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089】我要离开(三)
    雨声哗哗,一点一点的从柳妙儿的油纸伞的边沿落下,柳妙儿尽管走的小心翼翼,却还是湿了裙角,转角离开王爷府,柳妙儿走在街上,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她的身上带着银票,她应该去住客栈,可她一个孕妇,住客栈太过危险,那么她要去哪里。柳府?不可能,她怎么能回去柳府。那么侯爷府,也不行,她不想给侯爷府的人添麻烦,那么除了这些地方,她还能去哪里。

    小冷?她不知道小冷住哪里。

    月如钩?月如钩自己都没有家。

    刑小玉?

    她倒是可以,可她们毕竟不熟是吗?

    所以柳妙儿茫然了,茫茫然的撑着伞在这北城区的富贵巷里行走,没有方向。

    对于这个世界,她终究,还是个陌生人,没有容身之所,没有去路,有的只是一颗伤寒的心。她终于明白,当一个人孤独的时候,会发现她和整个世界格格不入,会发现原来这滚滚红尘中,没有可以让她留恋的的色彩,没有让她幸福的地方。

    王府已经彻底的消失在身后,柳妙儿觉得自己不会哭的,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眼泪模糊了视线,她昨晚等了一夜,此时早已昏昏沉沉,所以她茫然无措,没有看到迎面而来的骏马。

    雨幕中,骏马嘶鸣,柳妙儿的油纸伞飞了出去,被扬起的马蹄践踏的粉碎,然后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柳妙儿听得不清切,只是微微的仰起头,看着雨幕中出现一张有些熟悉的脸,闭上了眼睛。

    “柳妙儿,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耳边响起气急败坏的声音,柳妙儿隐约的觉得自己别人扶住,然后一点点的,陷入了黑暗中。

    她真的,有点累了。

    “该死的女人!”

    赢祈怒吼一声,万万想不到自己不过就是出城办事儿回来,还能再将军府门口遇上柳妙儿,更没想到的是,柳妙儿居然一个撑着伞在雨幕中行走。

    伞坏了,两个人的衣服也湿了,赢祈也顾不得思考柳妙儿为何会在这里出现,只是抱着她飞快奔进将军府。然后急忙让下人给柳妙儿换了衣服,并且召来了大夫。

    大夫看了看柳妙儿的身体,说了声只是劳累所致,并无什么大碍,但是由于淋雨加之怀孕,心绪不能起伏,否则会出大问题。大夫开了方子嘱咐众人注意孕妇用药的事就离开了,而赢祈看着丫鬟从柳妙儿身上找到的湿漉漉的休书,顿时变了脸色。

    昨天,元邵的脸色确实不太好,可也不至于休弃柳妙儿的地步,这休书并不是元邵的字迹,可印章确实是汝南王的公章!

    赢祈拿着休书,看着柳妙儿,抬手就要吩咐小厮去请汝南王过来,可柳妙儿却突然抱住了他的手。睡梦中眼泪不停的掉,不停地掉。

    “我不要回去,我宁愿死也不要回去!”

    柳妙儿幽咽的哭泣,在赢祈的手上蹭了一下就是一片水渍,凉凉的,如同屋外的秋雨。浸入皮肤,让赢祈的心也跟着凉了凉。然后柳妙儿不知梦见了什么就突然挣扎了起来,赢祈一看她的肚子就急忙止住她,不让她乱动。

    终于,柳妙儿安静了,赢祈也舒了口气,可以一想到柳妙儿刚才那句我宁愿死也不会去,赢祈打算去叫元邵的想法止住了。

    这样把元邵叫过来,这女人要真想不开死了,那他不是罪过。元邵这次到底做了什么,居然让这女人刚回去就离家出走?

    赢祈了解元邵,自然明白元邵对柳妙儿的感情,只是他看不透元邵,加上上次在侯爷府柳妙儿的那一声相公让他面对元邵时有点心虚,所以赢祈想了想,还是决定等柳妙儿醒了再说。

    两个人正在气头上,他这个外人插进去就不太好了,柳妙儿终究是个女人,一个没有身份地位的女人离了夫家怎么活下去,所以赢祈觉得柳妙儿在府里待几天或许就会回去。

    毕竟对自己朋友的魅力,赢祈十分有信心。

    如此一想,赢祈释然了,使小性子乱发脾气不是柳妙儿的专长吗?所以他觉的不用担心,让下人们好生照顾着柳妙儿,就提着剑出去练功去了。

    可将军府的人根本不认识柳妙儿,在他们的眼中,只是看到了将军带了一个怀孕的女人回来,还一脸着急关切,所以将军府的下人们顿时有些兴奋了,心想着我们将军府,终于也有女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