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30】疯狂杀戮
    侵略,一旦开始,就没有停下的可能,让柳妙儿被抓的消息传到大夏军队的时候,元邵正在和周易风商量收服北宁人的事,两人在怀柔和强硬政策上有些分歧,却听的探子来报,说汝南王妃被抓,并且秦冥寒居然派了使者过来,手中拿着的,是柳妙儿一直十分宝贝的玉佩。

    玉佩的成色并不好,但是柳妙儿说过,那是龙山宝藏的开关。原本她不信柳员外会把这么大一笔财富留给她,直到回到京城见到海棠之后,她才知道,柳府的人去了北方,而她让风刃去了一趟龙山,用那两枚玉佩,开启了龙山宝藏。

    宝藏里有一封信,居然是正牌的柳妙儿留下的,柳妙儿说,她心疼水玲珑对秦冥寒的感情,因为水玲珑帮助她找到了爱情,所以她要回报她。

    水玲珑以前做过什么他们不知道,但是两枚玉佩一枚在元璟身上,而另一枚则在柳妙儿身上,如今秦冥寒的使者拿来的,就是柳妙儿手中的玉佩。

    “汝南王,我们皇上说了,如果不想看到你家王妃的尸体,王爷还是退兵的好!”

    使者满目怒火,一路行来北宁的一切让他将一切的怒气发泄到元邵的身上,可元邵一把夺过玉佩,根本什么都没说,银剑一挥,就取了这使者的首级。然后传令三军,全力攻打北宁。

    “元邵,你疯了!妙儿还在他们手上!”

    周易风急了,其他的人他可以不在意,但是柳妙儿不行。可元邵什么都没说,提剑出了营帐,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振臂一挥,直接拿了军队的虎符,并且即可让人送信给元晟,让赢祈出兵北宁。

    西番西胡内乱,不足为惧,赢祈,应该也闲的生锈了!

    “元邵,妙儿是你的妻子!”

    周易风怒了,他无法看着柳妙儿去死,那枚玉佩他也在柳妙儿身上看到过,柳妙儿宝贝的很,绝不会认错!

    “本王知道!”

    元邵面无表情,看着怒火熊熊的周易风,他居然还能,露出一个笑容啦:“既然他秦冥寒有胆,那么本王就让他看看,我大夏是如何的兵强马壮!只要他敢伤我妙儿的一根毫毛,我定要屠城千里,将他北宁变成不毛之地!”

    “周将军,重要遇到反抗的北宁人,杀!”

    元邵笑了,笑容云淡风轻却让站在一旁的周易风不寒而栗,那张俊逸无双的面容此时看在周易风的眼中,竟化作了嗜血的修罗,让他忍不住倒退了三步。

    屠城千里,不毛之地!

    这一次,元邵真的怒了,可是,他这样做,妙儿该怎么办?秦冥寒根本不是好人,难保他不会狗急跳墙。

    “我倒要看看,为了这片他已经掌握在手中的土地,他有没有那个胆量,动本王的女人。周将军,派一个死士去齐城,告诉北宁的人,如果敢伤害妙儿一丝一毫,为她陪葬的,将是他们整个北宁的子民!”

    说完,元邵拂袖而去,然后离开了军队直奔西胡,与赢祈会和。并且得到皇上批准,带领一支十万人的精锐部队,攻打北宁,铁戟金甲,神兵将士,元邵一身戎装立于马上,挥剑执枪间以雷霆之势在一个月内攻下北宁的三个城池。一时间天下震惊,而北宁之人见过他战场模样的人,都说他一双凤眼,已经被鲜血染成了血红。

    可这些,元邵毫不在意,他只是站在营地外的山峰上,看着不远处北宁的第二大城栾城,露出一个嗜血的笑容。

    “妙儿,只要秦冥寒感到威胁,你就不会有事。妙儿,我已经给元璟送信了,你要等,等我们去救你,你不能有事知道吗?”

    迎风而立,元邵看着齐城的方向,竟忍不住落下泪来。他不知道柳妙儿如今怎么样,她的身体那么虚弱,水玲珑又是北宁的人,如果,如果妙儿走了,他该怎么办?

    是他大意了,忘了水玲珑曾经是那具身体的控制者,那个女人想做什么,妙儿抗争不过就只能服从。当风刃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料到了妙儿出事,可因为有蛮在还抱有一线希望,可如今,风刃说在齐城外的山林中找到了蛮,而妙儿,的确被秦冥寒抓了,守卫森严,连风刃就无法靠近半分。

    既然秦冥寒想用妙儿要挟自己,那么自己,也应该有能够被他要挟的筹码才行。栾城之后,就是齐城,秦冥寒,本王若是看不到完好的妙儿,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元邵回营,一身杀气让他宛如地狱阎罗,让众将士不敢靠近却十分崇敬,进入营帐,元邵与赢祈商量进攻栾城的事,探子去来报,说太后与北宁勾结之事暴露,太后逃往北宁,皇上龙颜大怒,御驾亲征,给了元邵一道圣旨。

    圣旨的内容很简单,夺齐城,灭北宁!

    夺齐城,灭北宁!

    短短六个字,让北宁的朝堂瞬间陷入慌乱,秦冥寒这个新帝立于高位,却根基不稳,朝堂之中亡国的阴影已经开始蔓延,他面色铁青,看着那些自乱阵脚还在找自己错处的臣子,面露讥讽。

    “难道在这种时候,各位大人能想到的,只有自乱阵脚!”

    天子一怒,自然怒不可遏,众臣惶恐跪下,北宁的金銮殿内,顿时鸦雀无声。

    压抑,十分的压抑,皇上正在气头上,这时候没有人敢站出来说话。但是秦冥寒的一句话也提醒了他们,如今国不将国,大夏汝南王绝对是个魔鬼,一路攻来势如破竹,可龙盛将军已经死了,放眼整个北宁,还有谁能抵御元邵。

    哀兵必败!

    所以少了什么都不能少了士气,秦冥寒看着跪下朝堂上的众臣,还未说话,外面却突然冲进来一个带血的士兵,进了金銮殿就倒在了地上。

    “启禀皇上,栾城已破!”

    栾城已破!

    四个字如同一记重锤敲进了众人的心里,秦冥寒面色惨白,而大臣之中更是有些人忍不住晕了过去,那个报信的人看着这些久居高位的人,最后,把目光落在了秦冥寒的身上。

    “皇上,下一个,便是齐城!求皇上迁都北方!”

    迁都北方!

    放弃北宁几百年的都城!

    这不可能!

    可是,谁都知道,三天前元邵才破了禹城,今日又破了栾城,栾城一破,就如同打开了洪水的阀门,齐城以北,都将被践踏在大夏的铁蹄之下。

    没有人会想到这么快,大臣们以为的会持续十几年的战争,因为龙盛的死,因为元邵的出手,居然这么快就逼近了齐城。众人惶恐,但是惶恐之后却明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道理,所以众大臣在这时候都跪了下来。

    “皇上,请迁都!”

    这是保全北宁部不得已而为之的方法,但是秦冥寒却看着那些面如死灰的老将,嘴角,划过一抹冷笑。

    “来不及了!”

    “皇上!”

    “好了!既然走不掉,我们只能背水一战,国都,不可丢!还有,传令下去,如果不想做亡国奴,就要奋起反抗,我们北宁的子民,不做懦夫!”

    说完,秦冥寒让人待报信的人下去,可报信的人还没走,又一个报信的探子回来,他没有受伤,却跪在秦冥寒的面前,如同行尸走肉。

    “皇上,大夏皇帝,御驾亲征!”

    什么!

    此语一出,众人哗然,好些个大臣已经颤抖的无法站稳,有些甚至都快哭了起来。但是秦冥寒却站了起来,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看着金銮殿外的方向,冷冷一笑:“既然都来了,那么就背水一战!朕誓与北宁子民共进退!”

    没有人,愿意做亡国奴,所以秦冥寒此语一出,大大的激动人心。此时慌乱已经没有了意义,秦冥寒领着众大臣一直再商量计策,北宁皇宫的夜晚,一直灯火通明,而柳妙儿,站在那一方小院子里,得不到任何的消息。

    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她很心慌。北宁皇宫五日未熄灯火她看在眼里,知道如今战事胶着,可他不明白的是,为何秦冥寒对她,什么都没做。

    柳妙儿不免心慌了,但是她不能表心啊,就在她快要沉不住气的时候,送饭的宫女却扑过来要杀了她,而那些守卫却没有阻止。柳妙儿不明所以,直到那宫女恶狠狠地怒骂了之后她才知道实情。

    不过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大夏的军队,居然如此神速!听宫女的意思,元邵的军队已经打到了城外,而元晟,居然御驾亲征!

    北宁没有军队吗?北宁没有将领吗?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

    秦冥寒,怎么会任由事情如此发展下去!

    突然的,她想到了水玲珑临死前的那句话,虽然她没来得及说明白,但是此时,却是能够解释北宁如此神速败退的最好原因。

    她说,柳妙儿,知道为何,太子和元邵会这么像吗?呵呵,不对,我应该问你,你觉的如果不是骨肉至亲,怎么会有长得如此像的两个人。你知不知道,太子和元邵只要闭上眼睛,根本没有分别,所以我把人认错,所以,我才会上了元邵的床!

    柳妙儿,你可知,太子和元邵,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可这些,谁都不知道,谁又能知道太子这些年背负着什么,所以把你给太子,只要有你在,元邵不会杀太子的,元晟也不会杀了太子的!

    心中,早已有了答案,从意识到秦冥寒与元邵几乎一模一样开始,柳妙儿心中就已经有了猜测。但是柳妙儿之前从不承认,也不相信水玲珑的说辞。可如今,一个国家在三个月之辈被攻打到都城,怎么看,都是不可思议的事。

    是不是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局,一个惊天的阴谋,从太后的恨意出发,从秦冥寒成为北宁皇子的那一刻,一切,都已经注定。

    惶惶不可终日的心落了地,可柳妙儿却无法笑起来,虽然这个局设置的十分完美,执行的人应该是那个对大夏对北宁有有着恨意的太后,而推波助澜的人,只会是大夏的先皇,那个在元邵口中让人敬畏的父皇。

    只是这个局,元邵,是否知晓?

    他应该不知吧,只是看到秦冥寒的时候,也应该猜到了,所以他可以在王府里宴请秦冥寒,可以在任何一个可以杀了他的时候没有动手。

    那么元晟呢,那个林府,于他来说,又有着怎样的秘密!

    不知不觉的,柳妙儿流泪了,一回头却看见秦冥寒身边的内侍过来了,恭敬的对着她行了礼,却面目凶恶。

    殊不知,这一切的罪孽,与她柳妙儿何干。

    “王妃,我们皇上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