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33】灾难来临
    什么!

    柳妙儿蓦然睁大了眼睛,手中的锦袋被柳员外一把扯了过去:“妙儿的东西,你不配拥有!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冒充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呢,女儿呢!”

    柳员外紧紧地掐着柳妙儿的脖子,丝毫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柳妙儿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柳员外会怀疑她这个女儿的真实性。

    她好不容易有的一个爹,难道就这样和他决裂了吗?不行,她本尊就是柳妙儿,灵魂转换的这件事她还没告诉元邵,所以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柳员外的护犊之心她早已明白,如今若是知道自己不是柳妙儿,就算是不要他这条命,也会将自己灭掉。

    自家女儿的身体,怎么能让别人占有呢!

    但是她柳妙儿又怎么会是那认输的人。

    “爹,我就是妙儿啊,上次在王府晕倒,我将之前的事都忘了,所以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什么都想不起来。爹,你认为如果不是双生子,天底下真的会有长的一模一样毫无区别的人吗?”柳妙儿呼吸不畅,此时的她尽可能的让自己多活一会儿,她的身体是柳妙儿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她相信这个世界不会有人觉的她是灵魂穿越。

    柳员外明显一怔,他的女儿他最清楚,这模样这身段确实是柳妙儿没错,但是那灵魂,那行为言语,已经不再是那个养在深闺的掌上明珠的模样。

    柳员外犹豫了,慢慢地放开了手,柳妙儿抓紧机会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就要避开柳员外,一转身却被一根枯藤般的手拉住。

    柳妙儿回头,却见刚才跟在太后身边的老和尚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的身后,白眉下一双眼睛带着极强的洞悉力,如点穴一般定住了柳妙儿躲闪不及的灵魂,让她从灵魂深处发出一阵恐惧!

    这个老和尚,太危险!

    柳妙儿本能的抵抗老和尚的接触,可老和尚却钳住她的胳膊不放开。柳妙儿大惊失色,出门来的元邵看到这一幕,疾步走了过来。

    “了远大师,你是方外之人,如此抓住本王的王妃,是何道理!”

    元邵将柳妙儿带进怀里,冷凝着那了远大师,可了远大师却笑了笑,双手合十,看向了元邵:“王爷,妖孽与人,孤魂野鬼与人,有着本质的差别!你的王妃已经不是柳府小姐柳妙儿,而是一抹鬼魂野鬼依靠这柳妙儿小姐的尸身存活!老衲乃佛门之人,所以必须悲天悯人,也必须为柳妙儿小姐超度灵魂!”

    说着,老和尚看向柳妙儿就大喝了一声:“这位姑娘,柳小姐早已登上极乐,还请你放过她的肉身,转身投胎去吧!”

    说完,老和尚对着柳妙儿就要做法,柳妙儿感觉到一阵眩晕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像她想想的那么简单。太后和小冷加上柳员外,柳妙儿突然明白了月如钩为何会说让她小心一点的话。

    这了远大师不管是不是有本事,这件事都必定是在一旁露出阴笑的太后在操纵。所以柳妙儿稳住心神,尽量不自乱阵脚,对着那了远大师一声嗤笑:“大师此话何意?”

    “很简单,借尸还魂!”

    了远大师眉眼一抬,清亮的目光看向柳妙儿,让她没来由的一阵哆嗦。

    借尸还魂!

    众人惊愕,除了那早就知道一些的太后和宁公公,包括小冷和元邵在内,都是满脸的震惊之色。柳员外更是全身一震,胖胖的身躯在夜色中不住的颤抖。

    元邵渐渐地放开了柳妙儿,掰过她的脸来,清冷的眸子与柳妙儿强作镇定的眼神对视。

    “王妃,借尸还魂?”

    元邵轻声询问,柳妙儿却猛地摇头:“胡说!这世上怎么会有借尸还魂这种东西!大师,我不知道你是受何人指使前来,我只知道我就是柳妙儿,柳妙儿就是我!大师你如此这般侮辱我的身份,究竟是何用意!”

    仅凭一面之词,柳妙儿自然不会承认,她能从众人的眼神中看出他们对借尸还魂的畏惧,所以她不能承认,就算把这个秘密掩埋,她也绝不承认。

    在古人的眼中,鬼神就是邪恶的化身。

    “用意?姑娘,将柳小姐的尸身还回去,就是老衲的用意。还请姑娘你大发慈悲,放过柳小姐,放过为女担忧的柳员外,更放过我们大夏的汝南王!”

    老和尚一字一句,侵蚀着柳妙儿的意志,逼迫着柳妙儿不住的后退。柳妙儿咬着牙看着面前的了远大师,不由得笑了:“大师真会说笑,我就是我,不会有什么借尸还魂,也不会有什么冒充!大师你平日里看过那么多的佛经,怎么,不明白人总会有顿悟的那一天?我在王府里的经历大师你了解多少?你凭什么,又从何认为我不是柳妙儿,又从何得知我是借尸还魂!借尸还魂这种离谱的事,大师你这方外之人也会相信吗?”

    越是紧急的状况,柳妙儿就越加镇定,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她看见了,看见了所有人对她的怀疑,柳员外,林子,碧儿,元邵,还有青魂青魄,所有的人都看着她满目疑虑,甚至在柳员外和元邵的眼里,她还能看见愤怒的火苗。

    这了远大师似乎很厉害,一段话说下来他们已经怀疑她了,她的解释只会被认为是狡辩,她知道她和以前的柳妙儿不一样,所以他们怀疑她很正常。可她心中不免充斥着伤感,原来她以为在这个世界上,至少能有那么一两个无条件相信她的人,可事到临头才发现,她由始至终,都在踽踽独行。

    但是她不会承认她不是柳妙儿,因为一但承认了,她就会被柳员外一把掐死,所以她不能慌,不能乱,只能镇定的看着所有的人。

    她要活下去,她怎么能就这么被人打败!

    面色渐渐地平静,柳妙儿的面前是一片璀璨琉璃,眸子里倒影着灯火,满目火光。她突然想通了冷静了下来,看着了远大师,笑的十分平静。

    如今沉稳的模样,实在不像是被揭穿了谎言的人。

    可了远大师却双手合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然后他拿出一窜佛珠来,伸手送到了柳妙儿的面前:“姑娘,只要你能带上这佛珠而不会有事,老衲便认为是老衲错了。”

    佛珠?

    柳妙儿敛住了笑容,本想拒绝,可突然间又想到了什么,伸出手接过那窜佛珠,放在手心看了许久。然后抬起头来,一双如水的眸子看向了柳员外,轻声问道:“爹,你说,这个我需要戴上么?”

    灯火中,柳妙儿的脸带着笑容,在摇曳的光影中似幻似真。

    柳员外闭上了小眼睛,没有说话。柳妙儿眼神一颤,眸子里火光跳动,她拿起佛珠,又看向了元邵。

    “元邵,你说呢?”

    她在想,如果元邵阻止了她,那么她什么都不怕了。所以她的眼中含着期盼,可元邵却深吸了口气,一双眼睛深深地看着柳妙儿,拳心紧握也闭上了眼睛:“我要属于我的王妃,你是不是,试过便知道。”

    凛冽的北风吹来,扬起元邵沾着血的衣衫,他一身雪丝锦袍,陈琳琅流产时的点点血迹滴在衣袍上,如同绣在衣袍上的红梅,妖冶无双地绽放。听到这话,柳妙儿心神一震,似乎听见了什么东西“噌”的一下断了。她的眼神瞬间黯淡,却还是看着元邵,平静地笑了:“那么王爷认为,侧妃流产的事,妾身是不是应该负起全部的责任?”

    柳妙儿的面容太过于平静,不急不缓的语气似乎在询问天气一般。元邵睁开眼看向她苍白却带着笑容的脸,凤眼突然凌厉,携带着刀光剑影,将柳妙儿刚刚结痂的心一刀刀的凌迟:“王妃,本王只相信事实!”

    只相信事实?

    呵呵,这倒是了,相信事实,你没有错。

    可事实往往不是真相!

    元邵,你是不是认为我不应该把陈琳琅推到,我是不是应该被她推到,然后让我们的孩子的血染在你的衣袍上。

    不对,不是我们的孩子,是我的孩子!

    元邵,我不怀疑你爱我,甚至我都不怀疑你现在还爱着我,可相爱了不代表就能永远,心伤了,爱就如同流水一般从裂缝流出。等到心空了的时候,我的爱,早已离开。

    柳妙儿的发丝被被封吹的凌乱,恍然中她看见了了远大师为名除害的正义的眼神,看见了小冷冷冷的目光,看见了太后脸上一闪而过的阴沉,同样的,也看见了那快速赶来的太妃和从琳琅院出来的陈琳琅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

    她没有看柳员外和元邵,因为已经不需要了,就在这一瞬间她明白了,有些东西不是自己一厢情愿就能瞒天过海,身份的事一旦说出就会被怀疑,怀疑一旦开始就不能停下。就算元邵能接受她不是柳妙儿,可柳员外呢,那个爱女如命的爹啊,怎么会容许她占了她女儿的身体胡作非为。

    她被所有的人围在中间,她听见有人在冷嘲热讽,她一个人看着周围泛着微光的灯笼,只觉的水深火热。这里这么多人,却没有人帮她,她最亲的人,她以为可以信任的人,只是站在那儿,冷冷地看着她做着最后的挣扎。

    她一度以为她拥有了全世界,一转身才发现,镜花水月的梦境,连撑一年的能力都没有。

    原来,她一直都是一个人活着!

    原来到最后,她剩下的,也只有肚子里的宝宝了!

    泪水滑落,柳妙儿终究还是没骨气的哭了,然后泪眼朦胧的她拿过那窜佛珠,慢慢地将手从佛珠链中穿过。

    “妙儿,住手!”

    隐约中,柳妙儿听见了元邵的一声疾呼,她手一顿,手中的佛珠倏然断了,一颗颗檀木珠子滚落在地上。

    “谁!”

    众人眼看着佛珠被一道银光割断,皆是一阵惊呼。柳妙儿看着佛珠落地急忙抬眼,却只感觉到一阵风吹过脸庞,她沉重的身躯就腾空而起,一个一袭红袍的男人将她抱在了怀里。

    北风忽起,男人的衣袍猎猎作响,一身装束被风吹乱,却还不忘向柳妙儿露出一个妖艳的笑容来:“妞,你真是越来越重了,不过爷还能抱的住。你说你怎么这么笨,被这么多人欺负,也不知道唤我一声。”

    风流中带着责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柳妙儿蓦然睁大眼睛,看着那双带着笑意的桃花眼,瞬间眼泪成珠,“扑簌,扑簌”的落下来。

    北风劲,刮起一地落叶,也将冬天的第一场雪带了下来,莹白的雪花在风中狂舞,落在月如钩的红袍上,彰显着纯洁与妖娆的力量。月如钩依旧易了容,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容颜配上那双风流气十足的桃花眼,顿时让整张脸生动起来。

    原来红色和白色结合起来,也能如此美丽!

    “妞,你的泪珠儿,留给让爷替你吻去,不要在这里哭没了。”

    月如钩的出现,引来了王府侍卫的围攻,侍卫们持刀相向,看着月如钩虎视眈眈。可如此情况下,月如钩抱着柳妙儿这怀胎九月有余的孕妇,却依旧气定神闲的调笑。

    “对付不了就快走。”

    柳妙儿抹了抹泪,却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可月如钩却扫了那些侍卫一眼,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元邵的身上。

    “妞,爷这一次,可没胆量再留你在这里受苦了!”

    说罢,月如钩桃花眼微微眯起,将柳妙儿护的严严实实,看着众人嘲讽道:“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弱女子,本公子已经看不下去了!元邵,既然你的王妃你不想要了,那么本公子接受了,这孕妇的味道,本公子还未尝试过呢!”

    朗声说完,月如钩勾唇一笑,天生风流张狂。

    “惜花公子!”

    围攻的人中有人认出了月如钩,不由得惊呼。月如钩却不甚在意的笑着,眨了眨眼睛,笑道:“正是本公子,不过今日有事,就不和你们耽误了,我还得回去享受一下这汝南王妃的感觉呢!”

    说完,月如钩凌空而起,带着柳妙儿冲入漫天雪花之中。可刚走几步,元邵一个跃空而起奔了过来,白色影子一晃,就挡在了柳妙儿和月如钩面前。

    “放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