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27】蛮汉
    “这个特殊之人,便是大夏汝南王的王妃,柳妙儿柳小姐!”

    北宁太子的声音并没有男性的粗犷,轻柔的如同吹过山涧的风,听在别人的耳朵里是温柔,可听在柳妙儿的耳朵里,却是阴柔。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这个从一进门便盯住她不放的男人不是什么好人。虽然她不知道柳妙儿为何会和这北宁太子有关系,也不知道这男人让她揭开方布所谓何意,她只知道,现在的情况下,她就是那飘摇在暴风雨中海lang中的一叶扁舟,无法呼救,无法靠岸,所以她只能靠自己掌舵,把握好船身才能不被巨lang淹没。

    所以当那北宁太子说出她的名字时,她很适时的惊讶了一下。然后有些受宠若惊的站了起来:“太子殿下真是说笑了,若是平日,妾身自然乐意做这特殊之人,只是切身如今怀胎九月,恐怕不宜做那揭晓之人。”

    凭着方布下的传来的低喘声,柳妙儿就能判断那下面定不是什么善物,再一联想道古代的人喜欢看什么猛兽之类地东西,柳妙儿虽然知道自己躲不过这命运,可为了不让自己受惊,还是起身婉拒。

    “王妃不必自谦,正因为你是有孕之人,这件事才适合你做。”

    北宁太子面色和善,可看在柳妙儿眼里却无端生出些许阴谋诡计来。本想再说什么,却听得太后柔声道:“妙儿,你且去吧,这大殿之上想必北宁的太子也不会做出什么不得体的事来。”

    太后发话了,柳妙儿就没了选择,对着太后施了一礼,就从席位上站了起来,可刚抬脚,就被元邵一把拉住。

    “太子要求王妃揭开这方布,是否应该问过本王意见。”

    元邵倏然起身,将柳妙儿拉向身后,薄凉的声音让原本热闹的大殿顿时冷了下来。柳妙儿惊愕回头,没有想到元邵会在这时候站出来。

    他不是不管她了吗?这时候站出来做什么。刚才太后和皇上都发话了,他站出来,不是摆明了挑战皇上和太后吗?

    柳妙儿想到这一层,不由得一惊,拽了拽元邵的袖子,可元邵根本不理会她,而是看着那脸上闪过阴狠的北宁太子面不改色道:“只是一块方布而已,若是北宁太子有诚意,想必会很乐意亲自揭开方布才是。”

    说完,元邵完全不理会整个大殿目瞪口呆的一行人,扶着柳妙儿就坐了下来。柳妙儿张大了眼睛看着他,不知道这时候他站出来是为了什么。

    难道,她这个在海lang中飘摇不定的小舟,还能找到避风的港湾?

    大殿内顿时陷入诡异的安静,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事怎么解决。太后和小冷的脸色都微微一变,不过那北宁太子在听到元邵这话后,倒没有生气,反而笑得更深。

    “看来王爷很疼王妃,只是太后和皇上都发话,王爷和王妃没有拒绝的道理才是。不过瞧王爷这态度,莫不是太后和皇上在王爷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北宁太子眉眼一抬,摩挲着手背,看着元邵满是佯装出来的震惊。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原本各怀鬼胎的大夏朝臣皆把目光投向元邵。

    原来在这里等着!

    这北宁太子或许早已知道大夏的情况,所以才来了这么一出,目的不是为了整她,而是让元邵出手打破大夏现在微妙的局势。可他凭什么认为元邵会站出来,而元邵应该能料到说出这番话来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为何还要说。

    难道,都是因为元邵真的,在乎我?

    柳妙儿心头冒出一丝窃喜,但是元邵接下来的话,直接浇灭了她刚刚复苏的希望。

    “太子不必危言耸听,本王如此做不过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不希望孩子受到惊吓,汝南王府的第一个孩子、本王的嫡子无法不重视,所以还望皇上和太后赎罪。”

    元邵起身,抱拳告罪,那孩子说话,合情合理,所以太后和小冷皆看了一眼柳妙儿的肚子,脸色缓和了不少。

    这一段话下来,将刚才诡异的气氛压了下来,大夏的秩序似乎就因为这么一句话再度稳定了,可柳妙儿却再度寒了心。

    她早该想到的,也早该断了念想的。今日她和小冷拥抱定是被元邵瞧见了,元邵连陈琳琅的事都能怀疑她,怎么可能在这件事上毫不怀疑,是她天真了而已。

    柳妙儿黯然神伤,不再看任何人的神色,北宁太子见元邵一句话就解决他挑起的矛盾,脸上的笑容不再,却依旧维持着那股子优雅的姿态。他没有再为难柳妙儿,反而是自己走下席位,来到了那块方布前。

    众人的视线被北宁太子吸引,看着他修长如同白玉的手指抓住了方布的一角,皆屏息凝神。人都有好奇心,这宴会上的人虽都身经百战,可在这种时候也免不了俗一把,皆看着那北宁太子,满目探究。

    “既然王妃无法动,那么就由我亲自来吧,这个礼物,还希望太后好皇上喜欢。”

    说完,北宁太子不经意的看了柳妙儿一眼,惊的柳妙儿一阵颤抖,忍不住看了过去。却见北宁太子双手一拉,那方布就落了下来,露出了里面一个铁笼子,而铁笼子里,居然是一个用铁链套着的满身鲜血的男人。

    男人身材魁梧,孔武有力,裸着上身,一身强健的肌肉显露无疑,只是浑身伤痕,身上也是脏兮兮的,一张脸带着一种特有的蛮横狂躁之气,触目惊心。

    不知是不是因为方布拉开了见了光,那原本闭着眼睛的眼睛在那一瞬间睁开眼来,怒吼一声目眦俱裂,对着那站在铁笼面前的北宁太子冲过去,却因为被铁链帮着,一头撞在了那铁笼子上,额头流下血来,吓的大殿上一干女眷花容失色。

    众人来脸色大变,可北宁太子却看着这男人露出嗜血的兴奋之色,似乎看到男人头破血流的场面,对他来说是一件十分愉悦的事。

    这是个变态,绝对是个变态!

    柳妙儿在心底诅咒着那北宁太子,看向那笼子里的男人,却见他胡乱挣扎着向挣脱铁链,无奈铁链有碗口粗,他根本无法挣脱,却让整个铁笼子开始摇晃了起来。

    “皇上,不知对这个礼物,你是否满意?”

    北宁太子勾出一个笑容来,让属下摁住铁笼子防止被这蛮汉掀翻,看向了小冷。

    “礼物?既然这人是礼物,恐怕还有其他的用途,太子殿下何不一次说清楚,也好让朕和诸位大臣一起,评判这礼物的好坏。”见到这笼子里的人,小冷的面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根本不需要他的关心,既然北宁太子送了这个过来,那就一定有他的企图。

    “皇上果然英明,冥寒佩服。我能用此人来做礼物,自然不是送一个人这么简单,这人本是我们北宁皇室的奴隶,专用来与野兽搏斗供我们欣赏,却无法彻底将他制服。只是前些日子,我听说大夏近年来出了许多能人异世,所以把礼物带了过来,希望大夏有办法制服。想必你们没有看到,这蛮汉胸前的那颗绿色的宝石,那是世间罕有之物,可惜我北宁无法取得,只是不知道的是,大夏的人有没有这个本事。”

    北宁太子慢条斯理的说着,看着那笼中的蛮汉,扫了一眼整个大殿,眼中竟带上了挑衅之色。

    听闻虽然北宁和大夏虽为姻亲国家,当今太后也曾是北宁公主,可大夏和北宁并不交好,这一次北宁太子的到来已经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早知道这太子来者不善,却不料他的目的竟是想用一个蛮汉来羞辱大夏。

    哈哈,真是可笑之极!

    大殿内的人听说了这样的话,不由得露出了轻视之意,不过是个蛮汉,纵然力大无穷,也无法抵抗武林高手的一击,这样的挑衅,北宁必输无疑!

    抱着这样的想法,这大殿中一个身形魁梧的男人不等小冷发话就站了起来,抱拳一立,冷嗤一声道:“既然太子有此雅兴,大夏也乐意奉陪。”

    说完,男人跪下请求制服这蛮汉,小冷冷眼一抬,倒是波澜不惊的应下了。北宁太子见有人迎战,眼中闪过一阵奇怪的光,脚步一动便站到了那自告奋勇站出来的将军面前。

    “这位将军,这蛮汉太过危险,所以我只能打开笼子,若是你能制住拴着铁链的蛮汉,我就算你赢,那颗宝石,就是你的。如何?”

    说完,北宁太子根本不给将军思考的机会,纤手一扬,随从们便小心地打开了笼子,笼子的蛮汉一感觉到笼子被打开,倏然就冲了出来,一头栽倒在地,惹得大殿内的人哈哈大笑。

    如此只靠蛮力的一个人,北宁也能拿出手!

    众人不屑,但是柳妙儿却心头一惊,看着那蛮汉从地上站起来,露出了被他撞了的地面,上好的花岗岩地面被这蛮汉的头硬生生的撞出了一个凹陷来。

    这个蛮汉,练了铁头功吗?

    柳妙儿惊愕不已,原本对这事不甚关心的她也注意起这蛮汉来,只见他被铁链绑的死死的,却依然咬着牙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了。见他如此,北宁太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似乎他胸有成竹胜券在握。

    显然的,那位将军也看见了地面上的那出凹陷,原本不屑一顾的神情敛住了,看着那站立起来身材硕大的蛮汉严阵以待。蛮汉的头依旧流着血,血丝滑过嘴角滴落下来,面容十分惨烈,一双眼睛看着面前上前挑衅的将军,凶光毕露。然后未等众人反应,蛮汉就突然暴走,对着那大夏的将军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