啊!”

    柳妙儿无所是从,只能哭泣,然后月如钩却咬着牙,带着她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地上。

    “妞,我怎么能,抛弃你呢!刚才······只是不想伤了元邵让你伤心没有用杀招,如今,我顾不得他了,我想他能躲开才是,所以不管如何,不要恨我!”

    说完,只听得月如钩仰天长啸,然后再度跃身而起冲进茫茫雪幕之中。他迎风而立,看着那些准备攻过来的人,冷笑一声手臂一展,一团绿色的烟雾一刹那盖住了白雪,直冲元邵和青魄几人而去,那些在院子里的弓箭手们,也被殃及。

    哀嚎响起,柳妙儿已经顾不得那是谁的叫声,她只感觉到在洒出毒雾的那一瞬间,月如钩带着她飞出了很远,胸前有些粘稠,她知道那是月如钩的血,那枚贯穿了他胸膛的羽箭还在她眼前一寸的地方,箭头的血液在风雪中凝固变成了暗红色,让她从骨子里,生出一股凉意来。

    就算受伤,月如钩的轻功依旧卓越。很快两个人远离了灯火,远离了喧嚣,柳妙儿只感觉到自己恍恍惚惚的飞出了很远很远的距离,雪花打在脸上,凉凉的,有些疼。

    终于,月如钩停下来了,他落在一个残破的院子里,然而还未站稳就倒下了,却不忘在倒下之前将绑着柳妙儿的衣带解开,以防止柳妙儿与他一起倒在地上。

    “月如钩,你怎么样?”

    柳妙儿落在地上,踩着那实地这才缓过神来,急忙扶住月如钩,让他振作一点。可月如钩的血不停地流,不停地流,染红了这破屋子里堆积的茅草。

    屋外的血,簌簌的落,雪势浩大,很快将月如钩落在地上的雪掩盖,柳妙儿抱着他的头,却见他伸出手来,碰了碰她的脸。

    月如钩的手很凉,脸色白的触目惊心,他碰了碰柳妙儿的脸,对着她笑了。

    笑容潋滟,一如当初两人初见时的模样,“月如钩,你有药吗?你不要笑了,都这样了你还笑什么!药呢,药呢!”柳妙儿哭了,哭的不知所措,她身上的药给了蛮汉,如今在月如钩身上摸索着,只希望能找到他随身的药。

    可月如钩只是笑着,伸出修长的手指抚去了柳妙儿的眼泪,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在努力起身的那一刻,脸上的笑容僵住,颓然的,又倒在地上。

    “咚”的一声,是柳妙儿的心掉落的声音。

    月如钩嘴角带着笑容,一如当初风流俊逸的模样,桃花眼睁着,却没了那潋滟的艳光。柳妙儿感觉到他的头一沉,伸手放在他的胸口,却再也感觉不到起伏,再也感觉不到呼吸。

    他什么都还来不及说,而她什么都还来不及做。

    那个来到这世界她唯一无条件信任的人,那个曾经抱着她想要轻薄她却带着她看了一夜星星的人,那个告诉她哪家有好看的姑娘的人,那个有着一双桃花眼的风流倜傥来去如风的人,一袭红衣桀骜,却在这茫茫雪夜中陨落。

    月如钩,月色如钩勾人泪,红衣残雪琉璃殇。

    月如钩,你怎么可以离开,你怎么可以!你还没有享受幸福啊,你怎么能甘心的走上黄泉路。

    “不要!”

    柳妙儿嘶吼一声,心中大恸,抱着月如钩想要唤醒他。可就在这时候,她突然感觉到下体流出温热的水来,肚子传来阵痛,吓得柳妙儿急忙朝着肚子看去。

    掀开裙子一看,不是血流了出来,而是羊水破了!

    她要生了!居然在这个时候要生了!

    宝宝,你为何要在这时候选择出来!

    “啊--”

    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柳妙儿猛地躺在了地上,羊水流了出来很快变冷了,剧烈的疼痛让她连悲伤都没了力气,她只是咬着牙抓着身边的茅草,她只是本能的开始使劲要把孩子生下来。

    “啊--”

    又一阵阵痛传来,柳妙儿叫的撕心裂肺,她的意识因为疼痛已经模糊了,她只是在想,她不能让宝宝有事,不能让宝宝有事。

    柳妙儿,努力,你一定要努力,如今你什么都没了,你只有孩子了!

    柳妙儿,你要加油,你必须加油!

    咬破嘴唇让自己清醒,可终究抵不过那撕裂骨髓般的疼痛,她的意识终究还是昏沉了,隐约的,她听见了脚步声,然后她看见了一个人影冲了进来,她听见有人再叫她。她流泪了,模糊中她似乎看见月如钩在漫天的飞雪中向她招手。

    他说,妞,爷舍不得你!

    然后就是一阵婴儿的啼哭响彻雪夜,听到哭声,柳妙儿突然间就笑了,因为笑的太用力,抽光了所有的力气,所以她听到孩子的哭声后,陷入了混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