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086】元邵发怒(二)
    然后元邵闭目养神,再也不理会柳妙儿。

    柳妙儿捂着手指,十指连心,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下来。

    “元邵,你听我解释嘛!”

    柳妙儿可怜兮兮的拽着元邵的衣袖,顺势的就要扑进他怀里,可元邵却一伸手推开了她,坐到了另一边。马车一晃,柳妙儿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不过幸好她扶住了自己车壁,站稳了,心有余悸的扶着肚子,却见元邵依然对她不假颜色。

    柳妙儿的心,拔凉拔凉的。

    她没有再说话,他说等回去再说,那她就等回去再说,小心翼翼的吹着被元邵掰红的手指,柳妙儿缩在马车的一脚,心头委屈急了。

    秋雨绵延,笼盖着整个秦城,到了王府,柳妙儿下了车和元邵并肩而行,她伸手想去拉元邵的手,可元邵却猛地把手缩了回去,一个人撑着伞就走进了王府。而柳妙儿由青魄扶着,紧跟在元邵的身后。

    元邵一身寒气,吓得王府的众**气都不敢出,柳妙儿小心翼翼的跨进门槛,却见那锦园外突然奔过来一个小丫鬟。

    “王爷,不好了,侧妃娘娘的青梅又病了,请王爷去看看。”

    小丫鬟跑的很急,裙摆都湿了,听到这话,柳妙儿猛地看向元邵,却见他二话不说,收回迈进锦园的脚步,撑着伞就朝着陈琳琅的院子而去。

    “元邵,你给我回来!”

    柳妙儿这次急了,也不管元邵是不是会甩开他,一把抓住了元邵的手:“你说你要也要问我的意见的!”

    可这一次,元邵却没有理会她,一把甩开了柳妙儿的手,跟着那小丫鬟没入了雨幕中。

    大雨滂沱,一颗颗像冰雹一样的打下来,将柳妙儿湿透的心打的鲜血淋漓。她突然觉的整颗心空荡荡的一阵冷风从心间吹过,冻结了她全身的血液。

    “王妃?”

    青魄扶住柳妙儿摇摇欲坠的身体,急忙将她扶进锦园,碧儿和青魂见到这情况,那儿还敢乱说话,急忙为柳妙儿换衣服准备热水,让她好好的梳洗一下。

    柳妙儿鼻子酸酸的,但是她极力的忍住眼泪。

    没关系,元邵只是去看看,很快就会回来的,很快就会回来。

    柳妙儿坐在梳妆镜前,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勉强的笑容看在碧儿的眼里分外心疼。

    但是在这种时候,她一个丫鬟,什么都不能说。

    可柳妙儿却不住的安慰着自己,她告诉自己元邵才不会这么幼稚,不会因为气她而跑去和别的女人乱来的。

    所以柳妙儿就在进院里等,午膳元邵没有回来,晚膳元邵没有回来,到了夜深,元邵还是没有回来。

    “小姐?”

    碧儿小心翼翼的看着柳妙儿,可柳妙儿只是看着锦园的门口。

    她在等,上次元邵不也是很晚才回来了吗?这一次她也要等,等他回来好好的解释解释。

    “碧儿,没事儿的,你先下去,看你今天也累了。”

    柳妙儿对着碧儿温柔的笑了,她都没有想到自己能笑出来。

    碧儿不放心,还想说什么,可柳妙儿却挥了挥手,说让她下去。

    这种事,碧儿明白她根本说不通,她心里也气愤,气氛王爷怎么这样,小姐的性子他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能说生气就真的生气了。

    可想归想,碧儿却不能真的去侧妃的院子把元邵叫回来。

    碧儿退下了,柳妙儿却还没睡,她就坐在床头等着元邵,看着那烛火渐渐的燃尽,看着窗外的雨大了小小了大,然后,看着白日从天边升起,慢慢的,将黑夜驱逐。

    不知不觉的,柳妙儿在床头已经做了一夜,只是那锦园的门口,依旧没有元邵的影子。

    锦园突然间就冷了,很冷很冷,冷的柳妙儿急忙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天,终究还是亮了,柳妙儿从没有这样畏惧过白天,可这一次,白天的到来带给别人的是光明,带给她的却是浓重的窒息。

    是的,窒息了,她这场刚刚萌芽的爱恋,被她一下子摁在被子里,给捂死了。

    她知道她错了,可她认错了,为什么元邵一句话都不说,就给了她这么一个惩罚。不,这不是惩罚,他在别的女人那里过夜,就是很直接的了断了他们的关系。

    柳妙儿不可能会接受一个和别的女人上了床的男人,不管她爱得多深,不管他以前是不是也有过女人,若是在成为她的男人后有何别的女人有了关系,她就会觉得恶心,就会觉得脏。

    看了一眼那依旧没有人影的大门,柳妙儿裹着被子躺下,无声的笑了。

    心好疼啊,她从没有想到,自己会第二次体验这种感觉,原来书里面写的是对的,心是会碎的,柳妙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在一夜之间分崩离析,碎成一对粉末,被这秋雨冲刷的干干净净。

    然后,她就没心了,一如她当初,刚穿越而来的时候。

    她后悔了,她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放弃离开王府的打算,如果她不放弃,或许现在她已经走了,带着孩子和钱财远走高飞,走得远远的,没有感情的纠葛,活的很快乐。

    不像现在,她浑身冰凉,只能抚着自己的肚子,相信她的宝宝会不离不弃。

    不过,现在走,也来得及,不是吗?她留在王府,不也是为了元邵,如今元邵又不喜欢她了,她还留下来做什么。

    如此一想,柳妙儿起身,不顾疲惫从床底拿出一个布包来,从里面掏出一张纸来,上面“休书”两个字是她亲自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