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216章:做到老,生到老
    不顾俩人被雷住的表情,池晓晴爆料完毕就赶紧闪人。

    “罗伟立你听懂了没?”林小研不解的问同样痴呆的男人。

    紧盯着她,罗伟立阴沉着脸,“我只听懂了,她有一子一女。”

    起身,沉着脸,罗伟立也离开。

    太打击人了,没想到自己一直爱着的对象,居然在他们还认识的那一年就怀孕了。

    现在回头去想想,似乎,有一段时间,她失踪了的。不用说,那就是她怀孕去了。

    气愤,恼怒,所有复杂的情绪,全都聚集在一起。

    “罗伟立,你真的要放弃了么?她都有俩孩子了!”

    轻轻的自问,罗伟立的眉纠结的很深。

    天空阴霾乌云密布的,一如此时他沉甸甸的心情……

    回到家里,保姆把饭菜都做好了。

    池弯弯正和“光头强”说的热闹着呢,想不到这小丫头对“光头强”还挺有好感的。这一点着实让池晓晴俩人郁闷着,可除了对“光头强”进行一些警告不能教坏小孩子的话外,俩人只能冷眼旁观着。

    “哈哈……我回来了,正好,没吃饭呢。”

    心虚的扫一眼桌上的几个人。

    雷昊天只是淡淡的抬头,看似随意的扫了她一眼。

    可,那微纠的眉,却让池晓晴的心缩了缩。

    洗手后一脸笑意的坐下,从包包里掏出一个盒子,“亲爱的,给你的。”把它给雷昊天,池晓晴一脸笑容的坐下。

    雷昊天微愣了一下,那纠结的眉,这会儿才算散了开来。

    对面还在和“光头强”说话的池弯弯,一看那包装精美的盒子,当场就眼神闪闪亮了。

    “呀,爹地,打开看看,是什么东西咩。妈咪好偏心的,只给爹地送,不给我和乐乐送!”

    委屈的扫一眼一边的乐乐,小家伙虽然没说话,但是,那小脸却是垮着的。

    心虚的缩了下肩膀,池晓晴有点郁。只想着要搞定老的,要把他的心情哄好了。呃,真没想到给小的们选择礼物啊。

    “下次,我下一次一定给你们选择。”

    雷昊天随意的把盒子推到一边去,“只怕,礼无好礼吧。”

    呆怔,池晓晴的脸腾的就红了。

    雷宇乐也别有深意的扫她一眼,这就跟火烧了屁股一样的感觉,让池晓晴再也坐不住了。

    她胀红了脸,“雷昊天,你不要拉倒,今天是我们认识二周年的纪念日,给我,当我没认识你。”

    说着,她气的要去抢雷昊天手里的盒子,雷昊天愣了一下,手,快捷的把盒子拿在手里起身,往房间去了。

    “咳,先吃着,我放了就来。”

    雷宇乐鄙视的看着他背影,“舍不得了吧,哼哼……”

    弯弯小手肘着下巴,回头,看着“光头强”,“老师,这是不是就叫lang漫啊?”

    “光头强”很诚实的点点头,“没错,这就叫lang漫。”

    小东西的眼睛无数星星中。“哎呀喂,我也好喜欢lang漫啊,“光头强”,你啥时候也和我一起lang漫吧。”

    “光头强”呆了,池晓晴冰冷的眼神投来,雷宇乐漫不经心的抬头,淡扫一眼池弯弯,“弯弯公主,你不想想,就“光头强”这样的秃头,还有猥琐,爆牙的样子,你觉得,和他一起能lang漫起来?”

    池弯弯可爱的大眼睛眨巴了二下,再度疑惑的瞅着“光头强”,最后很肯定的点头,“对哒,乐乐你说的真正确,要lang漫,不能和“光头强”一起。这人的爆牙,秃头,看着你会吃不下lang漫的晚餐的。”

    话落,似乎意识到自己这样赤果果的话,太不给“光头强”面子了。

    她赶紧歉意的看着“光头强”,极认真加严肃的纠正,““光头强”,我得申明一下哦,这个,是你说过的,小孩子要诚实,不能虚伪。我只是把心里最真实的感觉说了出来。”

    气的脸色早就成了猪肝色的“光头强”,再也听不下去了。

    他转身,“我去看看厨房菜做的怎么样了。”

    池晓晴的脸上可算有了点点的笑容。嘿嘿,这一下,看你“光头强”以后还敢乱教我家囡囡不,今天,你可算知道小囡囡的厉害了吧。

    这一顿饭,所有人都看的出来,雷昊天的心情,格外的好。

    虽然没怎么笑,可那张脸,却是极柔和的。

    这样的状况,让池晓晴也欣喜的很。

    早早的把孩子们哄上床了,池晓晴开始神秘的布置起来。

    “要哄着他高兴了,再借机说出你的要求来……”

    想到林小研出的主意,池晓晴赶紧行动。

    要怎么样才能让雷昊天高兴,无非,就是穿着性感的睡衣,再把自己当成礼物一样的送出去。

    那当然的,送出去,酒啊,花啊的,不可少。

    虽然说lang漫的场景有点狗血的嫌疑,但这会儿,也不得不利用这些狗血的片段了。

    最最重要的,以雷昊天那厮的色相——重点,肯定是自己的了。

    打开衣柜,把一个精美的盒子拿出来。

    池晓晴的脸一片俏红。这还是上一次和雷昊天一起逛商场的时候,那家伙亲自挑选的睡衣。

    但是,她只看了一眼,就再也不曾打开过了。

    这东西,实在是太过于张扬,也太露点……

    整个的,就是一层朦胧的纱啊……

    “池晓晴,为了你的演艺事业,哪怕只演一年,你也豁出去了吧。穿,换,赶紧。”

    “来吧,反正,你也被他压的不少了,大不了,今天晚上你再扮演一回火辣的女人。呃,能把人骂死的彪悍的女人,怎么着也能压一回男人吧。”

    如此给自己打气完,池晓晴雷厉风行的换起衣服来。

    蜡烛,红酒,玫瑰,轻柔的音乐……

    再欣赏着镜子里面身着朦胧纱衣,腰上,还系着一根蝴蝶结的妖媚女子,池晓晴扯出一个笑容。

    感觉,妖气十足的,“池晓晴,你这是妖气十足了呢。”

    她呼气,轻吁了一下。捂脸,好烧哦。

    门,被人推开,池晓晴僵着身体,慢慢回身。撞进的,不是那双滇黑的瞳孔。

    看着屋里的一切,雷昊天的眼神,最终落在了池晓晴的身上。

    血液,迅速的往某处集中而去。

    “咕噜……”

    喉结滚动了一下,雷昊天眼神灼热的紧盯着她。

    这厮的眼神,足以和五百瓦的电灯泡相比的。

    被他这么火辣辣的盯着,池晓晴只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如被点燃了一样。

    “嘿嘿……回来了。”

    问出一句傻到不能再傻的话,池晓晴恨不得抽自己二耳刮子。

    “嗯……”

    门口的男人也明显的处于石化状态中,面无表情的嗯一声。还是站在那儿不动。

    “纪念日,我……”

    她再度支吾地说出来,雷昊天的唇,才往上扬起。

    伸手,示意她过去。

    她垂首,郝红了脸慢慢的走过去。

    烛光映在她身上,朦胧的不清晰。

    但那丝质朦胧的沙衣,却把她妙蔓的身姿显露出来。

    一走动,那轻纱轻扬飘舞,里面没被束缚的二点一线……就这么晃悠着雷昊天的眼睛。

    小腹,繃的紧紧的。

    他轻声嘀咕一声,“|妖精……”

    眼神,灼热的紧盯着她腰间的蝴蝶结。

    他再度咽了下口水,手指,蜷缩又并拢……这妞,居然把自己当成了礼物了……

    手,还没伸出来,池晓晴就被那头狼拽到了怀里。

    “啊……唔……”

    尖叫还没吼的出来,嘴儿就被堵塞住。

    撬开玉关,直接闯入。手,直接就蹂躏在它的玉峰上……肆虐着形状,紧贴着他小腹的地方,那热量……灼的池晓晴的全身娇软无力。

    等到整个人被他放在梳妆台上,衣服被扒的乱七八糟的时候,池晓晴才意识到啊啊啊……尼玛的,不是这样的过程啊。

    “不……雷昊天……等等……”

    早就被这礼物撩拨的心痒痒儿的雷昊天,哪还等的了。

    他一直就是个在床上热情如虎一样的迅捷的男人。只要看中了猎物,就一定得咬入腹中,把它拆穿了吃个遍才能罢休的。

    腰被他一带,雷昊天直接就把自己的于望埋入她体内。“小妖精……”

    赤红着眸,他紧盯着她。

    用唇堵塞住她的抗议。

    身体,快速的动作起来。

    看着她被自己作的耸动跳动的秀峰,雷昊天的眸,幽遂……

    一场于雨,在尖叫声中完结。

    感觉到这男人在自己体内的跳动,池晓晴不满意的拍打着他的后背。“雷昊天,不可以,不可以在里面的。”

    雷昊天抬头,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那双璀璨的眼儿,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五个孩子……才二个。”

    池晓晴泪了。这丫的,怎么还记得那老变态说的话啊。

    “那是老变态说的话,咱不算的。”

    她哼哧,示意她出来。可,这赖皮就是不愿意出来。

    把她连着抱起,走到一边的桌边坐下。

    端起一杯红酒,用嘴哺入她嘴儿。

    满意的看着她酡红的脸,雷昊天的眼神更加的灿烂。、“老头子别的话没说对,但是五个孩子的事情,他是说对了的。池晓晴,我罚你这一辈子,和我一起生五个甚至于多个孩子。直到我们老为止,咱就做到老生到老了。”

    池晓晴直接一拳头捶在他身上,“雷昊天……”

    这气愤的,雷昊天抬头,遂眸紧盯着她。

    被这厮面无表情的盯着,哪怕和他呆了这么久了,池晓晴还是感觉不怎么习惯。

    眼睛眨巴一下,“雷昊天,你直接去找一头母猪吧,我不是猪,我是人,。”

    喵的,做到老,生到老……就这男人才能干的出来。

    “呃,好吧,就五个。”

    看他可算是松口了,池晓晴不再和他争了,五个几个的,这个问题,还早。

    她想着自己的任务,伸手,揽着他脖子,“老公……”

    这嗲嗲的声音,没让雷昊天放松下来,相反的,还把他弄的全身一阵的紧繃。

    把另外一杯酒不露声色的端起。

    “老婆,来喝酒……”

    还没说的出来,嘴巴又被灌了。

    一杯酒完,雷昊天又哺了过来。

    哺完了,又是一番缠绵的吻。

    等到一瓶酒被俩人吻着哺完了,池晓晴的头也晕乎了起来。

    “老公……”

    她泪奔,lang费了所有精力,不就是为了要和这个家伙说自己要去拍戏的事儿么。可,尼玛的……

    看着还埋首在自己胸前,不断的吻着,蹂躏着自己的男人,池晓晴抗议。

    只是,身体一波又一波的lang潮,脑袋瓜一阵一阵的晕乎……让她很快就晕乎了过去。

    俩人缠绵到最后,池晓晴累的睡死了过去。

    看着睡的熟实的池晓晴,雷昊天的眼神幽遂。

    他紧盯着她还有着情于的小红脸,轻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