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23】再见小冷
    离开凤栖宫,柳妙儿并未坐上步撵,只是带着凤栖宫的两个小公公在皇宫内院中行走,说是要看看皇宫的景致。走了许久,直到感觉到不到太后那温柔的粘在她后背的目光后,她才舒了口气。

    后背早已是冷汗涔涔,刚才在凤栖宫,虽然所有的人都很温柔噙着笑脸,虽然太后平易近人的有点不正常,可柳妙儿依旧觉的无比紧张,甚至她能感觉到来自这幅身体本尊最本能的恐惧。她不知道面对着那么柔和的太后她恐惧什么,她只知道太后绝不是这么温和的角色,一个敢于在如此环境下垂帘听政的女人,绝对不会简单。

    那么她对自己这么好为了什么?

    今日太后并没有向我询问汝南王府的情况,如此说来是她原本就没有对付元邵的打算,还是她只是用另一种态度来试探自己?

    怎么想,都是后一种可能性更大。

    所以柳妙儿时刻都不曾放松警惕,一阵冷风吹来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她不知道自己刚才的反应是否正常,是否符合柳妙儿在太后眼睛的印象,但是她可以保证,今日过后事情将不再简单。她觉的她不能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否则等待她的将会是阿鼻地狱。

    心中的这种感觉太过于强烈,强烈到让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柳妙儿也心生胆怯,所以她回头想让两位公公领着自己回休息的大殿。她必须回王府,然后回家,告诉柳员外不管怎么样,她要离开这里!

    什么汝南王府,什么元邵,他都不管她了还不能让她自保吗?如果惹恼了太后,柳妙儿可以肯定只要太后说她是奸细,元邵一定不会给她辩驳的机会就灭了她,眼看着她要临盆,这种事绝对不能发生。

    所以为了能顺利诞下孩子,为了能保住自己的小命,柳妙儿此时已经没心情参加这什么冬至国宴了。

    可一转身,却发现身边的两个公公早已不见了踪影,恍惚中柳妙儿记得这两人似乎刚才向她请示说是要去大殿帮什么忙来着,她无意识地点了头,却不想这两个小太监就真的把她丢下了。

    刚才她只是在深思没有多想,却不料这两小太监居然就真的扔下她这个大肚子的汝南王妃走了!

    柳妙儿不可置信的看着空荡荡的身后,心想着要是再看到那两个小太监一定不给他们好脸色。

    可现在,她想不给他们好脸色似乎也没有可能了,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身边是一片梅林,宫灯的微光下洁白的梅花清冷孤傲的开放着,寒香阵阵,北风过处梅枝摇曳,发出“沙沙”的声音,摩挲之间新开的梅花也从枝头落下,白色的花瓣飘落在柳妙儿的手心,倒是美轮美奂。

    可现在,对于如此良辰美景,柳妙儿可无法欣赏,她现在只想逃命去,那儿能偷得浮生闲暇来赏月弄梅。

    可皇宫这么大,柳妙儿人生地不熟的,真不知该如何找回去。

    乱闯?

    柳妙儿可没有这么胆子,皇宫不是游乐场,不是你走丢了随便到一个地方问一问警察叔叔就有人来帮你,皇宫是个等级森严的地方,就算她柳妙儿自认恣意于天地间不受约束,不代表别的人跟着不受约束,宫里的人等级划分很严格,那些人该去哪些地方,那些人不该去哪些地方都十分规范。她可不认为随便抓一个小太监和小宫女,他们就能给她指明前路,更何况皇宫危机重重,就算她柳妙儿没有被害妄想症,她也需要小心谨慎。

    元邵在大夏的威望太高,谁知道那小皇帝见了自己不眼红,不把自己绑起来。虽然她现在不确定自己在元邵心中的分量,可她肚子里的孩子至少是汝南王府的种。

    如此一想,柳妙儿瞻前顾后不知该怎么办,心想着是不是应该找个暖和点得地方,等到元邵或者那两个小公公发现自己不见了,再来寻找自己?

    对,这样的方法才是最好的,乱闯总会闯出点事来。

    柳妙儿想了很久,最终确定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就是在这里等,虽然这地方没有什么人进出,可她相信她这么一个大肚子的王妃失踪,总有人会看见她在这里。

    是的,总有人会看见,柳妙儿在梅林外来回晃悠着取暖,却不知梅林内一双冷若寒星的眼睛已经盯上了她。

    那双眼睛里,看到了梅林外一个影子来回晃悠,看身形臃肿肥胖,所以他根本不假思索,从身旁的箭袋中取出一只箭来,对着那晃悠的黑影张弓拉弦。

    “嗖”的一声,箭矢破空而出,撕裂空气的声音触动了柳妙儿最敏感的神经,柳妙儿愕然转头,却见一银箭头扑面而来,凌厉的锋芒带着死亡的锐利,与她的发髻擦过,没入了一旁的梅树树干中。

    “蹭”的一声,吓得柳妙儿脸色发白,仿佛在那一瞬间与死神擦肩而过。她僵硬的抬着脖子朝着那梅林深处看去,却见微光中一双冷冷的眼睛如同鬼魅一样的出现,站在梅林里,正如同一个地狱判官一样的给她审判。

    因为隔的太远,柳妙儿看不清楚那人的容貌,但是她可以保证,这个人若是要杀了她,简直轻而易举,刚才间没有射中她,只是那人在试探。

    柳妙儿回头,不远处的宫灯就照亮了她的面容,苍白的容颜带着憔悴,却掩不住那双水润的眼眸孕育的湖光山色。梅林里的人看到这张脸顿时愣了愣,冰凉的眸子里闪过惊诧的惊喜,然后又看了看柳妙儿的大肚子,放下了手中的箭。

    他的箭,一旦上弦便不得不发,可这一次,第一箭试探射出,第二箭就应该紧随其后取人性命,可那个人,那张熟悉的脸,让他停下了手。

    他在庆幸,刚才并没有让柳妙儿一箭致命。

    他缓步从梅林中走出,手中拿着弓,柳妙儿站在梅林外,听着那黑暗中的人踩着梅花花瓣缓步而来的声音,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迷路了才来这里,我绝对没有来打扰您的意思,所以不管怎么说,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这一马吧!

    来人的脚步太过于沉重,让柳妙儿觉的害怕,她很想转身就跑,可一想到人家手中拿着弓箭,自己这么一跑就被一箭射死了,哪儿还能动的了。

    所以柳妙儿决定了,不管怎样,投降最重要。柳妙儿已经决定卑躬屈膝以求活命。

    所以她咬着牙拽着手心看着那梅林中的一步步走出来,一张冷酷的俊颜出现在宫灯下,寒星眸子扑克脸,却是柳妙儿很熟悉的容颜。

    “小冷!”

    柳妙儿惊愕的看着从梅林中走出来的人,不可置信而又舒了一口气似的唤了一声。

    小冷怎么在这儿?

    柳妙儿瞬间想到的就是这问题,但是转念一想,是小冷的话,她也就不被担心了。

    柳妙儿提着裙角就想过去,但不知是不是刚才太过于紧张,脚步一软就扑进了迎面而来的小冷的怀里,被小冷一把抱住。

    “柳儿?”

    小冷看着柳妙儿惊讶的模样,心中也是一片讶异,他不知道柳儿为什么会出现在宫中。为了确保真实性,他伸出手来,在柳妙儿的脸上掐了一把,疼的柳妙儿龇牙咧嘴。

    “疼!·······小冷,你怎么会在这里?”

    柳妙儿一把拍开小冷的手,扶着肚子站直了身体。

    小冷没有回答,却反问了柳妙儿一句:“那么你为何在这里?”

    “我,我自然是陪着我夫君来参加国宴来了。小冷,难道你也是朝廷中人,是来参加国宴的?小冷啊,虽然我知道你喜欢弓箭,可也不能在皇宫里携带兵器,不然要是被发现了,你可就惨了。”遇到熟人,柳妙儿就不必谨言慎行了,絮絮叨叨不希望小冷出事。但是一想到刚才小冷的那一箭,依旧有些后怕。

    “夫君?”

    小冷一向话少,看了看柳妙儿的肚子,心头了然,却是忍不住升起一阵奇怪的怒意。

    “既然是来参加宴会,不应该胡乱跑的人是你!现在距离宴会开始也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你还是快些回去,皇宫不是你家,不能随意走动!”小冷说着,声音严厉了起来,摆了摆手让柳妙儿快走。

    柳妙儿自然想走,可她不知该向何方走,她要是能回去,还需要在这里磨磨唧唧。

    不过看小冷的模样,对皇宫似乎挺熟悉。

    柳妙儿看着小冷面无表情的脸,揣度着他的身份,然后想了想拽了拽小冷的胳膊,笑道:“小冷,不是我不想走,而是,而是我迷路了,你知道皇宫太大了,你不小心就走丢了!所以不知道小冷你有没有办法把我送到大臣休息的宫殿去?”

    柳妙儿笑的谄媚,心想着幸好她遇到了小冷,她应该能回去。

    迷路?

    小冷抬眼看向柳妙儿,看着她笑的谄媚的模样也心知她干不出什么好事来,所以收起弓箭交给柳妙儿让她拿着,就要带着她离开梅林。

    可两人还未行动,一旁的的梅林中就传来了脚步声,小冷面色一变看了柳妙儿一眼,本想阻止什么,可已经来不及了。梅林中的人走了出来,是两个玉树临风的修长身影,他们一见到小冷就走了上来,就跪下道:“皇上,微臣来迟,请皇上赎罪!”

    然后,两个人抬起头来,与柳妙儿照面的那一刻,顿时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