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227章:主意打到女儿身上
    淡然的,把当初和赵雅言的一些事情说了出来,雷昊天听的捏紧了拳头。

    等到池晓晴说完,他冰冷的盯着她。一幅气愤到极致的样子。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啊?我有得罪你么?”拐一下他,池晓晴表示相当的郁闷。“我说,你这男人怎么不安慰自己,还这么狠盯着我呢?赶紧说二句好听的来让人家听听!”

    她撒娇,卖萌。

    雷昊天却伸手,一把掐住她的喉咙,“你还好意思说,这么重要的事情,到现在才和我说。你明明和倪依依就是风母异父的姐妹,还在当初装着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说,你有没有把我当成是你男人?”

    他的表情凶戾,可怕,吓的池晓晴的眼睛也不会转了。

    不过,雷昊天的手,却并没有太用力。

    “雷昊天,我一直就没把你当成是男人,嘿嘿……”

    这不怕死的话说出来,雷昊天的手,直接就捏紧了她的喉咙。

    “丫的,你敢和我这样说,我不是你男人……”

    拉链,被解开的声音响起,吓的池晓晴赶紧举手,示意他放开自己。“咳……”

    一被放开,池晓晴直接一拳头就砸在他胸部,:“雷昊天,你这个暴力男人,我讨厌你一说就用强的,用粗的,用捅的,啊啊啊……”

    她,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么粗鲁的话了咩?一直以来,池晓晴就自认自己是个文雅的女人。

    可,跟着这男人才这么点时间,她怎么就变的这么的坏了呢?

    “池晓晴,你这一辈子,就认命的审美观点我压吧。”

    不由分说,雷昊天直接扑倒她,上演少儿不宜的节目……

    座在车上,倪依依看着母亲,按理说,今天晚上托马斯这样一来,她应该高兴的。但是,她却反而有些忧心忡忡的样子。

    这样的她,让她百般不解。

    “妈咪,你怎么了?从里面出来,一直就闷闷不乐的!”

    被女儿一扯胳膊肘儿,赵雅言这才抬头看着她,“唉,依依啊……我心里烦躁,你就别问了。”

    她蹙眉,一直在思索,托马斯究竟知道不知道池晓晴身份的事情。

    从种种迹象来说,总感觉,他是知道的。

    可,他对自己……

    “唉……|”一声长叹,从嘴里逸出。

    赵雅言突然间有些后悔,为什么非要和池晓晴把关系搞的这么僵的。

    “唉,不应该呀!”

    被母亲连续的叹气弄的不解加疑惑更重,倪依依不依了,轻摇着她的手,“妈咪,你有什么事情全和我说的,说嘛,我看着你这样,感觉好难受的。是不是……你和托马斯叔叔……”

    她的眼神,变的暧昧起来。

    赵雅言一惊,正身,眼神落在倪依依的身上。

    突然间有了一个想法。自己,对托马斯肯定是不能再有吸引力的了。但是,并不代表,女儿……

    虽然,这一想法,太过于难堪了。但是,她现在……只要能保住自己的财富,还有今天的地位……就算牺牲一下女儿,又有什么关系呢?

    倪依依被母亲用这样的眼神紧盯着,感觉极不自在。

    她轻拽了一下赵雅言的手,“妈,你这又是乐,又是愁的样子。怎么了?我是依依啊。”

    感觉,母亲的眼神,就象在估算自己能值多少钱一样的。这样的滋味,让倪依依极端不舒服。

    眼神微转了一下,赵雅言轻执着女儿的手,“你爸爸怎么样了?唉,这段时间因为公司的生意的缘故,他是一天天的老迈啊。”

    倪依依听着小脸也垮了下去,“可不么。别提了,我爸现在就是一操心的命。”

    回到家里,赵雅言倪依依从里面走出来。

    “咳……咳……”他一边走,一边轻微的咳嗽着。

    赵雅言打量着自己的男人,以前,他虽然不算是百里挑一的好威风的男人。

    可,也算是一个优秀的,极有雄风的男人。何时,岁月,把他给洗白成了现在这样的,肚子微突出来。头发也稀蔬耸拉。

    眼窝深陷,神情憔悴的……一个暮年的老人样了。

    反观托马斯,人家虽然和赵雅言倪依依是同岁的,可,那个男人,一看就年轻了赵雅言倪依依不下于十岁的样子。

    岁月,催人老,事业,毁人形啊。

    赵雅言倪依依抬头,看见的,就是赵雅言对着自己一幅怜悯的样子。

    一股无名怒火,油然而生。

    他手一抖,把手里的杯子一下子就往赵雅言头上砸去。“臭女人,你看看你这是什么表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晚上去做了什么好事情。刚才有人打电话给我说了,说你公然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眉来眼去。贱妇,你以为,我真的就倒下去了?告诉你,劳资就算倒下去了,你也风光不了。”

    茶杯砸在赵雅言的脸上,她当场就尖叫着跳了起来。

    倪依依看着这一幕,当场就吓的抽气。

    “爸,你怎么能这样呢?妈也是为了我们公司好,才拉着我和她一起去参加托马斯的宴会的。你不是也在巴不得的和托马斯这样的人物拉上关系的吗?你?”

    赵雅言倪依依听的一呆,他脸上的怒容去除,立马就换上一幅谄媚的笑脸。“雅言啊,这事儿怎么样了呀?呼,你看看我,一看着你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就些个冲动了。以后不要再用那种怜悯的,看着陌生人的眼来看我哈。过来,过来……”

    他上前拉还捂住额头的赵雅言,却被赵雅言一挥手煽在他脸上,“赵雅言倪依依,滚,我不想看见你,看着你我就恶心。”

    这一打,赵雅言倪依依当场就火大无比。

    他眼睛一瞪,又要冲上去打她。却被倪依依一把拉住,“爸,你省点心吧,你看看我妈都被你打成什么样了。这个家,怎么变成这样的了呢?”

    倪依依仰头长叹,气愤的跑到了自己的房间去。

    瞪眼看着自己的老婆女儿全都跑到了房间,赵雅言倪依依难过的搓手。这件事情,他也不想这样的。

    但,一看见赵雅言寻种眼神,他就有气,想发火。

    搓了搓手,感觉,这事儿,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不对,最重要的,是想到别人打电话来说,说托马斯对赵雅言的态度很好……

    “贱女人,我等这段风头过了,一定好好的羞辱你。敢给我戴绿帽子,哼……”

    他冷哼一声,抬腿往赵雅言的屋里走去。

    还是屋里护理自己伤口的赵雅言,一看见男人进来了,当场就没好气的扭到一边去不理会他。

    板着她肩膀,说了一堆的好话后,赵雅言才放下面子有了些许的缓和。

    “老婆啊,那个,托马斯那边你勾兑的怎么样了?这件事情,我一直就搁在心里放不下去。赶紧说一下,我听听。”

    赵雅言心里冷哼一声,就知道这男人是这样的德性。

    她沉了脸,“我不知道!”

    赵雅言倪依依一听,当场就急眼了,“你怎么会不知道啊?我听打电话来的人说了,说托马斯对你是有所不同的。赵雅言呀,我知道的,这个,你和托马斯曾经是老同学,怎么说也得利用一下这样的关系的嘛。说一下,我想听听。”

    看着自己男人这不争气的样子,赵雅言气的当场就哀叹了一声。还以为他是个龙,哪知道是条虫啊。

    “我和托马斯确实是老同学,也……有着一定的友谊。不过,赵雅言倪依依,我和他,毕竟分开了太多年,我们……不可能再象以前一样的好了。”

    倪继业一听,当场就愣了。

    他脸色变的沉戾,“那按照你这说法,我们想要拿到这一次的合作计划,是不可能的?”

    轻叹一声,赵雅言起身,走到倪继业的身后所以手搭在他肩膀上,“老公啊,你若是在生意场上,和一个象我这样的女人有着一定的关系,你会把上亿元的生意因为私情,交给我打理么?”

    倪继业一听,当场就明白了,“是不可能的。在商业中,哪怕你是我女人,我也不会这么样的。”

    赵雅言冷笑出声,“所以,老公你把我和托马斯的旧关系寄托太多的想法,这是不现实的。最好的,我到是觉得,能让托马斯有所丑闻,这才是最好的。”

    倪继业一听,当场就明白了。

    “这到是最好的办法,要知道,象托马斯这样对老婆忠诚,又名声极好的男人,一旦有了丑闻在我们手里,那是由我们来了。不过,这件事情,要怎么样才能有丑陋呢?”

    赵雅言看似平淡的走到门口,把门掩上。回身,紧盯着倪继业,“继业,我不知道,你会不会舍得?”

    看着自己老婆这凝重的脸色,倪继业当场就想到了一层。“你,是想用我们家的宝贝儿?”

    这事情,太可怕了。

    “嗯,我是这样认为的。你想想,象托马斯这样的男人,我们想用一些简单的方法来威胁他,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若是我们压上我们最宝贝的事物。这件事情,外界的人不会怀疑我们,托马斯……到时候肯定也会乖乖的听话的。大不了,我们把我们家宝贝送到他那里,让她当小。这世界上,哪有老男人不吃嫩草的!我就不相信,这托马斯真有外界传闻的那么正经。”

    “砰……”

    屋外,传来一声茶杯落地的巨响。

    赵雅言一惊,打开屋门,看见的,就是倪依依惊慌逃窜而去的背影。

    倪继业瞪一眼也,“你看看你,我让你去追她回来。这件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老婆,我不得不说,论阴谋计划,你比我还要高明呀。”

    赵雅言跺脚,:“还在这里说什么说,赶紧去追人啊。:”

    哎……每次要结尾的时候,我就惴惴不安的。因为结局,有时候很纠结啊,且,也怕不如人意……还卡文……痛苦的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