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18】女人的心机
    外表柔弱内心坚韧的女子总是惹人疼,陈琳琅虽然一脸坚决,可那满脸的绝望之色根本无法掩盖,所以看在元邵的眼里,就成了一副她为了不让他愧疚而压抑痛苦苟且生存的画面。

    出家?

    他怎么能让陈琳琅出家!

    恩师临死前让他照顾陈琳琅,他就不能让陈琳琅受到一点伤害,只是现在······元邵叹了口气,伸手将陈琳琅扶了起来。

    “琳琅,出家的事先不提,今日那群贼人本王必定会查出来为你报仇。你还活着,就不要放弃,出家这种事以后不许再提!”元邵佯装责怪,恶狠狠的命令陈琳琅,陈琳琅猛烈的摇着头极力反对,可元邵却扶住了她的肩头,厉喝一声:“琳琅,本王的命令你也不听!”

    元邵沉下了脸,陈琳琅顿时泪流满面,虽然哭的伤心,却还是点了点头:“王爷的话,妾身永远不会违背!”

    陈琳琅声音哽咽而悲伤,让元邵的心也跟着悲伤起来,看着陈琳琅摇摇欲坠的背影,元邵不放心她一个人待在这里,急忙上去扶住她。

    “青魂,去查一查,到底是谁敢对我汝南王府的人下手!”

    元邵扶着陈琳琅看着她面色苍白的样子,想到三个女人都被玷污,顿时恶向胆边生,让青魂务必吧这群贼人查出来。

    青魂领命出去,陈琳琅听到元邵这样说,突然就拉起了他的手向外走。元邵让陈琳琅注意身体的伤慢点,可陈琳琅根本别听他的话。一路拉着他从别庄的一头走向另一头,来到了存放红叶尸体的房间。

    陈琳琅放开元邵的手,推门而入,看着那被白布覆盖的尸体,“咚”的一声跪了下去,然后匍匐在地上,为红叶磕了几个响头。

    元邵看着红叶的尸体,也深深地叹了口气,走过去掀开白布看着那早已没了气息脸色发青的女人,想着她平日里泼辣的模样,终究还是心疼。

    这个女人他并不喜欢,可正因为她这我行我素娇蛮跋扈的性子,他曾经也得到过清净的日子。只可惜这样一个女人,原本可以得到幸福,却被一群贼人给毁了!

    元邵捏紧盖着尸体的白布,发誓一定要将那作恶的人碎尸万段。他汝南王府的人,就算他再不喜欢,也轮不到别人来玷辱!

    陈琳琅跪在地上,为红叶拈香念经,元邵要去扶她起来,可陈琳琅却执拗的跪在地上。

    “王爷,妾身要为红叶念经超度,妾身不想让她走的不安宁,所以请王爷不要打扰,请王爷成全!”

    陈琳琅看着红叶的尸体,满脸坚决,元邵一看她如此,心道或许今天的事给她的冲击太大了。一个弱女子失去了清白,还能如此为红叶着想,这已经是她的极限。所以元邵拿来一个**放在陈琳琅膝下,然后在这地方陪着她。

    陈琳琅没有再说话,一张苍白的脸在点燃的烛火中脆弱的如同一张白纸,轻轻一戳就破了。她的身上还带着伤痕,双手合十,双眼紧闭,跪在红叶尸体前虔诚的模样让元邵又是一阵叹息。

    是他对不起陈琳琅,所以他暂时不能走,毕竟陈琳琅虽然说是没事儿,可若是再次想不开自尽,他就愧对恩师了。

    元邵这样认为,所以他留下来陪着陈琳琅。夜色渐深别庄就冷了起来,在元邵的吩咐下众人上山砍了柴火下来别庄才温暖点,只是别庄的下人们却再次提了一次柳妙儿不给别庄钱财的事,让元邵眉头紧皱。同时,青魂因为追查那群贼人去了,并没有人回府报告关于元邵的消息。

    府里,柳妙儿在锦园里摆好生辰宴第一次将自己打扮的如花似玉的等待着元邵回来,她还在想自己需不需要梦这个面纱装一下神秘,然后再吃完饭后把自己打包献给元邵。到时候元邵心情大好,她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做一柳妙儿乐呵呵的准备着,还精心的为元邵写了一封情书装在一个羊皮纸信封里,宝贝似的抱在怀里,心想着等元邵回来走到门口她就让青魄做千里传书样的急切模样传给元邵;然后元邵看了情书,她就把宴席弄出来,在元邵觉的这宴席没什么大不了的时候,她移动两盘菜摆出一个“邵”字;再然后吃晚饭两个人就寝,她就把身上的外袍一脱,露出里面用一块粉色的布缠住用粉色的丝带打了个蝴蝶结的身躯,献给元邵。

    事情做完,元邵一定很高兴,柳妙儿就在想自己是不是还应该说些煽情的话,最好能让元邵感动的热泪盈眶。

    柳妙儿在心中打着腹稿,兴奋而紧张的等待着元邵回来,只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夜色深了,月色亮了,银白的色的月霜覆盖了整个锦园,锦园的大门已经没有人回来的踪影。

    青魄去王府门口看了几次,说没有看到王爷,在柳妙儿的坚持下,他又去了将军府,也没有看到王爷并且还传来了赢祈的话,赢祈说,元邵早就回来了。

    明明早就回来了,可为什么不见人影,为什么连青魂也不见回来!

    一桌子的生辰宴已经凉了,柳妙儿的心情有兴奋转为低落,由低落变成伤心,到最后夜色渐深子时已过还不见元邵回来,柳妙儿真的急了。

    “王妃,你不要慌,王爷和青魂的本事你也知道,想必是半路上遇上了什么事给耽误了,属下这就去找,还请王妃你不要急!”

    说着,青魄飞身没入了夜色中,柳妙儿和碧儿紧张的坐在屋子里,不知道元邵和青魂是不是出事了。两个人平日里就算有事也会回来说一声,可现在什么消息也没有,真的让人担心。

    碧儿担心的快哭了,柳妙儿为乐分散她的注意力让她把东西收拾下去,可她自己也紧张的不知所措,就这么些天,锦园死在她面前的刺客已经有两个,身手不凡,若是元邵和青魂遇到了刺客,那他们是不是受伤了。

    柳妙儿急得不知所措,可就她现在这模样根本无法出去寻人,她只能在锦园等着,坐在床头,一如当初元邵为了惩罚她去了天月阁的那一夜,她坐在床上,焦灼的等待。

    上一次元邵没有回来,所以这一次,柳妙儿觉的元邵会回来的。他说过他很期待她给他的惊喜,所以她信他会回来。

    只是,又一次的,天亮了,柳妙儿终究没有等来元邵。

    只把门灯挑高照,空待只影人未来。

    最终,柳妙儿累了,她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出去寻人的青魄还没有回来,想必是还没找到,柳妙儿不知道元邵和青魂去了哪里,也不去想要是两个人出了事她该怎么办?她只是在想,她应该等,等到元邵回来。所以她没有换衣服,依旧把自己打扮的很漂亮,只等待元邵的归来。

    等待是一件及其漫长而需要耐力的事,一个女人在夜幕中痴痴等待一个男人的归来,是一件很傻的事。但爱情中的人从来都分不清对错,所以柳妙儿无所畏惧,她觉的元邵一定会回来,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一等,等来的却是山崩地裂。

    就在生辰过去的第三天,在别庄内葬了红叶,安抚好陈琳琅后,元邵终于准备回府,看着别庄内简陋的条件,听着下人们描述着柳妙儿的苛刻,元邵无奈中带着薄怒,他决定回去好好敲打一翻柳妙儿。

    王妃这一次,也是做得过了,就算不喜欢琳琅和红叶,也不该如此对待!

    元邵揉着额头说别庄的条件他会想办法改善,打了马见别庄一切安好就准备回府,青魂却查到了那日贼人的来历回来。

    青魄的手中抓着一个男人,男人满脸络腮胡子额头还有一道刀疤,面容凶神恶煞,被青魄扔到地上的时候陈琳琅正好出来,看见这张脸就立刻要晕了过去。

    “琳琅!”

    元邵一把抱住陈琳琅,将她送回屋子吩咐如玉好生照看,然后他走出来,坐在大堂里,让那男子自行说话。可男子却只是战战兢兢的匍匐在地上,大声的说着王爷饶命,说什么他只是一时贼心起,若是知道是汝南王府的人,绝对不会动手。

    “既然如此,青魂,把人带下去,五马分尸!”

    元邵没了耐心,一挥手就要除掉这男子的性命,男子见青魂一脸铁青,急忙求饶道:“王爷,王爷,求王爷饶命,这件事其实是王妃的主意。小民是青云巷的一小头目,因为曾欺负过王妃被王妃记住了,就在几日前,王妃找到我们,说只要我们弄死这别庄中的两个女人那么她就给我们每人一千两银子,王爷,冬天到了我们这些人没钱就无法过冬,所以,我们才答应了王妃的要求!”

    说完,大汉不停的求饶,不停地说是柳妙儿指使,还说事成之后柳妙儿会许诺让元邵给他们一个官做。

    听到这话,屋子里的陈琳琅醒过来又再次晕了过去,元邵怒火冲天一脚将这大汉踹死,然后恶狠狠地看向青魂,让他把他查到的消息说一遍。

    大汉会说谎,可青魂不会。

    青魂也是脸色一变,急忙跪下,然后从身后拿出以包袱来,里面装着一百两银子,上面都有汝南王府的标记。

    因为柳妙儿爱钱,所以王府的银子都由柳妙儿保管,看到这些,元邵纵然自诩定力极强,也情不自禁一掌拍碎了身后的木椅。

    虽然证据不足,但是一切的矛头指向柳妙儿,而柳妙儿的嫉妒心向来很重,所以事情到了现在,就绝对的和柳妙儿脱不了关系。可柳妙儿连一个无关女人的死都觉的心惊,怎么会赶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他得回去问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元邵心头泛着疼,怒火熊熊的冲出去骑着马奔出了别庄,青魂急忙跟上。听到马蹄嘶鸣声,陈琳琅也醒了过来,看着元邵离开,她让人备上马车,急速赶去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