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31】怀孕
    冬天的寒气越发的浓烈,柳妙儿捂着小暖炉坐在醉园的小榭中等待着元邵的回来。可许久未见人,守门的人禀报说王爷送走北宁太子后,似乎有什么急事,骑马离开了。

    元邵暂时不会回来,柳妙儿也不知道将心事说与谁听,闲着无事将太后和新皇送来的东西一一看了一遍,却在两个人送来的东西里,各自找到了一张纸条。

    太后的纸条上,写着让她好好养着身体,等孩子生下来让她进宫一趟的话。这话宁公公来的时候已经说过,所以柳妙儿觉的这应该另有玄机,可看了许久并没有发现什么玄机,也就将纸条烧掉,放弃了。

    小冷送来的也无非是一些药材或者是金玉赏赐,只是在意小锦盒里藏着一张纸条,柳妙儿拿出来一看,上面写着:不怪柳儿。

    小冷他,也不怪我吗?

    看到这纸条,柳妙儿没来由的一阵雀跃,她能看出来那天自小冷身上散发的寒气,她以为小冷不会再理会她,没想到他居然说他不怪她。

    不怪她是不是就表明,他们还是朋友?

    柳妙儿咧开嘴笑了,本想将这纸条收起来,可转念一想要是留着这纸条被元邵发现,他不是又会怀疑自己,加之上次和小冷的事她还未解释,如今不宜生事。

    所以想了想,柳妙儿一咬牙就要将纸条烧掉,可眼看着纸条要接触火焰的那一刻,柳妙儿急忙缩回了手,眼见着内室无人,急忙将纸条放进一锦袋中收了起来。

    有了这张纸条,她就不怕小冷赖账了。

    抿唇一笑,柳妙儿将锦袋放进小冷送的箭盒里,然后把这些皇家上次的东西归到王府仓库。因为和元邵和好,所以柳妙儿心情好转,窝在醉园已经有好些时日,所以想了想,她便领着碧儿出得门去,看看这王府这些日子是否有变化。

    汝南王府少了那些聒噪的女人,突然冷清了许多,加之前些日子柳妙儿和元邵闹别扭,弄的整个汝南王府人心惶惶,见到柳妙儿直接退避三舍,使王府的气氛更加低沉,下人们都不敢大声说话,生怕触怒了主子。

    可今天,柳妙儿不过刚迈入王府凋败的花园想从这颓丧的冬色中看出点美来,一个小丫鬟便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王妃,侧妃娘娘晕倒了,请王妃过去看看!”

    小丫鬟跑的满头大汗,看样子事情十分紧急,可一听是陈琳琅,柳妙儿就不想参合。

    那个女人虽然很讨厌,可被人强行侮辱了心头肯不好受,虽然她也不确定那是不是陈琳琅的苦肉计。她不喜欢落井下石,但是也不会故作无所谓的跑去慰问,所以她稳住了小丫鬟,让碧儿去把刘大夫请来,让他去琳琅院看看。

    碧儿领命而去,柳妙儿没人陪着也就回了醉园,在院子里用了午膳后,碧儿才带着刘大夫进来,两个人身后还跟着七公公,看样子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陈琳琅那个女人,又想弄出什么花样来!

    柳妙儿眉头一皱,放下手中的书请刘大夫入座,可刘大夫摇了摇头,微微拱手行了礼,给柳妙儿带来了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王妃,侧妃有了身孕,不足一月!许是上次······”

    刘大夫话未说完,但是柳妙儿明白他想说什么,陈琳琅怀孕,定是上次被强行侮辱所致。

    柳妙儿目瞪口呆,她才高兴不过几个时辰,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再次陷入了烦乱之中。

    陈琳琅的孩子不是元邵的,可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他们不可能去宣扬陈琳琅被强了的事,那么陈琳琅怀孕了,在外界看来这孩子就是元邵的。除非元邵心狠手辣,丝毫不考虑曾经的师徒情谊,不考虑陈琳琅的清白问题,就可以对外宣称说这孩子不是汝南王的孩子。可就凭他看到陈琳琅受辱就怀疑自己的事,他会坐视不理吗?

    当然不会!

    这就是答案,所以听到陈琳琅怀孕的消息,柳妙儿就意识到,她的苦难日子再度来临。

    “这事儿我知道了,先去看看吧!”

    事到如今,柳妙儿无法坐视不理,起身扶着肚子就要出去,却听的一小丫鬟来报,说侧妃娘娘醒了之后就要自尽,众人就快要拦不住了。

    自尽!

    这陈琳琅还真是会折腾!

    柳妙儿面色一变,心中恨不得说不要理会,让她自尽去吧。可转念一想自己如此做只会落人口实,既然她决定了为自己的幸福放手一搏,就没有因为陈琳琅的事让自己陷入不利的局面的道理。

    陈琳琅的死活她根本不在意,可生活总有生活的无奈,柳妙儿既然是王妃,既然是元邵的妻子,有些事就无法像以前一样凭着本性做事。

    陈琳琅要来挑战她,她乐意奉陪。

    “派人拦住她,告诉她如果想死我不阻拦,但是请死到王府外。王爷很快就回来,这种情况下本妃也不能去琳琅院,所以七公公麻烦你过去看看。”

    寻死觅活的事柳妙儿见的多了,陈琳琅这个女人并不甘心,所以她知道陈琳琅不会真的死去。只怕这女人有了身孕,就会再度引起元邵的同情心来。虽然柳妙儿也不明白,为何元邵这般聪明的一个人,会昏了头脑。

    七公公和刘大夫听了吩咐匆忙赶去,碧儿扶着柳妙儿看着琳琅元的方向,满心不满。

    “小姐,奴婢觉的,这件事有蹊跷!”

    “蹊跷,不会是蹊跷,刘大夫的医术绝对可靠,他是王爷的人,不会隐瞒于我。这陈琳琅是个麻烦,所以碧儿你且跟过去看看,有什么情况回来告诉我。”

    说着,碧儿领命离开,柳妙儿转身回屋,却不经意间见太妃从远处的回廊中走过,匆忙朝着琳琅院而去,行走中扫了她一眼,露出一个讽刺的微笑。

    那笑容似乎是在说:柳妙儿,如今又一个人有了身孕,本宫倒要看看,你如何自处。

    太妃的笑阴险冰寒,可柳妙儿并不畏惧,虽然陈琳琅会怀孕的事出乎意料,可她也想的很明白,这件事她不会插手,以免出了什么事责任又落到她头上。她相信元邵不是愚蠢的人,知道这件事怎么处理才最好。

    所以柳妙儿原本的焦虑平息了下来,一个人回了醉园,摒退了醉园里临时派来伺候的丫鬟,仰靠在自己的小榻上。

    北风阵阵,眼看着天幕低垂,一场雪就要下起来了。柳妙儿去过一旁的茶壶想为自己到点热水,身边却突然闪过一阵凉风,蓦然抬头,一张笑盈盈的女人脸就出现在她的面前。那笑脸之上一双桃花眼一如既往的潋滟。

    月如钩!

    难道他查清楚了?

    “喂,王府不能乱闯!”

    柳妙儿一看月如钩出现,急忙关上了窗户,避免被人看见,坐下来看着月如钩就没好气。

    “妞,汝南王府这点防卫还拦不住我,看你没事爷也放心了,不过那蛮汉如何了?”月如钩夺过柳妙儿手中的茶壶,为自己倒了杯水,嘴里吐出的白气在空气中消散,与那茶壶中的水汽融为一体。

    “他没事,我也很好。可昨天你为什么会出来帮蛮汉?”

    昨天的事柳妙儿事后回想起来也是心有余悸,如果侍卫们的箭射中了她,如果蛮汉伤害了她,那么她能不能活着回来还是个问题。也难怪元邵在找到她的时候,会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但是她不明白的是,月如钩为何会在那个时候出来帮助蛮汉?

    听到这个问题,月如钩只是笑,也不说原因,直到柳妙儿心情不好就要赶他走,他这才老实道:“不是帮他,而是帮你,因为我看见你对那蛮汉露出的同情和心痛的眼神,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我想你不希望蛮汉死去,这才出手。更何况,那蛮汉明明可以拿你挡箭,却用自己庞大的身躯护住了你,凭这一点,我就要动手拦住元邵。”

    的确,那时候她不希望蛮汉死去,可那么混乱的情况下,月如钩居然还能注意她的心情,如此一来,他不是一直都待在她的身边。

    他是在保护她吗?那么这些日子发生的事,他是不是全都知道?

    想到这儿,柳妙儿猛地抬头,月如钩看着她有些湿润的眼眶,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妞,怎么,看到爷的好不要元邵决定跟爷走了?”

    “呸!我才不跟你走,对了,你来这儿是为了我看我还活着没,还是有其他的事?”柳妙儿面色一红,低头啐了一声,打断了月如钩自顾自的话。

    “真是个没情趣的妞!罢了,爷是来告诉你,你的事爷已经有了眉目,你嫁入汝南王府的目的就是帮助太后探听消息。但是妞,爷不问你为何不知道之前的事,爷只是很想知道,你之前和北宁的太子,是何关系?”

    关系?

    柳妙儿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月如钩的本事果然不小,凭一己之力就得到很关键的消息,月如钩的话印证了柳妙儿的想法,她果然,还是成了一个细作。

    如今陈琳琅怀孕,太后,新皇,元邵,北宁太子四方夹击,她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才能全身而退。

    元邵,真的能无条件的信她吗?

    柳妙儿心中慌乱,对着月如钩说了声谢谢就让他离开,不要再参合这些事,过他的逍遥日子去。可月如钩看着心事重重的她,最终还是没能潇洒离开。

    “妞,你不是柳妙儿,是不是?”

    月如钩低着头,潋滟的桃花眼带着笑意,直直的看进柳妙儿人的眼底。

    柳妙儿心头一震,捏紧了拳头不知该如何说,她没想到,第一个发现她不是柳妙儿的人,居然是月如钩。

    咬着牙一声不吭,柳妙儿决定打死了也不承认。

    空气中一阵静默,两个人面对面站着,直直的看着对方的眼睛,毫不退缩。柳妙儿努力的不让自己露出任何端倪,因为这已经是她最后的秘密。

    见她如此倔强,月如钩却笑了,笑容无奈又心疼。

    “妞,你还真是倔强。不过不管你是谁,你都是我的妞,太后似乎怀疑你的身份了,所以你当心点。遇到麻烦不要慌,要记着不管怎么样,爷都在。”

    说完,柳妙儿只觉的耳边一阵风吹过耳边,再抬头时月如钩已经没了踪影。

    他发现了?他已经却确定了我不是柳妙儿?

    柳妙儿愕然,看着在强劲的北风中微微晃动的窗扉,露出一个复杂的笑容来。

    看来太后已经发现了她与之前的不同,或许连北宁太子也发现了什么,所以她不能再拖,必须把所有的事告诉元邵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