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042】关系进步(二)
    语气淡然,没有丝毫的恼怒,听到这话,柳妙儿舒了口气的同时也有些抑郁。

    看来,果然还是赢祈比较重要!

    柳妙儿有些愤慨,但是转念一想他喜欢谁关我什么事!所以见元邵息事宁人,她也不多说话,掀过被子蒙头就睡。

    今天也是累了,柳妙儿蒙在被子里,很快就睡了过去,均匀的呼吸声伴随着被子起起伏伏,元邵闭着的眼睛慢慢地睁开,然后起身点亮烛火,看着柳妙儿将自己窝进被子里,伸手将她拉了出来,为她盖好了被子。

    柳妙儿在被窝里捂的久了,脸色潮红,在烛光下散发出诱人的光泽,元邵喉头一动,俯身吻了吻柳妙儿温热的脸蛋,微凉的刺激让她揉了揉脸,顺势抱住了元邵的手臂蹭了蹭,如同小猫一般依偎着继续熟睡。

    果然不管在哪儿,只要睡着了,别人怎么做都不会醒来。

    元邵无奈的笑了笑,看着柳妙儿熟睡的脸,轻轻地将她抱在怀里。突然意识到,他似乎有些喜欢这个不知心里在想什么的女人。

    喜欢吗?元邵摇了摇头,却无法否认今天的反常。当青魄冲回王府说柳妙儿失踪后,他根本不加考虑就带着侍卫去找人,暮色已深,他们找了许久却没有任何消息,那时候他看着繁星突破云层,看着夜色扑向大地,他慌了,不知道那个陪着自己睡了一个月的女人,究竟去了哪里。

    他慌不择路却无法找到确切的位置,大夏第一王爷元邵第一次感觉到挫败和惊惶,那不是他一直以来的姿态,所以他在柳府里反省自己,却还是忍不住要出去寻她。结果她回来了,披着一件男人的衣服,发髻凌乱狼狈至极。

    当时,一股邪火就从心底冒了出来,然后一燎原之势焚烧着理智。脑海里突然就冒出这女人晚上说过的梦话,说她要离开王府,说她要追求自己的幸福。

    她的幸福,只有他能给,别的男人,没有那个资格!

    所以他扔掉了那件衣服,却眼看着她护着宝贝一样的护着那件衣服,他说不清当时是什么心情,他只知道,他很不喜欢柳妙儿在意别的男人!

    但是,当柳妙儿含着泪对他一阵怒吼后,他的火气被心疼压抑,她没有对她今日出去遇到的事多说一句,但就是那一顿怒吼,他也明白了这女人经历了什么。脚上的上很明显是被人踢伤的,她和孩子都没事,说起来还是那个陌生男人的功劳。

    只是有一句话,却比那个陌生男人更加重要。

    柳妙儿怒吼的时候,不经意的问了一句,当时她在受苦的时候,他在哪儿!

    这个问题,他无法回答,他有些烦乱,只知道自己会为柳妙儿担心,会为她心疼,会因为她和青魄偶尔的一个互动而觉得不满,却从没想过其实他们俩,一直离得很远很远。

    所以,他脱了她的衣服,感觉到了自己的躁动,看着她娇嫩的容颜他会有一种想要拥有的冲动,到后来即便不想承认,他也明白了,他在这短短的一个月里,喜欢了这个女人。

    这对于他来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可他还是确定了,他喜欢她,虽然达不到爱的深度,可这些,就已经能让他的心情翻天覆地。

    刚才用银子让她留下的话,是他对自己心迹的表达,柳妙儿拒绝的那一瞬间,他感觉到心口在微微抽痛,一种陌生的被称作尴尬和羞辱的感觉在蔓延,但是随后,听到她的原因,听着她带着愤慨的语气,他在黑暗中无声的笑了。

    不是没有感觉,只是这个女人很矛盾罢了!有孩子在,加上我们朝夕相处,很快,这一层隔阂就会消失!

    元邵的理智渐渐地回来,他分析了他和柳妙儿的可能性,意识到他们已经是夫妻,这是一个完全而绝对的优势。更何况,柳妙儿对他的亲近,并不排斥。

    就算她是新皇的人,他也会将她变成他的人!

    如此,他平静了下来,心头想着的,是两个人美好的未来。只是,会苦了一直被误会的赢祈!

    搂着柳妙儿,元邵闭上眼睛,静静入睡。

    星光熠熠,桃源居屋檐的水声哗然作响,深夜,柳妙儿睁大了眼睛,看着与自己挨的很近的元邵的俊脸,苦涩一笑。

    刚才的一切,她都知道,元邵的表白,她不是没有心动,只是这一切,她能安然享受吗?

    她终究,还是新皇派去的人,只要元邵有夺位的心,或者只要新皇疑心元邵,就注定了她生活的不太平。

    她只是个平凡人,她需要的就是好好地活下去!所以她才要离开王府,所以她才会有那么深的执念。

    只是这些,她能和元邵说吗?

    答案了然于心。

    闭上眼睛,柳妙儿这一晚睡得并不安稳,所以第二日醒来吃了早饭,整个人还是昏昏沉沉的。

    “小姐,你的腿怎么样,昨天我们可真是急死了,老爷就差点带着人冲进别人家挨家挨户的搜了,王爷也是担心不已,带着侍卫就不顾身份的上街询问,最后还在梨园戏台那儿等了好久呢!”

    碧儿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满嘴责怪,听得柳妙儿连连点头。

    只是,元邵居然那么着急的找她,是真的在乎她吧!

    不不不!柳妙儿,不要多想,元邵喜欢的是赢祈,一定是赢祈!

    柳妙儿吐出一口浊气,扫了一眼桃源居,却没发现元邵的身影,愣了愣却听碧儿道:“小姐别找了,王爷进宫了。”

    碧儿笑眯眯的,一脸揶揄,柳妙儿本想解释,但是一想到昨天自己被扒光和元邵共浴,解释什么的说出来也就是掩饰了。

    反正他们是夫妻,这些也没什么!

    柳妙儿想着,收拾好一切抬步就要出去,却被青魂和青魄两个门神拦住。

    “王妃,王爷吩咐,在王妃伤势未好之前,不准踏出桃源居半步!”

    “什么!”

    “简而言之,就是王妃你,被王爷禁足!”

    “禁足!”柳妙儿尖叫一声,等反应过来,立时满腔怒火。

    元邵,你这个小人,我以为你昨天没生气,结果,居然公报私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