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025】爱女如命(一)
    烈日炎炎,秦城的地面腾起一股股热lang,让远处的楼阁屋宇都开始模糊起来。树荫下,水池旁,许多人尽可能的找到可以乘凉的地方,享受着这炎夏碧绿中的一丝清凉。

    秦城西街,石头巷,一座院子的大门口站着一无精打采的守门人,一身蓝布薄衫,撸起了袖子,摇着一把蒲叶扇守着这三进七出的大院子。院子的正门上挂一匾额,上面书着“柳府”两个大字。

    阳光炙热,此时已经是正午,石头巷内十分安静,守门口坐在门槛上,开始打瞌睡。

    突然,巷子口传来了车轮的咕噜声,守门人精神一振,心想着这么大的声响,必定是老爷那定制的大马车回来了,所以打起精神,站起来对着巷口翘首以盼。果不其然,那巷子口出现的,真是柳员外的马车。

    因柳员外身躯庞大,所以他的马车比别人的大了许多,这石头巷中一响起那闷雷一般的咕噜声,就该是柳员外的车子发动了。

    终于,柳员外的马车停在了门口,门房唤了两个下人出来,急忙迎了过来,可偏头一看,这庞大的马车后,还跟着一辆精致富贵的常规版马车。

    这是哪儿来的?

    众人疑惑,扶着柳员外下来,柳员外下了马车,就急忙从马车里抽出一把伞来,来到了后面那辆马车面前,撑开了伞。

    当柳妙儿在碧儿的扶持下下了马车后,那柳员外就急忙把伞递过来,生怕他的宝贝女儿被这毒辣的日头晒坏,。也没注意他自己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汗珠。

    “爹,别顾着我了,瞧你累的。”

    柳妙儿看着柳员外汗如雨下,不由得有些心疼,拿出随身的手绢替他擦去了汗,却见他兴奋的同时经崩了身体,一张圆圆的脸带着想要高兴,却又不敢高兴的神色,分外别扭。

    这柳员外,似乎很怕我这个女儿啊!

    柳妙儿抿唇一笑,扶着柳员外的手,对那柳府出来的人微微一笑。

    柳府的人,顿时目瞪口呆,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姐什么时候,居然会亲近老爷!以前小姐是很柔和温顺,但是在面对老爷的时候,却没有一丁点的好脸色,如今这是怎么了?

    众人惊异不定,殊不知柳妙儿也十分疑惑,总感觉自己只要和柳员外一亲近,所有的人就立刻屏息凝神。

    这不是她爹吗?怎么还不能亲近了。

    柳妙儿不解,但是为了不露陷,也不多说,这么一个宁愿自己晒着也不让她晒着的爹,她还是挺满意的。那圆圆的肚子圆圆的脸,那看着柳妙儿关切爱护却又紧张兮兮的样子,看在柳妙儿眼中一点都不肥腻,倒觉得十分可爱。

    不过,那辆庞大的马车出现时,还真的把柳妙儿吓了一跳。

    她要是坐在里面,恐怕摆张小床躺下都不成问题。

    “爹,这日头很毒,我们还是进去吧。”

    说完,柳妙儿扶着柳员外,朝着柳府大门走去柳员外紧张的绷直了身子,带着自己的女儿,跨入了那熟悉的门槛。

    青魄和碧儿跟上,林子则招呼着人把马车带进府里,也把柳妙儿从王府里收刮来的东西搬进了柳府。

    夏日的风灼热异常,柳妙儿一进柳府,就感觉这府里比外面还热了不少,也难怪柳员外会到那茶楼去纳凉。

    柳府没什么长辈,没什么亲戚,所以柳妙儿回家,也不需要什么麻烦的拜见送礼,跟着自己老爹坐在一临水的小榭中,柳妙儿拿手扇着风,背上渐渐沁出了汗水。

    这柳府果然比不得元邵的锦园,锦园是元邵请了上等工匠打造,若是夏季热了,还可以汲取小明湖的水从屋顶冲下,屋内就十分凉快。加之王府有窖藏的冰块,柳妙儿并不觉得热,可到了柳府,没了那些耗费大量金钱弄出来的设备,就有些热了。

    “小姐,是不是热了?没···没关系,我吩咐了人去取冰块,给阁楼降温,小姐你一会儿就可以过去了。”柳员外在柳妙儿对面,原本正傻愣愣的看着自己长大的女儿傻笑着,却见柳妙儿热的发慌,就立刻坐立不安了起来。

    小姐?

    又是这种称呼,柳妙儿不明白,柳员外为什么要这样叫自己的女儿。

    “爹,你怎么可以叫我小姐,叫妙儿不就好了!家里是有点热,不过妙儿还挺得住,爹你就不用担心了。看您这汗流的,喝点茶去去暑气。”说着,柳妙儿给柳员外倒了杯凉茶,递到了他面前。

    可柳员外,却目瞪口呆的看着柳妙儿,不知该如何是好。

    妙儿!刚才,刚才小姐是让我叫她妙儿吗?

    柳员外愣愣的,看着柳妙儿的笑脸和她端着茶杯白玉般的手,一时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小姐,我······”

    柳员外紧张的结巴起来,明明见到自己那么高兴却不敢亲近,这让柳妙儿觉得十分无奈。

    “碰”的一声放下茶杯,柳妙儿撤去了一脸的温柔,冷声道:“爹,叫妙儿!”

    眼神凌厉,让柳员外身躯一颤,不过见到柳妙儿这样,他这才舒了口气。

    看来,这柳妙儿以前对他爹的态度,还真是不怎样。

    可柳员外虽然舒了口气,可那一声“妙儿”却怎么也叫不出口。

    柳妙儿无奈,将凉茶放在他手中,也不强求了,很多事她并不了解,所以需要慢慢来。

    小榭内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柳员外喝着柳妙儿递来的凉茶,没差点喜极而泣,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时不时打量着柳妙儿,眼中满是关怀,让柳妙儿心头热热的。

    “老爷,阁楼冰块安置好了,小姐可以过去了。”

    “怎么这么慢把小姐热成这样!行了,带我们过去。”

    柳员外不满的呵斥了一声,只是那些下人却嘿嘿一笑,示意众人过去。

    在柳员外的坚持下,碧儿为柳妙儿撑着伞不让她晒到太阳,众人越过柳员外自己闷热无比有极其简单的院子,进入了后院。顿时,一阵清凉感迎面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