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231章:托马斯说出真相
    对于自己男人的责问,赵雅言不管不问。

    她紧盯着缓慢的向自己走来的托马斯,痛心拔脑的追问着,“当年,我和你,都是一样的纯洁的人。你还对我说过,你会爱我一辈子,一生一世。我信了你,我们俩在一起。你说,我是你最可爱的小甜心。你还说,你以后会给我想要的生活。

    可是,你在给我那种幸福的承诺后,却一下子就消失不见。害的我从此天天痛苦的以泪洗面,托马斯,你对的起我么?”

    托马斯站在距离赵雅言二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他紧盯着面前的女人,一抹冷笑浮上唇瓣,“说啊,为什么不说重点了?”

    “赵雅言,你和托马斯还有什么,你这个贱妇……”

    倪继业气愤的大吼,让赵雅言瞬间清醒过来。自己生了一个私生女的事情,肯定不能让倪继业知道,若是知道了。他,指定会和自己离婚的。哪怕倪家破产,但,她也不会再放弃和倪继业在一起的。

    她丢不起这人,也,舍弃不了优渥的生活……若是一把年纪,还被踢出家门。

    她怎么面对娘家的那一帮人!

    在这时候,她顾忌的是自己的面子,还有未来的一切。

    吸了吸鼻子,赵雅言冷静下来,但阴狠的眼睛不变,“托马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这样折腾我。我感觉,你把我这个老同学,当成了一只小白鼠一样的戏弄。你,就是那只大黑猫。”

    托马斯的唇,往上扬起。眼神,从表面个平静,内里,却仍然一幅气愤的赵雅言身上,落到了还处于痴呆状态的倪继业身上。

    “倪继业,你知道你的女人是什么样的么?”

    倪继业昏浊的眼神对上托马斯的眼神,摇头,空洞的问,“什么样的?”

    “当年,她挑选来,挑选去,看中了我的家业。所以……她在有一次和我一起聚会时,借机让人灌了我和她很多的酒……我们,有了亲密的关系。当然,年轻人的事情,一旦开了头,你也会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一个男人,一个自己老婆的情人。

    现在当着自己的面,在诉说着,当年和自己的老婆,是怎么样欢-好的……

    这样的刺激,让倪继业的脸憋成了紫红色。但,巨大的毅力,还在支撑着他,告诫着他,要冷静下来……

    “我们有一段时间,没事就粘乎在一起。我给她无尽的享受,还给她想要的一切的金钱。那一段时间,我为她,挥金如土。而我,当然就享受着从她身上带来的乐趣。

    不过,后来因为我家族的原因,我要举家搬迁,不过,我和她说的是,我要出去一段时间。

    当然,这其中,我也说过不少的美妙的动听的话情人间嘛,尤其是那种虚荣的女人,我当然知道要怎么才能哄的她们开心了。

    这一走,我忘记了她,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

    他还要说下去赵雅言却吓的面色惨白,“托马斯,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转身,她紧拽住倪继业,“老公,我们走,生意不能达成心愿就算了。我们没必要再呆在这里听这个疯子的胡言乱语。”

    若是以前,倪继业可能会相信。可,今天的他,却紧盯着赵雅言,眼神,格外的冷静。“放开你的手,女人。”

    被自己男人用看陌生人的眼神紧盯着,赵雅言的手一软,松开。就这么直愣愣的盯着他,咬唇。

    “我没想到啊,她居然为我悄悄的生了一个女儿。哈哈,不过,这不是她愿意的事情,啧啧,这个,是个意外。我相信,你们之所以只有一个女儿,这,和她的身体素质,也是有一定的关联的吧。”

    倪继业如被雷击了一样,脸上,嚼着一抹惨然的笑容。若是只是婚前的背叛。这一点,他还能接受。

    可,现在自己心里的老婆,居然一直就隐瞒着自己,蒙了自己大半辈子。

    要不是这一次事情发生,她,只怕会隐瞒事实一辈子的。

    狠狠的瞪了一眼面色惨白的赵雅言,他抬头,冷冷的看着托马斯,“你……还想说什么?”

    嘶哑的声音,显示出他内心承受着的巨大的痛楚。

    托马斯同情的耸肩。

    “好吧,接下来的事情,才算是重点了。

    我得说,原本,我也不是这么一个小气,一个不重旧情的人。

    在回国后,赵雅言找上了我,告诉我,要和她一起合作,并且,告诉了我有一个女儿的真相。

    这个真相,当然让我很震惊。

    但,我也极度的怀疑。

    所以,我做一些理所应当的调查。这也是情有可愿的事情。

    就是这一查,让我查到了,当年,她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把孩子打掉。

    可,让我气愤的是,她生下那个女儿不要她也就罢了。

    最后她居然把儿的女儿抛弃了……”

    倪继业抬头,看着那个急惶摇头的女人,他嘶哑着点点头,“赵雅言,我说过,你是最心狠的人……果然啊……”

    赵雅言剧烈的摇头,“不,倪继业,听我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是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丧心病狂的想要拆散我们。你别听他的,继业,你别听他的……”

    但是,倪继业只是沉默的站在那儿。

    “抛弃吧,也就抛弃了,大不了,那孩子就听天由命。我以于这一点,也没太多的抱怨。最让我怨愤的,却是……在若干年后,她知道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后,居然还对她嘲讽轻蔑。

    甚么,还找杀手,要把她干掉。”

    倪继业在这时候抬头,不可置信的紧盯着托马斯,“托马斯先生,我想,你会不会说的太过了?虽然,赵雅言这个人是有点小坏,也有些阴冷的主意。但象你说的这种事情,我相信,她还不至于的吧。都知道自己有一个女儿了,还会找人去干掉她?”

    托马斯气愤的眼神紧盯着垂着咬唇不语的赵雅言,“赵雅言,你到是说一声,当初,你找的那个杀手,是不是在她的车上动过手脚。可惜,这一切,全被另外一个人取替受了罪。雷昊天的司机兼保镖。那一天,那个保镖因为家里有急事儿,所以就用池晓晴的车去办事。这一办,车失灵了,就这样冲入了大海,尸体也没能找到。”

    赵雅言惨白着脸,咬唇不吱声。她知道,今天,托马斯能说出这一切来就足以证明,这个男人,什么都知道了。

    看着自己老婆不言语,倪继业痛心的摇头,“赵雅言,为了虚荣,你怎么变的,如此的没了天良啊?”

    当年,就是因为她体贴入微,还对自己极好的,所以他不顾家里人的反对,硬要娶了她。可是,这都娶的是什么女人咩!

    倪继业难过,“我现在才知道,当年,我的母亲所说的话,有多正确。她说,你,并不会是一个好妻子。你这个人,也不会象你外表表现出来的那么的乖巧可人……可笑的是,我以为我母亲,只是对你有成见。后来,她说你欺负她,我也不相信。再后来,我母亲离奇的死亡了,这一切……现在想想,只怕,你是有一定的干系的。因为,你和我母亲,一直就处的不好!”

    赵雅言抬头,冷笑出声,“够了……一出了事情,你们就怨我怪我。你,还有你,你们有没有为我想想?我是怎么过来的?我从小家庭只是一般般。和我交好的人,好多都是一些有钱的,有权的。家里肥的流油的人。但是,他们在我的面前,有着一种让我羡慕,让我嫉妒的发狂的优渥感觉。

    他们可以姬指气使的指控着我去做这做那,而我,则象个小女仆一样的,从小就得服侍这个服侍那个。

    尤其是我的一个远亲,来到我家里后,我的父母也让我把那个女人侍候的象个公主……这所有的一切,都让我知道了。一个人,没有钱,没有权,你就得象是狗一样的活着。

    只有风光了,有门脸了,你才能活的象个人。”

    倪继业震惊了,托马斯摇头。

    “你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无可救药。原本,我确实是想顾念着旧情的,可惜,是你自己放弃了它。我给过你机会,但是,看着你对池晓晴一再的挑衅,怎么说,她也是你的女儿。而且,原本就应该是你愧疚的,但是,你没一丁点的愧疚,相反的,还很……无耻之尤。

    所以……我给了你最大的希望,但是,也给了你最后的绝望。

    赵雅言,你最不应该的,是把你自己另外一个亲生的女儿的不雅观的视频给我。今天回去,我相信,你会后悔你所做的一切的。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威胁到我。我之所以乖乖的听你的话……无非,就是想让人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了。哈哈……最后在你距离这一步的时候,我却告诉你,你失败了。这样的滋味,我相信……你会一辈子受益无穷的……”

    托马斯抛下这话,转身,走出了屋子。

    赵雅言的心,空茫茫的。她不知道,在暗处,一双痛苦的眼,紧紧的盯着她。

    倪依依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再一次的回来,听到的,会是这样的事情。

    她从小一直就觉得最漂亮,最仁慈,最可亲的母亲,不仅仅在出卖了自己这件事情上不留一点的情面。

    更……让另外一个同样是她女儿的女人,有着相似的经历。

    池晓晴,她居然会是自己的亲姐姐……这一事实,着实的把她打击的话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