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226章:他……会是父亲!
    他伸手,想要袭击她的秀峰,却被池晚晴一巴掌就挥开。“少来,我是说正事呢。雷昊天,你觉得,这个托马斯,为什么会突然间对我这么有兴趣?”

    她兴奋的紧盯着他,让雷昊天一脸的黑线。

    没好气的瞟她一眼,“这有什么好问的,无非,就是男人对女人的一点不同的小心思呗。哼,我以后是再也不相信传言了。”

    伸手就掐他一个,池晚晴摇头,兴奋的神色不变。“不,不对,雷昊天,你不觉得,这个男人,看着我的眼神,其实不是那种一个男人看着女人,想要占有她的眼神么?这个,我现在回想起来,他看着我,有探究,有疑惑,也有,一种类似于,想要靠近我的想法。你想想……用一个旁观者的眼神去想想,回忆一下。我觉得,这个人,对我并不是那种感觉的。”

    手,再被掐了一个。雷昊天是相当的郁闷啊,池晚晴这种清醒提醒法,动不动的就用在他身上。这是肉啊,没事就这样掐一个二个的。

    “好吧,我想想,我想想。不过,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个老东西没安好心。没什么好想的,我觉得,你以后看见他了,一定得绕的远远的。就是这样的,以后,在公众场合,没我的陪同,不能去。哪怕,是你们的影视……”

    霸道的宣布,雷昊天直接就伸手抱紧了她。

    被他气的够呛,池晚晴一巴掌再度推开他,“雷昊天,我和你说正事,你丫的再和我这样那样的,我和你没完了。”

    眉挑的高高的,显示出她浓重的不悦。

    这样的池晚晴,让雷昊天原本还蠢蠢欲动的心,也变的淡定下来。

    他抱手,郁闷的歪在椅子上。

    “雷昊天,我觉得,这个托马斯,就有可能是那个神秘的狗狗熊猫。”

    雷昊天噗的笑出声来,伸手,再一次把池晚晴搂到了怀里。

    那只手,不规矩的就往她身上爬行而去。“我说老婆啊,你省点心吧,托马斯怎么会是黑道中闻名丧胆的狗狗熊猫啊?哈哈,你把我笑死了。我估计,你是幻想的太多。这会儿的思想太过于天真了。”

    雷昊天不断的摇头,对于托马斯的想法,着实的无奈。

    被他这么轻蔑着,一而再,再而三,如此不相信一个人,池晚晴是真的伤心加气愤。

    她张嘴,抱住雷昊天的手臂就是狠狠的一咬。

    “啊……女人……”

    这着实的咬着,雷昊天是真的疼啊。

    别以为男人就是铁打的,那是肉啊,他又不是金刚不坏之身。这女人咬的又重又狠还坏。

    看着那处明显肿起来的馒头一样的肌肉,雷昊天恨不得把这个女人吃掉。

    “池晚晴……你就是这样待见我的!”

    池晚晴圆满了,得意的伸手,在那大包块上面弹了一下,“本小姐对于不听话,还一再的打断,质疑我的男人,以后就采取这样的措施了。怎么,不服气的?哼哼,告诉你,我之所以会怀疑托马斯就是那只狗狗熊猫。一,你没想过么,他来了后,我们的弯弯就出事了。

    还有,据你所说的,他和他老婆的感情极好的。这会儿他过生日,按照正常的说法,他老婆是应该在他身边的吧?但是,她不在。

    为什么会不在?你得查一下,若不是因为生了不能动弹的病,还有家里发生了重大的事情。自己恩家的老公的生日,她能不在身边陪着他的?这于理不合。

    还有,他为什么会突然间邀请我?看着我的眼神,为什么会那么的复杂?

    哼哼,雷昊天呀雷昊天,我敢担保,不是因为弯弯,就是别的原因。反正,这个男人,我就是觉得他有可能就是狗狗熊猫。

    最后一点,在乐乐不见了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人物?

    而以前,并没有这样一号人物出现?

    你说,他是不是极有可能就是那个人?”

    出乎意料的,雷昊天一直没打断她的分析,而是认真的听着。

    听到最后,他咧开嘴巴嘿嘿的笑了,“好吧,女人,我不得不说,你所说的,有点正确的。我也觉得,这个男人或许,就是笨蛋熊猫了。因为,他是一个很有权势,身份,据说很复杂的一个家伙。有关于他的背景,我只知道,他是娶了自己师傅的女儿为妻子。但是,他们很恩爱。

    至于说别的,我居然……一点也查不到了。这一点,很奇怪。能让我查不到的人,这可是极少的。”

    池晚晴也乐了,看来,自己的分析,确实是很正确的。

    不过,她还是有些纳闷儿,“你说,他为什么不看你,而是没事就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呢?”

    赵雅言……

    池晚晴一想到赵雅言这个女人,还有今天晚上,托马斯突然间要自己和赵雅言一起陪他切蛋糕……

    她的身体倏的变的冰冷一片。

    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想的不错。这个男人,极有可能……就是当年和赵雅言有着非同小可的那个男人。

    而那个男人……不就是自己的……

    痛苦的闭上眼睛,池晚晴只感觉,一切都是空茫的。

    所有发生的一切,太出乎了她的预料。

    让她有种回不过神来的感觉,是以,她就这样呆呆的坐在雷昊天的怀里,有好半响,也不能说话了。

    “老婆,你怎么了?”

    对于怀里的女人,雷昊天能在第一时间内,就感觉到她的异常。

    看着他痴呆的眼神,他紧握住她手,眉纠的紧紧的。

    吸气,池晚晴摇头,心很乱,她突然间理不出头绪来。“雷昊天,我要你帮我调查一下这个托马斯和赵雅言的关系。你从这一点去查,我想,有可能会找到托马斯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遂眸划过一丝沉思,雷昊天点点头,“好……老婆的吩咐,我都会照办的。”

    要认真的办一件事情,雷昊天当然是有办法的。

    当这一天把资料接到手里,看着上面的一些详细的述说时,他也呆了。

    “托马斯和赵雅言这个女人,年轻的时候,居然是同班的同学……还有一段恋情?”

    而更让他意外的是,托马斯年轻的时候,居然很花心。

    也就是说,在遇到了他现在这个老婆之前,他是一个出了名的,只在花丛过,片花不沾身的类型。

    “托马斯,感觉你和我以前是差不多的嘛。”

    看来看去,也没太多的意外的收获了,雷昊天回家把资料放到了池晚晴的面前。

    沉默的看完,池晚晴久久没动。

    过了好半天,才抬头,一个人进了屋子。

    原本就对于池晚晴能对托马斯感兴趣而有些疑虑的雷昊天,拧眉,再看了一遍资料。上面啥也看不出来。

    但是,为什么自己的老婆,会一幅闷闷不乐的样子。

    把资料往下,他往屋里走去。

    意外的,却看见池晚晴一个人对着一件陈旧的衣服掉眼泪。

    那衣服,一看就是他们那个年代才穿的小孩子的衣服。

    她,捧着它掉泪?

    只是略微一转,雷昊天就了解了。只怕,这是有关于她的身世的问题。

    把脑子里所知道的一些资料全都打了个转。池晚晴也抽气,没想到,池晚晴的身世,有可能是这样的。

    他看着池晚晴,慢慢的走到她面前。把她搂到怀里。“亲爱的,你不会是一个人,你还有我。”

    眼泪,止不住,池晚晴哭泣着倒在了他的怀里。

    “雷昊天,我恨,有时候,我真的好恨,为什么我会出生,为什么我被生下来,却是一个不受人待见的孩子。可是,现在有了你,有了孩子们,我,不恨了。但,我的心里,还是不甘,我凭什么一出生就会受到这么不公平的待遇咩?”

    象是发泄一般,她把自己所有的情绪,全给哭了出来。

    雷昊天只是搂着她,手,一下一下的拍哄着她的后背。

    “你没错,错的是他们。”

    抬头,揩去眼角的泪水,池晚晴瞪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说他们?”

    亲一个她脸上的泪水,雷昊天嘿嘿一笑,“老婆,你也不想想,我和你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了,对于你的一切想法,还有行为,我可都了解了。你能突然间对托马斯这么有兴趣,这足以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这个男人,肯定和你有着不一般的关系。只是,我没想到,你会是托马斯的”

    的什么,雷昊天没说出来。但大家,都心知肚明。

    吸了吸鼻子,池晚晴这才悠悠开口。“知道赵雅言是我……”哪怕是母亲这个词,池晚晴发现自己也说不出口。因为那个女人,真的让自己很恶心。

    “从知道赵雅言就是当年生下我的那一次,我就开始恨我自己。一直就恨,为什么我会这么的不受人待见。为什么我会让自己的亲生母亲也这么的讨厌,不想要?后来,我想通了。如今,又钻出来这样一个托马斯,呵呵……你说,我这感觉……也不知道怎么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