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29】北宁皇宫
    这一次,柳妙儿昏迷的十分彻底,耳边的马蹄声渐渐地远了,柳妙儿听到水玲珑的道歉声,然后水玲珑说,柳妙儿,有些事儿你应该知道了,就算是,我给你的补偿。

    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眩晕昏迷,当柳妙儿再度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一顶绣了乌金盘龙的紫青色帐子,身上盖着织锦绸被,上面还盖着一层厚厚的皮袍,放眼望去,整个屋子装饰的福利堂皇,却因为用色暗沉,处处折射出一股阴寒之气。

    阴寒啊!

    柳妙儿眼中,浮现的便是秦冥寒的那张脸,然后看着自己的手,感觉到自己不在虚弱的身体,柳妙儿知道,水玲珑,已经完全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了。

    脑海中,浮现的是她临走前留下的话,很长很长的话,柳妙儿却一字不漏的记了下来,水玲珑告诉了她一切,却让柳妙儿感觉不太真实。她知道了太后的目的,知道了秦冥寒与元晟的事,知道了水玲珑打探来的一切,也知道了元璟是谁的孩子。到最后,水玲珑这个不起眼的婢女,才是掌握事情最多的人,可柳妙儿此时,却没有揭开谜底的激动,反而看着这个处处透着阴沉的房间,深深地,叹了口气。

    知道了秘密又如何,且不说可信不可信,秦冥寒,又怎么可能放她回去。

    而她不确定,元邵是不是知道,秦冥寒的身份。如果知道了如何,如果不知道,她又该如何。

    水玲珑对于秦冥寒的恐惧柳妙儿没有感觉错误,她不知道水玲珑和秦冥寒之间的故事,但是仅凭水玲珑最后一刻让自己倒在北宁皇宫前的用意,她就已经明白,那个女人,从一开始就在算计,在她没有多少时日的日子里,算计着自己这个必须保住生命的人。

    水玲珑爱着秦冥寒,所以她的执念,并不是她表现出来的报复和仇恨,而是深深的爱意。水玲珑早就知道北宁会宣战,所以让她来到了这里,成了秦冥寒手中的人质。

    一个元邵,一个元晟,柳妙儿知道,自己会给他们和三哥,带去怎样的困惑。她一直都没有想到,水玲珑藏在心中的不是恨,而是爱。

    低估了一个女人的爱情,所以柳妙儿如今,输得彻底。

    正出神的想着,房门开了,一个衣着华贵的大丫鬟轻手轻脚的进来,见到柳妙儿醒了先是一愣,随即眼中闪过奇怪的神色,缓步走了过来。

    “水姑娘,你醒了?可好些了?”

    大丫鬟笑眯眯的,但是柳妙儿没有错过她眼中的那一丝鄙夷和凝重。不过柳妙儿没有吱声,只是点了点头,翻身汲了鞋子就要下床,那大丫鬟来扶,却被柳妙儿拒绝了。

    “不碍事,只是劳烦妹妹向太子通报一声。”既然醒了,逃避就不是办法了,见秦冥寒是必须的,只是话音刚落,那大丫鬟却走了过来,扶住了柳妙儿的手,笑道:“水姑娘这是刚醒想必脑子还不太清楚,如今太子早已经是皇上了,陪着已经是皇后的太子妃在后花园赏花呢,恐怕没得时间来见姐姐。不过水姐姐不必忧心,皇后娘娘说你既是皇上曾经的贴身侍女,必不会亏待了,姐姐还是好生养伤才是!”

    大丫鬟说笑着,抿着唇却不着痕迹的观察着柳妙儿的面色,柳妙儿乍听这话猛地一愣,后来才意识到,秦冥寒也二十有六了,这么大的人若是没有成婚,那才叫奇怪呢。

    想到这儿,柳妙儿苦笑了一下,看在那应该是宫女的大丫鬟眼中,倒是心中发苦的模样。

    冷笑了一下,那宫女就给柳妙儿拿来了衣裳,柳妙儿一看,居然是和这宫女一模一样的衣裳,柳妙儿没有拒绝的穿上了,就听这宫女说,要她现在这里住着,等皇上和皇后有空了,自然来看她。

    柳妙儿不甚在意,她只是想知道秦冥寒怎么处置她而已,看着那宫女走了,她才出了房门,看着进出的红墙琉璃瓦,知道这是在皇宫里了,而她所在的地方,十分幽静,看样子是个不起眼的小地方。

    不过,听那宫女刚才的意思,她在这宫里的日子,可不好过。那位皇后娘娘,容不容得下她这个曾经贴身侍女,还是两说。

    水玲珑啊水玲珑,你走的时候,怎么就不留点记忆给我呢?

    柳妙儿哀叹一声,却也庆幸水玲珑的离开。就这样她在这个院子里住了下来,,一连住了十天,柳妙儿忧心着元邵那边的情况,也担心蛮的事,十几天见不到秦冥寒心中也慌了,不知道这男人是怎么回事。倒是那名叫淳嫣的皇后身边的大宫女,一见她着急上火的模样,不由得冷哼了好几声。

    原本,柳妙儿无所谓,但是在今天,淳嫣说皇后要来看她之后,她看到了淳嫣眼中一闪而过的鄙夷和杀意。柳妙儿这才意识到,或许不是秦冥寒不来,而是这位似乎对她颇有些忌惮的皇后娘娘,在后面做了手脚。而秦冥寒不来,是不知道还是顺势敲打她,还得另说。

    一想到水玲珑死前的话,一想到那个怕极了秦冥寒却为了他进了皇宫勾引了皇上,还擅自改了圣旨的水玲珑,柳妙儿多少还是敬佩的。这世上没有对错,只有立场,她和这位皇后,因着水玲珑的关系,不得不处于对立的位置了。

    皇后娘娘如期而至,凤辇凤冠,一身紫红色降霜叠襟袍子衬得她高贵端庄,只是那双眼睛看着柳妙儿,却并不友善。

    能友善就奇了怪了!

    柳妙儿暗自诽议,对着皇后福了福身,便倒了茶请她入座,皇后身边的宫女儿一见她主人般的做派,顿时来了火气。

    “你这女子,不要以为是皇上带回来的就可以为所欲为,见了皇后还不下跪!”

    说完就要一个耳光扇过来,柳妙儿哪儿会让她得逞,微微一避,那宫女儿一个趔趄差点摔倒,顿时面色涨紫:“你敢躲!”

    “水玲珑,你可知宫里的规矩!”

    皇后一见她这模样,顿时也来了火,怒喝一声倒有些天家的威严,不过她柳妙儿连秦冥寒都不怕,还会怕她!

    “娘娘还真是明察秋毫,本妃来自大夏,又如何得知北宁的规矩!我倒是想问问北宁皇上,抓着本妃究竟想做什么!难道大夏和北宁的战役,还需要本妃一个女子来做筹码!”

    思考了这么多天,柳妙儿算是看明白了,这皇后一伙儿的人根本不知道她柳妙儿的身份,而秦冥寒不说,别人更不会知道,所以为了防止被这皇后不明不白的害死,她可不打算掩饰自己是汝南王妃的事实。

    反正这身份迟早会被秦冥寒利用,柳妙儿倒不介意给自己加个护身符。

    本妃!

    “什么!你这个小贱人,你以为皇上带你回来,你就是妃子了!”

    刚才动手的那个宫女儿顿时来气了,皇后也是满脸怒容,但是她似乎也是明白的,看着柳妙儿眼神诡异。

    “妃子?”柳妙儿佯装不解,突然又恍然大悟,失声笑道:“看来皇后是为了皇上而来的。不过皇后多虑了,本妃既然已经成了大夏的汝南王妃,岂会看上秦冥寒,皇后若是想维护自己的地位,最好讨好秦冥寒,打压别人必须一击致命,而抓住能给你地位和幸福的人,才是正理!皇后娘娘,若是得了空请皇上来见见我吧,如今我夫君在北宁境内作战,等到他知道了,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儿呢!”

    说罢,柳妙儿看向远处的天空,自己先笑了起来。皇后显然没想到柳妙儿会这么说,那打人的宫女和淳嫣先是一愣,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挥了手更是要打过来。

    “你这个下贱的女人,居然,居然成了敌国的人!”

    “啪”的一声,是柳妙儿给了那宫女一巴掌,趁众人愣神的时间,柳妙儿杏眼微眯,冷笑一声道:“我是大夏的人,是汝南王妃,这一点从头到尾都不曾改变!皇后娘娘,你的宫女不懂事儿,想必你也明白皇上留下我的意图。我没有心思和你争什么,我只是想,回到我夫君身边,照顾我只有六岁的儿子而已!”

    说完,柳妙儿回了内室,一把关上了房门,众人一愣,那宫女更是怒火熊熊,但是被皇后阻止。皇后看着柳妙儿紧闭的房门,眼中闪过厉色,可她也知道其中的厉害,更知道那个元邵,被皇上视为死敌,从来都是欲除之而后快。

    她不喜欢水玲珑,但是她不能为了自己的私人恩怨,置北宁与不顾,没有了北宁,她什么都不是。就算不喜欢水玲珑,她也必须忍气吞声。

    “走!”

    皇后发话,众人不敢停留,随着皇后离开了皇宫,一行人都是面色灰暗,似乎因着柳妙儿的话想到了如今北宁的处境。皇后带着一群人快步到了秦冥寒的宫殿,将刚才水玲珑的话告诉了秦冥寒。

    秦冥寒原本就在烦躁中,一听这话,面色一沉,让皇后先回去,而他则换了身衣服,朝着软禁柳妙儿的小院子走去。

    可还没出宫殿,前线送来战报,说是将大夏汝南王妃在北宁皇宫的消息送了出去,大夏那边已经有了动静,听闻汝南王明目张胆的调动了西北的兵力,以雷霆之势,攻打北宁,瞬间夺下三个城池。

    秦冥寒原本不愉的眼神,此时更加阴沉,看的那报信的人顿时胆战心惊,但是他最终忍住了,一挥手让那下人离开,而他则看向了软禁柳妙儿的小院子,勾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元邵,你不在意这个女人,但是你的儿子,会不在意他的娘么?你以为,你的王妃在北宁,你能脱掉通敌叛国的嫌疑?朕倒要看看,你能忍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