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你被潜了 > 第211章:告诉他一定要快乐
    “哈哈,我就抢了,就抢了,你不知道以前我听着你说这话,内心有多鄙视你的。”

    她使劲地往前面跑,身后一个男人狂撵而来。

    还以为自己能跑路,可,男人的腿,明显的比她的要长。

    等到池晓晴被扛起,扔到肩膀上时,花香四溢的地里,只听见女人的尖叫抗议声。

    不久后,车,就剧烈的晃动起来。

    在远处一座白色的庄园里,一个五十多岁,蕴着一撇胡子的男人用望远镜看着这一幕,“年轻就是好啊,我也年轻过呢。”

    一个漂亮的妇人从他身后伸出一双手揽着他,“亲爱的,你又感叹了。”

    男人回身,胡子往上跷了跷,“不会,我只是随便说一下的。”

    漂亮女人的眉微微蹙起,看着男人的眼神,明显的写着,我不相信,不相信……

    “好吧,我是感叹了,亲爱的,回去,这里的风大,我们在这里可是休养的。一会儿你又咳嗽,我听着会难过的。”

    美妇人轻轻的笑了,虽然笑着眼角是有皱纹的,可,那风情万种,却让人看的错不开眼。

    “亲爱的,我对不起你,当年,孩子没保住,还落下这样的风寒之症。唉……”

    托马斯一听,脸色有些黯然,“算了,这件事情,过去了就不要再提。进去,过一段时间,我们回国去。你这样的风寒之症,不定在国内,就能治好呢。”

    安昵丝听着,脸上只有淡淡的笑容,“唉,回吧,不为治病,也应该回去看看你老家了。怎么说,那边也是你的根基的。托马斯,和我在一起,你后悔么?”

    安昵丝紧盯着自己的男人,这个男人,和她一起共同生活了近三十年了。可,她却没为他生下一儿半女,这一直以来就是她最大的遗憾。”

    而他,风采依旧,生意越来越大,事业也越来越红火,身体,也一直就健康如常的。然,他却一直不曾有绯闻出现过。

    这一点,让她在倍感欣慰的同时,也内疚更深……

    看着自己老婆泪眼朦胧的眼,托马斯有些愠怒。“安昵,你怎么又乱想了呢?我和你,是因为感情才走到一起的。我一直以来,就认定你这一个人,为什么你总是这样忧郁的乱想一气。再这样下去,我会不乐意的。”

    他埋怨着,可,他的语气,却是极柔情的。

    听的安昵的心一颤,她埋首在丈夫的怀里,“嗯,我们回归。不想了,不想了,这一辈子,我就和我的托马斯在一起了呢。呵呵……”

    一只雪白的小狗跑了进来,在这一对夫妇的脚下不断的蹭来蹭去。

    (这一对夫妇,咳,能猜测出是谁不?和晓晴有关的人哦……好了,继续发展情节去。)回到家里,雷宇乐眼尖的发现了池晓晴手上的戒指,他的唇往上扬起。

    这一次,是真的圆满了呢。没想到,笨女人也会有幸福的一天。

    当然,笑的最开心的,貌似是以前那个,全世界的人全欠了他钱的男人。

    从回归后,他飞扬的眉,还有神采飞扬的脸,全都写着,他很满意,很高兴。

    就算是池弯弯这样的大头神经娃娃,也眼尖的发现了这一事实,她嗷嗷的尖叫着扑上前搂着雷昊天,“爹地,你是不是中了五百万的大奖了呢?看你好兴奋的哦。”

    雷宇乐郁闷的纠正,“笨蛋,他不缺少五百万的。你看看笨女人的手。”

    池弯弯一听,赶紧把眼神往池晓晴的手上瞟去。

    看见的,就是一束紫色的熏衣草。

    她噘嘴,“乐乐,不就是一抱看着很香很好看的草么,又不能当钱使唤。哼,我不喜欢。”

    雷宇乐闷了,没想到,这小丫头,居然也是一个财迷般存在的人物。

    这一点,全随了池晓晴这个财迷人物啊。

    他狠狠的瞪池晓晴,雷昊天也狠狠的剜池晓晴。这父子俩,这会儿还真的就统一战线了呢。

    池晓晴最委屈,小声的嘀咕,“我说,爱钱是人之常情的好不好。我们只是把想要的东西还有感情,全给显露在外面的。不象你们,明明就是喜欢的,非要藏着掖着的。咱这叫正大光明好不?”

    她脖子一抬,胸部一挺,那神气活现的样子再度回归。

    雷宇乐的眼神凝了一下,埋头,眼睛再度落在了电脑上面。

    貌似,池晓晴说的,也不是全没道理的。爱财嘛,也不是不可以的。

    只要取之有道,这一切,皆是可以!

    当池晓晴把花放下,池弯弯才看见她手上的亮灿灿的戒指。

    小手一扒拉雷昊天的肩膀,“爹地,我要下去,我要下去。”

    把她放在地上,池弯弯蹭的就跑到池晓晴的面前。

    逮住她手,翻来翻去的看,“呵呵……妈咪,你这一次,不怕没钱用了吧?这一枚戒指,好多的钱钱哦。:”

    原本还想等着这小女儿说一句好听的话呢,想不到,又是钱!

    雷昊天郁闷的狠狠的瞪向池晓晴,“池晓晴,过来,我想我有必要和你探讨一下,怎么才能把孩子们往好的方向带的问题。”

    池晓晴苦哈着脸,伸的和,拍一下池弯弯的脸蛋儿,“乖啊,妈咪要去接受审讯了。唉,一不小心入花海,从此美男是路人……”

    这不怕死的话,听的雷昊天再度黑沉了脸。“池晓晴……”

    池弯弯听着他骨骼噼里啪啦的声音,畏惧的缩到雷宇乐的身边去,“乐乐,大事不妙了,我们是不是得回避一下啊。”

    “好,我们闪人。”

    乐乐二话不说,逮住池弯弯就往外面走去。

    不用说,这一会儿屋里肯定是狼烟四起的。

    惩罚完毕,池晓晴躺在床上再一次哼哧着抗议,“雷昊天,我现说一回,以后当着孩子们的面,不可以再这样做啊做,总有一天,你和我会做死的。”

    全身酸痛,池晓晴哼哧的一点气势也没有。

    相反的,身边的男人却是神清气爽的样子。

    他侧首,浓眉一扫池晓晴,“女人,我确定,你刚才并没有用力。要不,这会儿怎么还有力气说这么多废话的?”

    他身体一压,直接就压在了她身上。这人肉睡床,感觉真的不赖的呀。

    推搡着他,池晓晴正色,“雷昊天,我们回去了吧。这里再怎么好,可,我还是想回去。”

    在国外呆久了,还有前二天听到的雷家再次出了杀人狂事件,这所有的事情,让池晓晴有些不安。

    她,不想呆在这个有着腥腻血味的国度里。感觉,不安全。

    “好,回吧。我把事情处理一下就回国。估计,后天就能回了吧,这二天你带着孩子们一起上街采购一些需要带回去的礼物。到时候你哥嫂那里,我也去看看他们。”

    似乎,他就没正经的回去看过池晓晴的家里人。虽然,只是她的哥哥嫂子,可,那也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一提到家里的亲人,池晓晴的眉宇间,就有淡淡的黯然。

    看着这样的她,雷昊天的心思一动。

    他调查的资料,只是说她是一个被抛弃的女子,可,有关于家里的亲人,她并没有细说。

    “晓晴……你是不是也希望,有父母祝福我们?”

    他没有父母亲的祝福,池晓晴,也没有。

    俩人就只有儿女的祝福,做为她,或许,还是想要父母亲在一起祝祷自己的未来的吧。

    可,池晓晴一听到父母这样的字眼,当场就冷了脸,“不想。我没有父母。”

    那个母亲,不要也罢。

    看她挑眉怒气冲冲的样子,雷昊天轻轻的笑她,把她霸道的按在身下。“好,不要,我们都不要。就当我们是孙爷爷的后代。”

    他的手,又在池晓晴的身上乱动着。

    屋里再度响起不河蟹的声音。

    等到雷昊天离开屋子了,池晓晴才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来。

    给哥嫂还有小侄儿,各自挑了一件礼物,她满意的看着小孩子的衣服。

    前几天池子强打电话来说,嫂子生了一个小女儿,这让她着实的兴奋了一把。

    这一次嫂子终于生了孩子,也算是生活圆满了的。

    她们俩经历了这么多大风大lang的,这一次有了孩子,应该能好好的生活了吧。

    “妈咪,我们以后真的可以一家人相亲相爱的生活在一起么?”

    小弯弯跑了进来,她轻声的问池晓晴。眼里,有着不确定。

    这小东西,以前的担惊受怕,让她怕了吧。

    点点头,“嗯,我们会在一起一直相亲相爱的生活的,弯弯以后就是有家有爱有亲人的孩子了呢。”

    “唉呀,我有时候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呢。”

    弯弯皱紧了小鼻子,纠结的池晓晴噗的就乐了。

    “放心,有妈咪在,你不会再受苦的了。”

    池弯弯使劲地点点头,“好,咦,妈咪,你手里的是什么东西,看着很好看的呀。”

    眼尖的发现池晓晴的手里,居然是一本象水晶一样的本子。这亮晶晶的东西,看起来,真让人觉得晃眼睛。

    “这个啊,呵呵,是我送给一个叔叔的礼物。这里面,是童话屋哦,我想,我也应该送一个童话屋给他吧。”

    礼物是送给罗伟立的。

    那个一直就对自己极好,极掏心的男人,也曾经是她想要和他走在一起的男人。

    一想起他,池晓晴的内心,就极其的复杂,愧疚。

    对于罗伟立,曾经在学校的时候,她也曾经喜欢过他的吧。

    在童话屋中,也曾经为他而感动的。

    可,俩人的缘份,敌不过和雷昊天在一起的日子,是以,她主动放弃了他。

    “是罗叔叔么?那个一看就让人心里有点疼的叔叔。”弯弯轻声问。听的池晓晴的鼻子有点发酸。

    “嗯,弯弯怎么知道的呢?”

    好奇,女儿怎么会变的这么的敏感了呢。

    “因为我看见过他几次啊,以前他看你的眼神,一直就是星星一样的。可,也藏着忧伤在里面,看的弯弯好心疼的呢。唉,你说,他是不是过的不开心呢?”

    弯弯天真的问话,听的池晓晴的手一哆嗦,本子掉天地上。

    她没想到,就算是孩子也能感觉到罗伟立的不快乐,不高兴。

    眼神,痴痴的看着窗外,最后,池晓晴释然一笑,’“是呵,他是不快乐不高兴的吧。不过,我相信,以后的他,会有好的人陪伴着他的。弯弯,以后,你也代妈咪多关心罗叔叔好么?”

    弯弯宝贝儿使劲地点头,“会的,弯弯会对妈咪所有的朋友都好的。啊,妈咪,你等等,我有一件也很宝贝的东西送给他哦。弯弯现在就去拿,到时候你送给他,告诉他,一定要快乐哦。嘻嘻……”

    她快速的转身,跑去把一个机器娃娃抱了出来。

    很仿真的一个娃娃,池晓晴接过来的时候,还听见那娃娃咯咯的笑。

    “宝贝儿,这可是你最爱的礼物吧。我记得,这是你四岁生日的时候,妈咪为你买的。虽然,不是很贵的一个娃娃,但你却一直睡觉也不离开的。你,舍得送给别人?”

    弯弯哼哧,“不舍得,但是,就因为不舍得,所以才更要送的啊。不是有句话说的好么,你越是在乎的东西,能送给那个人,就越代表你的诚意。弯弯只是想让罗叔叔在不快乐的时候,能笑的开心哦。”

    看着她亮晶晶的大眼睛,池晓晴欣慰的笑了。

    ’“好,我会告诉他,弯弯宝贝儿希望罗叔叔要快乐的哦。我家囡囡最好了,唉呀喂,可算是妈咪的解语花啊。”

    弯弯笑的咯咯的,一张小脸兴奋的大放异彩。“我去找乐乐喽,我要去给小表妹挑礼物了呢。”

    这孩子说跑就跑,池晓晴再度埋首收拾起东西来。

    归种的日子,很快到来。

    令一家人没想到的是,在要出发前,雷啸天居然来了。

    这个和雷昊天有着相似面容的男人,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弯弯,那赤果果的眼睛,让池晓晴看的极不舒服。

    她身体挡在弯弯的面前,“雷昊天,我们走吧。”

    这男人,哪象是来送行的啊。感觉,就是来挑事儿一样的。

    从远处走来的雷昊天,高大昂扬的身躯一出现,雷啸天的眼神从弯弯的身上收回。

    看一眼池晓晴,再扫一眼雷昊天。

    “老四,你这丫头长的挺水灵的,看起来也有点小迷糊的。我很喜欢,正好,我没儿没女,不如把她过继给我。让她来当我的女儿。”

    他tian一下唇舌,吓的弯弯紧缩在池晓晴的身后。“不要,不要,爹地,妈咪,我不要和这个怪叔叔呆在一起。他看起来好可怕的。”

    雷昊天蹲下,把池弯弯抱起来,抬头狠狠的瞪一眼雷啸天,“雷啸天,你丫再敢吓我爱宝贝儿,劳资把你扫地出门。”

    紧搂着池弯弯,雷昊天大手一拍她的后背,“不怕,你只会跟着爹地妈咪的,我不会让任何人把你带走。”

    池弯弯惧怕的眼神扫一眼雷啸天,这才看着雷昊天,“好,弯弯相信爹地。”

    不再看雷啸天,这个男人,浑身充满着邪恶的味道,让她看着就极不舒服的。

    雷啸天耸肩,眼神再度落到一直黑着脸的池晓晴身上。

    “哟,老四啊,这是你女人吧。怎么一直不高兴的样子?来,怎么说也是兄弟一场,你们的婚礼,我可能来不了。这是我给弟妹的一点小礼物。”

    他大手一扬,从他身后走来一个面色冷戾的少年,那少年冰冷的眼神扫向池弯弯,这才把手里的盒子递到了池晓晴的面前。