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008】太妃有请(一)
    太妃?

    对了!汝南王府除了元邵,还有一个比自己身份高的人:汝南王的养母,曾经的皇妃,如今的太妃--赵氏。

    可太妃怎么突然就召见我了?

    柳妙儿疑惑,拉开了门,看着面前脸色有些闪烁的青魄,嘴角勾起了一个笑容。

    “有什么事?”

    对这两个元邵安排的监视了自己十几天的侍卫,柳妙儿一直没什么好感,不过,这青魄似乎被自己吓了一跳,脸色不太对劲。

    “这个·····王妃,太妃有请。”

    青魄以为柳妙儿会冷眼相待。没想到门开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张笑脸。青魄眼神一颤,急忙低下头,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如今王爷把王妃接进了这园子里,在表面上,王妃就是王府名正言顺的主子。主子说话,下人不能不从,可王妃怎么看都是个记仇的暴躁脾气,还说不定会把自己怎么样呢?本以为她见到自己会发火,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是自己多心了。

    “小魄子,看来你似乎不太聪明。我是想问,太妃找我何事?”

    柳妙儿加大了笑容,凑到青魄的面前,语气温柔,却带着浓重的嘲讽。

    青魄脸色一沉,退后几步,看着柳妙儿,冷眼一扫,便不再多说,持剑离开。

    “太妃有请,至于什么事,王妃去了就知道。”

    青魄冷冷的,背对着柳妙儿走远,心想着还以为王妃宽宏大量,没想到居然这么斤斤计较。

    太妃这人,可不好惹,看来这王妃,得吃苦头了。不过,这与他这个王爷的侍卫无关。

    “这么说就是没什么事儿,那我不去了。”

    柳妙儿淡淡的一声,转身就真的进了屋子,青魄脚步一滞,回过身来。

    “王妃,这是太妃的命令,王妃就算是王妃,也需要听从。”

    他真的不明白,这王妃是真傻还是不知天高地厚,这太妃乃是王爷的母亲,虽然只是名义上,不过,好歹也是王妃的婆婆。

    青魄大声强调,可柳妙儿却自顾自的倒了杯热水,悠闲的喝着。

    “那可真对不起,你和青魂不是一直不让我出院子吗?我现在很听话的在屋子里好好待着,可不敢乱走。”

    柳妙儿斜着眼,阴阳怪气。

    青魄呼吸一顿,看着王妃明显找茬的脸,咬了咬牙。

    这王妃,真是小家出生没教养,只知道记仇,不知道孝顺!

    深吸了口气,青魄看着柳妙儿,淡然道:“王妃若是想在王府生存下去,就必须要和王府的人打好关系,这······”

    “慢着,谁说我要在王府生存下去了,我好像告诉过你和青魂,我要离开这地方呢。这么没教养的地方,我可没兴趣待下去。”

    柳妙儿看出了青魄有些着急,心想着让你们之前那么对我,现在,我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们。

    我这个人,向来睚眦必报!

    又是这个问题!

    青魄眼角跳了跳,不知为何,突然间有点后悔当初守着那院子的事,总觉得这王妃,似乎不太好相与。不过那是王爷的吩咐,他也不敢违抗!

    罢了,王妃不去,那是她的事,他这一个侍卫,是管不了。

    “王妃,既然如此,属下即刻就去回太妃。”

    青魄原本也只是觉得王妃也吃了不少苦,脾气变差点也没关系。不过现在王妃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太妃都可以不尊敬,看来,这已经不是脾气差的问题。

    她不去,他一个侍卫没办法强求,反正到最后怪罪下来,不会与他有关。

    如此一想,青魄转身就走,不过却因为柳妙儿的一句话,让他多年来的定力,毁于一旦。

    “你居然不劝我!小魄子,你明明知道太妃的要求我若是不答应,定会被惩罚,你居然不劝我,还由着我留下来,真是过分!原来我这个王妃,在你们心目中只是个摆设,那么好,本妃今**如了你们的愿,不去了!”

    说罢,柳妙儿一伸手拉上了门,“砰”的一声,将青魄仅剩的理智之弦崩断。

    屋内,传来柳妙儿不知真假的嘤咽哭泣声。

    我刚才没有劝你!

    青魄怒了,一转身就进了屋子,“扑通”一声跪下。

    “太妃有请,请王妃随属下走一趟。”

    青魄说的是咬牙切齿,可柳妙儿却站了起来,走到了门口。

    回眸一笑,柳妙儿看着青魄愤恨的侧脸,笑道:“我又没说不去,刚才只是进了补个妆而已,输人不输阵,这点道理我懂!小魄子,放心吧,王妃我其实是不记仇的。”

    说完,柳妙儿提着裙角,出了门,青魄双手撑在地上,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小魄子,快跟上。”

    远处传来柳妙儿的声音,“小魄子”三个字,再次刺激了青魄脆弱的神经。

    这个王妃,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青魄无奈追了出去,跟上了柳妙儿的步伐。

    夏日的阳光渐渐的灼热,王府后山的天月阁,此时却清凉无比。

    “元邵,听说,昨晚你的王妃闹出了很大的动静?”

    依旧是那方褚红色案几,赢祈喝了一口清茶,沉声问道。

    “嗯。”

    元邵淡淡的回了一声,却让赢祈皱起了眉头。

    “一个女人,变化会那么大?元邵,别说我没提醒你,那女人可是新皇的人,虽然他们有什么渊源我不清楚,不过,这样一个人无缘无故的进了你的王府,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赢祈摸着向来随身携带的长剑,忧心忡忡,眉头深锁。

    “新皇的意思,是王妃见了本王一面芳心暗许,所以,念其曾护驾有功,便为她赐婚。”元邵看了赢祈一眼,面色无波,却回忆起了那圣旨的内容:因为王妃对自己迷恋至深,茶饭不思,所以把人送来。只是昨晚,元邵倒没发现这个王妃对自己有任何迷恋。

    “可是,你不是早已确定了,那王妃在此之前根本没见过你?”赢祈拿起了剑,抽出剑锋,一道亮光映射在胸口。

    “嗯。不过,这女人昨日突然性情大变,不在柔弱。看来事情有了变化。我只需静观其变,其他的,以后再说。她如今住进了我的园子,若是有问题,自会露出马脚。”

    元邵抿着茶,一如既往的冷冽,凤眼微眯,眼中闪着危险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