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009】关于前路(二)
    阳光普照,夏风带着水汽与热气迎面而来,湖面随风而动,映着阳光波光粼粼。这锦园内的小明湖并无特别之处,只是胜在水色清澈,湖岸也不拘一格,所以有些自然的情趣。

    柳妙儿放开青魄,看着这小明湖,不由得感叹元邵的好命。

    生在帝王家,虽说有很多无奈,但是得到的好处也不少吧,锦衣玉食,妻妾成群,还能每日每夜与美景为伍,想一想,其实缺少的,也不过就是平凡的幸福。

    只是,所谓的幸福,不管是谁,真正得到的,又有几个?

    柳妙儿站在醉心亭里,任由阳光罩在脸上,一双眼睛看着泛起涟漪微光漾漾的小明湖,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失落感。

    离开王府,真的能好好的生活吗?她的孩子,离开了这么优裕的王府和自己生活,真的,能得到快乐?

    柳妙儿站在风中,伸手抚着自己的肚子,眼中,有着迷茫。

    她根本不了解这个世界,她根本不了解自己的情况,她本是平凡的商贾之女,却赐婚给大夏第一王爷,只因她是当今新皇的救命恩人?

    只是,她怎么会是当今新皇的救命恩人,和皇室扯上关系,应该都没有好事吧。这次惹恼太妃,算是一个试探了,看太妃看自己的眼神,满眼的愤恨与不喜。正如自己刚才所说,太妃和自己不是情敌,没必要那么做,唯一能让她憎恨自己的,恐怕就是因为自己与新皇和太后的关系。

    如果,当初被流放时,新皇死了,那么如今坐上皇位就是元邵,而太妃,就是太后了。

    只可惜,一切都只是如果,因为传言中柳妙儿救了太后和新皇的命,给了新皇活下来争夺皇位的机会。所以太妃恨她的原因,她有些明白,却也需要利用太妃,找到某些事地真相。

    新皇帝位不稳,元邵应该是最大的威胁。可既然自己是新皇救命恩人,那么为何新皇和太后,要将自己送到了敌人身边。

    虽说她不愿意参合这么麻烦事,但是为了自保,很多事不了解只会处于被动的局面。她是新皇与太后的恩人,凭就这一点,她就无法顺利摆脱这些事,除非,直到所有的人都认为她没有利用价值!

    可当初,在新皇流lang的时候,我又是怎么帮了他?我和新皇的事,碧儿一无所知,她说甚至是刘员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新皇和太后突然间向小姐送来了谢礼,而那时候,小姐兴高采烈的收下了。还说什么“莲姑姑和晟哥哥对我真好!”

    碧儿说,小姐那时候握着手中那劣质玉环,第一次笑得那般甜美。

    抬起手,柳妙儿看着左手手腕上那已经取不下来的玉环,心头掠过的一丝莫名的悲伤。

    我和新皇,会是什么关系?而新皇让我嫁给汝南王,又是为了什么?我离开了,真的,就能摆脱一切,让我和孩子,幸福而简单的生活下去?

    情况好复杂!

    柳妙儿一直以来不愿意想太多,所以摇了摇头,甩开了一切思绪,着重思考自己当前的计划。

    麻烦再多,她柳妙儿,也能一一解决!

    柳妙儿,不能动摇,别的不说,当前元邵对你突然间改变态度,就是一件值得警惕的事,不管这背后有什么,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事,你要做的,就是想办法离开王府。

    这个,慢慢来吧。一个名声不好,人人嫌弃的王妃,元邵应该不会喜欢吧。如果他不采取什么行动,就表示他另有所图,到时候回家探探情况,如果老爹同意,那么她变卖了家产,远走高飞到其他国家,也不是不可以。

    如此一想,柳妙儿释然了,船到桥头自然直,虽然了解不多,她总觉得这汝南王府乃至整个大夏朝的气氛不一般,颇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感,所以不卷进这场漩涡,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按照计划行事就好,装傻充愣,可是她柳妙儿的拿手好戏。

    柳妙儿对着湖面,咧嘴一笑,在心底为自己打气,然后就感觉到肚子有些饿了,转身要走,迎面却碰上青魄看着自己一脸深思的表情。

    对了,忘了小魄子还在!

    柳妙儿在心底骂了一声,走到青魄的面前,仰着头,看着他突然就娇笑了一声:“小魄子,是不是本王妃太漂亮,所以你看呆了?”

    青魄一愣,脸色一红,急忙撇过头去:“请王妃自重!”

    “小魄子害羞了?这么大一个人还这么害羞,今后怎么娶妻生子?”

    柳妙儿既然确定了自己前进的道路,心情就好了不少,心情一好,也就原形毕露,挑逗起青魄来。

    没办法,她这个人向来记仇。

    “这不是王妃应该关心的事,王妃还是好好想想,今日与太妃的事,怎么向王爷解释吧!”

    青魄无言以对,看着柳妙儿笑得一脸痞气,心道自己刚才看着王妃那有些悲伤的模样为何会觉得心疼,为何会觉得她像个迷路的羔羊,即便站在阳光下,也看不到前路在何方。

    那是错觉吧!

    看看面前这笑得一脸无赖的女人,青魄冷着脸,好心提醒。

    “哟,小魄子还会关心我呢?不错嘛,不像你外表看到的那么冷酷,是个好男人的苗子。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我自有对策。不过看你这么为我着想,要不要我向你家王爷说说,把你让给我?”

    柳妙儿开玩笑半的说着,可青魄不知是不是已经适应了柳妙儿的不按常理,冷着一张脸,根本不理会柳妙儿转身就走。

    “喂,小魄子,不考虑考虑?”

    柳妙儿喊了一声,不过回答她的,只是青魄冷酷的背影。

    这个小魄子,其实,是个好人呢!

    柳妙儿掩嘴一笑,回头,看着小明湖,眯起了眼睛,享受着这夏日的凉亭中的清凉舒适。

    清风拂面,初夏的暖风催人欲睡。

    “没想到,汝南王妃居然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本将今日算是见识了。”

    柳妙儿正闭着眼睛,聆听耳边掠过的风声,一道讽刺的声音,就不合时宜的在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