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22】太后婉姬
    “王妃,太后有请。”

    前来传口谕的公公面白无须,敛眉敛目,声音温润柔和,没来由的让柳妙儿觉的舒服。

    只是宴会还有一个时辰就要开始,太后找我做什么?

    这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柳妙儿不解,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元邵,可元邵却端着一冒着热气的茶盏,看着殿外的景致,似乎丝毫没注意柳妙儿。

    连太后召见都不在乎吗?

    柳妙儿苦笑一声,心情更加低落,只是太后的懿旨她无法违抗,所以她对着那公公笑了笑,站起身来。

    “劳烦公公带路。”

    柳妙儿在进宫之前恶补了一番宫廷礼仪,现在做出来倒是有模有样端庄得体,那公公看着柳妙儿的模样,点了点头就扶着她离开。

    离开之前,柳妙儿回头看了一眼元邵,他却依旧看着殿外的景致,对她的行为不置一词。

    终究,还是形同陌路了。

    柳妙儿在心底叹了一声,就随着这公公走进了皇宫内院,挺着大肚子的她走得很慢,却因为慢,能将这富丽堂皇的皇宫看的十分清楚。

    琉璃瓦,褚红墙;石板路,白玉柱;回廊曲折,精致的护栏雕龙描凤,宫灯摇曳,微弱的灯光飞霜舞雪,柳妙儿坐上了皇宫专用的步撵,由几个侍卫抬着朝着太后的凤栖宫而去。一路行来遇到不少宫娥太监,绿色的宫裙青色的宫衣在柳妙儿的面前来了又去,一个个低着头打着招呼,态度恭敬中带着压抑。

    关在笼子里的鸟,终有一天会忘记自己有翅膀。这些宫女太监们从小进宫也就造就在要在这里关上几十年或者是一辈子的命运。皇室看似辉煌,却有着不可告人的辛酸,一如她柳妙儿此时的境遇。

    她再一次想走了,因为她深刻的感觉到了这皇宫太过厚重的宫闱气息,其中夹杂着胭脂水粉的味道,夹杂着女人泪女人血,还夹杂着一些冤魂的呐喊。这个地方,她即便早就劝慰自己接受,却依旧劝服不了自己。

    她柳妙儿,生来就是一个需要清新空气的人。

    夜幕快要降临,那天边的余光一点点的在被黑暗蚕食,柳妙儿坐着步撵到了凤栖宫,那早已在门口等候的宫女儿就急忙迎了过来。

    “王妃,你可算是来了,太后已经在殿内等了许久了。”

    迎上来的宫女伸手将柳妙儿的扶了下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一如身边那位传谕旨的公公一样,清润的声音加上脸上的笑容,让柳妙儿看到凤栖宫紧张的心顿时放松了不少。

    这凤栖宫的宫女如此和善,想必太后也应该十分和善才是。

    柳妙儿不了解太后,秦城的百姓也不敢说道太后的不是,所以她打听不到消息。只凭着一种直觉,对这个曾经失宠了十年被贬出宫后来又再次回到皇宫的女人怀着一种畏惧。毕竟一个女人成了庶民,却有办法回到皇宫垂帘听政,足以见出她的强大。

    所以柳妙儿极力避免和新皇和太后见面,这一次还想着说自己身子太重无法前来,可太后说想见见她,她也无法抗拒。她一直以为来到凤栖宫面对的会是一副冷酷威严的状态,却不想迈入大殿的那一刻,仅是一种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

    太后年方三十八,算起来并不是很老,只是因为她曾经受过苦,所以面容看起来有些沧桑,只是那张带着沧桑之色的脸此时却看着柳妙儿,笑得温和。

    “妙儿,你看你这么大的肚子哀家还把你叫来,真是辛苦你了。只是哀家也是没办法,这好久不见了,哀家也念你念得厉害。”

    说着,太后从她的罗汉床上下来,伸出那带着精美翡翠指套的手扶住了柳妙儿,拉住了柳妙儿的手,亲热的带着她坐在了太后的罗汉床上。

    在被太后触碰的那一瞬间,柳妙儿条件反射的抖了抖,内心深处似乎有一种抹不掉的恐惧感,可面前的女人笑得慈善而温和,她不知道自己的恐惧来自哪里。

    所以,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随着太后的意思,小心翼翼的坐在她旁边,面色紧张。

    “妙儿,怎么脸色不好?是不是来的时候累着了?”

    太后握着柳妙儿的手,柔声询问,温暖如春风的声音想母亲一般抚慰着柳妙儿的心,柳妙儿看着太后,耐心恐惧与温馨同生,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傻傻地呆着。

    这与她预想的差距太大,潜意识里她觉的太后是个恐怖的人,那种恐怖来自于柳妙儿身体最本能的感知,所以柳妙儿毫不怀疑这感觉的正确性。可见到了太后,看到了周围看着自己同样温柔的公公和宫女,柳妙儿觉的这地方不应该那么恐怖才是。

    柳妙儿想不通,所以她当机立断,决定谨言慎行。

    “不是,太后,是妙儿得到太后如此对待,有些受宠若惊。太后您的位置妙儿可不敢坐,所以还请让妙儿做到下位吧。”

    柳妙儿偶然慌乱之余却不忘让自己镇定,不管太后如何,王妃是王妃,太后是太后,该有的规矩不能乱,她自然不能和太后平起平坐。

    所以柳妙儿惊慌失措的站起来,不敢逾矩。

    “呵呵,王妃,你就坐下吧,以前你和太后也坐在一起,如今怎么就生分了。是不是嫁了人了,就不要太后了。”旁边那位迎接柳妙儿的宫女看到她这模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以前就坐过太后的位置?

    柳妙儿十分吃惊,看想太后,不想太后拉着她的手,又让她坐回了罗汉床上。

    “你这孩子,当了王妃就不要哀家这太后了!好了,不要这么拘谨,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还甜甜的叫着婉姨呢,现在不叫了也不能如此生分。”

    太后看着柳妙儿,虽是责备眼神却依旧温柔,然后她见柳妙儿手有些凉,急忙让一旁的宫女儿给她的暖炉里加上无烟木炭。

    “谢太后。”

    柳妙儿接过暖炉抱在怀里,顿时暖和了不少,看着太后慈祥的脸,她张开嘴,除了谢谢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太后的模样,柳妙儿曾经和太后关系不错,所以那个手段非常的太后才会对柳妙儿这么随和,可即便是这样,柳妙儿坐在罗汉床上还是坐如针毡很不舒服。天并未黑,凤栖宫的灯火就已经点燃,炭火“滋滋”的烧着,不知是不是灯火太亮的原因,柳妙儿不过一小会儿,便觉的热了。

    太后拉着她闻言细语的说着处理王府的事,说着关于生孩子的事,完全以一个长辈的心态语重心长的教育柳妙儿。柳妙儿听着,吸取了不少的经验,只是期间柳妙儿根本不多话,坐在太后身边秉持着少说少错的原则,除了“嗯,嗯”之类的单音节不会多说任何一句话。

    天知道她现在早已经汗流浃背了。

    终于,太后嘱咐完了,看着天色已经暗了,这才察觉今晚还有宴会要举行,所以也就放开了柳妙儿的手,让她抱住暖炉回去。

    “妙儿,先回去吧,也不能让元邵等的太久,你这肚子也快要生了,等你生了孩子,哀家再告诉你该怎么做。”太后笑眯眯的牵着柳妙儿的手出了宫门,然后看着她坐上步撵,话说的温和,可柳妙儿却觉的意有所指。

    “太后,那妾身就告退了。”

    柳妙儿谨言慎行毕恭毕敬,还赢来了太后一个知书达理的称赞,柳妙儿急忙说太后谬赞了,这才坐上步撵离开。

    凤栖宫的宫灯点燃,太后微笑着看着柳妙儿离开,而后由那刚才笑得和善的宫女扶着回到了大殿,然后坐在罗汉床上,看着身边的那位宫女,温柔的笑意微微一变,就深邃了起来。

    而一旁,那面白无须的公公和和善的宫女恭敬地站在一边,垂着头默默无语。

    凤栖宫的气氛一下子低沉了下来,炭火“滋滋”的燃烧,却无法阻止这大殿诡异的冷寂。太后伸出手来,摸了摸小拇指上的翡翠指套,眼神突然地,就凌厉了起来。

    “小宁子,你说这柳妙儿还是当初那个柳妙儿吗?”

    太后端着一旁宫女送上来的热茶,扫了一眼一旁那看在柳妙儿眼中温润的宁公公。

    宁公公这是才抬起头来,细想了一下,皱着眉摇了摇头。

    看到他这种神情,太后抿着唇笑了,然后看向了一旁的宫女,柔声问道:“既然如此,锦思认为如何?”

    锦姑姑似乎早已料到太后会问她,所以她眸子一闪,看着太后,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太后,或许赵太妃是对的,这柳妙儿只想翻脸不认人,她现在就像不认识太后一般,想必是见到了元邵起了异心,想临时变卦。”

    锦姑姑的脸上早已没了那和善的笑容,她拧着眉分析着柳妙儿的行径,眼中闪过寒光。

    昨日太妃突然进宫找太后叙旧,说说笑笑中暗藏杀机,这风里来雨里去的女人来到宫里并不是来闲谈,那赵太妃和太后笑里藏刀的说了好些时候,临走时却说,太后派去的女人,可是很不听话呢!

    所以,才会有了今天试探的一幕,只是结果却出乎意料。这柳妙儿太镇定,行为没有差错,可身上的气度已经全然改变。锦思以为,这是因为她投奔了元邵的缘故。

    可她这么一说,太后却笑出声来:“锦思,你的想法与太妃的倒是不谋而合,以为柳妙儿不听话了,成了一匹脱缰的野马,只可惜,这与哀家知道的情况不一样。柳妙儿胆小懦弱,她不会有那个胆子,除非,这王妃,已经不是当初的柳妙儿!”

    太后端着茶杯,一针见血的指出最大的不同,然后挥了挥手摒退了其他的宫人,留下了宁公公和锦思。

    “宁公公,哀家让你做的事,你办的如何了?”

    锦思的神情尚未恢复过来,她不明白为何太后悔说柳妙儿不是柳妙儿,分明是怀着孩子的孕妇,又怎么会有假?

    锦思不解,而宁公公却走了出来,沉声道:“正如太后所料,自从苏醒后就性情大变的柳妙儿已经不是当初的柳妙儿,因为属下去过柳府试探,柳妙儿的变化大家都看在眼里,许多人和事都记不得了,可人却是还是那个人。奴才百思不得其解,知道前些日子请教了皇觉寺的方丈,奴才才恍然大悟!”

    宁公公顿了顿,似乎在思量接下来的话该不该说,太后和锦思都细听着,他继续道:“他告知奴才,这世上有一种奇异的现象,名为灵魂附体!”

    灵魂,附体!

    锦思惊愕,而太后脸上也是闪过一阵惊异。

    “小宁子,哀家是让你去查元邵从什么地方弄来的一个和柳妙儿长的一模一样的人,你怎么说这些昏话!”

    太后拍案而起,古代的人对这些神鬼之说总是带着畏惧,所以十分忌讳听到这种话。可宁公公却突然跪下来,郑重道:“太后,请恕奴才直言,那日王妃晕倒被查出有身孕的时候,正是奴才去派任务的时候,奴才明确的看着王妃断气,却在一炷香之后再度醒了过来,醒来之后神情完全转变,目露惊奇。当时奴才并没有在意,直到听说王妃性情大变,奴才在皇觉寺巧遇方丈才得知王妃的情况与借尸还魂一致。”

    宁公公跪在地上,说起那日柳妙儿的事还心有余悸,毕竟看着一个人借尸还魂,他总归是觉的诡异异常。

    太后和锦思的脸同时白了,宁公公是个可靠的人,太后能重返宫廷他出力不少,他不会无事生非,所以既然如此说,就应该不会有错。

    借尸还魂!

    太后纵然见过不少世面,却还是被这件事震惊了。

    “小宁子,这件事你再查探一番,最好找到柳妙儿借尸还魂的证据来。然后只要有证据,这女人就会乖乖听话。”太后的慌乱只是一瞬间,沉浮这么多年,太后处乱不惊的本事早就练就,所以她很快便找到了解决这件事的办法。

    借尸还魂又如何,这样她有了把柄,才更好操控棋子!

    太后吩咐下去,宫外便响起了宫女的声音,说是送来了太后的凤袍和凤冠,让太后更衣参加宴会。

    国宴,看来哀家是时候让这朝堂的人表个态了!

    太后笑了笑,把柳妙儿的事交给宁公公去办。然后让众人进来,让宁公公下去,带着锦思着手准备国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