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090】留在将军府(一)
    一场秋雨,绵延的下了五天,柳妙儿在将军府里,也已经待了五天。只是这五天里,她都是一个人坐在窗前看着雨幕,默默流泪,不与任何人交流。

    而在这五天里,赢祈被折磨的够呛,柳妙儿死活不回汝南王府,看她以泪洗面的模样他不习惯的同时,为了不让柳妙儿情绪激动伤了孩子也不敢告诉元邵。当元邵让他帮忙找一找柳妙儿时,他差点没说出这女人就在他府上的事。

    可一想到柳妙儿听到回王府就要离开将军府的样子,赢祈想了想还是忍住了什么也没说,心想着等柳妙儿好了,再告诉元邵也不迟。

    可时间拖的越久,元邵就会越着急,赢祈两边为难,派人打听了王府发生了什么,才知道柳妙儿离开的原因。

    这个女人,脑子里装的是什么!男人不就是三妻四妾吗?最宠的最爱的是你不就行了!

    赢祈虽然觉的自己应该找一个喜欢的人做夫人,可不代表他不接受三妻四妾,虽然女人多了麻烦,可每天看着一个女人他觉得也腻味的很。

    只是,在这五天内,他却每天看着柳妙儿,见她日复一日的落泪,心情也跟着低落了起来,原本吃饭,练武,睡觉十分规律的事当中还加入了远远地透过雨幕看着柳妙儿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看柳妙儿哭了,赢祈觉的柳妙儿很可恨,你说你自己哭无所谓,凭什么要来将军府影响他的心情,这几天他要不看着她他就不放心,生怕一眨眼这女人想不开或者又跑了。只是每次一看到她,他暗恨的同时也掩盖不了心中的心疼,总想伸个手帮她把眼泪抹去,可转念一想朋友妻不可欺,虽然他没有什么龌龊的思想,可有些事一旦跨出一步就回不了头了。

    所以,直到第六天,雨停了,天晴了,秋日的恢复了天高云淡的氛围,湛蓝的天时而会有一两只麻雀飞过,掠过云的剪影,留下那渐渐流失在空气中的声音。

    柳妙儿一如既往的来到窗前,见到的却不是连绵的雨,也是碧蓝的天,金色的阳光从还未散去的一片乌云中散发出来,仿佛驱散黑夜的光明。可柳妙儿却发现乌云未散,阳光依旧被挡在云层的后方,即便能看见光线,却看不到那颗火红的太阳。

    终究,光明与黑暗的较量为分出胜负,而悲伤与平静的较量也未分出胜负。柳妙儿悲哀的趴在窗沿上,悲哀的想着为什么这么多天她还是没有抚平心头的伤痛。

    “难道,我就真的这么喜欢元邵吗?可是他那点值得我这么喜欢他啊!”

    柳妙儿揪着窗台下的秋菊,一片片的撕碎,赢祈一进门,见她依旧坐在这儿就走了进来,却一字不落听到了她自言自语的话。脚步一滞,他忽然觉的自己这些天这么做有些多余,柳妙儿喜欢着元邵,元邵关切着柳妙儿,之所以事情会变成这样,只是两个人在闹别扭罢了。

    既然如此,关他赢祈什么事,他为什么闲着无事要在这儿为这个女人撒谎还忍不住心疼。

    赢祈愤怒了,愤怒的源头来自哪里他不想知道,只是走了过来,一把将柳妙儿从那窗前的小榻上拽了起来。

    “柳妙儿,别在这里伤春悲秋,学什么不好学那些没用的文人抹泪黯然,结果没学着文人写出几首诗来,居然就学会了哭!哭,哭,哭!哭有个屁用!”

    赢祈满腔怒火,对着柳妙儿破口大骂,让原本正处于哀伤中的柳妙儿愣住了。她明明正在悲伤,按理说应该被安慰,为什么迎来的却是破口大骂。但是就是因为硬气这一骂,柳妙儿也愤怒,她原本也不是吃亏的人,这一次元邵的事她心中就很不舒服,只是之前只顾着哀伤没时间顾及,现在被这一骂,心头也火了。

    “我就喜欢哭,你管得着吗?还有,什么叫学那些文人,文人怎么了,你们行兵打仗还不是要看兵书,兵书的著作需要的就是文人的笔法,你以为是你们所谓的随意写点战略上来就能成为一部兵书的吗?还有,不识字你能看懂密信和文书!”

    柳妙儿一来气就挡不住了,对着赢祈就是一顿破口大骂,赢祈被吼的一愣,一伸手就要动手,可柳妙儿却挡住了他的手再次骂了出来:“就知道动手,你要有本事就领兵打仗去,把你的本事用在战场上,打女人算什么!反正你们男人斗不过敌人就只能在女人身上找满足感,三妻四妾,还有那些楚馆秦楼,不都是你们这些男人找到自豪感的方法吗,不管在什么地方失意了,回到家里看着妻妾为了自己争夺就找到了满足感,却不知到头来你们才是什么都得不到的人!”

    柳妙儿一把甩掉赢祈的手,毫不客气的发泄着自己的不满,一段话说的赢祈一愣愣的,他根本不承认柳妙儿说的话,却知道现实中她的话在很多男人身上都适用。

    他以为,柳妙儿只是个脾气不好出身卑微的女人,充其量可爱一点吸引人一点,可没想到这女人偶尔的一句话居然能点透很多东西。

    所以,她才不想回王府,才不想成为男人实现自我满足的工具吗?

    赢祈不再愤怒,反而是认真的审视着柳妙儿,柳妙儿气鼓鼓的小脸因为愤怒褪去了苍白带上了血色,一双杏核眼因为哭过带着水汽,到像是早上在阳光下绽放的睡莲点缀着两颗晶莹的泪珠,鲜嫩而美丽,带着雨后最清新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