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037】阴沉少年(一)
    夺命狂奔,说的就是柳妙儿和那个少年现在的模样。

    身后的喊声不断,柳妙儿扶着肚子,拽着少年不停的朝前跑,可因为有身孕她也不敢真的狂奔起来,眼看着身后的人越来越近,不由得急了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要是就这样被抓住,那就惨了!

    柳妙儿急的不知所措,回头看着那少年,却见他眼角青肿,貌似刚才的一番打斗伤的不轻,加上没有元邵和月如钩武功高强,跑着跑着就开始喘粗气。

    虽然暮色降临,可大街上的人却不见少,柳妙儿眼看着人越来越多,不由得拉着少年转入人群中,心想着人多了那些大汉也就追不上来。

    只是她忘了,她和少年是吃霸王餐的人,两个吃霸王餐的人街上的人不会给予任何同情。

    所以,就在身后的大汉吼了一句抓吃霸王餐的人之后,街上的人为了看热闹就堵住了柳妙儿和少年,眼看着形势不妙,柳妙儿拽着少年就进了拐进一个小巷子里。

    巷子幽深狭窄,柳妙儿乞求着不要是个死巷子,结果如她所料,巷子长长地并未被堵死,七拐八拐之后,两人看到巷子出口,奔出了巷子,可出现在面前的,却是一个枯草遍地,杂草丛生的破庙。

    除了那个破庙,根本没有其他的出路。

    “进去!”

    柳妙儿大喝一声,当机立断拽着少年就进了破庙,破庙了很明显没有人,柳妙儿拽着少年躲进了庙里的佛像背后,期望那些大汉不要发现他们。

    可天不遂人愿,两个人因为奔跑沉重的呼吸声让那些进来的大汉准确的找到了两个人的位置,然后来到佛像背后,就看见了两个气喘如牛的人。

    “呵呵,大叔,我们,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明天再把钱送来好不好?”

    柳妙儿谄媚一笑,就乖乖的从佛像上下来,可那少年却不听话,一个跃身跳了起来,将那为首的大汉扑到,然后就是一拳打过去。大汉哀叫了一声,旁边的大汉自然不会任由同伴被打,回去这拳头就朝着少年招呼。

    少年奋力反抗,发带掉了,发丝凌乱,可那些大汉却毫不罢休,对着他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柳妙儿本想溜走,却被其中一大汉制住,扔到了少年的身边,连同她这个孕妇一起打。

    “啊,不要,不要!”

    柳妙儿惊慌失措,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肚子,可腿部还是被踢了一脚,钻心的疼。

    可那些大汉那儿管她,扯掉她穿着的上好的云锦衫,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柳妙儿惊慌失措的抱着肚子,脸色惨白。眼看着其中一大汉的脚就要朝着自己的背踢过来,柳妙儿伸手去挡,却被人一拉,一双手臂就那样抱住她,然后就是一阵凶猛的拳打脚踢,却没有一次落在柳妙儿的身上。

    柳妙儿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面容青肿的少年,他正把她抱在怀里,用他的身体护着她。大汉们的攻击丝毫不手软,少年全身因为疼痛一阵颤抖,护着柳妙儿的同时想反抗却没有力气,只是少年眼神依旧阴沉,咬紧了牙关尽可能的护着柳妙儿,暮色中那双鹰隼般的眼睛却充斥着浓烈的杀意。

    那股杀意,不是对柳妙儿,而是对那群大汉,柳妙儿呆呆的看着护着自己的少年,不知为何,总觉得今天打他们的这些大汉,活不了多久。

    一道黑影突然从柳妙儿面前滑过,柳妙儿瞪圆了眼睛,看着一个大汉的脚踢中了少年的下颌,鲜血溢出,少年吃痛,却挡住了那个大汉再来的一脚,护住了柳妙儿的脸。

    “哼,真是晦气!

    终于,大汉们打的累了,拿着柳妙儿的云锦织衫骂骂咧咧的离开,夜色降临,大汉走了,少年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爬起来,却因为全身的疼痛,一个趔趄又摔倒在地上。

    ”你没事吧!“柳妙儿急忙起身,扶住了少年,可少年却一把推开她,挣扎着站了起来,然后看向那些大汉们的方向,眼神冰凉。

    柳妙儿拽了拽他的手,见他阴冷的看过来,不由得一怔,不过还是拂了拂搭在前额的乱发,对着他笑了:”谢谢你,若不是你我今天就算完了,对了,你叫什么?“虽然这件事说起来都是两个人惹来的事,不过刚才少年毫不犹豫的护着自己的那一瞬间,柳妙儿眼眶湿润了,她不知道这少年是好是坏,但是在刚才保护了她,也护住了她的孩子,这样的少年,就算是面容阴沉,也不会是个坏人。

    可少年只是扫了她一眼,瘸着腿就准备出去,柳妙儿急忙想拉住他,却因为刚才被踢了一脚,左脚麻木,脚下一软就差点栽倒在地上。

    ”小心!“少年回头扶住了柳妙儿,有些担心,柳妙儿站稳了抬头,对着那少年就是灿烂一笑。

    ”谢谢你,我叫柳儿,你呢?“柳妙儿笑着,很想知道少年的名字,毕竟知道了才能报答。至于她自己那敏感的名字,不说也罢。

    可少年根本不想说话,放开柳妙儿就要走。

    ”喂,恩公,你说你叫什么,下次遇见了我也好报答你呀!“柳妙儿拽着少年的衣袖,拖着青肿的腿跟上他,少年浑身是伤,没走几步就疼的倒在地上,喘着粗气瞪着柳妙儿。

    原本英俊的脸此时鼻青脸肿,而少年的嘴角有些撕裂,不住的流着血。柳妙儿见状,急忙拿起自己的袖子,帮少年摁住了伤口。

    少年不喜欢和人亲近,要避开柳妙儿,可柳妙儿哪儿是那么容易甩掉的人。

    ”别躲了,刚才都帮了我,我怎么也要为你做点什么。那个,既然你不说名字,那我就叫你小冷了。小冷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庙里有口井,我去弄点水来帮你洗洗伤口。“说完,柳妙儿拖着受伤的腿到了庙前的水井边,勉强弄了点水上来,撕碎了衣袖,沾了水帮被她称作小冷的少年清理伤口。

    少年皱眉,眼神依旧阴沉,想躲开却因为浑身是伤抵不过柳妙儿的力气,所以到后来就乖乖听话。将伤口清理包扎好后,柳妙儿的衣袖已经用光了,而少年全身也绑着柳妙儿衣袖做成的绷带。

    只是,两个人做完这些事,就遇到了一个难题,他们该怎么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