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218章:她摔死了
    阴沉着脸,雷宇乐站在春阳路显得有些慌乱。

    早晨上学的时候,车到了这附近,池晓晴就想吃蛋糕。

    把司机打发走了,兄妹俩一起下去买蛋糕。

    只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蛋糕才买好,弯弯却被人抢跑了。

    大白天的,有人公然的抢人,这事儿,说来恐怕有点匪夷所思,但事实,却确实是这样的。

    一个干瘦的男人,在弯弯拎着蛋糕出来后,抡起她就跑。他只来的及看见那辆长安车快速的跑远……

    车里,还有俩个脸色凶悍的男人。

    知道这样是一桩抢劫绑架勒索案件,雷宇乐立马就打电话吩咐“光头强”让人倾力去找人。

    池晓晴前脚走后,雷昊天后脚就接到了电话。

    而池晓晴,是最后一个才知道消息的人。

    “乐乐……”

    一看见儿子在站牌下走来走去,看着他苍白的脸,池晓晴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弯弯被人绑架了!”

    咬唇,雷宇乐把真相说了出来。这件事情,早晚会知道,是以,他并没有隐瞒事实的必要。

    吸气,池晓晴身体一个趔趋,林小研赶紧把她扶住。

    “冷静,既然是绑架,就一切好说。这事儿,肯定还能有回转的余地的。”

    咬唇,池晓晴止住内心的揪痛,就如林小研所说的,既然是绑架,那就能有回转的余地的。

    等待,是漫长的,也是难过的。

    这一次漫长的等待,让池晓晴坐立难安。

    日落,日出,电话一直不曾响起。

    紧盯着家里的电话,还是手机,所有的电话,池晓晴检查了一回又一回,全都有电。并不是自己设想的没有电量了。

    但是,电话并没有响起。

    半夜的时候,雷昊天阴沉着脸回归。

    他把自己所有的人力全都出击了,但是,除了找到一辆放弃的车,还有一只弯弯的鞋子,什么民没找到……

    “雷昊天……”

    池晓晴轻唤出声。她努力控制鼻子的酸胀,不让自己掉泪。

    被她强自坚强的眼神紧盯着,雷昊天的心抽疼。

    他回身,“我再去找。”

    一把拽住他,池晓晴摇头,“你休息一下吧,让他们去找,你去,也只能乱转悠的。”

    抬头,把眼里的愧疚之泪敛去,雷昊天板开她手指,“我只是想回来看看你们这边有没有消息。”

    回家了,他才发现,没有女儿的家,让他不敢呆着。尤其是对上池晓晴和雷宇乐的殷切眼神。

    他是一家之主,怎么可以在这时候……

    转身,雷昊天大步走出了屋子。

    让他惊喜的是,才出门,就收到了属下的消息。

    “老大,我们找到城郊的地方荒僻的屋子,在那里看见了几个可疑的男人。一拷问,才知道他们抓过一个小女孩。但是……小姐不见了。”

    这消息,让人惊喜,又让人难过。

    惊喜的,是池弯弯居然跑出去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从那三个人的手里跑出去的。

    难过的,当然是自己的小女儿,还在外面飘泊着。

    “带我去找。”

    “我也要去。”

    一直送着他出来的池晓晴,听到这则消息后,再也受不了那种在家里苦苦等待的煎熬。

    她快速的跑上去,跟着跳上了雷昊天的车。

    看她执意要去,雷昊天也不多话。

    回头扫一眼“光头强”,“照顾好乐乐。”

    那孩子也执意的要等着消息,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

    要不是这样,只怕,他也会跟着去的。

    车在黑夜里快速的飙向黑暗的远处,开了近二个小时,才来到雷昊天手下找到的那处地方。

    推开那道残破的屋子,看着里面被打的蜷缩在一起的三个男人,池晓晴的拳头捏的紧紧的。

    “老板,放过我们吧,我们……只是瘾犯了,所以才……才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一个干瘦的男人全身痉挛着求饶。

    看他嘴角的白色沫儿,池晓晴厌恶的掉过头去。

    另外俩个男人,一看也是犯了瘾的样子。

    估计,是一帮吸毒的人,见着弯弯有钱,就把小丫头给抢了的。

    “小女孩怎么跑掉的?”

    沉着脸,雷昊天控制自己不打这三个人的想法,冷冷的问。

    那个干瘦的男人吸着鼻子上前,“我说,我说,我……我把那个一看就极有钱的小家伙劫掠上来后。她一直哭一直哭,让我惊奇的是,哭到后面,她就睡着了。”

    男人吸了吸鼻子,伸手,“老板,能不能给我一点……一点啊……我……我……”

    慢慢上前,雷昊天一只腿踩在男人的手上,“说……”

    被他这一踩,那人再不敢耍花枪。

    ’“我说,我说啊……”脚松开,池晓晴看见那人的手,被踩的全是血。看来,雷昊天是动了真怒的了。

    “我们看睡的香,就把她扔在屋子里面。没怎么管他,后来,后来我的瘾就犯了。看她还睡着,就跑去和我们一起的抽了几口。再回来,就没看见人了。”

    “你们一共几个人?”

    “一起有六个人。我们三个因为犯了瘾,所以没去追,另外三个去追去了,也不知道……”

    给自己的手下丢下一个眼神,雷昊天抬腿往外面去找人。

    从现在的状况来看,弯弯短暂的不会有危险,但,谁能担保,小丫头会不会受到伤害呢。

    毕竟她面对的这帮人,可是什么也没有的瘾君子。

    “池晓晴,你回去睡觉。”

    看着池晓晴紧跟着自己,雷昊天自责更浓。

    他是为人父的,却没能保护好女儿。这一点,让他很自责。

    “不,我要去找弯弯。她胆子小,有我在,会安心的。”

    女儿一直就是个胆小的人,能从那帮人手里逃跑出去,就出乎了她的预料了。

    但,她也知道,女儿现在一定很怕,很怕……

    ***“逃,一定要逃……”

    看着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地的荒地,池弯弯不断的跑着。

    从那幢被人遗弃的破屋子里逃出来后,她就只剩下这样一个念头,一定要逃出去。逃的远远的,找到有人的地方,就可以求助了……

    可是,身后的脚步声,让她面色惨白。

    “小丫头片子,你再敢跟劳资跑……”

    终于看见自己想要的猎物在前面,撵来的周三当场就兴奋的快速的撵了上去。

    “不要过……”

    夜色朦胧的,池弯弯吓的尖叫着再度狂跑起来。

    前面是一处小树林,没有任何犹豫的,池弯弯逃进了那片小树林。

    原本就暗沉的天色,这会儿一跑进去,那里面更是点滴光明也无的。

    虽然平时夜色怕人,但这时候,池弯弯却庆幸有这样的黑暗做掩护。

    她悄悄的趴在一处小山洞里,不让自己发出一点的声音。

    “小丫头,我看见你了,出来吧。出来乖乖的和我们一起回去,叔叔不会为难你的。”

    周三想用诡计把池弯弯哄出来,可,藏匿在最深处的池弯弯,只是缩着小身体,就这样悄悄的趴着一动不动的。

    那周三找来找去,最后无果。这才往外面走去,“喵的,劳资就不相信你能一直藏在里面,明天白天,一定能把你揪住。”

    他嘀咕着,跑到一边去升起了一堆火。好整以暇的烤起火来,藏匿在暗处的池弯弯,咬唇悄悄的往后退去。

    这时候的她,完全就忘记了害怕,唯一的想法,就是从这个男人的视线范围内逃出去。

    可能是觉得一个小女孩子,在这样的夜晚,她不会跑哪去的。是以那个男人嚣张的把火生着,一直在那儿烤火取暖。

    退到后面,才发现这地方居然是一处峭壁。

    池弯弯急了,这地方前面有人,后面是峭壁。难怪,那人会胆子那么大的就这样放任自己在这里。

    只要白天到来,她早晚也得落入这帮人手里面。

    不能,怎么也不可以再被他们捉住。

    就着天上的星光点点,还能看见下面不算太深。

    虽然,高度不小,但只要坚持,应该能爬下去的。

    犹豫着,池弯弯最后咬牙,手脚并用,扒着那些石头要往下面爬去。

    才悬空在那里,池弯弯就吓的不敢动了。

    掉在半空中的滋味,并不好受。

    上不能上下不能下的。

    她冷汗嗖嗖的往外窜。

    腿悬空,下面的风使劲地往裤子里面灌去。

    冷,冰冷的感觉不断的袭击而来。

    池弯弯再也顾不上了,“救命……”

    那个还在拷火的男人听到呼叫后,赶紧跑了过来,“哈……小丫头,我说过的,让人乖乖的,叔叔不会对你怎么样,大不了,最后我们拿了钱,放你跑路就成了。来,乖乖的伸手,叔叔拉你上来。”

    可是,双手攀附在石头上的池弯弯,这会儿压根儿就腾不出手来往上递。

    那男人一看她只嗷嗷的尖叫,便弯腰往下。想要把她给拽拉上来。

    原本那石头承受着池弯弯的体重,就倍感压力了。

    这会儿再被那不来事的男人一踩着石头,双重压力,让那块石头终于脱落出来。

    “啊……”

    池弯弯惨叫一声,直接就掉落下去。

    男人紧盯着落下去的女孩,他吓的腿软。

    这地方太高,一时半会的,也救不上来。

    且,现在天色还没亮。

    等到天亮的时候,男人看见的,就是摔下去的池弯弯头部有血在往外溢出。

    而她的眼睛,紧紧的闭着……身体一动不动。

    他一个哆嗦,试着扔了几块石头到池弯弯的身上。然,池弯弯仍然没有动静。

    被吓住了,男人拔腿就跑。他没看见的,悬崖下的池弯弯,小身体轻轻的动了动。但,只是动了一下,便再度停止了动弹……血,仍然在流着……

    他们只是想要绑架一个有钱的小孩子,最后再要点钱,可,并没有想过会闹出命来的……

    被吓住了,男人不敢往回跑,他乱跑一气。

    等到雷昊天的人找到他时,这男人吓的胡言乱语的。

    “不要,不要怨我,我没推你,是你自己摔下去的,不要找我,不要找我啊……”

    池晓晴冲上前,一把揪住这疯颠的男人,“你说什么?说清楚。”

    嘴唇不断的哆嗦着,池晓晴怕,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那个……那孩子死了,死了……她摔死了……摔死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