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25】你是皇上?
    那两个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柳妙儿,而柳妙儿同样的也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两个人。

    这不是,刑瑾和南宫宇!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还有,刚才······他们叫小冷什么?

    当某些真相好无预兆的出现,柳妙儿愣住了,僵着脖子转过头来看着小冷,满眼惊诧。

    “小冷?”

    柳妙儿张着小嘴,磨叽了半天,终究只吐出了这样的两个字。她的脑子有些混乱,不知道为何小冷会变成新皇,不知道为何南宫宇和刑瑾为何看起来像是小冷的亲信,更不知道海棠和小冷有什么关系,她不愿意去想这些,她只是在想,小冷和她相遇时,分明不认识对方,那么她所谓的救命恩人的身份自然是假的,既然是假的,那么太后何以将她嫁入汝南王府。

    难道,真的是为了做奸细!

    那么元邵呢,元邵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他怎么会对自己这么放心,从一开始就温言相待,为了什么,为了这孩子,还是为了故布疑阵?

    柳妙儿疑惑中带着震惊,震惊中带着伤感,她心里闪过很多念头,浮现很多的猜测,却突然发现她真的不应该留下来。她有一种直觉,留下来之后,那些背后的秘密定会让她伤的体无完肤。

    柳妙儿一向不相信直觉,只是这一次,我信了,所以她要走,一定要离开!

    “柳儿姐!”

    众人惊异一段时间,南宫宇总算是回过神来,看着柳妙儿,不知道她为何会在这里。而刑瑾则看着柳妙儿惊讶的模样,眼色渐深。

    他是聪明人,早已猜到柳妙儿的身份。也早已发现柳妙儿根本不识新皇的事。

    “柳儿姐,你怎么会?”

    南宫宇不明白,明明是柳妙儿是将军府的女人,为何会在这夜深人静的梅林中与皇上--私会!还有上一次,她和皇上的关系看起来非同寻常,那么柳儿姐,究竟站在哪一方?

    南宫宇疑虑重重,而小冷则是看着柳妙儿大变的脸色,俊眉深锁。

    在他的印象中,柳妙儿该是上次试剑大会与南宫宇两人认识的,可看两个人的模样,似乎里面另有隐情。小冷的脑海中,突然就浮现一个他一直以来忽略的问题。

    柳儿的夫君,究竟是谁?

    “柳儿,你随我来。”

    小冷冷着脸,拽着柳妙儿就向梅林里走去,柳妙儿傻愣愣的不知该作何反应,就这样被拖走了,留下刑瑾和南宫宇站在梅林外,面面相觑。

    梅香清幽,迈入林子深处更显芬芳清雅,掉落的白色花瓣轻轻地落在小冷与柳妙儿的肩头,然后又伴随着傍晚的风飘然落地。

    踏梅入林,宫灯的光暗了,可夜色中,柳妙儿和小冷的脸却如此清晰。

    “柳儿。”

    小冷停下了脚步,紧紧地抓着柳妙儿的手,一声低唤,挑动了柳妙儿的心神。

    眼神一颤,柳妙儿抬头,看向小冷,一眼却望进了她带着担忧的眸子,他的眸子,依旧是寒色系的暗黑,可没有光的夜色中,却带着温暖的担忧。

    小冷,你是担心我什么?

    小冷,既然冷,就不要突然如此温暖,好不好?

    我身在寒潭,习惯了寒气就不怕冷了,可若是触及到温暖,就再也离不开了。可小冷,为何你会是新皇元晟,而为何,我们要认识。你现在担心我,可国宴即将开始,有些事你迟早会知,你若知道我是柳妙儿,你会怎么样,恨我欺骗了你,还是收回你送给我的箭盒?

    一瓣梅花从眼前飘下,落在柳妙儿细长的睫毛上,她眨了眨眼睛,花瓣便同泪水一起落下,不知是花染了泪还是泪湿了花。

    “柳儿?你怎么了?”

    突如其来的泪水让小冷有些不知所措,他笨拙的伸出手来想拭干柳妙儿的眼泪,可柳妙儿却摇了摇头,任凭这泪水从她的脸颊上落下。

    她看出来了,看出来小冷对她的关切,一个天性薄凉,带着杀气的阴沉帝王在她的面前并没有那么可怕,说明什么,说明小冷重视了她。不管是从哪方面重视,小冷把她当成了可以信任的人,可事实上,不管她内心是怎样的想法,她的身份就不允许她博得新皇的信任。

    小冷和刑瑾南宫宇在一起,就证明他也不甘心被其他势力压制,不甘心太后垂帘听政,那么就更加不甘心被元邵的气焰压的喘不过起来。所以,她柳妙儿是太后的卧底,又是汝南王妃,同时又和新皇扯上关系,等身份大白,那么她不论在哪一方,都讨不了好,都得不到信任。

    所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小冷发现她是汝南王妃之前,决绝离开,只要离开了,她就不会夹在三股势力的中间,更不会让小冷失望。他心头的那股温暖,或许还能留着,或许她走了,在小冷的心中,她依旧是那个和他共患难过的柳儿。

    柳妙儿低下了头,本想待泪水干后和小冷说一声再见,却冷不防被小冷一把搂紧了怀里。

    小冷似乎没有抱人的经验,所以环着柳妙儿的手有些僵硬,却还是僵着手,抚摸着柳妙儿的后背。

    “柳儿,别哭了。”

    小冷不知道柳妙儿为何哭泣,所以他只能说出苍白的语言来安抚柳妙儿。可柳妙儿被他如此一抱,心头温暖的同时却也惊醒了,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一把推开小冷,猛地后退了几步。

    “皇上,妾身之前不知皇上身份,失礼之处还请皇上见谅。国宴快要开始了,妾身必须回大殿与夫君一起出席,所以妾身这就告辞,请皇上赎罪!”

    说完,柳妙儿根本不给小冷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却因为转的太急踩到了裙摆,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却被一双突如其来的手臂抱住,然后被揽入了一个怀里,一股熟悉的香气扑面而来,让柳妙儿脸色一白。

    是元邵!

    “王妃,有身孕的人不宜乱动,国宴即将开始,王妃最好随本王回去。”

    低沉薄凉的声音钻入耳中,就在那一瞬间,柳妙儿看到了赶来的南宫宇惊讶的神色,刑瑾沉静的面容,还有小冷伸过来的想要扶着自己的僵硬的手。

    有些事,终究还是逃不过的,我果然上辈子作孽太多了吗?

    柳妙儿欲哭无泪哀叹一声,不去想元邵怎么找到这儿的。她只推开元邵站了起来,侧着身子对着小冷恭敬地行礼:“皇上,妾身必须随夫君回去了,刚才若有冒犯皇上的地方,还望皇上恕罪。”

    柳妙儿说着,不敢看小冷的眼神,也不敢看元邵的眼神,所以她不知道两个人以一种怎样的神情看着自己,她只觉的空气压抑的可怕,小冷的手还僵在空中,却在元邵这一番话后,慢慢的收回。

    “王妃既是朕的救命恩人,朕岂有怪罪之理,国宴即将开始,还请王妃随汝南王回去才是。”小冷的语气恢复了阴沉,那一瞬间的情绪转变衍生的陌生感,让柳妙儿心头一酸,却也无可奈何。

    我何时,是你的救命恩人?

    柳妙儿的哀戚,只得藏在心里。

    终究,小冷还是变成了新皇元晟,而她柳妙儿,还是成了汝南王妃。两个人一瞬间的温暖,似乎一下子就断了。没有怪罪,没有责骂,真是连一丝怨言都没有,因为元邵的一声“王妃”,柳妙儿的身份顿时曝光,让她再也没有躲藏的余地。

    小冷的目光没有在柳妙儿身上停留,他只是看着元邵,脸色冷硬,眼神阴沉。而元邵,依旧是那一副冷清的模样,周身寒凉,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暖意,可他的脸上,却挂着笑容。

    “如此,微臣告辞,王妃擅闯皇宫的事,还希望皇上不要追究。”

    说完,元邵低头看着柳妙儿,拉起她的手温柔道:“王妃,太后召见你,不是让你胡乱在皇宫里乱跑,国宴要开始了,随本王回去。”

    元邵的一句话,有将柳妙儿与太后的关系拉了出来,元晟面色如常,元邵也不在意,仿佛平常一般拉着柳妙儿的手,向小冷告罪之后就离开了。风过处,宫灯摇曳,梅花幽幽,暗香浮动,却无法阻止寒气的侵袭。

    一路行走,柳妙儿跟随着元邵的步伐,并没有多说一句话,她知道刚才的那一幕元邵定是看见了,也知道元邵已经不再信任她。原本她应该解释的,可柳妙儿突然觉的自己累了,累的什么都不想说。

    如今,她说什么都无用,在太后的心中,她没有带去有效的情报,或许早就已经无用了;在小冷的心中,她是一个欺骗了他温暖的女人,所以他或许已经开始恨她了;而在元邵的心中,或许她就是一个吃里扒外的奸细,欺骗了他的感情,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她柳妙儿夹在三方之中,里外不是人,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也不知道该选择哪一边站立,她只知道,她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

    所以柳妙儿只能沉默,沉默的低着头,沉默的哀悼自己失去的友情和爱情。

    皇室休息的大殿灯火辉煌,琉璃火白绢灯将整个大殿照的亮如白昼,柳妙儿踩着元邵的步子随着他坐在太师椅上,等待着传话的小公公来宣布宴会开始请诸位入场。

    两个人沉默着,柳妙儿不说话,元邵也不说话,只是两个人的身影,越来越疏离。

    沉默,诡异的沉默。

    最终,传话的公公进了殿来,说宴会开始,请元邵入席。元邵并没有说什么,伸手握住柳妙儿的手,带着她迈出宫殿。

    迈出宫殿的那一瞬间,从明亮的灯火下迈入夜色的包裹中,柳妙儿就突然眼前一黑,脚步一软跌入了元邵的怀里。

    今天注定了是她的灾难日吗,怎么处处跌倒。

    柳妙儿揉了揉额头,起身对着元邵说了声谢谢,然后就颔首跟在元邵的身边,规规矩矩的朝着那举行过眼的大殿而去。元邵并没有多说话,只是那只没有拉住柳妙儿的手,握的更紧。

    迈入大殿的那一刻,柳妙儿终于还是抬起了头,抬头的那一瞬间,她似乎看到了元邵凝视她关切的眼神。可因为烛光刺眼,她看的不清楚,再仔细看去,元邵的脸一如既往的平静。

    柳妙儿,你是失心疯了么?这种时候,还期盼着什么?

    摇了摇头,柳妙儿低低地一声叹息,随着元邵的步子进入宴会大殿,却在进殿的那一刻,突然感觉到一束熟悉的目光,那种熟悉感,来自柳妙儿本尊的这具身体。

    这又是遇上熟人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