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222章:哼……
    她面无表情的走向俩人,那沉静的黑眸,看的赵雅言心虚不已。

    “你要干嘛?别戳穿了你的老底,就恼羞成怒了。”

    以为她要打人,赵雅言先声制人。

    只是,江晓晴结过她身边,却什么也没做,直接就往前走去。对于这种比畜牲不如的女人,她,还不蓄计较呢。

    看她不理会自己的挑衅,赵雅言还不自在了。“江晓晴,象你这样的女人,除了会勾缠着男人,你还能干嘛呢?真鄙视你这样出生的女人。”

    原本不计较她的,可,被人这样一再的挑衅,江晓晴怒了。

    她回身,狠狠的瞪着还以为自己怕了她的赵雅言,“我出生不好?你出生就好了?”

    被她这样的眼神紧盯着,赵雅言打了个激灵。但,只是瞬间,她就抬头反对上她,“对,你这种生来就没人要的女人,最贱最让人看不起。”

    一想到女儿的如意郎君被这女人抢了,赵雅言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段时间所受的气,加上雷昊天对他们公司的不留情面的打压,在这会儿全都曝发出来。

    赵雅言的脸变的扭曲难看,“江晓晴,听说你的女儿失踪了,看吧,我就说过的,埋汰事不能做多了,这不,报应来了。”

    气愤,拳头捏的格格的响。江晓晴回身,反就就给了赵雅言一耳光。

    这清脆的耳光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惊呆了。

    远处的托马斯,也把这一切全给收入了眼底。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个地方,会看见这么精彩的一幕。

    不过,看着二张相似的面孔,却因为一些小事儿争执起来,这种感觉,怎么看,怎么觉得很玄乎的。

    “你敢找我,你居然敢打我。你这个贱种……老娘和你拼了。”

    反应过来自己被江晓晴打了,赵雅言是彻底的发疯了。

    这一发疯,吓的倪依依也愣了。

    她一把拽住自己的母亲,“妈,不要了,不要……”

    一把推开女儿,赵雅言乱没形象的就冲了过去。

    “今天我和她没完,这个贱种,我当年就应该把你溺水而亡了。”

    她上前要去掐江晓晴。

    却被江晓晴一把闪开,甩手,再给了她一巴掌,“赵雅言,你这一辈子,最不应该的,就是不会生。”

    这句话,听的不远处的托马斯身体一震。

    刚才赵雅言的话,说当年怎么的,还有江晓晴的话……足以让他联想到太多。

    看见赵雅言还要冲上去打江晓晴,他冷了脸走了出来。

    “赵雅言……”

    江晓晴抬头,没想到会看见那个在客厅里面一直用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男人。

    她冷哼一声,大步往里面走去。

    看见托马斯的瞬间,赵雅言吓坏了。

    她可不想这么快就泄露了江晓晴是托马斯的女儿的事儿。还想要利用这件事情来东山再起呢,这会儿……

    一想到此,赵雅言扯出一抹温雅的笑容,“亲爱的呀,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呢。”

    淡扫一眼她,眼神落在一边站在的倪依依身上。“这是你女儿?”

    “啊,是啊,对这是我女儿,依依啊,你来……”她一把拽住倪依依,把她推到托马斯的面前。“依依啊,这位,是妈咪年轻时候的老同学托马斯叔叔。”

    倪依依的眼睛落在托马斯的身上,光是看这人的气势,她就明白了母亲所说的极有权势的男人,只怕,就是指的他了。

    “托马斯叔叔你好。”她大大方方的冲托马斯打着招呼。尽量做足大家闺秀的范儿。

    淡漠的点点头,托马斯看着赵雅言,“刚才那位和你……起了冲突的女子,和你长的可真相似啊?”

    这话最不愿意让赵雅言听见了,她一下子就慌乱起来。

    这一提,倪依依也惊呆了,|“啊,妈咪……我就是觉得奇怪呢,是说看着那个江晓晴怎么感觉她这么眼熟的。没想到,她长的和你差不多的。只不过,她年轻一些,你上了点年纪了。”

    托马斯赞许的冲倪依依点点头,“不错,赵雅言年轻的时候,就讨厌有人跟她的风。没想到,看着和她相似面容的女人,也这么的同仇敌忾哈哈……”

    他爽朗的笑出声来,却让赵雅言也跟着嘿嘿的笑。“对的,对的,就是这样的。”

    “可我刚才听你说的没在小时候把她给溺死……赵雅言这话,我怎么听不懂啊?”

    危险的眸紧盯着赵雅言,托马斯步步紧逼。开始让人放松,这会儿却一下子就逼供。这一点,他一直就玩的极好的。

    被这样一拷问,赵雅言的脸色唰的就白了。

    倪依依的心一惊,“妈,你认识江晓晴。以前就认识她?”

    托马斯别有深意的扫过倪依依,“你妈,应该和江晓晴小姐是旧识呀,只不过,她们好象极不投缘。”

    赵雅言吸气,她强自镇静,“托马斯,你猜测对了,我是和江晓晴是旧识,不过,不是你想像的那种关系。”这话,当然只有托马斯和赵雅言听的懂。至于倪依依只是迷惑的看着俩人。

    她突然间发现,自己自认为很了解母亲,可,却是一点也不了解的。

    “哦,是什么关系啊?看来,我还真想多了!”

    “咳,依啊,你去那边等着妈咪好吗?我和你托马斯叔叔有点话要说。”

    倪依依乖巧的点点头,“好的,托马斯叔叔再见。”

    目送着倪依依离开,托马斯的眼睛微眯了起来,“赵雅言,你教导的女儿还算不错。看起来象个有礼貌的木头娃娃。”

    “什么,你说我女儿是木头娃娃!”赵雅言尖叫起来,她不满的看着托马斯,“你这冷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托马斯耸肩,单刀直入,“江晓晴是我的女儿!”

    “不是,托马斯,若她是我女儿,我和她怎么会闹成这样的关系。托马斯,你还是想的太多了。”赵雅言再次拔高了音量。她的眼神闪烁不停。

    托马斯把这一切全给收入眼底。“哦……看来,是我猜测的太多了。好吧,那你来说说,江晓晴是谁的女儿?”

    赵雅言一听,这男人还真被自己糊弄过去了。

    当场就扮起可怜来,“唉,其实,说来也话长啊,这个江晓晴,曾经是我一个玩的好的姐姐的私生女儿。因为当年我们俩是同命相怜的,所以我也知道这个丫头的一些事儿……”

    把江晓晴的生世编造成一个十足的可恶的弃女,赵雅言编的津津有味。

    托马斯的心情似乎极好,听完了,这才淡淡一笑,“哦……赵雅言,事实怎么样,我会有答案的。”

    丢下这话,他快步离去。

    走出去时,正好看见江晓晴和雷昊天要离去。

    托马斯突然间叫住江晓晴,“你,那个丫头,过来。”

    又对上这个男人,且这男人和赵雅言还认识的。

    她对托马斯一点好感也没有,一拽雷昊天的手,“走吧,回去了。”

    雷昊天到是认识这位新来的金融大亨的。因为自己前段时间谈的合作项目,就是和这个男人的公司相商的。

    且,听说这位董事长很大牌,就算自己约会他,也不曾应约,没想到,他会认识晓晴。

    “好,回去。”老婆不想理会的人,就算再怎么有权势,他也一样的不喜欢。

    托马斯看着俩人这么不给面子的弃自己而去,他站在原地,摇头,“看来,我这人的人缘,确实不怎么好。”

    一边的司机上前,“董事长,回去吧。”

    扫一眼他,“让人把江晓晴和雷昊天的事情全给我调查清楚。”

    “是老板……”

    三天后托马斯看着桌面上的资料,一双滇黑的眸危险的眯缝起来。

    “很好,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事情。看来,赵雅言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该死了。”

    手里的资料,虽然有的说明不了问题,可,也能从蛛丝马迹说明,赵雅言所说的有孩子的事情,确实是真实的。

    只不过,有关于孩子的事情,她却是撒谎了的。

    极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赵雅言,虽然你为我生了一个女儿,可……”

    还在冷笑不止,外面秘书传线进来,“董事长,有一位赵雅言女士约会你。”

    “让她进来。”

    把资料收起,托马斯的面上恢复了平静,淡然。

    看见赵雅言进来,他站起身来,“想通了来和我说女儿的事情?”

    其实,赵雅言只是来探一下托马斯的口风的。

    自从那天在花园里和江晓晴争吵,还不巧的被托马斯撞见后,她的心一直就不踏实。

    总是怕自己是好的依靠就这么没了,没想到,托马斯一见面就是问自己女儿消息的。这让她心里暗喜,面上,到也做出纠结的样子。

    “我说,也是可以的,不过,托马斯呀,我倪家和你公司的合作……”

    托马斯淡然一笑,“不就是合作么,其实,我也考察过的,你们公司的信誉,也是可行的。不过是最近投资的目标过大,盲目发展,才造成了现在的亏损,资金周转不灵。你都为我生了一个女儿,我和你,也不算是外人,帮忙……小事桩。”

    听到这,赵雅言乐了,她欣喜的紧盯着托马斯,“那,这一次竞标,你能给我们吧?”

    其实说是合作,也就是托马斯的公司,要找一个本地的企业,一起做一种畅销东欧的一种产品。

    是以要做到这一任务,还是要竞标的。

    “哈哈,这个,竞标,当然是要竞的了。我风声都放出去了,你也知道的,不能收回嘛。不过,这种事,你也知道的,决定权,在我的手里,到时候我要选择谁,这个,可是我说了算啊。”

    赵雅言听的圆满了。她脸上笑如花,说话也嗲了起来。“那是,怎么说,我们俩也曾经是……咳,那啥的嘛。”

    说着,她还伸手,去抚托马斯的手。这一招,把托马斯给雷的。

    他不着痕迹的起身,慢慢的走开。一股厌恶,从脸上溢过。

    “托马斯呀,我们,她久没好好的聊过了,要不,一起去聊一下吧。咳,我知道有个地方哦。”

    赵雅言故意抛了下媚眼,自以为风情万种。还做出小女儿的样子,这恶心的样子,让托马斯当场就黑了脸。“不用了,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说吧,现在你是不是得把我女儿的事情说出来了!”

    被男人这样一拒绝,赵雅言的脸上挂不住了。不过,一想到自己也徐娘半老的人了,人家拒绝,这也是情理之中,是以她又恢复淡雅。“唉,女儿啊……这个,我想还是等到我公司竞标后,再说吧。”

    托马斯冷笑连连,“哦……看来,你对我的诚意一点也没有啊,既然这样,我也得考虑一下别的公司了。”

    看他黑了脸,赵雅言急了。

    “不行!”

    “那就说出我女儿的下落。”

    被他咄咄逼人的紧盯着问,赵雅言慌乱了。

    招架不住托马斯强势的气势,她嗫嚅出声,“那,到时候你能如实的办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