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007】夫妻再过招(二)
    次日,阳光穿过朱户,照在了柳妙儿的床上,柳妙儿扯过被子来,盖住了脸,入手却是一顺滑的丝质感,不由得一怔,什么也顾不得了,睁开了眼睛。

    入眼,柳妙儿眼中出现的,不是她那残破的房屋,而是,一装饰雅致,珠帘锦被,檀木梨花的屋子。

    她此时,睡在一张很大的床上,身上盖着丝缎薄被。

    晨风吹过,床幔微动,轻柔灵动,让整个大床不那么死板。

    这里是哪里?

    柳妙儿惊愕的看着这与自己那屋子天差地别的房间,不由的愣住,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低头一看,衣服不是自己昨日穿的衣服。柳妙儿脸色一变,急忙撸起衣袖,看到了手腕上带着的一劣质玉环,这才舒了口气。

    幸好,没有再次穿越!

    柳妙儿吐出一口浊气,看着手腕上的玉环,突然想到碧儿那日说的话。

    “小姐,对不起,对不起,奴婢知道这是你最喜欢的镯子,奴婢今后不会把汤水撒了,青小姐赎罪。”

    那时候,一向与自己亲近的碧儿因为将让谁撒到手晚上,溅到了玉环上,就急忙跪了下来,看样子这玉环对原本的柳妙儿,十分重要。

    因为重要,所以柳妙儿没有办法询问碧儿这玉环的来历,毕竟在曾经的自己心中如此重要的东西,自己会不知道怎么来的?现在,这玉环倒是成了自己身份的象征了。

    她没有穿越,那就好,她可不想再适应一次新世界,不过这屋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妙儿下了床,本想找一个梳妆镜,可这屋子里除了一摆着一套彩釉茶杯的桌子和一个屏风,似乎没什么其他的东西。

    正想着,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柳妙儿顿时警觉,看着那门推开,一道纤细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碧儿!”

    看清来人,柳妙儿这才舒了口气,疾步过去。

    “小姐,你小心点,别动了胎气,昨天晚上你突然呕吐不止,大夫说如今你不能有太激烈的行为,小姐你还是慢一点。”

    碧儿看见柳妙儿,急忙放下手中的木盆,扶住了她。

    “昨晚我有起身?”

    如果她记得不错,昨夜,她是和元邵一起上了床,睡着了,怎么会半夜起身,她毫无印象。

    “是啊,小姐,当时小姐你浑浑噩噩,突然就吐了起来,王爷吓得脸色都白了。请来大夫一看,说是小姐你许久未进油腥,昨晚突然间吃太多了,一时不适应。”

    碧儿扶着柳妙儿坐下,然后拧了帕子给她擦脸,柳妙儿没想到自己居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出了这么大个丑,实在是丢人!

    “这么说,是元邵帮了我?”

    她干呕的时候,应该会扑进元邵怀里吧,那个人身上也不知熏了什么香料,居然能缓解她的恶心感。

    “小姐,你怎么可以直呼王爷名讳!昨晚,小姐抱着王爷不肯撒手,差点撕碎了王爷的亵衣,说是王爷的味道很香。当时我们都看呆了呢。奴婢以为王爷会生气,却没想到王爷原来不是传言那么冷冰冰的,他还温柔的抱着小姐,说你想抱多久抱多久。王爷这么心疼小姐,倒有点像老爷了,小姐你也是苦尽甘来了!”

    碧儿为柳妙儿端来了漱口水,递到她面前,柳妙儿眼角跳了跳,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到昨晚自己的丑态。

    那个汝南王,恐怕在心里鄙视我吧,睡前还冷眼相待,怎么睡着了,还死搂着他不放。她柳妙儿可以断定,那只是因为他身上的味道会让她舒服而已。

    可着说出去,谁信!

    柳妙儿漱了口,为昨晚的事懊恼不已,心想着自己怎么就没一点印象。收拾妥当后扫了一眼这屋子,无奈问道:“那这里是什么地方?”

    不用想,也是元邵给安排的新院子,只是既然是女子的房间,为什么不放梳妆台和胭脂,倒是在转过一珠帘后,放着书架书案,还有笔墨纸砚?

    “这里,这里是王爷的房间。小姐,王爷早就吩咐下去,说从今日起,王妃住进王爷的锦园,与王爷同吃同住!今天一早,还惩罚了当初欺负我们的一干人等。”

    碧儿笑眯眯的回答,一说到元邵,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崇拜。

    “同吃同住!”

    纵然柳妙儿定力再好,此时也忍不住要发火了,他直接把她弄过来,到底是想怎样!

    “小姐,这可是一项殊荣,表明从今以后,小姐你就是王府真正的主人了。”

    碧儿显然比柳妙儿乐观,看到这样的情况,满脸笑意。

    柳妙儿本想说什么,但是看到碧儿为自己苦尽甘来而高兴,一时间也不想打击她,所以借口说自己累了,将碧儿摒退了下去,躺在了床上。

    这个元邵,到底什么意思?之前不闻不问,现在突然间在一天之内,将自己接近他的园子,和他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如果说没什么企图,她怎么也不会相信。

    可自己,能有什么让他企图的?一个暴躁又无礼的王妃,和他清冷孤高的性子根本不合。没有天大的好处,他没必要委屈自己。

    如果,他有什么企图,那么我应该如何应对?

    柳妙儿闭着眼睛,脑海里浮现元邵俊逸非凡的脸,总觉得事情的背后,会有目的。

    只是还未等柳妙儿想明白,屋外,就响起青魄有些别扭的声音。

    “王妃,太妃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