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228章:你比我狠!
    倪依依走在大街上,全身冰冷一片。

    她只是想着母亲平白无故的挨了父亲的打,便想进去安慰她的。

    怎么也不会想到,却听到她会设计这样的事情。

    震惊,失望,难过,被亲人出卖的酸涩滋味,让她盲目的走在路上。

    无助的时候,想到了罗伟立,她打车就往罗伟立那里跑去。

    罗伟立的屋里,一堆行李放在墙角,屋里浓烟滚滚。

    倪依依进屋的时候,被里面的烟味呛的难受。

    “伟立,你在干嘛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烧屋子了呢。”

    罗伟立笑着直起身来,把窗户打开。“没什么,就是烧一些曾经的梦想。”

    眼瞟到屋里那个火盆,池晓晴的眼神一震,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这些东西。

    “你,你要烧和池晓晴的合影?”

    “对,有些东西确实不是自己应该拥有的。你说的对,有时候,我们得学会放弃。池晓晴和雷昊天,或许,最开始她不是爱他的。但,我不得不承认,他们有缘份。

    命运,把他们折腾了一大圈后,又绕在了一起,我就算再怎么爱着她,可,也注定的和她没有缘份。”

    涩味的笑容,看的倪依依呆怔在那儿。

    “缘份?真的有这么重要么?”

    “对啊,重要呢。”回身,无意中看见倪依依的眼睛是红肿的,罗伟立不悦的伸手,“受气了?唉,也是,你们家现在这样的状况,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麻烦。”

    一把抓住他手,倪依依的眼泪啪啪的往下掉落,“伟立,你要去哪?带我一起走好不好?”

    眼神,紧盯着他放在墙角的那些箱子,看的出来,这是罗伟立要收拾东西远行了。“手,一根一根的收回,罗伟立抿唇,不言语。

    他,虽然是不能和池晓晴在一起了。但,内心,却是一直就给她藏匿着一处地方的。

    那只温暖的手,一点点的离自己而去,倪依依的眼里嚼着泪水。内心,灰暗一片。她,谁也没得到。哪怕是罗伟立,也只是床上的一些陪伴……

    “依……你保重,我想去散一下心。再呆在这个城市,我想我会疯的。你也别把自己束缚的太紧,有时候,也需要去走走。”

    倪依依失落的站在那儿,眼里的泪,慢慢敛去。

    过了好久才抬头,“伟立,今天晚……再陪我一晚好么?”

    紧盯着她的微红的眼,里面泪花闪闪。

    罗伟立的心一颤,微不可察的点点头。

    伸手,“来吧,我今天为你做一碗面条。虽然,做的不是很好吃。”

    呛然一笑,倪依依掠了下头发,“好,没事,没想到我还能吃到伟立做的面条呢。”

    这个晚上,俩人只吃了一碗简单的面条。喝了点小酒。

    入浴后,便缠绵在床上。

    一夜缠爱,凌晨很快就到来。

    和罗伟立一起出门,就看见倪家的保镖出现在门口。

    “大小姐,老爷夫人一直在找你。”

    脸色惨白无色,倪依依回身,突然间冲动的跑到罗伟立的面前,“伟立,一定要好好的。偶尔,想一想,曾经有一个女人,陪你度过最阴暗最失落的时光。”

    唇上,还有冰凉的味道。以及,属于她的气息……

    罗伟立看到,在倪依依的眼里,自己的表情格外的凝重,罗伟立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次和倪依依别离……却会给自己留下永远的遗憾。

    转身离去的瞬间,倪依依的泪珠簌然而下。

    和罗伟立在一起,她不算最爱,但,起码也是爱过他的。

    但,这一场爱,注定以遗憾收场!

    人生有太多的无奈,你不能一一的握住自己想要的幸福。能做的,就是按自己的心去走。

    被保镖们带回家里,倪继业还在屋里走来走去。

    一看见女儿淡漠的脸,他挥手,把保镖挥退后,这才一脸苦相的走到倪依依的面前,“宝贝儿呀,这个,我们也只是在家里商量着的。没想过非要去做的嘛。”

    从里面走出来,一脸惭愧的赵雅言,也讨好的把倪依依牵到自己面前,“是呀,宝贝,你是我们的最爱,怎么也不能让你去做那种事情的嘛。不过,就算是做,我们也不能让你吃亏的呀。唉,你这孩子,就是想不开。”

    倪依依垂着的眼睛,划过一丝淡淡的嘲讽。

    她抚着自己的额角,“爸,妈,我很累。让我睡一觉,明天,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案的。这个家,也是我的。我也不想它就这样败下去,让我睡一觉,恢复精神后,我会和你们一起执行你们想要的任务的。”

    赵雅言怎么也不会想到,女儿在消失了一个晚上后,还能这么的想的开。

    她欣喜若狂,满意的拍着倪依依的肩膀,“唉呀,还是咱们家宝贝儿在关键时刻想的开。是呢,一家人,怎么也不愿意看着这个家败了的。呵呵……去吧,好好的休息一会儿去。”

    等到倪依依进屋了,赵雅言才兴奋的在屋里走来走去。

    到是倪继业,微拧了眉,“我看,依儿好象不是很愿意的呀。怎么说也是我们的女儿,这样做,有意思么?”

    赵雅言当场就炸了,她压低声音冲倪继业嘲讽着,“倪继业,你除了能吼我,还能干嘛?我们只是让自己的女儿和托马斯演一场戏。到时候,只要托马斯乖乖的听我们的话,女儿的事情,肯定不会曝露出来的。若是不听,你说,咱也只能哑巴吃黄连,不能真把女儿和托马斯的丑事给曝光的吧。”

    倪继业听到这,才有些许的放心。但,一楼上飞去一以要利用自己的女儿来达成愿望。他还是有些难过的,“老婆啊,我总觉得,我们这样对依儿,不是很合适的。”

    一看倪继业这懦弱的样子,赵雅言当场就气炸了,她蹭的站起身来。

    冷哼出声,“倪继业,我以前还以为你是个男。事实证明,我看错了人。你除了对老婆凶,在人生大事上,没一点魄力。我只能鄙视你这样的行为,真让人失望。”

    被自己的老婆这样嘲讽轻蔑,倪继业气的脸色发青。

    最后,在赵雅言的冰冷注视下,轻叹了口气,“赵雅言,我若是一个男人,我相信,你确实会比我成功。因为,你为了达到自己的愿望,就算是自己的亲骨肉,你也无所谓的。在这一点上,我不如你。”

    失落的转身,赵雅言紧盯着倪继业有些佝偻的身影,拳头,轻轻的捏紧。

    回头,看着女儿微闭的房间,她轻叹一声。

    “其实,我也不愿意的。但是,我不想让自己再去过那种贫穷的生活。为了这个家,只是一我曾经的男人演一场戏。这……算什么呐?哼,有的人为了达到愿望,还把自己的老婆孩子全给出卖了呢。我只是让你们演一下戏,就这样说我了!”

    她不甘的瞪着眼睛,一巴掌就把面前的东西煽到了地上去。

    托马斯公司的竞拍会,在三天后就要开始。而这一天,托马斯却和赵雅言一家人坐在了包间里面喝酒吃饭。因为这一天,是赵雅言的生日。

    原本不想去的托马斯,想着也就是这一次,是以,还是去了。

    “来,托马斯,这一杯,是雅言敬你的。”

    一身粉红旗袍,头发高高挽起。脸上轻擦胭脂……今天晚上的赵雅言,整个看起来到也没有了之前的颓靡气息,有的,只是女人如花的娇媚样子。

    原本就婉转风情的眼睛,此时媚眼如丝。

    看着她,托马斯恍惚看见了年轻时的赵雅言。

    他举杯,感叹一声,“没想到,雅言还是这么漂亮婉约的。”

    一杯酒送下肚去,只感觉自己的头异常的昏。

    他的眼睛危险的眯缝起来。

    “赵雅言,你……你在酒里下了什么?”

    赵雅言婉转一笑,“怎么会呢?这个酒,量还是极大的。唉,看来,托马斯你是醉了呀。依,和妈咪一起扶你托马斯叔叔上楼去。”

    倪依依一个激灵,乖巧的上前扶托马斯。

    脑袋瓜很昏,托马斯却一巴掌挥开倪依依,“滚……”

    不怒自威的他,这会儿哪怕是脸色赤红,也让人不敢靠近他半点。

    倪依依被吓住了,瑟缩在赵雅言的身后。

    这会儿的赵雅言,反应到是挺快的。

    她快速的把托马斯扶住,“亲爱的,我知道的,你这会儿需要休息,走吧,我会扶你上去的。”

    冲还傻傻的站在一边的倪依依使唤了一个眼神,倪依依这才赶紧上前扶起绵软的托马斯。

    出门,托马斯的保镖一溜好几个人全站在门口。

    看见俩人扶着托马斯出来。为首的保镖愣了一下,他上前,“老板酒量极好,这会儿怎么会醉了?”

    很冷漠的问话,听的赵雅言当场就冷笑出声。

    她甩手直接就给了这个保镖一耳光。“放肆,我和托马斯是旧同学,也是老朋友,难不成,我还能对他怎么样了?正好,你来把他扶上去。”回身,她牵着倪依依的手,“依,我们上去。”

    那保镖被煽一耳光,眼神冰冷的扫了一眼赵雅言,但还是把托马斯扶过来。

    有些事情,只需要等到老板醒来,就能清楚了。

    把托马斯安置在屋里后没一会儿,赵雅言就带着女儿往里面走去。

    保镖想拦截,却被她冷冷的扫一眼他,“怎么,你们老板和女人在一起,也得向你们申请了。”

    这话,还真让人不敢臆想她和托马斯的关系。

    毕竟,托马斯和这个女人,似乎,关系密切。

    是以,保镖在短暂的犹豫后,还是点头让赵雅言母女俩进去了。

    一进屋,赵雅言就用眼神命令倪依依把衣服脱光上去。

    “妈,我amp;……我做不到……”

    看着床上的托马斯,虽然说这男人也保养得当。可怎么看,也是好几十岁的男人了。

    让自己和这样的男人呆在一起滚床单,哪怕是假的……也让倪依依觉得恶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