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096】小女人
    离开了将军府,众人就直奔刑府而去,南宫宇一路上对着柳妙儿说了很多好话,在柳妙儿的威逼利诱下把他在青楼的一些列经过清清楚楚的说了个明白,并且还说绝对不会有第二次。

    会不会有第二次柳妙儿是不知道,但是见南宫宇如此紧张,她也替刑小玉高兴。进了刑府,她趁着南宫宇悄悄的看望刑小玉的时候,问了问刑瑾觉的南宫宇和小玉配吗?刑瑾什么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点头了就是肯定,既然刑瑾都这么认为了,那么柳妙儿就要不遗余力的帮助南宫宇这个蠢货倒霉蛋和刑小玉这个深闺小美人。

    她虽然自身难保,但是不愿意因为自己的伤痛,而不愿看到别人的幸福。

    柳妙儿摩肩擦掌,推开刑小玉的门的时候本以为她会破口大骂,却见那姑娘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一丛野菊花,黯然流泪。

    泪水成珠,在寂静的空气中柳妙儿仿佛都能听见“啪嗒,啪嗒”落在地上的声音。年轻的女子双手捧心黯然垂泪,我见犹怜,也怪不得南宫宇一说起小玉就满脸掩饰不住的心疼。

    这样的女子,柳妙儿都忍不住想捧在手心里疼一疼。

    她蹑手蹑脚的走过去,不想打扰刑小玉,可不知是不是因为怀孕了身体笨重,柳妙儿的脚步声还是让刑小玉回过头来。

    两人目光相对,一个带着歉意的笑容,一个带着朦胧的泪光,柳妙儿咧嘴一笑,自顾自的做到了刑小玉的旁边,劝解的话还没说出口,刑小玉就扑在她怀里哭了。

    “柳儿姐,你说,你说为什么男人有了一个女人还不够,还要要更多更多的女人,难道是我不够好,难道我哪儿做错了吗?他若是嫌弃我直说不就好了,为什么要那样对我!”

    刑小玉是个普通的古代女人,一个养在深闺的女人,深闺的女人从小被教育的就是三从四德夫为妻纲,所以当见到南宫宇从花街出来,刑小玉第一感觉是羞愧,第二感觉是伤心,再者,就是自惭形秽。

    她觉得,肯定是自己不够好,所以南宫宇才到处沾花惹草。可是,就算是自己不够好,她刑小玉也是有尊严的人,她不希望遭受背叛,不希望遭受遗弃,真的不希望。

    刑小玉哭的伤心,柳妙儿原本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却发现自己因为刑小玉的一句话也伤感了起来。

    窗外无雨,只因为全落在心里。

    他若是嫌弃我直说不就好了!

    是啊,这句话她也想对元邵说,可她的自尊她的骄傲不允许她这么说,她承认和元邵比起来,她是高攀了,可爱情这条路上,谁能说清楚高攀低就,一个人愿意爱,一个人愿意被爱并且回报这份爱,这不就是爱情。

    只可惜,爱情有洁癖,沾染灰尘尚可以抹掉,可若是留下了划痕,那就是一辈子的裂痕,有了裂痕,那根月老线即便再粗,将两人绑的再紧,在日夜的拉扯中也会断了。

    如今,刑小玉的爱情就只是蒙了尘,擦掉依旧清清白白,可柳妙儿的爱情被污染了,渐渐地,也出现了裂痕。

    她哭了很久,可那有什么用,眼泪不是时光机,不能带人回到过去。

    所以柳妙儿看着窗外的天空,笑了。

    “小玉,你做得很好,南宫宇也没有嫌弃你,他跟我说了,说他只是谈生意,只是去那里走走过场。小玉,虽然我不知道你和南宫宇之前的感情有多深,但是就在那天,我说我是南宫宇的娘子的那天,你伤心欲绝的模样我看的很明白。你喜欢南宫宇,南宫宇喜欢你,你们这么好的姻缘就应该好好的珍惜,不要等到失去了才说后悔。你想啊,南宫宇若是真的不在意你,又怎么会到将军府把我请来,还低声下气的求我这个女人,还被我威胁,你说他是不是关心你?”

    “柳儿姐,你威胁南宫宇?”

    柳妙儿说了这么多,可刑小玉却只抓住了里面最不关键又是最关键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