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001】王妃有喜
    夜色浓重,泼墨一般渲染着整个大地,大夏朝京城秦城,此时华灯初上,车水马龙,花街酒街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相比于东城的热闹,北城的高官大院中,汝南王府灯火明亮,却十分安静。其中一个小院子,断壁残垣,墙影斑驳,细长的藤蔓顺着墙壁蜿蜒而上,却挡不住这院子的残破。

    院子里有一排独立的房子,青石瓦泥水墙,掉漆的红柱,有些倾斜的横梁,让整排房子摇摇欲坠。屋子里烛光摇曳,一个身影在墙头摇摇晃晃。

    烛光中,兰窗下,一个女子倚窗而立,一双剪水瞳看向窗外的浓浓夜色,眼神悠远而深邃,漆黑的瞳仁中跳跃着烛光的剪影,迷离摇曳。

    渺渺人独立,谁在星光下形单影只。

    仰头看天,狭小的空间内繁星闪烁,此时正直夏季,牛郎织女在银河两岸熠熠生辉,却始终走不到一起。偶尔会有一道流星划过,转瞬即逝,一如那些曾经的美好。

    果然,来了这里十天,她还是没有忘记以前的事!明明说好了不在意的。或许是有些累了,女子眼角酸涩,有些湿润。

    罢了罢了,过去的也就过去了,既来之则安之,她要的可不是在这里自怨自艾。

    女子抿着嘴,朝着天空微笑,撇开那些繁杂的思绪,甩了甩头,整个人就突然轻松了很多。

    “小姐,起风了,回去吧。”

    屋里一小丫鬟站在女子身后,为她披上一朴素的披风。

    “碧儿真是贴心。不过今天你一天不在,去哪儿了?”女子拂了一下额前的碎发,勾起嘴角笑了笑,抬头看下那丫鬟,表示自己没事,然后随口一问。

    “没去哪儿,就是按照小姐的吩咐,去熟悉了王府的情况。”碧儿笑着,只是眼神闪烁,笑容有些不自然。

    “碧儿,说实话!”女子沉声一喝,看向碧儿闪烁的眼睛,眼神里是不容抗拒的命令。

    碧儿被吓了一跳,突然紧张了起来,一双手放在胸前揉搓着,结结巴巴:“小姐,其实也没什么事,今天···今天去洗衣房帮忙了·····不过小姐放心!他们什么也没让我干!”

    碧儿故作轻松的笑着,只是这一笑,摆明了此地无银三百两。女子皱起了眉头,眼中不再有笑意,冷眼扫向了碧儿的双手。

    双手通红,还有轻微的浮肿。

    “没事儿?没事儿你的手怎么会变成这样?”女子一个箭步冲上去,抓着碧儿的手,拿起来一看,就忍不住深吸了口气。碧儿原本白嫩的小手现在布满细小的伤痕,并且整个手都是红通通的,能看见表皮的小血管。

    女子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隐约带着狂风暴雨即将来临的气息:“他们又让你去洗衣房了!”

    女子看着碧儿,语气冰凉,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碧儿本想挣扎,可一见女子的模样,就知道再也瞒不过去了,点了点头。可后来,又摇了摇头,还紧张的拉住了女子。

    小姐,你可不要乱来!

    女子脸色变化只是一瞬间,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深吸了口气,转头看了看自己这残破不堪的小院子,握住了碧儿的手。

    “简直欺人太甚!”女子满脸怒火,气的恨不得冲出去,却在走出门后,看到了那两个站在院门口不让她出门一步的两个侍卫。女子不甘地咬咬牙,却没有再继续行动,“碧儿,跟着我你受苦了。我这里有药,你拿去抹上吧。”

    女子莲步轻移,从一旁的一小木盒中拿出一小瓷瓶来,交给了碧儿。

    “小姐,碧儿不辛苦,这药小姐你还是拿回去吧,这是老爷让你带来的。”

    这可是小姐最后的一点药了,她可不能拿走!

    碧儿眼含热泪,不愿拿这个东西刚想还给女子,却被那女子阻止了。

    “先抹上吧。碧儿,如今我有身孕,还需要你这双手帮忙,所以你不能有事。你现在不用说没事儿这些废话,洗衣房的工作我也做过,知道其中的辛苦。不过,明天若是有人再来叫你,你必须来来通知我,我们被欺负了这么久,可不能再被欺负了!”

    女子捏着拳头,看着那挑动的烛光发誓般地说着,碧儿愣愣的看着自家小姐,发现自从十天前小姐被累晕,查出有身孕后醒来,整个人都变了。不再逆来顺受,反而有时候一个眼神都让人不敢抗拒。

    是因为,小姐肚子里的小世子吗?

    碧儿看着面前女子细细的小腰,烛光中似乎发出了圣光,不由得抿起了嘴角。

    她没想到,不过是王爷那日一夜临幸,小姐就有身孕了,如今,着肚子里的孩子是汝南王府的小世子,想必小姐的好日子也应该快来了。

    碧儿乐观的想着,本想说什么,可以一看女子的有些疲惫,也就识趣的闭嘴,拿着手中的小瓷瓶,退了出去。

    王爷什么时候,会来看小姐呢?好歹小姐也怀着王爷的第一个孩子啊!

    碧儿期盼着,关上了门,而那女子看着门关上,脸上的表情也终于沉静了下来,扫了一眼这漏风的房间,瘪了瘪嘴,躺在了床上。

    这残破的院子,转眼间已经住了十天了!

    伸手抚上肚子,烛光下女子的脸明暗不定,只是那双眼睛在黑暗中亮如繁星。

    宝宝啊!

    女子摸着肚子,呢喃一声,眼神渐渐地有些迷离。

    她是现代的一个小白领,名叫柳妙妙。原本生活平静和乐,可就在自己满心欢喜存了钱,买了房,想要结婚的时候,却发现男友和好友有染,被她捉奸在床。结果那对狗男女没什么事,倒是她这个受害者意识怒极攻心,一下子喘不上气来,死了。

    而再度醒来,她变成了这汝南王府的王妃,并且,还是个不受宠的王妃。其实在这里待了十天,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更重要的是,她居然怀孕了,孩子将近一个月大小。

    “王妃,恭喜王妃,这是喜脉。”

    老大夫是御医,他的医术没有人会怀疑,所以柳妙妙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被自己怀孕的消息惊的目瞪口呆。

    怎么可以这样,她之前,可是个黄花大闺女!现在居然怀孕了!

    柳妙妙欲哭无泪,然而接下来更让她抓狂的是,她堂堂一王妃,却被分配在洗衣房。得知她有身孕后,勉强给她找了个残破的院子。这些外界条件如何她柳妙妙不介意,关键是,为什么她的院子外要站着两个冷面侍卫,有侍卫是好,可为什么这两个侍卫不让她踏出这院子一步,凭什么!

    因为这两个侍卫的冷面无情,他们也就成了柳妙儿平常寻开心的对象,不过这些只是柳妙儿自娱自乐罢了!那两个侍卫根本不会理会她,若是她做得过分了,他们才会动手。

    算起来,柳妙妙已经被关在这里十天的时间,通过自己旁敲侧击装傻充愣的本事,也弄清楚了自己现在的状况。

    她叫柳妙儿,是大夏王朝汝南王府的正妃,原为京城一员外的掌上明珠,因为曾经救过太后和当今皇上,被赐予汝南王为妃。本是一件殊荣,可因为出身低微,并不受宠。

    而这柳妙儿,生性懦弱,什么事都是逆来顺受,所以在这吃人的王府里,注定了是被欺负的命运。再加上不知什么原因,那汝南王并不太喜欢她,所以临幸了一次就置之不理,直到现在。若不是前些日子有了身孕,如今还在洗衣房里接受那些老妈子的摧残。

    柳妙儿撸起袖子,看着手上还未消失的鞭痕,皱起了好看的眉。

    看来,这王府的日子可不太好过。这汝南王,也不知道是什么人?

    不过看他对我这态度,定不是什么好人!若是见了,我倒要看看是何许人物!

    柳妙妙愤恨不已,思考着改善现状的对策,可想了许久却什么也想不通,索性不想了,抖了抖那打了补丁的被子,再一看自己打了补丁的衣服,翻身,睡了。

    不论如何,她要想办法,不能在这里继续受苦!

    不为自己,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想想。

    柳妙儿如此想着,闭上了眼睛,不知是不是怀孕的人容易瞌睡,柳妙儿躺下不久就睡了过去。

    烛火熄灭,窗外夏蝉鸣叫,繁星点点。晚风过处,带来槐花的清香,院门口两个侍卫依旧站着,如同石像一般,岿然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