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28】玲珑心计
    一连两天,元邵除了晚上回来吃了饭哄着柳妙儿睡觉,就再也没做其他的事,柳妙儿知道他们这是在筹划进宫北宁的事,而北宁大将龙盛被北宁公主杀死的消息也传了出去,柳妙儿还让风刃特地放跑了一个跟着龙盛来的人,以告诉北宁的人,龙盛真的死了。

    统帅死亡,北宁军队一片恐慌,此时大夏的军队毫不客气的整军攻击,先是元邵一个出马,率领两千人的前锋营烧了北宁大军的粮草,同时斩了对方前锋营的将军的首级,以两千人对阵一万人,结果大获全胜。

    歼敌五千,俘虏一千,己方却只损失了五百人。

    这场突击战迅速果断,元邵以一人之力,就给了北宁军队一次重创,得胜归来那骑在骏马上的矫健身影,让男人羡慕,女人尖叫。

    柳妙儿站在城楼上,看着那依旧一身白袍,翩若惊鸿的元邵。他面容冷峻,清冷高贵,领兵的霸气与煞气,还有行军的诡谲和果敢,让所有曾经对他不屑一顾的年轻将领心悦臣服,他身上沾着点点梅花血迹,在城楼的角落中看到柳妙儿,眼中才有了笑意。

    周围的人在欢呼,柳妙儿看到城楼下好些人变成官员的女眷正紧张而崇拜的看着元邵,一个个眉眼带俏,都恨不得元邵多看她们几眼。

    看来不管到哪儿,元邵都是受欢迎的,不然那些年少气盛的将领,此时也不会崇敬的看着元邵,一脸孺慕。

    “这才是元邵啊!当初那个横扫了整个中原的战神元邵!只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自从皇上登基,他就再也没上过战场,谁还记得他兵不血刃,收服西南蛮夷的事呢?”

    周易风站在柳妙儿身边,不着痕迹的扶着他这个宝贝妹妹。柳妙儿看着元邵进了城门,脸上露出了与有荣焉的笑意。

    “三哥,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柳妙儿回头,看着周易风俊逸的脸,笑的柔和。

    “自然可以,你可是我的宝贝妹妹,我要是不满足了你的愿望,别说元邵和海棠不烦过我,就是大哥和二哥,也会扒了我一层皮!”

    周易风素来是潇洒不羁的,如今做了父亲也沉稳了很多,但是豪爽的性子是改不了的。柳妙儿听他说的大方,抿唇一笑,心想其实三哥配上海棠,也是不错。

    只是看了看迎面而来却被众人围住的元邵,柳妙儿的神色,越发的温柔了。

    “三哥,这是元邵最后一次上战场的机会了。”微微一叹,柳妙儿看着元邵的眼眸中,流露出怜惜。

    周易风浑身一震,看着柳妙儿,柳妙儿笑了笑,继续道:“所以我请求三哥,让他上战场。”

    没有哪个女人,希望自己的男人在刀光血影中搏命,可柳妙儿说出这话来,却没有丝毫的怨艾。周易风惊讶的看着她,不知道这个妹妹,究竟是怎么想的。

    不过柳妙儿也没有让周易风疑惑多久,她迎风而立,一枚翻飞,飞起的发丝飘在周易风的眼前,似乎拂了拂他的眼睛,让他竟有些想哭的冲动。

    他听见,柳妙儿说,三哥,这是元邵最后一次上战场了,三哥,我想让他好好的体会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的感觉,我知道,驰骋战场,得胜归来,他脸上的笑容,发自内心的真切。三哥,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很久,但是我知道,就算是最后一次,也要让他在战场上酣畅淋漓!我想看到,他宝马铁甲,神采飞扬的模样!

    三哥,这是元邵,最后一次上战场了!

    周易风鼻头一酸,不知道他这么大了怎么会这么多愁善感,柳妙儿有些虚弱的身体被元邵抱进怀里,那么冰冷的铠甲包围下,柳妙儿却笑的眉眼弯弯。周易风终于有些明白了,为何这世上的女人那么多,元邵却只选择了柳妙儿这一个。

    海棠说的对,柳妙儿喜欢为别人着想。

    只这一点,他也有些明白了,为何二哥会那么疼惜这么小妹,甚至为了她,如今还未娶妻。

    这样的女人,果真是值得的。

    周易风应了柳妙儿的要求,请了元邵坐镇军营,元邵的兵法诡谲,行军能力果真非同一般,只用了五天的时间,率领一万人的军队闯进北宁边界,直奔北宁边界要塞虎翼关,与周易风的大军里应外合,拿下北宁要塞,震惊中原。

    大夏百姓欢欣鼓舞,北宁的人却瞬间慌了,柳妙儿依旧住在大夏的边城,只等着元邵说的,要将秦冥寒活捉回来,送到水玲珑的面前。

    水玲珑没有说话,柳妙儿知道,她已经虚弱的只能养足了精神等待着与秦冥寒的见面,但是听到北宁虎翼关被迫,水玲珑的灵魂在哭泣了,哭泣之后柳妙儿只听到她幽咽的说着,秦冥寒,这是报应这样的话。

    边城文官武官的小姐们时不时来柳妙儿这儿窜门,柳妙儿一律不接见,好些个女子彪悍的在院子外骂着柳妙儿强占那么好的男人,柳妙儿也不生气,只是突然想到哪一天,元邵得知周易风居然原意帮他掩饰身份不让元晟知道,让他上战场的时候,高兴的如同孩童般的兴奋的笑脸。

    那一晚柳妙儿与他相互依偎着,他说了很多的故事给柳妙儿听,柳妙儿没有见过战场,但是从元邵的话语中,足以看到他英姿勃发,横挑敌营的模样。

    柳妙儿让元邵作战,而她自己留在了边城,身边的暗影被她安排去保护元邵去了,身边只留下风刃和蛮,两个人不会说话,只是时不时切磋一翻,给柳妙儿制造点动静。

    战争,在北宁国境内蔓延,大夏的援军很快到了,北宁全线溃退,因为北宁皇上奄奄一息,群龙无首,所以迫于压力,北宁太子秦冥寒封北宁皇上为太上皇,登上皇位,年号启元。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柳妙儿沉默了,水玲珑的灵魂在那一刻变得格外的清晰,声音尖锐无比:“柳妙儿,我要去北宁!”

    毋庸置疑的语气,让柳妙儿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边城冬日有些灰暗的天,柳妙儿终究抵不过水玲珑,躺在蛮的怀里,与风刃和蛮一起,进入了北宁境地。

    双方交战,最初兵贵神速,如今却是攻打一个国家,所以只需一个个攻克,还需要进行劝降教育,所以周易风和元邵很忙,而柳妙儿因为有水玲珑的底子,说起北宁话来也不会被人怀疑,所以她把蛮当做马车,很快就到了交战的边界。

    战事胶着,新皇即位加上国破家亡的恐惧让北宁的军队和百姓奋勇抵抗,就算是大夏的军队再强,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拿下整个北宁,所以徐徐图之。柳妙儿来到元邵和周易风所在的城池,却没有进去,不想让两个人分心。

    蛮的体型巨大,十分扎眼,所以柳妙儿一路行来走的都是山路,歇在山里,有蛮和风刃在,柳妙儿根本什么都用做,只是因为水玲珑的灵魂今日越发强大了,柳妙儿感觉到身体的不堪重负,虚弱无比。

    “柳妙儿,去北宁都城!”

    水玲珑命令,的确,不是乞求而是命令。

    “柳妙儿,如果不这么做,我们就只能,玉石俱焚!”

    水玲珑怒了,是的,任谁看到自己的国家尸殍遍野都会怒的,柳妙儿深知自己的身体,元璟来信了,说他很快就能找到解决水玲珑的办法,让她不要轻举妄动。可水玲珑不给她时间。

    柳妙儿发现,她无法同水玲珑抗衡,水玲珑已经豁出去了,可她柳妙儿,还没打算放弃。所以在风刃的带领下,柳妙儿远远地看到元邵指挥千军,威震四海的模样,看到他矫健如风的身影,终究,叹了口气。

    水玲珑应该算准了,她身边只剩下两个保护的人。

    依靠蛮通过深山老林行走,柳妙儿进入了北宁深处,而她给了风刃一个暗示,让她去了军队,把自己的情况告诉元邵,并且让她传信,把这事儿告诉元璟,让他速速赶来。

    如果没有办法避免伤害,那么她柳妙儿只能迎头向前。

    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柳妙儿随着蛮穿越了山林,终于,在一个寒风冷冽的夜晚,柳妙儿站在了北宁都城外的落雁山山顶上,看到了那座在水玲珑心中,无比神圣的城池。

    我终于,回来了!

    这是水玲珑的呼唤,却没有人能够听到,柳妙儿知道,走到了这一步,她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她抵不过水玲珑的心狠手辣,所以只能把蛮留在山中,一个人,朝着北宁的都城走去。

    蛮不肯留下,他跟着柳妙儿这么久,也多少明白了些什么。更何况,他是秦冥寒抓来送到大夏的,如今的这座城池在他眼中,也并不陌生。

    可柳妙儿告诉他,如果她没有活着出来,那么就去皇宫,杀了那个曾经把他关在笼子里的人就行。

    蛮拽着柳妙儿的手,不住的摇头,可柳妙儿还是走了,头也不回的迈入了北宁的都城齐城。

    战争入侵,齐城却依旧繁花似锦,帝都的风采在这一刻却让水玲珑静默了,柳妙儿走在街上,看着这天子脚下的繁荣,怎么也想不到,前线会是那种尸殍遍野的景象。

    没有危机的百姓,此时坐在茶馆中,谈论着远方的战事。柳妙儿身无分文,没有吃饭的东西。加上身体虚弱,所以当她在水玲珑的指示下走到宫门前,当她被宫门前的侍卫拦下来的时候,她身体一晃,就那样,晕了过去。

    “咚”的一声,柳妙儿倒在地上,远远地,似乎听见了疾驰的马蹄声。然后她听到了水玲珑的笑声,尖锐而凄厉的笑声。

    “太子殿下,这是珑儿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我带来了汝南王妃,只要她在,只要她在,你什么都不用怕了!太子殿下,你会记得珑儿吗?会吗?”

    “太子殿下,珑儿走了,珑儿好想·····好想······再见见你!”

    “柳妙儿,对不起,对不起······”

    水玲珑的声音很虚弱,渐渐地,消散了。柳妙儿身体一轻,似乎有些缠绕她的梦靥突然的就消失了,迷蒙中她似乎看见了,看见水玲珑站在黄泉之畔,手握着彼岸花,对着她,笑的妩媚而释然。

    她用最后一丝力气,完成了她对秦冥寒的忠诚。

    她说,柳妙儿,我爱太子,所以对不起,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