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035】庙会初遇(一)
    黑暗蔓延,浓浓的夜色,汝南王府的锦园书房中,元邵看着放下手中的公文,伸手挑了挑灯芯。烛火变亮,静静的燃烧着,却突然间跳了一下,元邵的眼神在烛光中平静无波,却放下了挑亮灯芯的青铜丝,看向了门口。

    夜幕中,青魄披星戴月而来,抱着长剑,跪在元邵面前。

    “王妃如何了?”

    元邵靠在木椅上,墨发低垂,泛着黑色的冷光,如同他的面容一样。

    “回王爷,柳府没什么异常,王妃还是以往的样子。只是属下发现,柳员外爱女如命,并且在圣旨到之前,府里的人没有一个知道王妃救过新皇和太后。”

    青魄说着,不带一丝感情。

    “嗯,回去吧。好好看着王妃,别让她惹出什么事来,不然本王还得为她收拾烂摊子。当然,若是王妃出了什么事,你就提头来见。”

    元邵挥了挥手,依旧冷冷的。青魄恭敬的起身,转身就离开。

    夜色渐深,星光更加灿烂,元邵掐灭烛火,来到小明湖边的醉心亭中,看着那漫天的星光,嘴角露出了不可察觉的微笑。

    王妃,新皇和太后把你当做棋子,以为你能毁了本王,却不知,你没有按照任何人的计划走。原本应该是一场较量,只是你这一颗出其不意的棋,毁了整个棋盘的战局。你看,你刚走一天,本王倒是开始想你了!

    只是王妃,你如今究竟在想什么,本王一个人的锦园给了你一半,而你,会是本王的救赎吗?

    闭上双眼,元邵拿起身边的酒杯,喝了一口好友送来的百年陈酿,把酒迎风,思绪万千。

    夜寂静,柳妙儿睡得香甜,一夜无梦。

    次日醒来,柳妙儿就发现了房间里的异常,叫了一声,没有任何回应。

    看着那空荡荡的梳妆台,柳妙儿知道,月如钩已经走了,并且拿走了那瓶从王府带出来的金疮药。

    “跑这么快,你答应我的三件事怎么办!”

    柳妙儿在心底哀嚎,想着自己损失了一瓶上好的金疮药,不由得心疼不已。不过转念一想,既然他能够离开,就表示伤不会有大碍,这样的话,她也稍微放心了些。

    这月如钩,倒不像传闻中那样**的不择手段,虽然无赖中带着痞气,风流中带着魅惑,可给柳妙儿的感觉却很舒服。

    他算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不用存任何心思,只要随性对待的人。

    但是,既便是如此,他居然就这么跑了,完全将答应她的事忘在了脑后!

    啊!真是气煞人也!

    柳妙儿抑郁不已,本还想着跟着月如钩学学易容术呢,现在人没了,易容术自然也没了。沮丧的下楼,可柳妙儿的沮丧维持的时间不过短短一早上,因为吃了早饭后,青魄回来了,而她得到了柳员外的允许,在青魄和碧儿的跟随下,可以出去逛庙会。

    原本有身孕,府里的人都不同意,柳妙儿也担心自己的身子,可一听说今天的庙会有梨园的《青书》戏曲表演,又听说之前的柳妙儿对梨园的戏曲已经喜欢到了一个痴迷的程度,加之如今的柳妙儿也十分感兴趣,所以众人为了防止出现以前那种柳妙儿一个偷溜出去的事,就决定让青魄和碧儿陪着她。

    柳妙儿向来不消停,所以青魄不指望能够说服她,更何况他一向跟着柳妙儿,总觉得王妃自有分寸。

    众人不反对,柳妙儿的出行计划也就成功了,坐上马车带着青魄和碧儿离开,柳员外不放心的还叫上林子跟上。

    四个人离开石头巷,朝着庙会而去。

    大夏朝历经三代,如今第四代新皇元晟登基,因为他没有势力支持,所以整个大夏朝朝廷许多野心人士蠢蠢欲动。可同时,因为掌握着大夏一半兵权的海将军保持中立,而掌握着大夏官员的汝南王也没有任何举动,所以许多势力只能偃旗息鼓,不敢乱来。

    毕竟谁也不知道,这海将军和汝南王支持谁?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自己称王称霸的意思。

    所以现在一切都在观望状态,整个秦城也和乐安详。不过新皇显然不喜欢维持这种现状,所以让柳妙儿嫁入汝南王府,有没有派遣什么任务她现在肯定不知道,但是她一定要在与新皇见面前,离开皇室的纷争。

    夺位之争,从来没有正邪,只有强弱,元邵明显很厉害,在百姓中威望很高,他本应该是皇位的合法继承人,却因为新皇和太后的突然杀出,挡住了他的王者之路。

    而柳妙儿,作为一个夹在新皇和元邵之间的人,当然不会认为自己可以安心的做自己的王妃,一旦事发,第一个遭殃的,就是她这个王妃。

    所以,离开不可避免,但是同时,一定要证明自己没有一点点的利用价值。

    对于没用的人,想必没人会愿意留在身边,而她柳妙儿也不能表现的太聪明,虽然元邵受伤的那段日子里她情势所逼露了点锋芒,可这种东西,稍稍掩盖一下,很快就会被人忘记。

    只是那个元邵,好像不太好对付!总是能无意中踩中她的尾巴,让她跳起来。

    柳妙儿笑眯了眼睛,看向马车外热闹的场景,心头却想着自己现在的情况,浓密的睫毛挡住了她的眼神,看上去,也不过是她乐呵呵的看着这街上的情景而已。

    随时夏天,可庙会出来的人可不少,街上人来人往,叫卖声吆喝声不断,男人豪迈的说话声,女人娇俏的轻笑声,小孩清脆的欢呼声,在街上此起彼伏,分外热闹。

    柳妙儿早已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看着这街上的场景,不由得也兴奋了起来,要不是想着自己有身孕不能胡来,她还真想下去体验一下久违的逛街的快感。

    不一会儿,马车到了庙会的中心地带,这地方人更多,小摊也比街上多了许多。小贩们不顾暑热抹着汗水叫卖着,行人嬉笑打骂着,倒是人声鼎沸,热闹异常。柳妙儿等人将马车停在一官府设定的停留点,就没入了人群中。

    柳妙儿扶着肚子,在人群中来回穿梭,左看看右看看,买了很多东西,好不兴奋。碧儿三人紧紧地跟着,一刻也不敢放松。

    “夫人,你看这荷包不错,要不要买一个?”

    “夫人,这是小妇人自己做的枣糕,你若是喜欢可以来一点。”

    “夫人,虽然小人的钗子不名贵,可胜在做工精致,夫人若是喜欢,可以拿一个。”

    “夫人·····”

    “夫人······”

    柳妙儿在小摊旁来来回回,不亦乐乎,看中了东西就杀价买下,交给碧儿和青魄,短短的一会儿,三个人手中就已经有了不少的东西,眼看着柳妙儿热情不减反倒高涨,不由得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