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28】北方的蛮
    蛮汉突如其来的攻击让那将军大惊失色,不过那将军也不是木讷之人,眼看着蛮汉带着强大的力道朝着他冲去,他脚尖一点,提气闪开。本想舒一口气,却见那大汉堪堪停住攻势,一个转头以一种极快的反应速度朝着将军落脚的地方冲去。

    好快的反应力!

    将军大骇,脸色一变要躲避早已来不及,一咬牙迎面而上挥出双拳,拳拳生风,两拳落在那蛮汉的太阳穴上,“咔嚓”一声,柳妙儿听见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蛮汉被打死了?

    柳妙儿面色一变,看着那蛮汉露出心疼的神色来,这蛮汉虽然长的人高马大凶神恶煞,可并不代表他就是可恶的人,被权贵们拿来娱乐消遣,在这种时候又被击碎了头骨,如此的结局,怎能不让人唏嘘。

    殿内的人也是一阵感叹,可柳妙儿看了一眼那北宁太子,却见他笑的愈加阴险。

    心头一凛,柳妙儿突然意识到不对,再凝神看去,却见那双拳打在蛮汉太阳穴上的将军突然间睁大了眼睛,然后闷哼了一声握着手臂倒在地上,面色极其痛苦却咬着牙不叫出声来。那蛮汉一双铜铃大的眼睛盯着那将军,怒火熊熊,一个俯身就要冲下去用头撞向那位将军。

    显然刚才的碎裂声来自那位将军的手骨,而不是蛮汉的头骨!

    只听得一声巨响,那将军处于本能闪开了那蛮汉的攻击,蛮汉以头抢地,又将花岗岩的地面装出一个凹洞来,虽然全身被绑住,却如同猛虎出山一般一跃而起,将那将军当做猎物一般的想将他撕碎。

    蛮汉的速度与力量震撼了所有的人,虽然他早已浑身血迹,伤痕累累。那将军脸色早已不好,柳妙儿扫了一眼全场,发现除了北宁太子在笑,其他的人,包括元邵面色都带着些许凝重。

    “吴将军,用刀!”

    蛮汉的实力非同小可,众人自然也看出了这其中的诡异之处,所以大殿中有一人突然从一旁的侍卫手中夺过一把刀来,扔给了那与蛮汉相斗的吴将军。

    吴将军正巧被蛮汉一撞飞扑在地,一看那刀扔了过来,一个跃身接住了刀鞘,手腕一转拔出到来,对着那蛮汉就砍了过去。

    “住手!不能用刀!”

    动作完成只在一瞬间,这一下子北宁太子慌了,阴柔的神色顿时阴沉,一挥手想要阻止。可那吴将军哪儿会听从他的话,虎目一瞪势要雪耻,所以这一刀用上了他十成的力气朝着那蛮汉砍去,其中夹带的罡气让距离不远的柳妙儿都能感受到。

    可看到刀锋袭来,那蛮汉却毫不躲避,因蛮汉对着柳妙儿,所以清楚的看到蛮汉统领版的双眼在看到那柄钢刀后双目充血,暴怒如出洞的猛兽,大吼一声不躲不闪的朝着那将军的刀锋冲去。

    “叮”的一声,刺耳的尖锐让柳妙儿捂住耳朵,然后就听的那蛮汉一声怒吼,双臂一展,那绑在他身上的铁链居然就那样在他的力道和吴将军的罡气的作用下,裂开了。

    北宁太子脸色大变,大叫一声就想冲过来重新制住蛮汉,可蛮汉不知是不是因为吴将军那一刀早已癫狂,从喉头发出一声怒吼。身上的铁链早已被挣脱,双拳一挥,那肌肉强劲的双臂打在吴将军的胸前,将吴将军打飞摔落在一旁的席位上,压碎了几案上的杯盏碗碟,同时也吓得所有的人尖叫起来。

    场面顿时失控,大殿之内人人自危,侍卫们蜂拥而入护着小冷和太后,而北宁太子的随从也护着北宁太子快速离去。但是那蛮汉力大无穷,加上现在已经发狂,根本无人能阻止。柳妙儿面色大变,豁然起身就离开席位想躲避,却在转身之时错过了元邵伸过来想拉着她的手的手。

    场面十分混乱,众人都能看出来这蛮汉已经疯了,小冷和太后已经在侍卫的护送下离开,柳妙儿急于寻找出口逃命,却突然忘记了元邵。等回来一看,元邵已经不见了,大殿内一片混乱,前来参加国宴的人不少,女子的尖叫声和男子的呵斥声中夹带着那蛮汉的怒吼混乱不堪。柳妙儿被一行人撞了又撞,她没了办法只得护着肚子躲开人群。躲闪途中,柳妙儿总算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元邵,急忙朝着她招手希望她看见自己,却因为她这一招手太过于突出,白嫩嫩的手出现在那蛮汉的眼中,蛮汉低吼一声就扒开人群就朝着柳妙儿冲了过来。

    “柳儿姐!”

    “柳儿!”

    南宫宇和刑瑾恰好也看见了柳妙儿的手,本想过来,却见那蛮汉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柳妙儿的手腕,不由得叫了一声。两个人面色一变,拨开大殿内的人想冲出去,无奈那蛮汉抓住柳妙儿后一把将她提起来重开人群就出了大殿。

    大殿外是一片空旷的青石板铺就的院子,早已有了弓箭手在那里等待,银色的肩头,黑漆漆的箭身,一如小冷送给柳妙儿的箭矢一般,只要射出,便能贯穿一个人的胸膛。

    蛮汉闯出了大殿,正中了埋伏,黑森森的肩头对准这他这个庞然大物,也对准了被他抓在手里的柳妙儿。

    “大哥,我和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求你随便抓一个人质好了,不要抓我啊!”柳妙儿看着那阴森森的箭头,欲哭无泪,也不管那蛮汉是否能听懂自己的话,急忙求饶。

    可蛮汉铜铃眼一瞪,一把将柳妙儿捞起来,也不管她是不是孕妇,一手抬起她转到另一边。柳妙儿忍不住惊呼一声,本想一口咬向蛮汉,却愕然看到刚才她站立的地方,一直羽箭正斜插在地面。

    幸好!

    柳妙儿感激的朝着蛮汉一笑,正好对上了蛮汉铜铃般的眼睛,他的脸上满是伤痕,细小的,狭长的,还有深深的,只是那双充血的眼睛里,只有最原始的,最本真的,关于仇恨的愤怒与火光。

    那是一种本能,不是来自于心计来自于报复,那只是一种求生不成从而反抗的本能,就如同一向温顺的野兽被激怒,就会疯狂的咬人。对那些拿着武器带着攻击性的人,更是暴怒异常。

    发狂的野兽没有人性可言,所以柳妙儿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突如其来的危险。看着那些张弓拉弦的侍卫们用箭尖对准蛮汉和她严阵以待,柳妙儿心头就没来由的一阵发寒。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箭矢的出现让蛮汉转移了注意力,他没有对柳妙儿如何,只是一手抓住柳妙儿,怒视着那些持弓的侍卫。

    蛮汉被弓箭手包围,除了他抓住的柳妙儿,其他的人都已经安全离开,远远地侍卫身后,小冷和太后站在不远处,而那北宁太子看着蛮汉和柳妙儿,阴柔的面容露出一个笑容来,似乎这样的情景与他来说,再好不过。

    弓箭手的面前,元邵一袭锦衣迎风而立,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蛮汉,脸上没有焦虑,没有怒火,只是负手而立,宛若冷月秋霜。

    此时,柳妙儿已经顾不得元邵是不是担心她,是不是在意她了,她只知道自己绝对要活下去,绝对不能让孩子与她葬生在这个蛮汉的手中。

    “放开王妃,否则,我们就不会客气!”

    两军对垒,侍卫统领手持弓箭对准蛮汉,让他不要负隅顽抗,可蛮汉丝毫不为所动,喘着粗气将柳妙儿箍住,瞪着双眸看着那些侍卫,依旧处于狂暴状态。那侍卫统领一吼,被他箍在腋下的柳妙儿就听见那蛮汉胸中发出一身怒吼,一把提起她就冲着那些持箭的侍卫奔去。

    蛮汉虽然身形高大,可速度极快,侍卫们大惊失色,未等下令就擅自放箭,人群中不知是谁惊慌的大吼了一声,箭矢如雨般朝着蛮汉射来,吓的柳妙儿花容失色,大脑一片空白。

    那些尖锐的箭尖,难道就要成为她最后的归宿?

    柳妙儿挣扎着想抛开,却听得那蛮汉一声低吼,然后她就只能感觉到自己突然间腾空而起,眼睛被风吹得睁不开,耳边也是呼啸而过的风声。柳妙儿出于本能的抓住了蛮汉的臂膀不希望自己被扔在地上,却突然听见“噗,噗,噗”的好几声,是利器没入皮肤的声音。

    愕然睁眼,柳妙儿发现自己已经被蛮汉带到了房檐上,他如如同意灵活的雪豹一般攀岩而上,却因为攀岩的动作,导致他后背暴露,被箭矢击伤,柳妙儿侧眼一看,能看见蛮汉的后背如同刺猬一般插着好几只箭矢,她不合时宜的心疼起来,却见不远处一袭锦衣飘过,元邵御空而来直击蛮汉的后背。

    “快跑!你快跑!”

    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才蛮汉庞大的身裙替她挡住了所有的箭让她心生好感。看到元邵出手,虽知道他是来救她,可她却下意识的想要帮助这个蛮汉,所以使劲的拍着蛮汉的胸脯让他快走。那蛮汉低头看着在胸前的柳妙儿着急的面容,低吼一声,一跃而起掰着墙头就翻过了那宫墙,然后不管哪个方向,箍着柳妙儿就朝着能够奔跑的方向快速逃命。

    风驰电掣,蛮汉奔跑起来的速度不低于猎豹,柳妙儿的发丝被风吹起,沾上了蛮汉的血凝固在一起,不远处元邵一脸冷冽飞驰而来,腰间的软件出鞘,剑气潇潇直冲蛮汉的后背。

    “你快丢下我,你快跑啊!”

    柳妙儿身子沉重,急忙让蛮汉快点离开,可野兽的猎物一旦到手就不会放弃,所以眼看着元邵攻了过来,凭柳妙儿对元邵本事的理解,这蛮汉必死无疑。

    可就在这时候,一柄银剑突然破空而出,截住了元邵的攻势,然后就只见一个一身红袍面容平凡的男子噙着欠扁的微笑,眨巴着桃花眼出现在面前。

    月如钩!

    “汝南王,这一次这个蛮汉,你可不能杀!”

    说完,月如钩迎面对阵元邵,柳妙儿震惊之余还什么都没说,就被蛮汉一把抱着,飞奔出了宫门。而跟在蛮汉身后的,还有那些受命赶来的侍卫。只是这些人没有元邵那么厉害的功夫,加之蛮汉除了皇宫大院在平地上的奔跑速度简直如风般迅速,所以当蛮汉带着柳妙儿奔出城门时,已经将那些侍卫远远地甩在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