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028】惜花公子(二)
    “衣服脱了,我帮你处理伤口!”

    柳妙儿恶言恶语,脸色不善。

    “脱衣服!原来妞这么心急啊!”

    “脱不脱,不脱我就不管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柳妙儿语气凶狠,可话刚说完,那男人就脱下了衣衫,露出上身,麦黄色的皮肤紧绷有力,只是那胸口,一道伤口正汩汩流血。血液顺着皮肤蜿蜒而下,十分诡异。

    只是男人脸上却带着笑意。

    “这么重的伤你还笑得出来!药呢!”

    柳妙儿无语,从房间里找出一些白色的布条摁住伤口,然后那男人拿出一瓶药,柳妙儿拿过来小心的散在那伤口上,那男人明显身体一颤。

    “疼就可以哼哼,没必要在所有人面前装出一副你了不起的样子。”柳妙儿没好气,不过那男人却笑了笑,不置一词,倒是看着柳妙儿手中的增厚白色布条,眼神有些奇怪。

    “等等,你用的是什么布。”

    男人抓住了柳妙儿的手,看着那布条,突然觉得有些眼熟。

    “这个啊,看你一副风流样,想必对女人十分熟悉了。这东西都不知道?”

    柳妙儿讽刺的说着,那男人却嘴角抽了抽。

    他似乎想起来了,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女子葵水来了之后用的布条,不过你恐怕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享用的男人了!”

    柳妙儿幸灾乐祸,撒了药用那些布封住了男人的伤口,包扎好酒舒了口气。

    反正这些布条她暂时是用不着了,送给这男人用用,也不错,反正是没用过的她好奇拿来看看。

    柳妙儿笑着,那男人却看着自己胸前绑的紧紧的布条,眼角抽筋。

    这个女人,可真是敢用这种东西!不是一般的女子都应该害羞恐惧吗?

    男人抬头,看向柳妙儿,却发现柳妙儿将那些染血的布条藏在了一柜子里。然后她越过他,躺在了床上,盖上薄被就要入睡。

    似乎,他这么一个大男人在,她直接无视了。

    生平第一次被女人无视,这传出去,他惜花公子月如钩的名号可就毁了。这女人从他一进来出来开始时有些慌张,余下的时候就如同没事人一样,实在让人费解。

    “妞,爷陪你睡。”

    月如钩侧身躺在柳妙儿身边,可柳妙儿根本毫不慌乱,还往里面挪了挪,给他腾了个空间出来。

    没反应,看来还不够。

    “妞,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

    “不要废话,这是你的被子,睡地上去,否则只是两败俱伤。”

    柳妙儿扔给男人一床被子,男人怔了怔,委屈的想说什么,被柳妙儿伸脚一踹,倒没继续纠缠,抱着被子躺在地上。

    迎面,是从窗户斜射进来的月光。

    “妞,不想知道爷是谁?”

    男人抱着头看着窗外的明月,回答他的却是一片沉默。

    “爷是惜花公子月如钩,最拿手的,就是潜入女子闺房,俘获女子芳心。”

    男人说着,带上了一丝自嘲,只是屋子里静悄悄的,男人起身一看,柳妙儿抱着被子,早已熟睡。

    妞,见到你,爷今日,也算是开了眼界了。

    潋滟一笑,月如钩躺下,摸了摸胸口的伤痕,裹着被子睡去。

    夜深,月色明亮,整个柳府在一片安谧中,沉睡着。

    次日,柳妙儿醒来,那男人已经不在,柳妙儿疑惑着,打开衣柜,发现柜子里那染了血的布条也被拿走了。

    倒不是没考虑我的难处,房间处理的很干净。

    柳妙儿笑了笑,对这个惜花公子月如钩,倒是有些好感。虽然一身脂粉味儿,不过本性不坏。不然昨晚发现了她早就杀了她,还能和她磨叽那么长时间?至于她为什么会帮他,当然是因为那个男人出神入化的易容术。

    有这种本事的人,能攀点交情对以后或许有利。

    碧儿端了水进来,柳妙儿梳洗完毕,就下了楼,发现那柳员外庞大的身躯早已立在那儿,一见到柳妙儿下来,立刻迎了上来,然后让下人们端来了早饭,“小姐,这都是你喜欢的,快趁热吃了吧。”

    柳员外十分殷勤,柳妙儿顺着他的手势看去,满满一桌子早点,琳琅满目。

    这么多,她吃十天也吃不完啊。

    “小姐--不喜欢?”

    柳员外看柳妙儿面色有异,顿时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