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219章:把她变成自己的
    揪住男人的手突然间用力,池晓晴的眼睛瞪的大大的。

    雷昊天伸手,抱着即将昏倒的她,掐住她人中,“醒醒,没看见的事情,都别相信。”

    张嘴,吸气,过了好半天,池晓晴才清醒过来。

    “带我们去找她。”

    揪着那个男人,夫妇俩再度往那个地方出发。

    “咦……没人了。怎么会没人了呢?明明就在这里的呀!”

    当一行人到达那处地方时,男人惊呆了。

    他指着地上的一滩血迹,“就,就是摔在这里的,我在上面没拽上去她,她就摔下来。然后,我摔的石头来打她。打着她手,也没一点的反应的。怎么没了?诈尸了?”

    听着这不靠谱的话,雷昊天的脸色黑的象锅底。

    “弯弯……我的弯弯……”

    池晓晴起身,嚼着眼泪在四处查看起来。

    雷昊天的一帮手下,一直在附近寻找着。

    看着一处明显的拖痕,雷昊天的拳头捏的紧紧的。

    他可怜的女人,极有可能,是被……野物拖走了。

    抬头打量着四下的环境,这里是一片荒林,远处,是一片莽莽大山。

    虽然这些年没听说过有野物出没,但,这种有山林的地方……谁又能担保呢。

    “这里有血……”

    听到这声呼唤,俩人赶紧跑过去。

    那一大团血迹,看的池晓晴眼睛一花,她再也支撑不住打击,直接就昏死了过去。

    紧搂着池晓晴,雷昊天看着血迹中间,还有一片一片的布片,那些,是女儿弯弯的花衣服……

    “弯弯……”

    醒来的池晓晴,一声惨叫后,她捶打着雷昊天。“还我的女儿,还我的女儿,是你,是你害死了她。是我不对,我没照看好她……呜……谁还我的女儿啊,谁来还我的女儿……”

    紧搂着她,雷昊天红着眼睛,咬着唇,一言不发。

    而山下的一辆越野车里。一个漂亮的妇人紧盯着昏迷不醒,衣衫褴褛的小女孩。

    “怎么样了?这孩子怎么样?”

    一边的蕴着胡子的男人,把弯弯的手放开,“受惊吓过度,头部又被石头撞击,情况不是很好。不过,应该没事的吧。”

    安昵紧握着托马斯的手,“托马斯,这个孩子和我们有缘份,不管用什么代价,你一定要救活她,一定……”

    托马斯看着自己的爱妻,肯定的点点头,“当然,这是一定的。”

    安昵轻轻的笑了。怎么也不会想到,和老公来这里转悠,托比乱窜,却找到了这个受伤的孩子。

    想想当时的状况,安昵就一身的冷汗。

    当时的情况真危险啊,一头饿狼就徘徊在池弯弯的身边,是托马斯一枪打死了它,池弯弯才相安无事的。

    被送到医院的池弯弯,被医生告急,“病人流血太多,需要紧急输血!”

    “那就输啊,还站在这里和我说个毛啊。”

    托马斯一声炸吼,吓的医生赶紧弯腰,“老板,我们不是不愿意给她输啊,只是,她的血型,我们院里并没有这样的备用。她,她可是罕见的熊猫血啊。”

    托马斯的眼睛眨了二下,旋即,便阴沉着脸把自己的袖子撸起来,“抽我的吧。”

    医生吓的脸色惨白,不断的摆手,“不……不行啊,老板,我都说了,那孩子的血型,是罕见的熊猫血。不是随便的一个人就可以输血的。”

    还是的安昵太太见机的快,赶紧出言,“让你抽你就抽吧,我老公的是熊猫血。真的是巧合了,正好我家托马斯就是这样的血型。天呐,这孩子,可真和我们家有缘份呢!”

    医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巧合,他惊喜的看着自己的老板,这家私立医院,可是托马斯名下的产业呢。一直以来,就让国内的精英们照看的。这会儿老板回来,有病啊痛的,自然是在这个地方治疗了。

    老板娘的话,医生自然是不会再置疑的。

    他快速的为托马斯抽血,输血,一番抢救,池弯弯的脸色,可算恢复了一点人气。

    看着脸色略微红润的池弯弯,安昵紧执着自己老公的手,“亲爱的,辛苦你了。你这样的血型,非常的稀罕,这一次,却让你输了血……”

    因为熊猫血太过一稀罕,是以一般的人,都不愿意把自己的血贡献出来。尤其,象托马斯这样的有钱人,一般来说,更不会贡献自己的熊猫血的。

    若不是安昵在之前恳求过他,她相信,以丈夫的冷性,不会这样做的。

    “没事,你不是说了么,这孩子和我们有缘份。你看看,她的手动了动,我感觉她快要醒来了。”

    看见池弯弯的手指在动,托马斯示意安昵过去。

    俩人紧盯着还闭着眼睛的池弯弯,安昵的一颗心,没来由的就提了起来。

    从在机场里和池弯弯见面后,她就对这孩子有强烈的好感。

    看着她倒在血泊当听说瞬间,一颗心,差点就惧怕的停跳。因为,当年自己的孩子,也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托马斯又不在身边,一时抢救无效而亡的。

    好怕当年的情景会再度重现,好在,池弯弯的运气,比自己的孩子好。

    “唔……”

    痛苦的呻喻出声,池弯弯的手动了动。感觉为,好难受的。

    “孩子,不怕,有婆婆在,婆婆在呢。”

    安昵轻轻的呼唤着池弯弯,还在恶梦中的池弯弯,慢慢的睁开眼睛。

    她迷糊的看着面前的似曾相识的人,眨巴一下眼睛,“你是谁啊?”

    托马斯一呆,和安昵面面相觑,旋即,便明白过来。

    这孩子头部受伤,这会儿不记得事儿,也是正常的。

    “呵呵我是安昵,这位是托马斯爷爷,你是我们的孙女儿。”

    慈爱的介绍完毕,安昵的眼神微闪。

    人,都是有私心的,看着这个漂亮的天使,在醒来后,居然失忆了。她,不可避免的,生出了想要收留这个小家伙的想法。

    而她一开口,托马斯立马就猜测出来了。

    他别有深意思看了一眼自己的爱妻,对于这一观点,一点也不反对。

    一直以来,俩人虽然也恩爱如常,但,生活中总是缺少一点什么。

    曾经,也劝过安昵收养一个孩子。但安昵一直不曾同意。

    没想到回国后不久,就遇到了池弯弯。并且和她有着不一般的缘份。

    “爷爷,奶奶……”池弯弯捂住脑袋瓜,那里好疼的,但她还是甜甜的叫出声来。

    对于安昵的话,她深信不疑。

    只是,看着托马斯时,她的眼神,有些惧意。

    这个爷爷看着好吓人的。

    掐一下托马斯,安昵呵呵的笑,“唉呀,爷爷就是这样的,样子有点凶,一会儿宝贝儿就不害怕了。”

    “嗯,好……”

    池弯弯拧紧了眉,她无力的躺下,“奶奶,我想睡觉。”

    头太疼了,尤其是麻药过后,这会儿痛的池弯弯只想闭上眼睛。说一句话,也感觉好吃力的。

    “啊,好,好,你睡觉吧,爷爷奶奶出去了。”安昵一把拽住托马斯,赶紧闪了出来。

    紧盯着托马斯,安昵的眼睛灿烂璀璨,“亲爱的,这……这孩子真的和我们太有缘份了。你怎么看?”

    老头子和自己心意相通,刚才他不言不语的,当然就能明白自己的想法了。

    “你愿意就行。给她取个名字吧,我看,池弯弯这个名字是不能再用的了。”

    安昵开心的笑了,“好,不能再用原来的名字,就跟着取个外国名儿吧。叫露丝.碧莲好不好?”

    “行,你说了就好。我没意见,反正,只是一个称呼嘛。”

    把池弯弯的名字也定下来了,安昵兴奋的搓手。

    看老伴儿兴奋成这样了,托马斯好心的劝戒,“看你这兴奋的,小露丝.碧莲就算是失忆了,我相信她也只是短暂的失忆的。你还能隐瞒着她回忆起曾经的事情来么?”

    安昵呆了一下,涩然一笑,“唉,这到是,不过,孩子的记忆,总有一天会恢复的。不过,我相信这一切,会很慢的。老天爷,给我点时间,让她一直陪着我吧,让她来代替我失去的那个孩子,陪伴着我可好?”

    她双手划十,做着十字祝祷。

    看着自己爱妻这样,托马斯的眼神微眨了一下。

    其实,相要把露丝.碧莲保留在身边,于他来说,并不是不能办到的。

    只要给一个人洗脑,并让她把曾经的一切忘记,在他这样的翻手为云,复手为雨的人来说,那真的是容易的很。

    可,他有点矛盾……

    毕竟这种事情,太不人道了……

    轻叹了一声,托马斯站在窗前并没有吱声。

    脑海里,不自觉的,就浮现出在机场看见的池弯弯的母亲。

    那个女子,和自己年轻时曾经荒唐过的一个女人,有着太多的相似了。

    从回国后,他总会不知不觉的想起当年和那个人的荒唐事儿。但是……他却并没去找过她,只因为,他觉得,一段情,过去了就过去了。

    女儿的生死成了一个谜,池晓晴大受打击,心火一窜,直接就倒在了病床上。

    原本订下来的电视剧开拍,也因为她的病情,一下子就搁浅。

    最内疚的,莫过于雷宇乐。

    那一天他和妹妹一起出来。就应该是他付钱的,可,弯弯从包里掏出一沓钱,抽出一张后,就被那帮人瞄上了。

    若是那一天,池弯弯不掏出那么多钱,她就不会被瞄上。

    若是那一天,他走在前面,被掳掠的人,会不会就是他……

    若是他被掳掠了,弯弯,就不会死掉。

    内疚,让雷宇乐大受打击,这孩子虽然没病倒,可,也异常的沉默不语。

    家里,因为池弯弯的失去,再也没有了欢快的笑声。

    整个家,虽然还有人气,可,却没有了活力……

    其实,最最内疚的,还数雷昊天。

    看着家里死气沉沉的,妻儿一幅大受打击颓靡不振的样子。他除了强作坚强,就是抱着希望,在外面撒网寻找池弯弯……

    虽然,那里有一大滩的血,可,他却没看见尸体,怎么也不会相信自己可爱贴心的小棉袄,就这么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