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32】落胎
    日落,云低,秦城的风雪眼看着就要到来。原本金灿灿的晚霞被一片厚重的黑云覆盖,柳妙儿站在窗前,发现这天就要变了。

    元邵还未回来,碧儿却带着刘大夫回来了,说是陈琳琅已经被太妃安抚好了,让柳妙儿不必担心。

    正说着,太妃来了醉园,柳妙儿起身相迎,迎来的却是太妃意味深长的笑容。

    低垂的黑云中,太妃的笑如同那阴沉的天裂开一道口子刮出寒风来,让柳妙儿不寒而栗。

    “太妃,夜深风大,还请回园子休息才是。”

    如今的柳妙儿,已经懂得了如何进退,虽然在这汝南王府中,只要她在元邵心中的地位不变,她在王府的地位也不会改变。但是既然决定了要留下来走下去,就不能锋芒毕露。适当的低调和退让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所以柳妙儿面对太妃,即便觉的这女人不安好心,也以礼相待。她的锐气早已敛住,除非她确定了自己的胜利,否则就必须处处小心。

    在恣意妄为与保住生命之间,柳妙儿选择的自然是后者。

    太妃俨然没想到柳妙儿会突然变的知书达理起来,但是不管柳妙儿如何,在太妃的眼中,她都不会是能和自己合作的人,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对敌人,太妃可从不心慈手软。

    是以眯了眯眼睛,太妃笑道:“王妃,你有身孕本宫也不和你寒暄,如今侧妃也有了身孕,本宫知道王妃心头不好受。只是孩子既然都有了,王妃还是坦然接受的好,毕竟你肚子里的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是汝南王府的嫡长子嫡长女,所以王妃不要太过心伤才是。”

    说完,太妃投给柳妙儿一个同情的眼光,带着身边的苏妈妈以一种悲悯的姿态离去。青魄担忧的看着柳妙儿,可柳妙儿却不在意的一笑,让他放心。

    陈琳琅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太妃想必很清楚才是,上次元邵带着陈琳琅回来的事整个汝南王府谁不知道呢,别庄的下人不是瞎子,陈琳琅的孩子是谁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皇室最在乎的就是血统,元邵即便再心疼陈琳琅,也不能违背祖训将那孩子纳入王府,充其量将它认作义子罢了,所以柳妙儿并不担心那孩子给自己的威胁,她担心的是,陈琳琅会不会借这件事弄出一些事来。

    “小姐,我们回去吧。”

    碧儿见柳妙儿立在寒风中,急忙拿过披风让她进去,柳妙儿转身回醉园,却见守在琳琅院的青魂飞身奔了过来。

    “王妃,侧妃她,侧妃她跳水了!”青魂踏空而来,冲到柳妙儿面前也顾不得什么主仆之别急声说道。

    什么!

    柳妙儿面色一变,也不管陈琳琅为何突然又这样,急忙让青魄去找刘大夫来,她则扶着肚子朝着琳琅院赶去。

    夜幕低垂,华灯初上,掌灯的小厮将王府的灯笼一一点燃,柳妙儿踏着烛光进入琳琅元,却听的院子里传来一个女子撕心裂肺的哭声。

    “小姐,小姐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你走了,不是让柳妙儿那个害你的贱人得逞吗?小姐,小姐你快醒醒,你走了,如玉可怎么办?”

    哭泣的女子是陈琳琅的贴身丫鬟如玉,许是哭的救了声音嘶哑。柳妙儿迈入陈琳琅的屋子的时候,如玉正趴在陈琳琅的身上,哭的肝肠寸断。

    “来人,把人拉开,让刘大夫看看是怎么回事?”

    柳妙儿冷声一喝,让人把如玉拉开,如玉一见是她,顿时面色狰狞,迫不及待的就要冲上来和她拼命:“柳妙儿,你这个贱人!你害的我们的小姐还不够吗?你还敢来!如今我们小姐变成这样你高兴了,你得意了!”

    如玉疯狂扑向柳妙儿,张牙舞爪面目狰狞,青魂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禁锢了她,刘大夫从屋外进来,来到了陈琳琅的床边。

    陈琳琅面色苍白,浑身湿漉漉的,看样子落水被救起来还没换身衣裳,柳妙儿吩咐碧儿和几个小丫鬟把她的衣裳换了,这才让刘大夫仔细诊断。

    许是关心自家小姐的安危,如玉也安静了下来,静静地等着刘大夫的诊断。刘大夫摸着胡须把脉之后,拿出一银针来在陈琳琅头部的穴位上扎了好几下,感觉到陈琳琅动了,刘大夫才舒了口气。

    “王妃放心,侧妃暂时不会有大碍了!”

    刘大夫站起来就要开药方,柳妙儿急忙派人准备笔墨纸砚。床上的陈琳琅在刘大夫的这几针下缓缓地睁开了眼,可看到柳妙儿,顿时变了脸色。

    “你滚开,你滚开!是你害我变成这样的,你现在跑来假惺惺的做什么,你给我滚!”

    看到柳妙儿的那一瞬间,陈琳琅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冲向柳妙儿,第一次在她面前卸下了柔弱的伪装变成了泼妇。柳妙儿面色一变,眼看着陈琳琅扑过来她躲闪不及,被她一把抓住衣襟,使劲的一推。

    “啊--”

    柳妙儿脚底一滑,尖叫一声,急忙护住肚子,幸而她还是站稳了。可那陈琳琅不依不饶,一个飞身扑过来,一旁的青魄和青魂想要伸手援助柳妙儿也已经来不及。

    无人搭救必自救,柳妙儿反应极快,在被陈琳琅抓住的那一瞬间,化被动为主动一把抓住了陈琳琅的手将她推开。陈琳琅身体虚弱不是柳妙儿的对手,一下子被推倒在地。柳妙儿一个踉跄向后退了几步,眼看着也要摔倒,被一双即使伸过来的手扶住。

    熟悉的味道传来,柳妙儿抬头一看,居然是元邵回来了,他发丝被风吹乱,风尘仆仆。一把将柳妙儿抱进怀里。柳妙儿心安了下来,对着元邵笑了笑,却见那倒在地上的陈琳琅突然蜷缩在一起,痛苦的捂住肚子。

    “啊--好痛 ̄救命,救命!”陈琳琅痛苦的缩在一起,浑身战栗,下身流出血来,染红了她单薄的衣衫。

    “刘大夫,你快来看看!”

    见到这种情况,柳妙儿面色一白,急忙将刘大夫叫过来,刘大夫药方写到一半匆忙过来,却见陈琳琅下体流血,急忙让人人抬到床上,留下几个丫鬟照顾,将其他人赶了出去。

    “啊--”

    柳妙儿被赶出了屋子,元邵留在里面为陈琳琅输入真气续命,屋子里传来陈琳琅凄厉的叫声,一声又一声,凌迟着柳妙儿脆弱的神经。

    刚才,刚才她推了陈琳琅,如果那孩子去了,是不是就是她杀的?

    不会的,不会的,刘大夫医术高明,这孩子肯定能保住!

    柳妙儿在心头祈祷,虽然她知道,这件事错不在她,她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和孩子自卫而已,可终究是她推到的陈琳琅,若真论起来,她怎么说都是罪魁祸首!

    所以柳妙儿心急如焚,焦虑的等这结果,直到两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屋子里的叫声小了,剩下的,就是刚才进院子时,如玉熟悉而凄惨的哭声。

    “小姐,你怎么这么命苦!王爷,你可要为小姐做主啊!”

    不用看,柳妙儿都能想象如玉是如此的凄怆愤恨的跪在元邵面前控诉她。门开了,元邵和刘大夫走了出来,元邵的衣袖沾上了鲜血,触目惊心。

    “人,怎么样了?”

    听到如玉的哭声,柳妙儿已经预料了结局,可她还是不死心的想问一句。

    “孩子没了,大人还在。”

    元邵的目光看向了她,凉凉的给了她一个答案,刘大夫也摇了摇头。柳妙儿一见他此番模样,心中顿时委屈,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见院外跑来一个侍卫,见到元邵匆忙道:“王爷,不好了,太后和皇上突然来了,而柳府的柳员外也来了!”

    什么!太后和皇上怎么会在这时候来王府,我爹怎么也会来了!

    难道我爹知道我在这里受了委屈,所以来为我抱不平?不行,不能这样,得罪权贵的事柳府不能做,如果暴露了龙山的事,一切都完了。

    柳妙儿面色大变,此时也顾不得和元邵解释陈琳琅的事了,提着裙角就要冲出去,却见一团火光由远及近,一道庞大的身影从远处奔来,即便隔得这么远柳妙儿还是能看清楚那身影的面容。

    那是老爹!

    怎么满脸怒容气势汹汹,身边还跟着林子!

    “爹!”

    柳妙儿叫了一声,急忙走过去想阻止柳员外乱来,可刚走到柳员外的身边,柳员外却猛地抓住了她的手,一双原本满是溺爱的小眼此时满目血色。然后他什么都没说,从怀里拿出一个锦袋来,放在了柳妙儿的手上。

    “爹?你这是做什么?这里是王府,不能乱闯!”

    柳妙儿看着手中那绣法拙劣的锦袋,推攘着柳员外就想让他快点离开,却见不远处太后和小冷一身便装朝着这边走过来,身边还跟着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老和尚的眼神清明而犀利,仿佛能一瞬间看透人的灵魂。

    遭了,这下事情麻烦了!

    “爹,不要闹了,你先走,这里的事我会解决的,好不好?”

    柳妙儿在这个世界,除了孩子和元邵,最在意的也就是柳府了,如今太后和皇上深夜来访必有特殊的事,所以她不能让柳员外出事。

    可柳员外却看着她,笑着把那个锦袋塞进了柳妙儿的手心。

    “小姐,这是你当初从月老庙求来的东西,还记得吧?”

    柳员外眯着小眼,笑了,可笑容中却满是寒霜,让柳妙儿没来由的心头一颤。

    “嗯,当然记得。爹,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先走吧!”

    柳妙儿以前的事,她怎么会知道,她只知道,她现在不想让柳员外和林子出事。可听到她这样的话,柳员外却突然面色一沉,伸手掐住了柳妙儿的脖子,力道之大,让柳妙儿踹不过气来。

    “你到底是谁!你不是妙儿,这锦袋是妙儿第一次的绣工作品,她一直收着,不可能不认识!你不是妙儿,你说,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