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212章:结缘
    虽然在国外只呆了二个多月,可咋一踏入国内的机场时,池晓晴还是有种吁了口气的感觉。

    “啊,大地,啊,火锅,啊,辣椒,啊,臭豆腐,啊,美男,我回来了,张开怀抱,拥抱我吧!”

    她张开手,一幅陶醉的样子。一边的池弯弯也有模有样的学着她的样子,“啊,大地,啊火锅,啊,美女,我回归了,你们来拥抱我吧。咦,小狗狗,啊哈,好可爱呀。”

    还在感叹着呢,却看见一只穿着皮裙的白色小狗狗在拽拉自己的裤子。

    池弯弯兴奋的要弯腰去抱它,哪知道小狗狗似乎是知道她的意图。

    嘴一松,蹭蹭的就跑了。

    跑出去几步,还回头用那双可爱的眼睛睇着她。

    “呜……汪……”

    小爪子也在脑袋瓜上摸摸,就这么往前面又跑路。

    被这小狗儿逗的心儿痒痒,池弯弯也顾不上和家里人打招呼。

    她蹭的一个闪身,直接就去撵狗东西了。

    等到池晓晴把行李之类的收集齐,再和雷昊天等人汇合时,却发现一直跟着自己的女儿,不见了。

    “弯弯?”

    “笨女人,你把我们家宝贝儿给弄丢了。”

    看着她身边没一个人,雷昊天气的脸色发青,他就和乐乐去了一趟洗手间,这女人怎么就把女儿给弄丢了呢。

    而此时,小弯弯正禁受着可怕的事儿。

    那条小狗狗,在拐角的地方,总算被她抱住了。

    小东西在她的怀里扑腾着,挣扎着,被她用小手掌轻轻的拍抚着,很快就安宁下来。

    “呜……”

    它伸出舌头tian抵着池弯弯的小手指,这让她被tian的咯咯的笑。把身上的巧克力掏出来,池弯弯喂着小狗狗,那小东西tian的她手心更痒了。

    “咯咯……哈哈……”

    正笑的欢实呢,却感觉到四周的气氛一下子就变了。

    迷惘的抬头,撞入眼里的,就是近十个一身劲衣的男人,正把人往一这挤去。

    中间,留着一条通道,一个蕴着胡子的男人,还有一个漂亮的妇女,正大步往自己走来。

    那美丽妇人的眼神,一直紧盯着她怀里的小狗狗。而她,则瑟缩了一下,傻傻的往后面缩去。生怕,那人会把这小东西给抢走了一样的。

    蕴着胡子的男人看着她这表现,微微的拧了拧眉,伸手,“丫头,把狗东西给我们。这是我们的!”

    池弯弯歪着头,一双琉璃般的眼睛紧盯着三角胡的男人。

    她偏了头,内心颤了一下,可,却把怀里的小狗儿搂的更紧了。“你,凭什么就说它是你们的?我看小白一点也不想和你们在一起的。”

    怀里的小狗儿,皮毛雪白,被她即时的就取名为小白了。

    那美丽妇女微讶了一下,一双湛蓝的眼睛紧盯着她。她呵呵的笑出声来。

    池弯弯看的抽气,一个中老年的妇女,笑起来也能有这么的好看。

    声音还脆的象是少女的笑声一样的。这么婉转动听,让池弯弯看着她有些许的发呆。

    “你好,小朋友,这是我养的托比,你把它给我好吗?谢谢你把它抱住了。托比第一次回来,有点兴奋了,所以它四处跑。你看看,我们会象是哄一条小狗的人吗?”

    安昵一脸的笑容,一边的托马斯,则紧盯着池弯弯。

    这小女孩子,他一点也不讨厌,相反的,还有种亲近的感觉。

    是以,并没有在找到了托比后,就让人强行上前把托比抱走。

    “不,越是看起来不象的人,有时候,就越是会做出诱拐的事情。我,我还是不能保证,你们就是小白的主人。”小池弯弯,这会儿真较真了呢。她小下巴一扬,一脸正气的的就把小狗抱的更紧了。

    另外一只手,还轻轻的拍哄着小狗儿。

    托比也顽劣的紧,闻着她身上的奶香味儿,嘴巴一个劲儿的拱着她,一幅不愿意撒手的样子。

    安昵看的笑容更甚了,“可爱的小家伙,看来我的托比很爱你。”

    回头,她看着自己的丈夫,“这孩子真可爱,我看着她,就有种很喜欢的感觉。”

    托马斯耸肩,但他并不想耽搁太多的时间在这里和一个毛大点的小孩子说话。

    招手,一声沉喝,“托比,过来……”

    托比一被喝斥着当场就抬头,“汪汪……”

    叫了二声后,狗东西就往地上跳去。

    “哎,真的是你们的呀!”

    见托比跑到了那个漂亮妇女的怀里,还一幅亲昵的样子。

    池弯弯不好意思了,她惴惴不安的站在那儿,小脸儿通红,“对不起我,我不知道它……”

    安昵丝温雅一笑,上前,伸手抚了一下她的脑袋瓜,俯身,要亲她的小脸儿。

    可,池弯弯却把头一偏,“不,不能和女人玩亲亲的。”

    小鼻子皱紧,池弯弯一脸的正经样儿。

    自从光头强和她说了,不可以让男人亲亲,更不可以让女人亲亲后,这一条,她可是一直遵守着的呢。

    “哦,天使,真遗憾,不过,我很爱你,来,抱一个好吗?”

    对于这个水晶一样的孩子,安昵丝只是和她接触了一会儿,便爱上了她。

    这一次,池弯弯并没有反对,而是主动的伸手,张开手臂抱住了她。

    “好的,漂亮的天使,你是我看见的最美的天使。”

    被她也称赞为天使,安昵丝笑的更开心了。

    “哦,托马斯,这孩子怎么能这么的可爱呢!”

    松开池弯弯后,安昵丝回头,一脸欢快的笑着问。

    “因为她是天使,所以你怎么看着都觉得她可爱。”托马斯酷酷的哼哧一声,冲池弯弯挥手,“天使,赶紧去找你父母吧,我想,他们发现你不见了,会着急的。要不要我把你送回去?”

    这一提醒,池弯弯吓的脸色唰的就白了。

    “啊,妈咪……”

    而这时候,广播里面也在播放着,“池弯弯小朋友,请听到广播后,到××站点去,你的亲人还在那里焦急的等着你……”

    “这孩子叫池弯弯,真好听。”安昵丝轻轻的赞叹出声。

    托马斯却把她搂的更紧,“我看你是看着孩子们就觉得可爱的。”

    “不,我只是觉得这个天使是真的很漂亮的。你不觉得,这孩子是,让我们有种亲切的感觉么?”

    托马斯呆了一下,很诚实的点点头,“对,这孩子让我有种亲切的感觉。”

    夫妇俩人相视一笑,一起往大厅走去。

    在穿越大厅的门时,池晓晴正焦急的往这里寻来。

    “池弯弯,池弯弯……”

    女儿不似乐乐那么聪明伶俐,这孩子有时候会犯点小迷糊。万一失踪了丢了,她就没地方后悔去了。

    安昵丝看见她后,想要回头告诉她。却被托马斯一把揽住肩膀,“走吧,她来了。你没看见小天使正往她那里跑么!”

    安昵丝回头,果然看见池弯弯正使劲地往那个焦急的女子跑去。

    她松了口气,“哦,一桩不幸的事情避免了。都是托比惹的祸事。”

    怀里的托比汪汪的抗议了二声,再度蜷缩在她怀里呜呼起来。

    看见飞奔而来的弯弯,池晓晴一把抱住了她,“哎呀,囡囡,你下一次再乱跑,妈咪就不理会你了。”

    这小东西,吓死她了呢。

    池弯弯搂着她脖子,脸在她脸上蹭了蹭,“咯咯,对不起嘛,我只是看着托比太可爱了,所以就跑着去了的哦。”

    “托比?”不解的紧盯着她,池晓晴抬头四下看。“什么东西?听着怎么象是宠物的名字呢?”

    池弯弯嘴巴一呶,“喏,你看,那边走了呢。”

    顺着池弯弯的眼神看去,池晓晴看见的,就是一对夫妇在一群黑衣保镖的拥护下,往外面的车场走去。

    那个妇人的怀里,还有一只纯白长毛的小狗狗……

    “哦……真的是一条狗狗啊。唉呀,你喜欢,我们以后再养一条吧。吓人呢,你这乱跑的。走了,去和你爹地他们汇合。”

    抱着她,池晓晴往另外一边去。

    就在这时候,那个男人回头,她看着那男人,只感觉这人,看起来怎么这么的面熟呢。

    但,也就是面熟而已,她并没有深入的去想。

    “走了,亲爱的托马斯先生,你也对那个小天使舍不得了吗?”

    托马斯若有所思的眼神收回,“不是,我只是看着那小天使的母亲,象我年轻时的一个熟人。呵呵……可能,是我幻觉了吧。”

    托马斯摇摇头,感觉,自己是不是想的太多了,。当年年少轻狂的时候的一段情,怎么会一回来,就看见一个象这样的女人呢!

    “是不是想起你当年的初恋来了?哦,托马斯我不会吃醋的。”

    安昵丝戏谑的逗乐起自己的丈夫来,托马斯霸道的把她搂着,“上车,你再敢乱想,乱说,一会儿我会极好的惩罚你的。”

    安昵丝的老脸俏红,她风情万种的眼儿瞟了他一眼,“讨厌……”

    ×××一家人再度汇聚在一起了,看着光头强把车倒出来,雷昊天气愤的眼神,一直紧盯着他的。

    被自己家主人这样的眼神狠狠的盯着,“光头强”感觉那个别扭啊。

    没一会儿,让他郁闷的是,池晓晴也跟着一起狠狠的瞪着他。

    这夫妇俩人的样子,恨不得把他给生吞了似的。

    “光头强”急的冷汗是蹭蹭的往外挤。“老板,老板娘,这一次出去玩是不是很开心啊?我看,老板娘是越长越俏丽,老板你是越长越雄风越来越厉害了呢。”

    这一番胡话,听的雷昊天一声狂吼,伸手,一把揪住“光头强”的衣领,““光头强”……”

    哆嗦着举手,“光头强”怕的呦,“嗯,小的在,小的在,你老省力点儿,我这脖子细,一不小心,会断滴。哎呀喂,老板啊,你,你怎么没让咱老板娘给你把火气消的小一点啊?我还以为,这成天和我们俏丽漂亮的老板娘在一起,你的火气会小一点的,真不敢相信……”

    脖子,被勒的紧紧的,“光头强”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雷昊天被他的胡话,给气的用力,这会儿他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的。

    “说,你居心叵测的把我女儿往哪种境界拐带?”

    “光头强”眨巴眼睛,不解,大是不解。

    他使劲地想啊想,最后才一拍脑袋瓜子,“哎哟喂,你是在说小小姐的事儿啊?我没教导她怎么着啊?不就是从小教导她要自立要自爱,要自尊,要自强的么。这个,亲爱的老板,请问我有错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