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075】这个女人
    “我的房间呢!”

    柳妙儿看着南宫宇,脸色不好,南宫宇被骂的脸色无光,眼看着就要抬不起头来做人,一听柳妙儿不说了,急忙引着她,到了侯爷府的一单独的贵宾小院住着。

    “这里怎么样?”

    南宫宇被柳妙儿不明不白的数落了一痛,心里头那个委屈啊,可是看柳妙儿脸色不好,也不敢多说话,只能讨好的一笑。

    谁叫她帮他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谁叫他还没有变成彻底的奸商,还有一点良知觉得这女人说的也很对。所以,他哀戚的将柳妙儿住的院子安排妥当,然后可怜兮兮的问他自己是不是可以留着长天剑车秋水刃等到试剑大会结束后再给柳妙儿。

    柳妙儿志不在此,所以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南宫宇再感谢柳妙儿的同时,还不忘吩咐众人照顾好他,等他出了门来,找到刑瑾,就急忙抹了把汗。

    “刑瑾,我总算是遇上一个比齐大人家的母老虎还厉害的人了,这女人是吃了什么,这么大火气!”

    南宫宇喘了口气,心中仍然庆幸着这女人幸好不是自己的娘子。

    可刑瑾却皱了皱眉,响起了今天遇到了的和柳妙儿在一起的男人,低声了说了几句话,话说完,南宫宇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这么说,她说到底,是来打探我们态度的人?”

    遇上正事儿,南宫宇的智商就恢复了他做奸商时的水平,手中掌握着整个秦城经济命脉的侯爷府的小世子,此时正掂量着刑瑾话里面的意思。

    “这事儿,走一步看一步吧,那女人本事倒不小,居然能够这么快解决那个泼妇,若是成为后妃,再诞下肚子里的皇子,以他的本事,怕是能将整个后宫治的服服帖帖。”南宫宇嘀咕着,刑瑾却示意他不要多说话,南宫宇急忙闭嘴,却突然想起了惜花公子的事。

    “刑瑾,小玉还想着月如钩那个男人吗?”

    南宫宇眼神担忧,说道月如钩声音中带上了愤恨的无奈。

    刑瑾一脸的正气在这时候也瓦解了,想到自己那妹妹,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不过就是月如钩那个男人乱来给了她一枚同心结,小玉那丫头死心眼的就爱上了月如钩。所以他才会这么着急要把月如钩抓出来,问个清楚,替他小妹讨一个公道。

    “看来小玉还没有放弃,真是个死心眼!要是屋子里那女人,或许·····”南宫宇说着,看向了柳妙儿的院子,可话说到了这儿,他突然就想到了什么,凑到刑瑾耳边,低声道:“刑瑾,你觉得找那个未来皇妃帮忙怎么样,女人一向比较了解女人,你让她去劝劝小玉,或许就能成功!”

    南宫宇建议道,刑瑾一听这话,顿时也是茅塞顿开,破案抓凶手他在行,可女人的心思他真的不明白,更不明白像月如钩那样的yin贼为何小玉会那么死心塌地的喜欢。

    刑瑾敛眉沉思了一会儿,觉得这个方法似乎可行,和南宫宇一拍即合,不过在此之前他必须想好说辞,让那个未来皇妃帮忙才行。

    “放心吧,这个事儿就交给我,你明天把小玉带过来就行!”

    南宫宇拍着胸脯保证,关键时候帮兄弟一把。刑瑾点了点头,就准备回去想办法让小玉来这里,而南宫宇则看着这重重雨幕,想着怎么说服柳妙儿。

    两人各自做事,却见不远处的小亭后,月如钩正看着刑瑾离开的方向,露出苦涩的笑容。

    那个刑小玉,他本来就打算调戏一番就算了,却不想那女人倒是个死心眼,如今事情弄成这样,他也得想办法把这件事处理了。

    柳妙儿是个解决这件事的好人选,可是要是让她知道他干出这种事,想必他的耳朵会很不好过,所以必须转移注意力。仔细想了想,月如钩就准备好了说辞,决心把自己的事和柳妙儿仔仔细细的说一遍。

    他和老天打的赌,他终究是输了,三个月内他再次见到了柳妙儿,那么柳妙儿,就是他的救赎。

    既然是救赎,那么他就要告诉她他的事。

    踽踽独行这么多年,偶尔,也需要一个人来倾听心灵的声音。

    秋雨无声,绵延到天的尽头,掩盖着许许多多缠绵的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