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084】惹恼赢祈(二)
    我完了,我彻底完了!

    柳妙儿意识到不妙,提着裙角就想狂奔,可手边没有雨伞,她可不敢冒雨跑出去,没办法对着前面的人说声抱歉,就想找到南宫宇让他快点给辆马车送她回家,什么长天剑秋水刃她都不要了。

    她不要落在赢祈手里,这个男人绝对不会给她好脸色看!

    只是试剑大会即将开始,宾客多了,很多都是大人物,见柳妙儿这么横冲直撞的顿时就不舒服起来,其中一两个脾气暴躁的被柳妙儿撞了,顿时来了火气,一挥拳头就朝着柳妙儿打来,却在打出的时候就被两个人拦住了。

    一只手修长有力,握住了那男人的拳头,而另一只手则刚劲有劲,握住了那男人的胳膊,然后两只手同时一用力,那男人的胳膊就传来骨骼碎裂的声音。

    而拦住那男人的人,一个是刑瑾,另一个就是赢祈。

    “喂,停手!是我不对,这位大哥,我不应该撞你,可是我有急事,我先走了。”柳妙儿急忙止住两个人的动作,然后见赢祈这么快就闪了过来,二话没说转身就要逃,却被赢祈一把抓住了衣襟。

    “赢祈,你想做什么!”

    柳妙儿还没说话,刑瑾已经抓住了赢祈的手腕,护着她。

    “做什么!本将教训这个女人与你无关!”赢祈冷哼了一声,不耐的看了刑瑾一眼,然后看着柳妙儿,脸上闪过气氛的情绪。

    柳妙儿吓得不轻,这赢祈真的动起手来可不分清红皂白,并且因为柳妙儿得罪过他,所以赢祈对她一直没有好脸色,现在遇到了,柳妙儿当然会害怕。

    不过,有刑瑾在,柳妙儿暂时不会有危险。

    “教训?赢祈将军,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更何况这女人还怀着身孕!本官就是看不惯你这种欺负人的人。”

    刑瑾说的气势恢宏正气十足,给了柳妙儿一点信心,可赢祈却看着刑瑾冷笑了一声:“是吗?那么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阻止我,你知道我和这女人是什么关系吗?”

    此话一出,刑瑾愣住,而不远处的南宫宇见到这场面,急忙过来打圆场。

    “赢祈将军,我知道你和刑大人有过节,不过,这里是侯爷府的试剑大会,两位这样是不是会让人看笑话,更何况柳儿姐也是一个弱女子!”

    南宫宇笑呵呵的,从赢祈的手中把柳妙儿解救出来,不着痕迹的护在身后。

    柳妙儿摆脱了赢祈的魔爪,突然间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待下去,装模作样的说了声不舒服就要下去,却被赢祈眼疾手快的拦住。

    “怎么,见了我就想走!”

    赢祈恶狠狠地拽着柳妙儿的手,那动作可真是不轻柔。

    柳妙儿手臂很疼,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刑瑾在这时候挺身而出,一掌拍掉了赢祈的手,把柳妙儿推给南宫宇,就站到了赢祈的面前。

    “赢祈将军,本官知道上次比武你受了伤,所以败在我手下你很不服气,但是柳儿是无辜的,你不要随意牵扯别人。今天正好这么多人在场,不若我们比一场,你要是有本事就赢了本官,若是本事,也请不要闹事!”

    对于想赢祈这种对人命没有概念的将军,刑瑾这种专门替人命伸冤的人自然十分不喜欢,而对于刑瑾这种成天一身正气说什么人命关天的婆妈官员,赢祈这种从战场上尸体中爬出来的人更加不喜欢。加上两人在一年前异常皇家比武中结了仇,现在见了面,自然没什么好脸色,更遑论经过柳妙儿这莫名其妙的一出,两人更是怒火冲天。

    于是赢祈想都没想,答应了下来。

    南宫宇“哎”了一声,连阻止都来不及,身边的人都是好武之人,一个个跟着叫好怂恿,南宫宇无奈之下,只得在院子里腾出一位置来,让两人比武。

    雨丝飘扬,软绵绵的落在两个人的身上,雨幕中,两个人站在空旷的院子平地上,脸上是雨水,汇集成一小股一小股的顺着那宝剑的剑锋滑下。刑瑾的剑雪白如银,正气潇潇;赢祈的剑通体黑沉,血光泛泛,两个人一手持剑一手握拳,就那样在雨中对视。

    一滴雨水从赢祈的眼睫上滴落,赢祈双手一紧,提剑就朝着刑瑾攻去,刑瑾双脚一提飞身退后,却猛地挽出一个剑花,挡住了赢祈猛烈的攻势,赢祈一个翻身继续攻击,刑瑾抵挡,雨水被剑气震荡,氤氲出雾气来,柳妙儿站在南宫宇的身边,看着两个人在雨水中你来我往,不由得担心起来。

    不行啊不行,这样下去看两个人的气势,不让对方彻底败下阵来是不会罢休了。虽然说起来是这两个人的恩怨,不过导火索是她柳妙儿,要是谁受了伤,她也不好受啊。

    雨中,两个人的都越来越加激烈,只见赢祈剑锋一转,刑瑾的手臂就出现一道血红色的扣子,而同时刑瑾也不甘示弱,提剑一挥,赢祈的衣服也被划破。

    “南宫宇,你快点阻止啊!”

    柳妙儿惊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让南宫宇出马,可南宫宇是个男人,虽然他武功不行,可男人只见的斗争正看得他心潮澎湃,哪儿有心情理会柳妙儿这个女人的想法。

    战斗到了这份上,不分出胜负两个人都不会甘心。

    可是,这两人要斗起来没关系,只要跟她柳妙儿没关系就行。正着急中,刑瑾却突然发狠了,手腕一转剑身就化作剑光扫向赢祈,而赢祈一个旋身躲开,胸口被划了一剑,却稳稳当当的落在了柳妙儿的身边,本想提剑换回去,柳妙儿却一咬牙,豁出去一般抓住了赢祈的手。

    “相公,别打了,我跟你回去就是了!”

    说着就要拖着赢祈要走,而在场的人,包括赢祈,均被柳妙儿的一句话惊呆了。

    刑瑾的剑身一偏,落在了一旁的石柱上,南宫宇转过头来,看着赢祈和柳妙儿不可置信,而赢祈完全愣住,等着柳妙儿不知道该说什么。

    柳妙儿此时哪儿有心思理会这些,拽着赢祈的手就要奔着门口走去,一抬头却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元邵站在院门口,本是来接柳妙儿回府好好教育一番,却不想一进这院子,听到的居然是柳妙儿叫赢祈一声“相公。”

    平静的天空突然间闪过一道惊雷,“轰”的一声,如同柳妙儿此时此刻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