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033】柳府的悠闲日子(一)
    在柳妙儿的心中,离开王府是迟早的事,而她此次回娘家,也是为了探一探柳员外对自己被休弃后的态度。毕竟她不是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还需要有强力的逃跑后盾才行。

    而柳府就是柳妙儿的希望,但是她并不能确定柳员外能否接受她被休弃的事。如今看来,柳员外的心里除了女儿就是女儿,而这柳府的下人心里,除了小姐就是小姐,她若是被休弃回到柳府,说不定柳员外还会张灯结彩的庆祝。

    有这样的爹,柳妙儿是真的放心了。

    “爹,我没事儿,其实这样也好,大不了就是被休了回家而已。难道爹觉得女儿被休了会柳府会碍事,所以如此愤怒吗?”柳妙儿拿起随身的手绢,假哭起来,柳员外见女儿哭了,也不管真假,急忙安慰。

    “不会不会,小姐回来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只是怕小姐受苦。”

    柳员外手足无措,想拍着后背柳妙儿安抚一下,却不敢伸手,倒是柳妙儿听他这么说,一颗心总算是落到实处。

    没了后顾之忧,柳妙儿就可以着手自己的离开计划了。

    “爹,女儿不苦,有爹在女儿怎么会苦。”柳妙儿放下手绢,安抚着柳员外。

    “可你在王府······”

    “爹,女儿若真的受了苦,就回来找爹,一定不会藏在心里。现在爹就是女儿最大的依靠,女儿不会一个人独自撑着!”

    柳妙儿能看出来,柳员外希望亲近她,对这个虽然胖乎乎的但对她宠溺的爹,柳妙儿很有好感,所以说话间自然就带着亲近之意。

    这点亲近之意,让柳员外感觉到了,欣喜若狂。他深知觉得女儿若是能被休回来,才是他最希望看到的事,虽然胡管家说女儿需要历练,可皇家那种地方还是不要陷进去才好!如今女儿知道受了委屈回来找他,那么他也不能让女儿失望。

    “小姐知道就好!柳府是你永远的家。”

    柳员外宠溺的看着柳妙儿,珍宝一般的呵护着,旁边的下人们也急忙点头,看着柳妙儿,皆是一脸关切宠溺。

    这个小姐,比做王妃舒服多了!

    柳府与王府的差别,在这一刻显露无疑,王府的人处处鄙夷刁难,而柳府的人总是宠溺关爱,天差地别的感觉,真是一个地狱一个天堂。

    “嗯,妙儿知道,爹爹最好!爹,你忙不忙,不忙我们在桃源居走走好不好?”

    柳妙儿心情大好,抱着柳员外的胳膊就要出去溜达,柳府不小,但是一半的地皮都给了柳妙儿的桃源居,而这桃源居更是被打理的如同仙境一般,柳妙儿觉得,自己住在这地方,其他的都不愿再想了。

    柳妙儿的要求,柳员外当然不会拒绝,虽然对女儿的亲近不太习惯,但是能亲近就是柳员外的梦想,所以被女儿挽着,骄傲的抬着那圆圆的脸,从那些从小跟随自己的下人身边走过,不无炫耀。

    下人们看着父女俩如此和乐,不由得抹了抹眼角,满心感动,那胡管家看着柳妙儿笑得灿烂的脸,也深深地出了一口气。

    小姐终于接受了柳府,看来得找个那王府侍卫不在的机会,将柳府的东西交给她,如今在皇家,没有后盾,她的路也不好走。毕竟小姐可以说是他们所有兄弟一起养大的女儿啊!

    胡管家想着,看了一眼一旁的青魄,青魄此时却看着柳妙儿灿烂的不带一丝防备的笑脸,愣愣的出神。

    王妃她笑起来,其实,也很美!

    只是在王府,她从没有这样笑过。

    青魄眼神定格,而阁楼上,一双琉璃般的桃花眼,此时也看着柳妙儿的笑脸,脸上带着笑意。

    “柳妙儿吗?”

    真是个妙人儿!

    从怀里拿出一褐色的小瓶子,瓶子底部印着“元”字,回想起她把这东西给自己时那一脸施舍的表情下一闪而过的关心,不由得想笑。

    这也是个矛盾的女人啊!不过,爷喜欢!

    夏日的阳光依旧毒辣,柳员外为了不让柳妙儿被晒伤,硬是不让她陪着了,将她送回了阁楼,又乐呵呵的去准备晚饭去了,柳妙儿想阻止都来不及。不过柳员外的厨艺真是不错,连一向对美食没什么体会的青魄也惊诧了一番。

    这个爹啊,不去做厨师太可惜了!

    柳妙儿笑着,享受着这柳府的美好,心想着如果元邵来到她的桃源居,定会觉得他那个锦园与这个园子一比,简直不值一提。

    一想到元邵吃瘪,柳妙儿就笑出声来,惹来碧儿和青魄的侧目,不过柳妙儿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急忙恢复正常,却没有意识到,她会时不时想到元邵。

    这一天的晚饭自然十分丰盛,柳妙儿酒足饭饱后,也不忘照顾一下躲在阁楼上的月如钩,悄悄拿了饭菜到了楼上,却见月如钩大咧咧的躺在她的床上,睡得正香。

    “起了,吃饭了!”

    柳妙儿放下饭菜,拉了拉月如钩发质很好的长发。

    月如钩自然没睡着,闻到饭菜的香味就爬了起来,然后坐在柳妙儿的小榻上,抱着碗大快朵颐。

    “没修养!”

    柳妙儿没好气,摸着肚子坐在梳妆镜前消化这晚饭。

    “修养?妞,爷这是饿了。其实都怪你不早点送饭上来。”月如钩狼吞虎咽,着实有些饿了,毕竟这是柳妙儿偷拿的饭菜,虽然味道不错,但是量太小,根本不够。加之他受了重伤,刑部刑司刑瑾的武功可是排名大夏前十,被他刺一剑,他还需要修养一段日子,根本不能拖着伤离开逃跑。

    “你还挑?知不知道要不是我怀孕,我能把这些饭藏在肚子里给你带上来,吃完了把碗处理了。”柳妙儿没好气,不过看着月如钩没什么血色的脸,皱了皱眉头。

    “算了,我还是一劳永逸,想办法帮你弄点药吧,当胸一剑,又是刑部刑司动的手,看你的样子好像很严重。”说着,柳妙儿起身走到柜子边,打开柜子从里面取出一薄丝锦被来,扔到了月如钩的身边。

    “呐,别说我虐待你,晚上盖着这被子。不过也算你运气好,我这园子凉爽宜人伤口不会感染。还有,把衣服解开,我帮你换药!”柳妙儿喋喋不休,一边说着一边拿过药来,月如钩笑了笑,抬起手缓缓的将衣服剥落,衣衫半褪之际,还不忘发挥本性,朝着柳妙儿抛几个媚眼。

    桃花眼,风流面,月如钩勾唇一笑倒真是掩不住的风流俊逸,虽然那张易容的脸十分普通,不过还是让柳妙儿眼神一颤。

    这样的男人,到底有着怎样的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