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214章:老公……
    “伟立……”

    看见罗伟立的瞬间,倪依依眼泪唰唰的往下流。

    她扑到罗伟立的怀里,后者担心的抬头扫了一眼四周。俩人所处的地方,正处于一个公众地带。这里,容易让人看见。

    “依依,我们去别的地方吧。”

    倪依依揩掉眼泪,摇头,不依的紧拽住他,“伟立,没用的,那个人知道了我们的关系,他,什么都知道的,呜……”

    罗伟立呆了一下,眼神,锐意深深,但,还是淡定的把她推开,“依依,起来,去我的屋子吧。”

    抽噎着从他怀里起来,倪依依的眼睛红肿一片。

    她哽咽着点点头,|“伟立,我是来和你说,别再想着那个女人了,他们,要结婚了。”

    结婚二字,让罗伟立呆立在那儿半天也反应不过来。

    上一次,他和雷昊天以命相博,他只是晚了一步,却让雷昊天把池晓晴抱走了。

    怎么也不会想到,只是一步,就是那么二秒钟的时间,自己就错失了幸福。

    “结婚?他们,怎么会这么快?倪依依,这是雷昊天打击报复你的话吧?”

    倪依依摇头,从罗伟立的怀里抬头,她摇头,“伟立,别再幻想了,这件事是真的。我今天亲自看见,池晓晴的手上,有一枚钻戒。”

    罗伟立突然间一拳头就打在了一边的石台上,剧烈的响起,还有他手上的鲜血,让倪依依瞪大了眼睛。

    她抽气,不可置信的瞪着罗伟立自残,“伟立,你你……走,回去,我们回去。”

    一把拽住罗伟立,倪依依不由分说的强行拽住他往罗伟立的住宅地拖去。

    象个木头人一样的,罗伟立任由她拖拽着,他一直紧咬着唇瓣,手上的鲜血,一滴滴的往下滴落。

    空气中,有股淡淡的血腥的味道。

    把罗伟立推进屋里后,倪依依找来药箱,想要给他包扎,却被罗伟立一把扑倒在沙发上。“晓晴……”

    他吻住她,痛苦的吼叫出声,强行的就挤入了倪依依的体内。

    眼泪,唰的上涌,倪依依透过泪眼看着这个男人。

    他们,并没有爱。这是俩人的悲哀,但是,有情。

    虽然,这情,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情。

    可,在当初,俩人无意中睡在一起后,就一直保留有这样的若即若离的关系。

    一直以来,俩人的相处,都是类似于朋友一样的关系。

    但,伴着肉体接触的时间越来越长。倪依依也不可否认的发现,自己,由性,慢慢,的变成了些许的爱。

    看着他对池晓晴痛苦沉沦,她比他还要痛苦。

    看着自己喜欢的俩个男人,全都和池晓晴有着不同层度的纠缠,她恨。无比的恨。

    却,还要在很多的时候,装作不在意,装成朋友一样的关系。

    现在没有了这一层束缚,倪依依看着这个在自己身上驶抵的男人,手,慢慢的圈上他的颈项,“伟立,我们俩在一起吧,好不好?把池晓晴给忘记了,我不奢求太多,只想,和你一起就好。”

    她一声一声的哀求,得到的,只是罗伟立赤红了眸,一下又一下狂野的掠夺。

    “晓晴……”

    在达到高-潮的时候,罗伟立脱口而出的“晓晴”彻底的击碎了倪依依的梦想。

    这个男人,还是没从池晓晴的美梦里面清醒过来。

    从倪依依的身上起来,罗伟立恢复了冷静,他淡扫一眼身下面色潮红的女人,“你可以放弃,我,不想!”

    咬唇,倪依依还透着情于的眼睛可怜的盯着他,半响什么话也没说,“随你吧,最后,受伤的人只会是你。”

    “在池晓晴没和我说之前,我谁也不相信,而且,我也坚信,她不会和我说的。”

    他这自信,让倪依依只是淡淡的嘲笑。

    没说太多的伤人的话,她搂着他,“不说了,我们不说了好么。”

    象连体婴儿一样,俩人静静的拥在一起……

    表面上,雷昊天和倪依依的事情,也算是解决了。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准备结婚的事情。

    花童的人选,不用说,肯定是俩个孩子。

    在伴娘和伴郎的事上,俩人着实的纠结了一把。

    要知道,池晓晴并没有太多的朋友和亲人。

    而雷昊天,这个家伙的一帮损友,全入不了池晓晴的法眼。

    “雷昊天,就你那帮损友,我怕在我们婚礼的时候,那帮人会把伴娘给搞定的。不要,不要,我们还是另找他人吧。”

    对于自己那帮朋友,雷昊天也只能无奈何地耸肩。

    “啊,我想起了,皇甫南可以,这家伙虽然坏了点,不过,还是可以胜任当伴郎的。”池晓晴一下子想到了皇甫南。

    那个痞坏痞坏的男人,曾经,他是自己的追求者,对自己了极关心。

    “晓晴,只要你想,你愿意,我会无条件的帮助你的……”

    那个男人,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总是用温雅的声音这样和自己说话。

    一想起他,池晓晴的唇角就往上扬起。

    这样的池晓晴,看的雷昊天当场就郁闷了。

    他狠狠的瞪一眼她,“不行,这小子坚决不能用。”

    呆住,池晓晴反瞪着他,“为什么?你的朋友里面,也就是他长的帅气,人虽然表面上不怎么正经,但内里,却是极正经的。就他了,没得变。”

    池晓晴一幅铁定了事实的样子,气的雷昊天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池晓晴,我说不行就不行,换任何一个都可以,皇甫南就是不可以。”

    歪着头瞅着他,池晓晴的眼睛眯缝成了一条缝。

    一抹开心的笑容浮现在脸上,“雷昊天,说实话,你是不是吃醋了?哈哈,我闻到了好浓重的醋味啊。啧啧,这都什么味道啊?唉呀喂,这个,真不好闻啊。”

    雷昊天的耳朵,微微有点红,但他仍然老神在在的看着她,“池晓晴,你曾经和他的关系不清不楚的,别想着让他出现在我们的婚礼上。这件事情,我不会退让的。”

    池晓晴当场就气愤了,叉腰,嘿嘿的冷笑出声,她不言语了,就这么盯着雷昊天。一幅你不同意,我就这么盯着你耗到底的架势。

    不理会她,雷昊天埋首工作。

    可,看了五份文件了,那双眼睛,仍然紧盯着他。

    心,有些许的颤抖。

    他手里的文件翻的慢了点。但,仍然没抬过眼皮子。

    又一份文件扔到一边去,那双眼睛仍然执着的还盯着他。

    如此一来,雷昊天坐不住了。

    抬头,无奈何的对上那双委屈难过的眼睛。

    看着她眼睛蒙上一层淡淡的水雾,那心,如被针扎了一下。

    “好吧,你愿意叫上他,就这样吧。”

    被她的泪眼打败,雷昊天举手投降。这女人,这样的眼神,真让人受不了啊。

    眼里的泪雾,蹭的就敛去,池晓晴的脸上,这才有了淡淡的笑容。

    坐下,“哎呀,老公,我口好渴啊。”

    刚才站的这么久,腿也酸了,眼也胀了,赌气,是很累人滴。

    呆了一下,雷昊天虽然一百个不服气,可,还是替这位大姐倒了杯水。谁叫,人家说渴了呢。

    满意的接过杯子滋滋的喝了二大口,池晓晴乐的看着别扭的办公的雷昊天。

    “老公……”

    没抬头,只是鼻子里面哼哧一声算做了应答。

    见他这反应,池晓晴眼珠子一转,“老……公……”

    那嗲的,真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啊。

    这声音,让雷昊天的手哆嗦了一下,全身的血液,也集中到某处。呃,对于某人的妖精一样的声音,他居然也会有反应。

    真是丢男人的脸咩!

    “嗯……”这一次,雷昊天回应的超级的快速。

    池晓晴的眼里有笑意点点。

    坐正,正色,“老公,我得纠正一下,和b,我们很清白,一点事儿也没有。就是有一次,你知道的我们住在一起,咳,那一次我们也只是有不少的笑话罢了。至于过程咱就不说了,我只能申明,我和他,一点事儿也没有。”

    雷昊天没回应她,但耳朵却是支的愣愣的。

    “但,不可否认的,他曾经对我有过一段情,不过,那一直就只是他一厢情愿的事情嘛。我和他,真的没什么关系的。而且,他也明白,我只是把他当成了我的一个类似于朋友一样的存在。”

    抬头,雷昊天紧盯着她,抿唇,示意她继续。

    “咳,之所以叫上他来当伴郎呢,是因为,我想促合他和我们庞大的伴郎团的某一位在一起。这一个,得是你来号召了。我想,这一点,得你来钦点伴娘的人数。”

    雷昊天的眼睛一亮,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要搞一个伴郎伴娘团队。哈哈,其实,就是把这些人凑成对儿,以后不定他们就和我们一样的结婚了?”

    池晓晴点点头,“对啊,我好歹也是演艺圈的人吧,找几个漂亮的信的过的,感觉人品还不错的艺人,也不是问题的撒。至于我们的伴郎们,会不会把他们看中的潜规则了,这个,就得看他们的本事喽。”

    潜规则,巨汗,她不就是被这个男人先是秘密的潜规则的么。

    没想到自己又提出这样的要求,还要让这个男人的朋友们去潜规则别的明星们……啊啊,她堕落了。

    “不错,潜规则,池晓晴,你这一辈子,只能被我潜规则了。”

    白他一眼,俩人开始正经的规划起伴娘团队的人选来。

    商量到一半的时候,助理林小研打电话进来。

    “哎呀,我的姐姐啊,你出国前停拍了好几个月,出国又是二月。这回国了,怎么着姐姐你也得出戏了吧?我这边接下来的戏,投资方可是大大的有意见了啊。”

    这一接通,林小研就是一通的抱怨,听的池晓晴当场就把电话挪的远远的。

    瞄一眼雷昊天,那家伙正面色阴沉的看着自己呢。

    才和好的,这会儿再和他闹僵了,咳……能提出去拍戏么?要知道,这婚礼,可是要准备的了。

    之前在国外不怎么想答应他的求婚,其实,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想要再拍戏来着。现在好了,都同意要结婚了,怎么和林小研说!

    尴尬的起身,池晓晴接听着嗯哈的往屋外去。

    一出了屋子,池晓晴才为难的约会她,“那啥,你到飘飘咖啡去,我一会儿就来,具体的,我们再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