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19】身为妒妇
    距离上次生辰,已经有三天的时间。今日一大早,柳妙儿就从床上起来,穿衣打扮,将自己弄的美美的等待着元邵回来。青魄找遍了整个秦城,并没有发现自家王爷的踪迹,所以连同着他也开始担心起来。

    焦灼的等待渐渐的转变成了一种凝望,柳妙儿坐在锦园的醉心亭中,看着锦园的大门,心里期盼着元邵的身影。

    他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

    纵然心里担心不已,可柳妙儿还是不停的安慰自己。

    “宝宝,你爹会回来的,毕竟那是你爹,是不是?”醉心亭中,柳妙儿看着自己八个月大的肚子微笑,期望得到一丝慰藉。肚子很平静,因为平静所以柳妙儿觉的宝宝默认了她的话。

    所以她闭上眼睛,期待着睁眼时元邵会出现在锦园门口。

    一阵马蹄声突兀的传来,由远及近。侧耳倾听,那不是幻觉。身边的青魄突然间就冲了过去,柳妙儿睁开眼睛站了起来,远远地就看见元邵骑着马冲进了锦园,在锦园扫视了一圈看到自己后翻身下马大步走了过来。

    元邵!

    柳妙儿整了整发髻和衣衫,惊喜的迎上去,想抱着他看他好不好,可她噙着笑脸刚走上去,元邵却大手一挥,一个巴掌扇在她脸上,打的她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众人惊呆了,不知道一向把王妃捧在手心里疼的王爷怎么会突然下如此重手。

    这一巴掌十分响亮,元邵的手很疼,而柳妙儿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她只是突然觉的呼吸不畅,抬头看着元邵,满脸的不可置信。

    “为什么?”柳妙儿不是喜欢受委屈的人,她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要得到如此的对待。

    元邵没有说话,他深邃的眼神看着柳妙儿,这几天因为陈琳琅情绪不稳定所以也休息的不好,下巴长出青须,脸色也十分疲惫,但纵然如此,他的眼神依旧凌厉如出鞘的剑锋。

    “王妃,作为一个妒妇,你做得很好!”

    元邵正在气头上,看着柳妙儿不服输的模样质问自己,心头就更是一团火气上涌。刚才打柳妙儿的那一瞬间他也很疼,可见到柳妙儿如此,他就不管不顾了。

    他不希望自己的宠爱让柳妙儿变的无法无天!

    妒妇?

    柳妙儿眼神颤了颤,看着元邵憔悴的模样,不知道他这几天究竟做了什么,但是她觉的自己的爱情不应该被这一巴掌打死,她应该弄清楚原因。

    纵然脸上火辣辣的疼,疼得她想掉泪,可她安慰自己元邵或许是经历了什么事才让他如此狂暴,所以她深吸了口气,尽量了放低了姿态,拉住了元邵的手。

    “元邵,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所以我不了解你为什么如此愤怒。你先休息一下,休息好了我们再说,好不好?”

    爱情的路上,需要忍让,一味的倔强比不得退一步海阔天空来的实在,所以这一次,柳妙儿决定不任性不倔强,决定好好的和元邵说说。

    可她抓住元邵的手再一次被甩开,大力一甩让她一个趔趄,一如当初从侯爷府出来时被甩开的狼狈模样。

    指尖泛凉,柳妙儿只想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王妃,这还需要问本王,你做了什么你应该清楚,派人到别庄去毁了琳琅的清白,杀死了红叶难道还能说你不知道。是本王错了,本王不应该告诉你让你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可你错就错在不该动琳琅和红叶,她们两个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人!”

    元邵怒吼一声,他真的想象不出来在他面前笑的灿烂的柳妙儿会做出这种事来。他从不知道柳妙儿在想什么,所以他极力的宠她,却不料发生了现在的事。如今他痛心疾首,意识到这也是自己太宠柳妙儿的缘故,可柳妙儿听到这话,看着元邵心痛的模样,突然间笑了起来。

    “呵呵,呵呵,哈哈哈·····这是好笑啊,原来所谓的爱情,如此经不起推敲。原来我柳妙儿注定了遍体鳞伤。我派人杀了红叶,我派人玷辱了陈琳琅?哈哈,真是笑死人了!元邵啊元邵,实话告诉你,如果是我动手,她们怎么会有活着向你们告密的机会!”

    柳妙儿笑得张狂,那张带着些许疯狂之色的脸与追随元邵而来的陈琳琅的苍白无辜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听到这话,陈琳琅的眼泪“唰”的一下就掉了下来。

    “王妃,妾身自知碍你的眼,可你为何不直接杀了妾身,还要毁了妾身的清白!你让妾身有何颜面活在这世上!”面对玷辱自己的“罪魁祸首”,一向温柔的陈琳琅也愤怒了,她带着水汽的杏核眼无辜而又愤怒的看着张狂的柳妙儿,顿时惹人心疼。

    “毁你清白?没有颜面活在这世上,好啊,陈琳琅,既然你已经没了颜面,那么不远处就是小明湖,你跳下去,就什么痛苦也没了!不用再担心你那早就肮脏的清白!”

    柳妙儿笑的够了,就扶着一旁的柱子看着陈琳琅,那个看着她一脸控诉的柔弱女人啊,此时正牵引着某些人的心呢。

    说什么你柳妙儿是我心中唯一的女人,这一切都是谎言。刚才不是还说了,陈琳琅和红叶在他心中也有着重要的地位。

    既然心中已经有了别人,那么她柳妙儿算什么,一个笑话吗?

    所以柳妙儿冷笑着,丝毫不同情陈琳琅。陈琳琅被她这一刺激,顿时脸色发白,猛地起身就要朝着小明湖奔过去。若不是元邵眼疾手快拉住她,陈琳琅又会落入水中。

    “妙儿!你做妒妇也需要有个限度!”

    元邵拽着陈琳琅,将她抱在怀里安慰着,还不忘同时呵斥柳妙儿。

    柳妙儿的眼神,停留在元邵和陈琳琅的身上,突然意识到自己这几天等待的,居然是一个抱着另一个女人的男人,一个安慰另一个女人的男人,不由的觉的讽刺。

    所以柳妙儿没有流泪,她只是笑着,笑着看着元邵恨铁不成钢的脸,讽刺道:“限度?王爷不是说,只要是为你吃醋,做什么都可以吗?王爷不是说,只要我心中有你,你都是高兴的吗?怎么,现在王爷反悔了,觉的我气量不大,配不上王爷您这样惊才绝绝的人吗?”

    她真的没想到,元邵这样冷清的人,元邵这样聪明的人,居然也会这么容易推翻他自己的认识。归根到底,柳妙儿真的不知道元邵是不是爱她,如果爱她,那么为何在听到这些污蔑之词的时候,居然就这么相信了。

    圣人说,爱到深处就是根,两个人的根连在一起就能彼此心意相通,所以如果相爱,那么他们就是信任的。在今天之前,柳妙儿一直以为她和元邵之间不会再有误会,可事实证明,她错了,错在她高估了元邵对她的感情。

    柳妙儿再一次倔强了,她觉的自己没必要再放低姿态了,可元邵见她如此,心中的怒火再次升腾了起来,推开陈琳琅一甩手就要再次扇在柳妙儿的脸上。

    柳妙儿不闪不避,因为她看见自己爱情的花开了,却在寒风中凋零。她脸疼心疼,却发现原因是因为自己再一次爱的深了,所以她需要元邵一个巴掌来打醒她。

    柳妙儿啊柳妙儿,你真是个贱骨头!

    柳妙儿咒骂着自己,闭上眼睛,可元邵的巴掌没有落下,柳妙儿的耳边,反倒是响起了一道坚定无比的声音。

    “王爷,属下能以性命担保,这件事和王妃无关!”

    “咚”的一声,膝盖与冰冷的地面相撞的声音惊醒了柳妙儿,柳妙儿睁眼,见青魄甩开了元邵的手,跪在了他的面前。

    是青魄阻止了元邵!

    “王爷,王妃绝不会这样做!”

    青魄斩钉截铁,一脸决绝的看着元邵,柳妙儿看着他坚定的为自己辩护,原本不打算流泪的她,泪珠还是忍不住滑落。

    “是啊,王爷,小姐绝不会做这些事,请王爷彻查!”

    碧儿也跟着跪了下来,对着元邵磕了一个头,柳妙儿看着两个人,眼眶红了,不停的落泪。

    原来,还是有人相信她啊,原来,青魄和碧儿对她的感情都比元邵信誓旦旦的爱情可靠,原来,她柳妙儿再一次瞎了眼,将自己的心交给了一个不可靠的男人。

    两个人的做法让元邵脸色铁青,柳妙儿的眼泪却让他心头一疼。

    “王爷?”

    一旁的青魂也急忙过来,示意元邵不要发怒,这件事虽然冒头都指向柳妙儿,可证据并不充分,所以青魂也跪了下来,让元邵相信王妃。锦园的侍卫们看到这情况,也跟着跪了下来,他们不知道陈琳琅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知道柳妙儿是个好王妃,所以他们要为王妃求情。

    锦园的沁凉的青石板上,跪了十几号人,众人的声音让元邵渐渐的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之后才发现自己不知为何太冲动了,也突然间意识到这件事有太多的破绽,看着柳妙儿伤痛的眼神,他心头一慌想伸出手去,却被柳妙儿避开。

    “王爷,来不及了。”

    柳妙儿凉凉的看了元邵一眼,没有再哭,而是让所有的人都起来,然后她扶着肚子来到陈琳琅的面前,看着她脖子上的於痕,讽刺的笑了:“陈琳琅,这一次你赢了,所以你回来吧,别庄那种地方不适合柔弱的如同一朵春花一样的你,所以,回来吧,王府侧妃的位置永远都是你的。”

    说完,柳妙儿上前走了几步,突然间像想起了什么,回头看着碧儿道:“对了,碧儿,待会儿你去通知七公公,让他把醉园收拾了,本妃肚子太大了,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休养。然后让七公公透露出去,汝南王府如今需要小妾来让王府热闹一些,所以,若是有人想送人来,本妃不会再反对,这人多了,争风吃醋的多了,若是侧妃娘娘再有个什么闪失,或许就不会怪到本妃头上了。”

    柳妙儿嘲讽一笑,扶着肚子进了屋,碧儿不知如何是好,看了一眼元邵,却见元邵脸色深沉:“你们都下去,滚!”

    柳妙儿寒凉的眼神让元邵从心头凉至全身,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误,所以把所有的人都赶了出去,急忙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