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220章:为爱坚强
    这一天晚上,雷昊天醒来,却发现身边的池晓晴不见了,他起身,满屋子寻找她。

    洗手间没人,客厅没有。

    看到池弯弯虚掩着的房间门,那里透着微弱的桔黄色灯光。

    心思一动,快步走到门口,推开门,并没有看见自己的小女儿,到是池晓晴,一个人站在那儿,手里搂着弯弯的一件小裙子……

    泪,瞬间涌上眼眶,雷昊天沉默一下,抬腿走了进去。

    还沉浸在悲伤中的池晓晴,看见面前一双腿,她抬头,对上雷昊天幽遂的眼。

    擦拭掉眼里的泪水,她站起身来。“你怎么也来了?”

    “你不在,我睡不好。”

    不敢看他,池晓晴把手里的衣服放下。“我睡不着,对不起。我……想她了……”

    ……

    沉默,难言的沉默,过了好一会儿,雷昊天才轻轻开口,“走吧,虽然,我也很想她。但是池晓晴,我得劝你一句,这件事情,对我们所有人,全是打击,尤其是乐乐……所以我们……可不可以做的坚强一点?”

    手一抖,池晓晴抬头,看着雷昊天张着嘴巴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你等着,我去看看乐乐去。”

    这一段时间,因为弯弯的惨案,所以她,真的疏忽了儿子。

    屋里的雷宇乐,睡的并不是很好。

    池晓晴进去的时候,他还动来动去,眉也紧蹙着。

    “弯弯,赶紧跑,赶紧跑啊……”

    泪,迅速漫上眼眶,池晓晴替儿子把被子盖好,快步走出了屋子。

    回到床上后,她搂着雷昊天的腰,“你说的对,我不应该把情绪一直显露出来,这让乐乐原本就难过的小心灵,也变的难过起来。以后,我不会了。”

    反手,轻搂着她,雷昊天拍了拍她的肩膀。“嗯,以后我们都注意一点。”

    第二天,让雷宇乐纳闷的是,好久没起来做过早餐的池晓晴。居然为一家人做了了份可口的早餐。

    “儿子,洗脸吃饭,一会儿妈咪送你上学去。”轻快的声音,还有笑脸,久违了的家的气息,再度回归。

    雷宇乐轻应了一声,他垂头,转身进了洗手间。

    吃饭的时候,池晓晴和雷昊天甚至于还说了一些有趣的事儿。

    雷昊天把公司的一些糗事说出来,池晓晴笑的很开心。

    感觉,就跟以前池弯弯在家时一样的。

    但是,从头到尾,雷宇乐并没有笑出声来。

    等到一顿饭吃完,他抬头,淡扫了俩个笑的很辛苦的大人,“我不会倒下去的,到是你们,拜托不要笑的这么辛苦,日子要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光头强”送我上学,你们,各自做回自己的事情吧。弯弯,我也会等着她回归。在没看见她的尸体时,我不相信她就这样死了。”

    丢下纸巾,雷宇乐起身。把俩个还面面相觑的大人丢在屋里。

    “雷昊天,这是我们儿子么?他怎么能这么的敏感呢?”

    池晓晴涩味的问,在这种聪明的儿子面前,有时候你想要演戏,也不是这么好演的。

    “唉,这孩子一直就这么敏感的。以前是,现在也一样的。只不过,以前他用恶劣来遮掩了自己的恶行,现在,却用沉默了掩饰自己的难过。走吧,我送你去剧组那边。”

    把碗放下,池晓晴默默的换好衣服上车。

    车到地方后,她并没有第一时间下车,而是紧盯着雷昊天,“亲爱的,我也相信,我们的女儿,其实是没死的。我,也和雷宇乐一样的,等着她的回归。”

    这话,终于让雷昊天的眉舒展开来,“其实,我也和你们是一样的想法。没看见弯弯的尸体,我一样不相信。而且,我坚信,我们的女儿,会回归的。”

    俩人相视一笑,拥抱在一起。彼此在心里对自我进行安慰,也是,一种心灵的寄托。

    ***“奶奶,意大利面不好吃,我不喜欢。我露丝.碧莲还是喜欢吃中国的面条,我们回去好不好?”

    从意大利面馆走出来,露丝.碧莲一脸的不满。

    为难的看着她可爱的小脸儿,安昵蹲下,“回去,是不可能的了露丝.碧莲,奶奶得在这里看病。回去,就不能看病了,难道,你忍心看着奶奶的身体一天天的坏下去么?”

    眼神微眨,安昵发现,要对这样的小孩子撒谎,真的好难的。因为她晶莹剔透的眼睛就这样看着你,却如,看进了你的心里一样。

    轻轻的叹了口气,露丝.碧莲叹气,“唉好吧,我这时候也想爷爷了呢。啊,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露丝.碧莲很想他啊。”

    漂亮如天使一样的小女孩,紧牵着安昵的手,粉嘟嘟的嘴巴微微的噘着发泄自己的不满。

    伸手抚一下她的小脑袋瓜,安昵轻轻的笑了,“爷爷还有一段时间就能回来了,等着吧,到时候他会给露丝.碧莲带回来好多好吃的呢。全是露丝.碧莲喜欢的各色小吃哦。”

    露丝.碧莲听说有好吃的,眼睛立马就闪闪亮了。

    那小谗猫的样子,看的安昵轻轻的摇头。这孩子,什么也不感兴趣,就对吃的最感兴趣了。

    在国内把露丝.碧莲治的差不多了,安昵就把她带回了意大利。

    不为别的,只因为,她怕自己的小天使,在跟着她不到十天,便会回到别人的怀里。

    这是她的小天使,她想拥有她。人,总是自私的。

    在失却了最爱后,又迎来了这样一个天使,她当然想要把她握在手里。

    有时候,夜深人静时,她也会后悔。也会为那对失却了孩子的父母而担心,而难过。可,她却不后悔自己把露丝.碧莲带走了。

    因为是她们把她弄丢了的,她捡到了她,这足以说明,她和露丝.碧莲是有着非同寻常的缘份的……

    想到这些,安昵轻轻的笑了。

    电话,在这时候响起,是托马斯打来的。

    因为国内的事业才扩展了,所以托马斯还得在国内呆一段时间。

    就因为如此,所以一直以来都是夫妇俩一起同进同出的关系,却因为露丝.碧莲的加入,发生了改变。

    安昵提前回归,托马斯,还呆在异地。

    “亲爱的,我们的露丝.碧莲想你了呢,不过,她一听说你要给她带好吃的,就兴奋的一直在数落着要吃什么什么的。呵呵,来吧,你和我们家宝贝儿说话。”

    把电话给露丝.碧莲,小家伙甜甜的叫出声来,“爷爷……”

    狂聊了近半小时,俩人才挂断电话,托马斯那张严肃的脸上,此时笑意盈盈。

    每天只要和露丝.碧莲一起通话,他就心情愉悦。

    现在,他也不再觉得,爱妻自私的做法,有何不对。露丝.碧莲这小东西,确实给了她们非一般的快乐。

    “董事长,这是今天的报纸。”

    生活管家把报纸送上来,恭敬的离去。

    打开报纸,上面一则大的消息,一下子就吸引了他的眼球。

    那幅图片,是报道倪家破产的消息。、吸引他的,不是破产的报道,而是,那上面的一幅夫妇俩人的相片。

    他的眼神,紧盯着那个女人的面孔。

    久违的思绪,如潮一样的涌出。

    “讨厌,人家哪有喜欢你……”

    “你的脸色就说明了一切,看看,你这样子,还不是爱着我,是什么?”

    “来,亲一个。”

    “不要,谁要和你亲啊。”

    “涩,女人就是这样的,你是第一次,我也是第一次,来嘛,反正,今天喝的高兴,我们就亲一个啦。”

    “不知道……”

    “唔……”

    “托马斯,我爱你……”

    当年的荒唐的事情,不断的浮现在脑海里面。

    看着那张面孔,不知不觉的,托马斯又想到了在机场看见的那张面孔。

    那孩子,和赵雅言多相似啊。

    “真奇怪,这世界上,还有俩个相似的人。”

    他摇头,把报纸扔在了一边。

    吃完饭,才从电梯里进去,便听见一个妇女的声音在尖叫着,“放开我,我要见你们的董事长,我知道他回来了。”

    听着这气势十足的声音,托马斯拧紧了眉,淡淡的扫过去,那边的女人在看见他后,一下子就兴奋起来。池晓晴“托马斯,是我,是我呀。”

    看着她兴奋的脸,托马斯的身体一震,眼睛微眯缝起来,这才想起,这不就自己早上才看过的那个报道。现在的倪夫人,曾经的赵雅言么。

    眸色扫过还拦截着她的秘书们,“让她进来吧。”

    秘书们一听,赶紧放开手。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赵雅言不满的看了这帮人一眼,“我说过的嘛,和你们董事长可是老相识的。哼,虽狗眼看人低。”

    这话,听的才进去的托马斯微拧了眉。

    看来,这些年,当倪太太,她变的更加的轻薄眼高于顶了。

    快步上前,赵雅言的眼睛透着算计。

    从女儿和雷昊天闹分手后,倪家的事业,一天不如一天。

    家业一败如山倒,让她始料不及的是,这一倒,居然就让她倪家再也站不起来。

    在家里成天埋怨倪继业,骂女儿,最后,俩人还差点闹的离婚。

    可,让她意外的是,无意中,她看见新闻中心报道的麦氏企业的新闻。

    那个董事长,不就是自己当年曾经有过一腿的男人么。

    得到这一消息,赵雅言兴奋了。

    她找到托马斯的公司地址,把自己收拾打扮了一番,就主动的找上门来。

    她,当然不希望倪家就这样败了。

    能找到一个大的靠山,再东山再起,那自然是最好的。

    就因为如此,所以她在这一天找了上门,。

    一进入屋里,她就眼神热切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托马斯……”

    面前的高大的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英俊不凡。

    最重要的,他的气势,和赵雅言赵雅言相比,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赵雅言赵雅言的肚子有些许的发福。俩人晚上睡在一起,还能感觉到他的肚子腆着自己。

    面前的托马斯,身材一如既往的高大,威武。

    最重要的,一点也没走形。

    面相,更是一点也没显老。

    若不是了解他的年纪和自己是一样的,不知道的,还会以为,这个男人也就是四十岁左右。

    正是好年纪的一个男人,可惜,她却错过了他。

    眼神,贪婪的看着他,赵雅言象是看着一具待评估的工艺品一样。

    这样的眼神,让托马斯异常的恼火。

    他冷冷的指了一下对面的沙发,“没想到你我还能再见的一天。”

    被他冰冷的声音惊醒,赵雅言才意识到,这个男人,早不是当年和自己一起,要求打波的小男人了。

    她咳嗽一声,尴尬的坐下。“托马斯,我……我是来求你帮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